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6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新年快樂(3)


【第三章】



  楊奕神態自若地問:

  「所以說,你到底是哪來的?我認識的小汪究竟哪裡去了?」

  「噗——咳、咳咳……」

  喝湯喝到一半的扶霄差點嗆得連命都沒了,好不容易舒緩下來,偷偷瞄瞄前面那個背對著自己坐在奇怪椅子上,持續用手指在白色的,鑲著一粒粒疙瘩的長盤子上按來按去,不知道在幹嘛的男人,小心翼翼地問道:「你、你剛剛有說話嗎?」

  楊奕轉過頭來,雙手抱胸朝他輕輕哼了一聲。

  「我只說一次,我這個人最討厭別人跟我裝傻和開玩笑,你可以繼續挑戰我的底線沒關係。」最好快點讓他找到藉口將這傢伙踢出去。

  楊奕天生就沒什麼天馬行空的浪漫細胞,他實事求是,認定凡事都有邏輯可循,任何的結果都有一個原因,汪靖翔會變得這麼奇怪,肯定不是將頭撞壞了這麼簡單。

  ——自我認知混淆?

  他根本一點也沒有從前的影子,混淆個頭!八成是蒙古大夫找不到藉口的藉口!

  ——人格分裂?

  不不,這個「汪靖翔」個性太過鮮明,不太符合他從各大醫學網絡上查到的案例。

  ——外星人附身?

  不知道把他送到外星生物研究中心去解剖能不能拿到獎金?他想換車已經想了很久——不過汪笨蛋那台銀色Mazda如今看來也等於是他的了,看在價值一百多萬的「新車」份上,算了,饒他一命。

  ——被路過的孤魂野鬼附身?

  雖然很愚蠢,不過他覺得這個搞不好還比較有可能……

  楊奕瞅著客廳矮桌前,像是一隻戰戰兢兢的大狗般,毛髮直豎的大男人,挑高眉毛打量著。「你是一隻叫『扶霄』的孤魂野鬼,附在汪靖翔身上……那,汪靖翔怎麼了?死了嗎?」

  如果是因為這隻叫扶霄的鬼害得汪笨蛋掛掉,楊奕不排除自己會當場將他剁成肉醬包水餃……扣除兩個人的孽緣不說,好歹也是從小到大的哥兒們,早就已經是家人般的存在,對於這個「殺人兇手」自然是不必太客氣。

  扶霄聽了差點要從沙發上跳起來。

  「我、我才不是孤魂野鬼!」鄭重澄清!他的誤解真是太傷人太沒禮貌了!什麼叫做孤魂野鬼?這肯定是最嚴重的污辱!

  「明人不說暗話,你究竟是什麼東西?你可以不老實回答,一樣用什麼失憶來矇混我,但我也可以不相信,把你丟出門去自生自滅……這兩天寒流來,氣象局低溫特報,外面冷得可以凍死人……我將視你的回答來決定晚上要讓你在外面睡路邊還是讓你睡在我溫暖的床上。」

  冷血!扶霄毫不懷疑,這個人真的會把自己丟出去!就算自己這副身體,是他多好多好的朋友也一樣!

  在兩道X光一樣的視線下,就是奸巧如扶霄,也不禁氣弱:「我、我是人……」只不過不是這裡的人……他強調:「我不是孤魂野鬼,真的!相信我!」

  一向被人捧得高高在上的白王——雖然全是被裝飾出來的名號——縱然出身複雜,但從小就被當成大少爺般養大的扶霄,哪曾如此委屈過?

  什麼孤魂野鬼嘛,從前只要稍微給他臉色看的人,不是當場被打扁,就是暗裡讓人去教訓過了,誰像他一樣這麼瞧不起人,嗚。

  楊奕翹著腳,手指在膝蓋上敲擊著,神態悠閒,吐出來的話語卻是冰珠子也似,一字一字打得扶霄不禁發冷。

  「我要知道的,你全沒回答到。警告你,我這個人一向沒什麼耐性,同樣的問題,不要讓我問兩次。」

  「你好兇。」壞人,嗚。

  「不準哭!」楊奕實在受不了這個「人」頻頻使用汪靖翔的臉作出一些汪靖翔不會做的表情,讓他怎麼看就怎麼不對勁。習慣性出手要往他額上敲下,誰知對方雖然看來呆蠢,竟是一個扭頭就閃了開。

  要糟……扶霄受到驚嚇,身體的本能比什麼都快,閃躲拳頭的姿勢自然而迅速,根本無需思考,見對方舉著拳頭愣住,他簡直想仰天長嘯——

  扶霄你這個笨蛋!對方只不過是個不懂武的人,像白天一樣讓他敲個一、兩下又不會少塊肉,躲什麼躲……

  很愛演啊,這傢伙。

  楊奕雖然大感意外,但卻也明白了,白天若非這傢伙有意讓自己幾分,怎能碰著他一根汗毛?冷冷淡淡哼一聲,驚得扶霄立刻正襟危坐,不敢再隨便亂動。

  「可以開始講了。」楊奕用眼神暗示他,他的耐性已經用罄,最好不要再跟他瞎扯淡。「給我講清楚這是怎麼回事,好讓我決定該怎麼處置你。」

  扶霄緊張得像面對夫子的測試,只不過這一次如果成績不好,他就要打道回府,而且可能再也沒有回來的機會。

  「我、我叫扶霄,扶善懲惡的扶,氣凌霄漢的霄,不過我們家裡只是作小本生……喔不是,是無本生意的,也不知道老爹幹嘛把我取個這麼正義凜然的名字,跟我們家的生意一點都不搭嘎,害我每次都不好意思跟別人說出自己的名字,丟臉死了。還有我長得很好看,比這個什麼汪靖翔的好看太多了,很多姑娘看到我都會臉紅的,你不要以為我是挑上他的長相,這樣真是太誤會我了啊,他只不過是比我高一點、壯一點,牙齒白一點,其他也不怎麼樣嘛……還有,我喜歡比較強壯的身體,這樣子看起來比較像是個男人……啊啊,不要生氣不要生氣,我要講重點了,就是、ㄟ……那個……唔……我想一下……啊……其實……啊啊,不要把我丟出去不要丟我啦,大哥你總要讓人家想一下該怎麼講嘛,嗚嗚……」

  擺出可憐兮兮的神情又被瞪,扶霄嘟了嘟嘴,結果又被人用眼神警告不準嘟嘴,最後只好正正經經的裝酷,拿出從前的唬人氣勢,只是嘴巴裡講出來的依舊是毫無重點的東西:

 「那個要從很久以前講起啦,我有一個很討人厭的青梅竹馬,叫做司空鐸,長得比我高、胳臂比我粗,別人都說他體格好,不過在我看來他根本就像個長工,而且還專門用鼻孔看人,尤其是看我的時候,那個鄙視啊……對了,他是我家那個粗魯爹撿回來養的,小時候笨笨蠢蠢的還頗可愛,誰知道長大了以後變聰明變厲害就看不起我了,本來想說既然他那麼行就給他當老大好了,反正我也不是很想接下老爹的生意,他吃了我們船上的米糧那麼久,大家也信任他,理所當然接去做也不是不行……沒想到我想盡方法要給他當老大他還不屑是怎樣!哼!後來我就決定要無時無刻找他麻煩,讓他討厭我、痛恨我,期待他可以推翻我進而取代我的位置——結果他更看不起我了,後來都直接用鼻孔看我……」

  楊奕無言以對。

  這種死小孩行為著實不足取,要不是那個叫做司空什麼的聽起來脾氣似乎不錯,他現在哪來的小命跑到「這邊」來玩?

  「有一次我聽了巫子姑姑的故事……喔,她不是我真正的姑姑,是我以前在商港遇到的,那時候她正要去關外那個叫什麼什麼的有錢牧場找妹妹,結果不小心跟同行的丈夫走散了,剛好遇到我,因為她實在太漂亮又好玩,而且不像別的姑娘一樣總是對著我流口水,所以我就請她去吃飯喝茶……呀,這不是重點……」

  何止這個?你講的全不是重點。你到底來幹嘛?汪笨蛋哪裡去了?你都沒講到……雖然臉上沒表示什麼,但楊奕心下卻是很不給面子地暗忖。

  「總而言之巫子姑姑不只是個巫子,還是你們這個時代過去的巫子喔,她說了一些你們這裡的事情,當真是有趣極啦!比我在海上遇見的各種事情還要有趣幾百倍,而且還說我命格特殊,跟她們姊妹倆有些相似,如果真有機緣,搞不好過來玩玩也不會被天打雷劈……」

  楊奕放他一個人呱啦呱啦說故事,起身去廚房開冰箱倒了兩杯飲料回來;說得正開懷的扶霄一點也沒察覺聽眾離開了又回來,手裡何時被塞了一個冰涼的水杯也不知道,他抓起飲料咕嚕喝下半杯,停頓不超過一秒,又流暢地接了下去:

  「巫子姑姑畫了玉玦的圖樣給我看,我當下便記住了,爾後花了大半年才查到原來那東西讓皇帝老爺收去了,不知藏在國庫裡沾了多久的灰塵。雖說皇帝老爺八成早忘了有那樣東西存在,但若要從裡面將那東西偷出來,還平安無事帶出宮外,肯定要比登天還難。但我想想實在不甘心,這麼偉大的計畫要是能達成,我肯定是古今第一人,於是便花錢買通宮裡幾個執事的公公,暗中動了手腳,偷偷將那玉玦的名添在回贈海外友邦的禮單中,那上頭項目成千上百,多了那一樣名號古樸的東西,誰也沒發覺不對勁,便這麼讓那東西上了船,然後我再指使大夥兒去搶了那船……哈哈哈!」

  他終究是孩子心性,多年來的計畫全都是自己一個人默默在進行,從前沒人能夠分享,心裡總不免有些無法炫燿的遺憾,如今好不容易有個機會讓他講出來威風威風,當下一個欲罷不能,說得起勁,硬是說了大半個小時沒完。

  「這個叫做汪靖翔的身體,是巫子姑姑算出來,現世最有可能拿到『太衡古玦』碎片其中之一人,而其他人實在都不怎麼樣,不是比我醜就是比我瘦小,就只好選他了,但你可不要以為我拿喬唷,我是家族裡唯一繼承人,身分地位可高的哩!汪靖翔跟我交換身體,去我家吃香喝辣,成千的屬下任他使喚,還有我家的船隊也是當今天下最好的一支船隊,走在海面不晃不搖,平穩得就像……」

  「……總而言之,言而總之,經過少爺我一番審慎考量、認真琢磨,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秉持著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精神,拋下一切來玩——嗯,我是說,給那個囂張的長工一個當老大的機會,說不定他知道樂趣了,就會明白我的苦心,像這種燙手山芋——我是說我們家族龐大的事業,應該人人都會想得到,當然他也絕不會例外……哼哼,等少爺我過完年回去,諸事皆大歡喜,然後就能將包袱款款,實現我遊歷天下的願望……呱啦呱啦……」

  楊奕一手捧著新泡好的熱茶,一手卻是掩嘴打了個呵欠。

  名字叫做扶霄,今年二十二歲,趁著過年期間將工作丟給屬下跑來玩,家境似乎不錯……到底是哪個朝代來的,他家族究竟作什麼營生,楊奕聽了半天也搞不懂。

  另外,汪笨蛋還活得好好的,只是靈魂飛到古代去當大少爺享福去了,沒過多久他們兩人便能換回來,讓一切恢復正常……害他擔心了那麼久,嘖!

  從扶霄一長串毫無重點的陳述中,楊奕總算整理出以上幾個大要。

  好不容易,扶霄的演說總算告一段落,他忽然話題一轉:

  「啊,對了這位大哥……」

  「嗯哼?」

  不、不是這麼稱呼嗎?扶霄抓抓頭,換了一個稱呼:「大……大爺?」

  「嗯哼?」

  叫大爺也不行?那他到底想怎樣?不過不怕,依他的聰明才智,難不成還會想不出適當的稱呼?他即刻又換:

  「大叔?大伯?大人?大……大姨媽?噢——好痛!」

  這回不是頭被打,而是裹著石膏的小腿重重地被踢上一腳,好狠……他骨折了耶,這個人真是不懂得憐香惜玉,嗚。

  「人家是想問你,你什麼時候要帶我出去玩?」沒辦法,經過一天的折騰,他總算知道這個世界簡直超乎想像的神奇,再加上現在雙腿骨折的窘況,沒人帶,他可說是寸步難行,怎麼樣也得死纏住他,就算這位大哥,看來實在不太好相與。

 


  他還想著出去玩啊?

  楊奕懶懶地覷著面前圓瞠著眼,豪不掩飾滿臉期待的——唔,身體是汪笨蛋,裡面的靈魂卻是另一個叫做扶霄的小笨蛋——沉吟了半晌也不吭氣,讓等待回答的人,頓時緊張了起來。

  楊奕挑眉,細細思索起來。

  總算知道汪笨蛋平安無事,一整天來心裡的煩躁這才平息下來,擔心的事情沒了,整個人頓時輕鬆不少,重新打量起眼前的「人」,甚至還覺得他有些可愛起來。

  這般愛哭愛笑,靈動頑皮又帶點小奸險的神情,他可從來沒在汪靖翔這張狂妄到欠扁的臉皮上看見過,多逗人!多可愛!簡直讓人忍不住想將他抓在懷裡狠狠捏他臉頰,拉他頭髮,讓他露出委屈的神情,想必也是挺有趣的畫面。

  再說,這死小孩……自己愛玩就算了,以為造成別人的麻煩不必負責任是不是?既然你誰不選,硬是選了我家汪笨蛋,幸好沒弄出人命來,要不然就是把你千刀萬剮也彌補不了什麼——

  只是話又說回來,身體是小汪的,砍了他好像也沒賺到的感覺?

  死罪可免活罪難逃,不整整你怎麼都說不過去,一切都是你自找的,又不是我們求你來這邊惹麻煩?

  反正這傢伙也是來玩的嘛!過年嘛,湊湊熱鬧,大家就一起「玩玩」囉!只是誰在玩、誰玩誰、誰被玩?這就不一定了……

  一想到處處人多到想罵髒話,一向只能躲在家裡打麻將的無聊新年假期竟然多出了個「樂子」,而且還是自己找上門來的,楊奕那張習慣抿緊的薄唇,竟然輕輕揚起,彎了個淺淺的笑容,當場驚得扶霄差點將眼珠子給滾了出來。

  驚恐啊……打今天第一眼見到這個冷面男到現在,這還是第一次看到他笑,簡直、簡直就是令人毛骨悚然到了極點!嚇壞了的扶霄忍不住整個人縮到沙發的角落,語無倫次結結巴巴:「大、大大大大人您有吩咐說說就好,不必這樣盯著我看,我只是個膽小內向害羞的小孩子,禁不起嚇的,嗚嗚,我受傷了,你要好好照顧我,你這樣笑我好害怕……觀世音菩薩救救我……」抖抖抖。

  「不要怕,親愛的,我只是想告訴你……」

  楊奕俯下身子,雙腿技巧地控制他逃脫的勢子,在對方不敢太過使勁掙扎,再加上雙腿負傷的情況之下,竟是輕易便將他制得死死……他緩緩將溫熱的呼息往那張緊張兮兮的臉上一噴,嚇得他差點沒叫救命。「管你是來我們這裡玩的大少爺還是什麼孤魂野鬼,既然上了汪靖翔的身體,讓那笨蛋去你家幫你代班,那麼於情於理你也該在這段時間內好好代替他活著,不管是工作,還是生活,你說是不是?」

  聽起來好像有點道理?動彈不得的扶霄,認真想了想之後,顫顫巍巍地點了下頭。然後呢?他等著著他說出接下來的話,他敢拿頭打賭,這沒天良的冷面男絕對沒這麼好打發!

  楊奕呼吸輕緩,墨眸輕闔,聲音彷彿帶著某種誘惑似的旋律:「我想到,我好像還沒跟你說清楚我跟汪笨蛋的關係……」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