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6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誰說勝負不重要(1)

 



寄 件 者:法務部‧F淨
日  期:2007年10月10日
收 件 者:Undisclosed-Recipient
信件主旨:猜拳第三部‧燒燙燙最新連載中
附加檔案:高潮中的高潮.doc

————————————
齊禁。一般禁。
————————————

  請公司同仁務必遵守公約,雖然小的我有大靠山,但是妳(你)並沒有!萬一被齊經理發現我們的小樂趣,死活自理……請注意!你們的總裁夫人是我的姊妹淘……是的,沒錯!這是警告,誰要膽敢抖出我,誰這輩子就不用在資訊界裡混了!

  萬一妳(你)真的沒用到被齊經理發現,記得去哭求姜經理,或許還有幾分活命的機會。切記言語中要不著痕跡地讚美他們偉大的愛情,這非常重要!有助提高生存機率!

   還有,為了表示大家對我的愛,在今天下班前,歌功頌德的回覆數及投票數若是未達一定標準(←標準自在我心),沒有第二發!
 
    對了,提醒一下,上海分公司的沈副理也是同道中人,他家的藏書裡有許多堪稱夢幻級的逸品(上個星期我已在你們總裁夫人的掩飾之下順利潛入,證實了這一點。),大家要好好相處,不要隨便排斥異性同好,有什麼有趣的東西記得也要分享過去。

  逼欸樓無國界,開始閱讀文章前,請默念三次,阿門。


                            法務部‧F淨

 

 


 


 
CH.1
高潮中的高潮。

 

  齊軒毅的眼皮在跳。

  除了眼皮在跳,他的頭髮還亂翹,右手指甲上也裂了條小縫,西裝外套的袖扣什麼時候掉了一個都不知道,黑亮的皮鞋頭因為踢到桌角而出現一道刮痕,剛剛去上廁所的時候,甚至不小心讓個橫衝直撞的笨小孩撞了下,驚得他差點沒光著屁股跳到旁邊那個人身上去。

  他心裡面那台無形的危險偵測機,正急促地發出嗶嗶嗶的不明警示音,究竟有什麼天大地大的事情即將發生?該不是等一下會有飛碟降落在眼前?這也不是沒可能。

  情不自禁搓著臂膀上的疙瘩,他視線小心翼翼地瞄向大廳裡另外一個方向——

  屬於業務、公關部門集結的那一區,一名衣著整齊、樣貌斯文俊美的男人,正朝幾個人敬著酒。男人臉上同樣百年不改的微笑,銀框眼鏡完美地遮住一雙輕溢著邪氣的狹長眼眸,整個人散發出一股和善可親的氣質,但是齊軒毅知道,這傢伙無害的從來就只有那副外表。

  如今他無論是神情還是姿態都恰到好處,看起來著實安分守己的樣子。齊軒毅又盯了他好一會兒,直到對方拋回一計詢問的目光,才訕訕地收回視線。

  不是愛牽拖,只不過每次發生什麼倒楣事,絕對都跟這傢伙脫不了干係。防範未然,盯著點總是沒錯。

  耳邊一陣歡聲雷動的鼓譟聲拉回了齊軒毅的思緒。

  「八十萬夠不夠?」台上的人喊。

  「不——夠——」台下眾人回。

  「九十萬夠不夠?」台上的人又喊。

  「不——夠——」台下眾人又回。

  「那九十一萬?九十二萬?九十三萬……」

  「不夠、不夠、不夠……」

  台上金頭毛的阿逗仔經理拿著麥克風手舞足蹈,持續上升的獎金數字,讓全場員工陷入一片瘋狂的情境當中。

  阿逗仔經理用一副奇怪的腔調說著京片子,大聲問:

  「一百萬夠不夠——」

  現場超過兩千人同時發出鬼吼:

  「不——夠——」

  已經有幾個人踩到桌子上,踢著腳尖,跳起了土風舞。

  玩得起勁的阿逗仔又喊:

  「一百萬再加十萬夠不夠——」

  「不夠!再加!不夠!再加!再加!再加……」

  「那麼我們就這樣決定啦!等一下抽出的人可以獨得現金大獎一百二十萬,再加上全亞洲最有魅力的業務部經理熱吻——長達一分鐘的熱吻——」

  「哇啊哇啊哇啊啊啊——」極度瘋狂的鬼吼鬼叫超過三十秒都還停不了,估計就算地球人統一全宇宙都沒這麼興奮來著。

 


  全球數一數二的線上遊戲公司,凌智資訊公司,亞洲分公司聯合年終尾牙宴就此進入了最高潮。


  「姜經理!姜經理!姜經理——」眾家女人們好像被鬼附身一樣的歡呼著,人人臉紅心跳外加呼吸困難,誰都想成為等會兒被抽中的幸運兒。優渥的獎金加上美男之吻,這簡直是要花掉八輩子的好運氣才能得到的好事。

  「齊經理!齊經理!齊經理——」眾家男人們居然也跟著起哄。全業界都知道這兩個傢伙水火不容,在人前動手開打可是堪稱凌智的「名景」之一,今天這樣的大日子,不演演著實也說不過去。

 

  姜智雲與齊軒毅,凌智資訊台灣分公司裡業務部與研發部的當家主持人,全亞洲資訊業界中頂頂知名的兩號人物,有才有貌,堪稱每間公司都想網羅的高手高手高高手,偏偏全讓凌智的總裁用私人情誼強力招攬了去,而且還集結在同間分公司中!

  真不知道該說是得年有幸還是天妒英才。

  這兩人每年帶給自家公司的利益讓人眼紅,但他們鬧出的話題也著實令人頭疼;凌智的副總裁一生一次的蜜月假期就敗在他們手上,凌智的總裁大人也不只一回為這兩位大佛遠從海外回台灣調停,整個業界看多了笑話,總算也讓其他那些沒搶到人的公司,因此感到平衡了些。

 

  ——或許,這就是傳說中的命運吧……

  在某一次,他們當眾人面前大戰過後,姜智雲捂著腹上抽疼的淤青,有感而發。

 

  ——去你媽的命運,老子倒寧願窩到哪間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也不要遇到你……

  那天晚上,他們在自家床上大戰過後,齊軒毅氣喘如牛地趴在床上,揚聲罵道。

 

  當然這些當事兩造雙方的恩怨情仇外人不知,如今對於眾人的抬愛,齊某人僅僅奉送白眼兩顆,心下不以為然。

  這些白痴喊他做什麼?

  他才剛挑起眉來,那廂,尾牙宴上獎金加碼的內容——也就是方才被他偷覷的斯文眼鏡男,業務部經理姜智雲,已經讓人簇擁著上了舞台。

  舞台上五光十射,為了附和他們那個華僑帥哥老闆最近迷上的台客文化,餐廳還特別裝設了幾顆人頭大的七彩霓虹燈轉啊轉,俗麗的光線照得台上的人表情不清。只見阿逗仔經理將麥克風拿遠些,不知道偷偷說了些什麼,緊接著姜智雲搖了搖頭,才接過麥克風,嗓音如風般和緩:「親吻是不成的。」他的聲音裡有深情款款,演技純熟,輕易便醉倒台下一票女性同胞。「我答應了我家親愛的要守身如玉,大家可別陷害我。」

  剛剛那金毛大概是想說服死狐狸為公司捐軀吧?

  齊軒毅才如此想著,全場已經是尖叫四起。

  「啊啊啊啊——姜經理騙人——」眾人笑鬧不休,就連阿逗仔經理也跟著鬼叫:「騙人!」就是沒人願意相信玉樹臨風的業務部經理早就名草有主。

  「見鬼。」齊軒毅嘟噥。這個沒節操的傢伙要真知道守身如玉四個字怎麼寫,我就爬上台去把那個麥克風吞到肚子裡……

  許是齊軒毅悶頭吃了一整晚,好不容易見他終於抬起頭來——雖說是對著舞台上正在出風頭的某人腹誹,卻也引起了一些關注。

  不遠處有個約莫二十來歲的年輕男人恰巧跟齊軒毅對上了眼,他拿著酒杯比畫了下,接著一口仰盡,將空蕩蕩的杯底遙遙展示著。

  齊軒毅被刺激了一下,台上的騷動瞬間被他扔到火星去,也跟著舉起酒杯,一大口仰盡,再學他一般杯底朝下晃了晃,只是還沒來及認真挑釁回去,手機響了。

  來電鈴聲是軟軟綿綿的抒情歌曲,正持續地,很有毅力地響著。

  也不知道死狐狸什麼時候把手機拿去硬是將自己的來電設了個小女生似的鈴聲,讓他有好幾次嚇得差點將手機給摔了出去。

  鬧哄哄的現場,大家的注意全放在台上,沒人注意這個角落有個人正皺著眉頭瞪著手機考慮著要不要接起來。

  台上某個傢伙拿著麥克風跟大家解釋道:

  「大概是害羞了,明明想念我呢,一方面又不好意思接電話……」

  齊軒毅接起手機脫口而出的第一個字就是:「幹。」用兩個深呼吸平復殺人的衝動,他又低聲吼道:「你發什麼神經這時候打給我?……親?親不親關我屁事,你這隻沒節操的騷包鬼這輩子還少親了人嗎?這種小事還需要請示我?你吃錯藥了你!」

  「我知道你吃醋了,親愛的。」溫和的嗓音,正透過麥克風的傳送,在諾大的廳裡清晰地回蕩著深情綿綿的告白:「我對你的愛正如滔滔江水綿延不止,又有如黃河氾濫一發不可收拾,我怎麼捨得讓你難過?你放心吧,我不會亂來的。雖然讓各位同事失望有點不好意思,但是唯有你的心情才是我最重視的……」

  耳邊轟隆隆的尖叫不斷,齊軒毅聽不見手機裡那該死的傢伙接下來說了什麼,一時被吵得不耐煩,伸手抓來身邊的人劈頭就問:「小毛,現在她們在鬼叫什麼?」

  小毛靠過來咬耳朵:「大家不信姜經理有女朋友,那個外國人經理就叫他當場打電話給他女朋友跟大家證明一下,但是姜經理打了電話,說足了噁心話,大家還是不信。」

  他聽了只奉送四個字給電話裡的另一個人:「你神經病!」說完,掛掉電話前,忍不住又凶狠地補充:「再用那個該死的稱呼叫我,信不信晚上我跟你沒完?」然後切掉通話。

 

  旁邊的部屬又對他敬了幾杯酒,他照單全收,一杯、兩杯、三杯……直到身邊的小毛發孬藉口尿遁,換了個人坐下。

  坐下的是一個年輕男人,瘦瘦高高的個子,整齊的衣著,笑起來的臉龐上隱約還帶著一絲大男孩的稚氣,看起來很是討人喜歡。

  「齊經理。」年輕的男人笑意盈盈,看來溫和有禮,就連坐姿都端正得緊,只不過見他手上拎著兩瓶XO,顯然有備而來。

  齊軒毅挑眉。是剛剛跟他敬酒的傢伙?

  「齊經理,我是上海公司海外活動部副理,沈翔,很高興認識你。」

  男人誠懇的笑容,差一點就打動了齊軒毅,幸好他被某人騙得久了,對人多少增加了些許該有的防備。

  海外活動部,偏走公關性質;在他們這種跨國企業當中,活動、公關、業務,三大部門息息相關,通常在公司裡頭連成一氣,嚴然一圈堅固難攻的小團體,而身處研發部門的他,並不認為自己身上有什麼好處能讓這位副理千里迢迢——嗯,至少從他的席位到這裡,少說也要穿過五六大桌——過來跟他攀關係。

  「齊經理可是我的學長呢。」沈翔笑道:「以前在美國BKL大學我曾跨組修過幾堂資訊設計相關課程,雖然當時學長已經畢業,但是學長當年主持的研究計畫,都還讓教授讚不絕口。那裡東方面孔少,恰巧我們又同樣來自台灣,在我畢業之前,可是從教授那兒聽了不少學長的事情。」

  「原來你也是BKL的學生?」聽了這話他也是詫異,怎麼也沒料到竟然碰到學弟了?

  「可不是!學長畢業那年,我才剛入學,錯過了與學長當同學的機會,要不親眼見著學長領軍稱霸英美所有業餘程式大賽肯定威風極了,我聽教授說,學長有一年暑假自己還悶不吭聲打了個電玩賽冠軍獎盃回來,跌破了大家眼鏡,那時可沒人知道原來認真向學的學長也玩線上遊戲,而且玩得還真不差!」

  沈翔一口一個學長,屁股捱著齊軒毅坐著,閒話家常的模樣,好不親熱,嘴裡這一番話說來可真是拍對了馬屁,齊軒毅從前當學生時真真是校內一名風雲人物,只可惜回了國,履歷表上只剩下母校的名號,年少時的豐功偉業反而鮮為人知,如今聽他這麼提起來,心裡不免被捧得甜滋滋,原本防備的臉色也和緩了許多。

  啵啵兩聲,沈翔手上兩瓶昂貴的烈酒打了開,齊軒毅面前的空酒杯隨即被倒滿。

  「想不到今天居然能碰到學長,也算有緣,擇期不如撞日,學長,就讓我們今天不醉不歸!」

  「厚!居然有人跟老大比酒?跟他拼啦!老大!」

  同桌的眾人一陣叫囂,這一攤所有開銷公司買單,大夥人全當這些高級烈酒是不用錢的白開水,不喝掛絕不甘心——當然,若想趁機灌倒哪個人,也是一年裡頭唯一的黃道吉日。

  反正是拿不用錢的酒水灌人,誰也不會心疼。

  眾人起哄下,齊軒毅免不得又是不少黃湯下肚。近旁幾桌的人瞧了,也有趣地圍了過來,你一杯來我一杯,硬是讓這個平時在公司裡頭人緣不錯的研發部經理,喝了個頭昏腦脹,滿臉通紅。

  男人只要一瓶酒就能拐著幾分交情,才剛相認的學長學弟此時竟也像是熟識多年的老友,勾肩搭臂,好不熱情。齊軒毅腦子熱呼著,幾時在腰上多了條手臂環著也沒察覺。

  舞台前眾人又不知道在鬧哄什麼,齊軒毅口袋裡的手機又響起,這回他喝得正歡暢,啥沒多想,順手便接起:「又幹什麼?你要玩要親要抱都隨便你,我可沒不准你做啥。」說完就掛掉,乾淨俐落,絲毫沒給對方任何一點發神經的機會。

  全場又是一陣熱情的歡呼:

  「啊——齊經理、齊經理、齊經理……」大家極有節奏地呼喊著下一個要上台表演的猴子——呃不,是大獎的抽獎人。

  「齊經理、齊經理、齊經理……」舞台前面陷入瘋狂的人群,甚至已經開始玩起了波浪舞。

  沈翔嘴巴湊近了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學長耳邊:「學長,主持人讓你上去抽獎。」

  與齊軒毅同桌的部屬全兩眼放光,露出期待的視線。

  「老大要抽到我喔!」

  「現金一百二十萬耶……我跟小莉的結婚基金就靠你了,老大!」

  「老大如果你抽到我我就讓你分兩成!」

  白痴!要是他真能決定要抽誰,幹嘛不抽自己的名字?去賺你那微薄的兩成有什麼前途?

  莫名其妙被拱得站起了身,齊軒毅已經喝得有點茫,搖晃的視線掃描到台上幾個秘書部門的小女生,與那根本在他看來就樂在其中的「犧牲品」又是尖叫又是擁抱又是合照地鬧成一團,金毛主持人甚至玩笑似的將大手往那人屁股上摸了一把,引來台下又是一陣亂七八糟的尖叫。

 

  凌智資訊公司亞洲分公司聯合年終尾牙宴的高潮是送出六輛賓士之後,再抽出五名分別獨得一百二十萬獎金的幸運兒。

  至於高潮中的高潮,則是被指定上台抽獎的研發部齊經理,在大家面前,全場兩岸三地超過兩千名員工的注目下,悶不吭聲一拳將毫無防備的業務部姜經理揍得直不了身,這一年一度的尾牙宴,總算在員工滿足的(?)笑容裡,落下了尾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