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7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新年快樂(4)



【第四章】


  就算沒吃過豬肉也總看過豬走路,什麼是小白臉他沒聽說過,但是——

  男‧寵?

  他怎麼可能不知道那是什麼鬼!

  扶霄心裡實在哀怨,洗碗的手勁更是給他用力,要不是才剛被警告再弄破一個碗盤晚上就得睡廚房,現在洗滌槽裡肯定已經屍橫遍野,找不到一個完整的器皿。

  去你的汪靖翔長這麼大個兒什麼不養,去養一個男寵,有沒有搞錯啊你!你娘要是知道你養了個男人當寵臠,地下有知也會哭的好不好?嘖!

  果然光看外表挑人是不對的!本來還以為挑個人高馬大的肯定事業有成……就算沒有事業有成,好歹也該品行端正吧!養什麼男寵嘛,嗚。

  洗滌、沖洗、放入烘碗機中。

  扶霄聰明得緊,雖然沒看過這些廚房器具,但方才楊奕簡單解說了下用法,示範一次,他便記得清清楚楚,三兩下儼然已經上手。

  將最後一個盤子擺入烘碗機中,他緊張兮兮地按下那個紅色的按鈕,然後看著這個正方的盒子發出轟轟轟細微的響聲,把濕漉漉的碗盤烘乾……

  「混什麼?碗洗好了,就端杯飲料給我,然後去洗衣服!」涼颼颼的命令句從客廳傳了過來。

  「喔。」扶霄收回好奇盯在烘碗機上的視線,哭喪著臉回應。

  什麼男寵嘛,他怎麼一點都沒有當主人的感覺?怎麼這時代的男寵待遇這麼好?不用伺候,不必做事,只要坐在那張椅子上敲那個叫「鍵盤」的東西就可以了,反倒是他這個當「主人」的都受傷了還要做事情,連他家長工的待遇恐怕都比他這個當「主人」的來得好,簡直說有多可憐就有多可憐。

  雖然心裡悲憤,他還是乖乖擦乾了手去開冰箱……唔,好涼啊,就好像冰窖一樣,偏偏裡頭又看不到任何一塊冰……這究竟是什麼奇怪的機關?

  「幹什麼瞪著冰箱一臉飢渴?」

  「好想要一個啊,炎夏裡拿來冰鎮梅汁一定很棒……」扶霄想得兩眼放光,真後悔沒事先跟巫子姑姑做好功課,要不然真想搬個一兩具回去用。

  「冰鎮什麼梅汁?梅酒家裡倒是還有一瓶。」白皙的手臂橫過扶霄眼前,從冰箱邊門拿出一瓶深綠色的長型玻璃罐,翠綠的酒液在晶瑩剔透的瓶子裡擺動,底部還有幾顆小巧可愛的綠梅順著瓶底搖啊晃的,教人看了垂涎欲滴。

  扶霄從來沒見過這麼漂亮的酒,光這麼瞧著都像是一種享受。

  見兩道傻愣的目光黏著手裡的梅酒瓶東搖西擺,楊奕笑得和藹可親:「瞧什麼,沒你的份,洗衣服去!」

  真是個笨蛋。楊奕的眼神裡,幾乎可以讀出這幾個字來。

  這這這……究竟什麼道理嘛!嗚。扶霄簡直悲憤得想擊胸鬼哭神嚎一番。

  堂堂一個海盜頭子,為什麼要專程到這裡來被一個娘兒們一樣的男人羞辱?

  是,他的家族便是幹海盜的!而且還不是普通的小海賊,他們可是當世赫赫有名的海上霸王,就連朝廷每年私下都得給點金銀珠寶填了他們的胃口,請他們手下留情別吃了公家太多讓皇帝爺顏面無光。這麼個威風凜凜的家族裡唯一的繼承人,從小含著金湯匙長大的大少爺,為什麼要來這兒讓人羞辱?

  怒……啊!

  簡直教人怒到極點!

  他要生氣!他要鬼叫!他要殺人!他要放火!

  杵著柺杖在屋裡輕巧地騰躍,雖說雙腿打著石膏卻仍然動作敏捷,扶霄一躍一跳地往陽台前進,忿忿地將籃裡的衣服往洗衣機裡丟去!

  他才剛按下「機關」,風涼的警告就跟著響起:「小心點,要洗破了衣服,你今天晚上就睡陽台吧。」

  聽聽!這像話嗎?

  勞動了一整個晚上,扶霄終究是忍不住回嘴:「我是主人你是男寵,憑什麼我洗衣服你喝酒!」真是太讓人生氣了!「你擺明是欺負我『孤苦無依』!」他指控。

  楊奕不就是欺負他孤苦無依?「憑什麼?憑這是我的房子我的地盤,你吃我的東西喝我的水,晚上說不準你還得睡我的床蓋我的被,我叫你洗碗洗衣服是怎樣?」

  有奶便是娘,有得吃就是大爺。扶霄被說得氣弱,垂著腦袋瓜子將一旁脫乾的衣服從洗衣槽裡拉出來,抽著鼻子將衣架掛好,一件一件懸到曬衣繩上。

  楊奕見狀笑了一聲,眼裡隱隱浮現一絲興味。

  這死小孩還挺有趣,表面裝得委屈,心裡頭似乎玩得挺歡的。瞧他,甚至還將衣服擺了好幾個不同花樣掛到衣架上?真是孩子心性!

  扶霄手巧動作快,臉上雖氣惱,但手下的工作卻是扎扎實實做了,一方面是氣得少了心眼兒多想,一方面也是眼前這些希奇古怪的「機關」勾起了他的好奇心,趁著機會摸摸用用,實在也好玩。

  磨磨蹭蹭居然讓他也洗好了衣服,杵著柺杖又是跳呀跳地入了客廳。

  「幹什麼?這『癲事』怎麼這麼小?咦,都是字,有什麼樂趣的?怎麼不換成有圖案有姑娘的畫面?」

  扶霄好奇擠在楊奕身後探頭探腦,偷瞧他膝上的筆記型電腦。

  打從進了這屋子開始,這人一整天都盯著這個小『癲事』沒離開,究竟有什麼好玩的?他也想玩呀,冷面男怎麼這麼自私光顧著自己歡樂?不過,這究竟是什麼東東,一堆黑白黃紅的奇怪字跑來跑去,他是瞧了半晌也瞧不出個所以然。

  「這是『電腦』。」伸手拍掉探來的手指,楊奕臉色一沉,警告道:「別亂碰,它可比你值錢得多!」弄壞了他的電腦,比搞死了汪笨蛋還罪責重大,這死小孩最好安分些,不然別怪他不客氣!「還有地上那條線,別踢到,你要是拉到我的電源線,不把你踢出門去我……」

  話才說完,就聽見「唉唷」一聲驚呼,杵著柺杖跳來跳去的小可憐已經勾到了地上那條跟地毯同色,彷彿陷阱沒兩樣的電源線。

  電腦發出很細微的「霹」細響,聽在楊奕耳中簡直就跟天打雷劈的震撼差不多。

  扶霄整個人往地面撲倒,那管漂亮高挺的鼻子,當場成為第一個受害者。

  螢幕閃爍一下,然後轉為一片黑暗。

  「嗶嗶嗶嗶……嗶嗶嗶嗶……」事先不知道為了什麼而預定的鬧鐘響起了。

  楊奕追蹤了一個半小時,打算在最後關鍵時刻放個小病毒去搶標的「全世界限量200個,每個上面還有特殊燙金編號的超敏感PS專用豪華科技雕花搖桿」,就這麼飛了,機會恍如大江東去,再也一去不復返。

  他背負著大家的期望,就這麼生生毀在這死小孩的手中……

  「唔,好痛。」好不容易摸回柺杖,扶霄手腳併用從地上爬了起來,狼狽不堪。「可惡,誰偷裝了機關?咦,繩子?靠,居然還跟地上的顏色一樣,擺平就是陷阱嘛!誰裝的?這麼沒有天良!我都受傷了也不會體諒我……唉唷,幹嘛打我?」

  猛一抬頭看,才驚覺冷面男的臉色難看得緊,一臉風雨欲來的氣勢,讓非常懂得看人臉色的扶霄,當下決定能躲多遠就躲多遠。

  雖然楊奕對他來說只是個不懂武的普通人,但畢竟是未來半個月的金主,總是要給他點面子。扶霄一向自許是個聰明人,能屈能伸,見風轉舵他可熟練得很,但他想避,也得看人許不許?

  才眨眼間,手中的柺杖被抽走,帶傷的雙腿讓人一勾一絆,他只來得及發出一聲「啊!」,反應過來時,整個人已經被壓制在沙發上。

  「喔,我的天……」他發出痛苦呻吟。後腦杓直接撞在沙發的木質把手上,讓他頓時一陣頭昏眼花,依稀彷彿還能看見幾隻小鳥在頭上繞著圈兒。

  好半晌回過了神,眼前貼得極近的是楊奕冷怒的臉孔,他正磨著牙,一副打算將他生吞活剝的狠樣。

  「你這個死小孩……」

  扶霄縮了一縮,吶吶地道:「怎、怎麼了?」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喀啦!」

  突兀的開門聲響後,緊接著一道清亮的嗓音,含著一絲驚訝:「抱歉,楊大哥,我打擾到你們了嗎?」

  誰?

  扁人的心情被打斷,楊奕往門口瞪去,見拿著鑰匙開門進來的是個清秀少年,心下頓時一陣著惱。

  現在是怎樣?為什麼這麼多人能在他家出入自如?

  剛剛隔壁那傢伙也就算了,兩人鄰居多年,也能堪稱交情不錯的老朋友,但是現在連樓下開偵探社的向立言他家那尾小姘頭都有他家的鑰匙了……這會不會太誇張了些?他一個月八千元的管理費難不成是交假的?

  「楊大哥,別忘了汪大哥目前骨折,這種姿勢不符合人體工學,很容易導致傷勢加重。」秀麗少年提出觀察所得。

  只是等他弄清楚原來自己心心念念了許久,磨了家裡那口子好幾天才讓他出面委託傳說中一級駭客的楊大哥出手幫他搶標的超夢幻級逸品:「全世界限量200個,每個上面還有特殊燙金編號的超敏感PS專用豪華科技雕花搖桿」,最後關頭竟然失手在當前的受害者「腳上」,臉色立即沉下,冷血地撂話:「就這樣繼續吧,犯錯的人就該得到懲罰,我什麼都沒看到。」說完就轉頭出去,甚至還不忘貼心將門關好,免得屋裡即將發生的「兇殺案」被人發現。

  扶霄看得都傻了,這裡的人全都這麼沒血沒淚?

  「你完蛋了,扶霄小朋友。」楊奕陰狠的口吻,像是準備大開殺戒,要不是扶霄親眼所見,還不知道這個看來手無縛雞之力的男人竟然有如此氣勢。「我搶標從來就沒有過失敗的紀錄,現在搞成這樣子,不殺了你怎麼對得起我以往的豐功偉業?」白皙的雙手在他脖子上收緊,頗有打算就這麼掐死他的架式。

  反抗?不反抗?

  扶霄淚珠子在眼眶裡滾來滾去,表面可憐兮兮,心裡頭卻是分神地想著:傷口被壓得有點疼呢,輕輕拍他一掌好了,輕輕的,用內力震開他,然後再跟他賠不是吧,這樣並不算違背不對一般人妄然出手的承諾。

  但是有件事情他忘了,這個身體不是他的身體。

  什麼叫「內力」汪靖翔活了三十年都沒研究過,他的身體裡怎麼可能存在著那種玩意兒?

  手心輕抵對方胸口,氣勁一吐,可中掌者卻渾然無覺。

  「咦、咦咦?」在對方看起來不太厚實,摸起來也不夠厚實的胸口上拍來碰去,扶霄才剛想通自己搞烏龍的地方,「非禮」人家的手掌,卻已經被抓住,在對方手心裡揉蹭。

  「看起來,你似乎想用另外一種方法來彌補我,親愛的扶霄小朋友?」楊奕眸光一閃,瞬間換上了另一種說不出曖昧的氤氳,那改變速度之快,幾乎讓人以為是幻覺……

 

 

◎  ◎  ◎  ◎  ◎

 


  扶霄眨了眨眼,不明白這傢伙怎麼突然心情變好了?呆呆問:「呃……什、什麼方法?」

  「一個很快樂的方法。」

  真是傻瓜,也難怪被叫做小朋友了。這種時刻都還傻愣愣的,讓人不這麼順勢而為做下去恐怕都對不起上天的安排。

  放軟了身子往對方貼近,楊奕在他臉上吹著比平常還要熾熱的呼息,雙手緩緩放開了他的脖子,指尖沿著頸子的線條蜿蜒而下,停留在鎖骨突起處輕輕摩挲。

  睡眠不足再加上一整天情緒接連大起大落,教脾氣向來就不夠好的楊奕本能就想尋找發洩的管道,至於這「管道」是不是原裝的那個公司貨,字典裡找不到「節操」兩個字的楊奕,一點也不介意。

  「你、你要幹嘛……」

  對方那雙修長白皙的十指原本殺氣騰騰掐在自己脖子上,但是一轉眼,竟已是若無其人地爬進衣杉裡,在胸口的肌膚上畫著誘惑的圈兒。扶霄冷不防打了個機伶,敏感的耳後肌膚突然被咬了下。

  他瞠目結舌,當場愣成了隻呆鵝。

  「啊你……」這、這冷面男吃錯藥?怎麼反應這樣奇特?

  楊奕低低沉沉地笑:「你不是抱怨沒享受到當主人的氣氛?現在我決定好好反省,盡盡當小白臉的義務,免得你覺得我矇你。」話還沒完,嘴巴已經在他脖子上吮出一個紅印子。

  「是、是這樣嗎?」可是這怎麼看都比較像逼良為娼的氣勢欸……

  冷汗從額際滑下,扶霄不是不懂他的意思。

  在船上沒有女子,男人間走得近,經歷過幾次生死關頭,感情聯繫加深了,一些有的沒的情感也容易滋生;男人跟男人相好,他也曾聽說一二,雖然自己沒親身經歷過,卻也大約明白其中奧妙。

  只是明白並不代表他就是同道中人,更別提,眼前這隻不安好心眼的冷面男,現下的舉止怎麼都不像是要讓他當主的模樣……

  「欸,我說,大哥……我、我那個衣服、好像、好像還沒晾好,我得趕快去處理處理先……唉唷!」

  扶霄驚叫。

  胸前敏感的紅點遭人狠狠掐住,又痛又麻的感覺讓他瞬間瑟縮了下,再回過神,上衣竟已被推起拉高到了脖子下,胸前風光早讓人一覽無遺。

  好——可怕!

  都快被剝光了他居然毫無所覺……

  只在瞬間就看清了兩人間的差距,在這方面他根本不是人家的對手!

  大丈夫能屈能伸,按照目前這種情勢沒有第二句話:走為上策!

  楊奕瞇了瞇眼,沉聲警告:「安分點,死小孩,你不會想要我硬來吧?」

  拉出不知何時已經探入自己褲襠的手,扶霄小心翼翼挪動身子,不著痕跡地卸去他加諸的箝制,盯著他道:「你已經硬來了,老兄!」

  「又如何?」

  楊奕自始至終就是那副誰管你的屌樣,任是脾氣再好也要怒髮衝冠,更別說是一向恣意妄為的扶霄!

  「走開!」他怒眼一瞪,氣勢頓生,哪還有一絲刻意裝出的稚氣?「別過分了,老兄!從小到大少爺我到哪裡不是吃香喝辣盡隨我意?雖說這裡不是我所熟悉的世界,但也不見得非要靠你。」不過是短短十幾天的「旅程」罷了,了不起再換個金主,難道還會餓死不成?

  不靠他,要靠誰?

  楊奕回想起在醫院見到的那副場景,所有的雌性動物全讓他裝可愛的模樣給哄得心花怒放,就連院長養的那隻母黃金獵犬,見了他也是口水直流,瞎纏不離,套句通俗的話語,他簡直就是魅力無可擋,要是就這麼出去路上隨便釣個男人女人由他吃穿個幾天倒也不是不可能。

  表面鎮靜,楊奕心下卻已然翻起滔天巨浪。

  這死小孩,竟打算拿著汪笨蛋的身體去當別人的小白臉?

  雖說跟汪笨蛋沒什麼海枯石爛堅貞不移的噁濫情誼存在,但身為一個男人,在這種時候被撇下還被撂話,要沒反應,他還能算是個男人嗎?

  「走開!不然別怪我不客氣了!」扶霄咬牙切齒,但也只不過是虛張聲勢罷了。

  招式還在卻內勁全無,再加上雙腿不良於行,如今的他也只不過是個行動較一般人敏捷的普通人,像這樣被人壓制著,還真掙脫不得……該死的!簡直教人氣結!

  「你、滾開!我真的要動手了!」

  楊奕哼哼兩聲。

  「慌什麼?早跟你說了我跟汪靖翔的關係,當初你既然沒意見,我還以為你也是經驗多多,不是?」

  誰、誰跟他沒意見?誰跟他經驗多多?扶霄怪叫:「我以為你在開玩笑!」他從一見面就不給好臉色看,後來更是拿他耍著玩,誰知道他說的小白臉什麼鬼的是真是假!

  他聽了哧笑一聲。「誰會拿這種事情開玩笑,如果不是我們兩個有一腿,我會帶你回來?早把你丟給垃圾車載走。」他從來就不是什麼好心人。

  「一……一腿?那……那是你跟這個身體的主人的事情,關我什麼事!」他只是無辜路人甲欸!

  「是不關你事,所以你乖乖的,我自行『使用』這個屬於我的『身體』,你就閉上眼當睡一覺,咬牙忍忍,很快就過去了。」

  忍……忍個屁!面對這個巧言善辯的男人,扶霄生平第一次有想罵粗口的衝動。

  「你、你你……我元宵就回去了,到時候這個汪靖翔就會回來了,你真想做,就不能忍到那個時候……」

  「對,不能忍。」楊奕說得認真。「我從來就沒忍過這方面的慾望,也不想為了你破例。」

  「你、你你……」

  「而且我發現,這張欠打的臉、這個不順眼的身體,裡頭換成了你的靈魂,不管是反應還是表情都變得可愛多了,這樣做起來,搞不好還別有一番情趣在……我可是很期待。」

  「你、你你……」

  面對楊奕似真似假的言語,扶霄又驚又急,他忽地伸掌推出,沒料到楊奕竟偏身閃過,兩個相疊在沙發上的男人,頓時失去平衡,就這麼咕咚掉下地,在地毯上扭打推搡了起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