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7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新年快樂(8)

第八章


    楊姓宅男原本就不愛出門,扶霄小朋友又不良於行,加上沒人帶領不敢出去亂跑,尤其又經歷過一次偷跑出門因為不知道要使用住戶磁卡而被困在電梯整整超過一個鐘頭才被鄰居撿回來,從此再也不敢趴趴造。

   兩個人就這麼吃吃睡睡,睡睡吃吃,相安無事竟也到了大年初六。

   銀行上班的第二個工作天,楊奕這個汪靖翔保單上填寫的唯一受益人,準時領到一筆保險金,心情大好,決定帶著家裡的小朋友出門去溜溜。

   昨天他不小心看到小鬼盯著電視上的旅遊節目流口水,忍不住心裡給他生出一點點愧疚感。人家「大老遠」來玩一趟,卻只能待在屋子裡混吃等死,要不就是看看電視上的平面風光解饞,實在也太可悲,他怎麼樣都得盡盡地主之誼才是。

   只不過楊奕既然身為宅中之宅男,平時除了一個星期固定一次的外出採買外,其餘便難得離開房門一步。

   現今網路科技發達,幾乎沒有什麼不能透過網路取得,繳費領錢刷卡購物報稅,甚至訂餐廳訂旅館看電影等吃喝玩樂,楊奕早習慣了不出門能知天下事,如今要他當嚮導帶著人去玩,一時之間倒也不知道該把人帶到哪裡去?

   問他對這個城市哪裡最了解?楊奕大概會回答超級市場、同志酒吧跟旅館……

  「我們去哪裡去哪裡?」

  「……」看了看副駕駛座上興致勃勃的傢伙,楊奕想想,方向盤一轉,車子便上了高速公路。

  什麼地方、什麼東西是保證這個古代人絕對不可能看過的?

  兒童遊樂園。

 


  ◎  ◎  ◎  ◎  ◎

 

  一個小時後,後悔已經不足以代表楊奕的心情。

  誰讓自己什麼地方不來,偏帶他來遊樂園?

  「嘴巴閉上,眼睛看前面,你簡直像個呆瓜,喂,要撞到人啦!」眼明手快拉回差點撞在別人身上的笨蛋,楊奕忍住想嘆氣的衝動。

  「啊、啊啊……我也想坐那個!」興奮顫抖的手指遙指天上旋轉不停的盤狀的飛行物,上頭的大人小孩不停發出誇張至極的尖叫聲,著實聽得人好不嚮往啊!到底什麼東西這麼可怕,不去見識見識怎麼也說不過去。

  只不過楊奕抬頭往空中看了看,然後第十六次告訴他同樣一句話:

  「你不能坐那個,因為你是『傷殘人士』。」然後眼睜睜看著他嘴巴撇下,露出無比哀怨的神情。

  他咳了聲,安慰道:

  「沒辦法,你兩條腿弄成這樣,看起來實在嚴重到不行,管理員不讓你上去玩,也是情有可原。」

  「什麼情有可原,這又不是我要的,嗚。」

  「你要是敢在這麼多人面前給我裝哭,讓我丟臉,看我會不會把你丟在這邊讓你自生自滅?」這麼一個大男人哭哭啼啼的能看嗎?

  哀怨啊哀怨,連鬼哭神嚎一下也不准喔!嗚嗚。

  「你一定是故意報復我昨天把果汁翻倒在電視遙控器上,才帶我到這種看得到玩不到的地方……」扶霄非常小心眼地推論。

  「隨你說。」楊奕才不介意他的腹誹。

  嗚,沒良心。

  「那我有什麼可以玩的嘛。」沒魚蝦也好,什麼都沒玩到就回去,他今天晚上肯定遺憾到睡不著覺……是說,冷面男絕對不會管他睡不睡得好。

  拿著遊園介紹單看了看,楊奕指著照片讓他看:「瞧,這些你應該可以玩:旋轉咖啡杯、旋轉小木馬、可愛小火車……你來看看,這邊有圖片……」

  「喔喔,我要看!」

  興奮不已地湊過去一瞧,彩色照片忠實呈現出楊奕口中他所能遊玩的內容:

  幾個造型愚蠢的大杯子在地上慢慢轉來轉去……

  幾隻造型愚蠢的小木馬在地上慢慢轉來轉去……

  幾輛造型愚蠢的小車子在地上慢慢轉來轉去……

  就算沒玩過,他也看得出這些愚蠢到了極點的玩意兒全都是哄小孩的東西,也難怪他這個「傷殘人士」能玩了,因為根本不會有什麼危險性。

  頓時,扶霄實在好想,好想學剛看到的小鬼一樣倒在地上抱著冷面男的腿亂嚎。

  楊奕看著他垂頭喪氣彷彿受到天大的打擊,頓時也有些不忍。輕聲問:「你不去玩了?」

  「不要了。」扶霄悶著聲音要求:「我要吃剛剛看到那個冰淇淋,買給我。」

  「嗯,買給你,回家的時候再去買可樂跟漢堡。」

  他抽著鼻子回道:「好。」

  「好啦,我們過去那邊。」楊奕拍拍他的背,引導他來到一旁架起的大帳棚。

  扶霄雙腿打著石膏居然還能拄著柺杖行走自如——雖然姿勢醜了些——但也足夠了不起到引人注目了,也幸好新春假期剛結束,園中的遊客稀稀落落,沒引起太多人的注目,不過攤位前休息的遊客,仍然好心讓出了相當的行進空間,方便他們行走。

  「我教你玩這個,你要是打到上面的牌子,就可以領到牌子上面寫的禮物。」

  楊奕給了顧攤的小姐四個代幣,領了一隻沉重的空氣長槍,一邊解說操作步驟,一邊示範地將槍托架上了肩膀,然後他雙眼直視前方,瞄準了一會兒,接著扣下板機……代表最大獎項的木牌,立刻非常配合的落下地。

  楊奕一槍中的,輕鬆悠哉的瀟灑姿態,讓一旁打了半天卻只打到一個小獎的遊客當場傻眼。

  想都沒想到看起來瘦瘦弱弱,手無縛雞之力的傢伙竟然是真人不露相?

  倒是他身旁那個身材高大的負傷帥哥沒用了些,雖然樂於學習的精神讓人敬佩,但是看他興致勃勃玩了半個小時,只打到最前面的棒棒糖也就算了(而且還是不小心滑了手才意外打到)甚至還差點失手射中攤位裡無辜的工作人員,讓人不得不感慨,有些事情還是需要點天分的……

  


◎  ◎  ◎  ◎  ◎

 

  「累了嗎?怎麼像個小孩子一樣,玩累了就睡?」

  看到副駕駛座上昏昏欲睡的扶霄,楊奕實在忍不住出聲取笑。不喜歡讓人嘲笑年紀小,怎麼卻又總是出現一些小孩子的反應?

  「我以前不會這麼糟糕的……」扶霄用手拍拍臉,意圖使自己清醒些。「我想可能是還不適應這個身體吧?我從前常常接連兩三個晚上沒睡精神也挺好,至少就從沒讓人看出來過呢!」才說完又打了個大呵欠。

  「什麼不適應?」

  「嗯,巫子姑姑說過,我違反天道闖入這個時空,又強行佔了別人的身子,少說要吃點苦頭,最明顯的就是體力變弱,抵抗力變差……對了,什麼是抵抗力?」

  「就是抵抗生病的力氣,抵抗力差,就會容易生病。」楊奕用了一個簡單明瞭的說法。

  扶霄「喔」了聲,接道:「原來如此,我明白了,難怪我前幾天突然病那麼重,我從小到大很少生病那麼難受的,幾乎忍耐一下就會好了說……不過巫子姑姑也說過,這些都只要等個一年半載的都會改善了。」

  幾乎忍耐一下就會好?這小鬼生病不看醫生忍耐個什麼勁?

  忽略心中那股異樣的感受,楊奕淡淡道:

  「一年半載你也回家去了,還等什麼改善?這不是廢話嗎?」

  「你說得也對。」扶霄呵欠連連,沒想太多便接道:「不過我已經很幸運了欸,巫子姑姑說成功穿越的機率小到很誇張,就連她們姊妹靠著爹娘的幫忙也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機率……像我這種沒有任何巫術底子的人,要有百分之十就偷笑了……唔,究竟什麼是百分之五十跟百分之十?」

  「百分之五十的機率就是指每一百個人裡面只有五十個人會成功,百分之十就是只有十個人會成功。」百分之十?原來,這危險性竟這麼高嗎?

  「一百個人只有十個人會成功?機會好小啊,這樣豈不代表如果我元宵後也能順利回去,那簡直就是古往今來最了不起的人物了?」

  「也能?」這又是什麼意思?

  「嗯啊……」

  眼前一列火車通過平交道,看得扶霄目不轉睛。「那是什麼那是什麼?」

  「是火車。你說如果也能順利回去……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一列長長的火車走了好久都沒過完這個路口,扶霄瞧得興奮不已,一轉方才精神萎靡的樣子。「活車?是活的車?我看到裡面有人哪,我們也可以去裡面讓它載著跑嗎?它吃什麼?會發出聲音嗎?」

  「是火車,火焰的火,但裡面沒有火……扶霄回答我,剛才說的是什麼意思?」

  被揪住耳朵的扶霄苦著臉問:「你剛說了什麼,我忘了。」

  「什麼叫做『如果也能順利回去』?你不能順利回去嗎?」

  「喔,那個啊……都說了一百人裡只能成功十個人啊,機會很小的,巫子姑姑說我被扔在時空的洪流中機會大很多,那我就回不去了。」

  還以為楊奕擔心的是這個身體的原主人,他逐安慰道:「你別擔心,你的朋友很安全的啦,只要我一離開這個身體,或者是他的靈魂一離開我的身體,他就會馬上回到這裡來了,到時候我這個外來者將會被強行送離這個時空,你們就能見面了……而且你們也不要對我太生氣啦!說真的,要不是這個人發生意外時剛好我進入他的身體,幫他承受了一些傷害,他才不可能只有受這樣的傷呢!而且我搞不好回不去耶,這樣我自己也得到報應了,嘿。」

  這有什麼好笑的?笨小孩。楊奕的眉頭幾乎打成了個結。

  「反正也沒差啦,回不回去也無所謂,船隊有臭司空在,敗不掉倒不了,如果我靈魂回不去了,身體自然就會死掉了,我死了,除了胖大媽,大概也不會有人難過吧?」扶霄聲音仍舊輕快,隱約卻能聽出一絲倔強。

  楊奕聽著,悶著,直到後方響起了喇叭聲,才驚覺柵欄已經升起,交通號誌早已轉為綠燈。

  他緩緩踩下油門,將車子駛上回家的方向。

 


◎  ◎  ◎  ◎  ◎

 

  也許真是靈魂與身體還適應不良,上床時明明覺得累極,但躺下了卻又睡不安穩,扶霄這麼翻來覆去好一會兒,最後始終受不了,下床推門走了出去。

  那個男人仍然在電腦前坐著,臉上戴著叫做眼鏡的東西,半長不短的頭髮隨意扎在腦後,手指飛快地在鍵盤上移動。

  桌面上那盞暈黃的小燈,映著他清秀的臉龐,五官上落下些許陰影,更襯托出他專注的神情。他一心一意地盯著螢幕,全然無覺身旁已經多了個人。

  「楊奕……」

  突來的叫喚驚擾了他的專心一意,一時失手打錯指令,就見他恨地咬牙,連忙輸入一連串語碼試圖補救,好不容易才挽回了錯誤。

  「死小孩你幹嘛……唔唔……」

  擋住臉的眼鏡被摘掉了,罵人的嘴巴被堵住了,楊奕一時沒反應過來,就這麼被吻個正著。扶霄仗勢著個頭比較高,硬是將他困在自己懷裡,恣意掠奪,但楊奕也不是易與的主,唇舌的爭戰沒幾回合,主導權已然易位。

  楊奕反身將扶霄壓在椅子上,狂熱得彷彿要奪走他身體裡所有空氣。

  激烈的吻耗費掉像是跑完百米一樣的體力,分開後兩個人都喘息不止。

  半晌,楊奕哼了聲,開口問了:

  「你幹什麼突然發情?」

  「不知道。」

  不知道?這是什麼鬼答案?

  楊奕順手就想往他頭上一敲,誰知攻勢竟被收了去,握成拳的手指被對方抓住,一根指頭一根指頭地撥開,然後與之十指緊扣。

  扶霄垂著視線,思索著該要怎麼表達他內心的想法。

  「不知道,剛剛我睡不著,夜裡燈光下看見你,突然覺得,雖然你總是罵我,當我小孩子,有時覺得你這個人老是臭著臉不好親近,心腸又壞,愛使喚人還愛記恨,但如果我走了,也一定會想你的……其實你,人還不錯。」

  「嗯哼?」這小鬼到底是在貶人還是在捧人?怎麼聽都聽不明白?而且作啥大過年的突然像在交代遺言一樣?真讓人一整個不爽。

  最誇張的是,他竟然聽一聽也跟著心口悶了起來,真是莫名其妙……楊奕抿抿唇,突然問了句:「你還有什麼要說的?」

  「呃,」扶霄愣了愣,才道:「還有要謝謝你照顧我。」

  「乖,不客氣,不謝。」

  「呃,那、沒了。」扶霄垂下了肩膀,輕道:「那我不吵你了,我去睡覺。」

  「好,走。」楊奕站起來。

  「……呃?」

  


  被扶著腰往房裡走著的扶霄一時反應不過來,直到兩人上了床,脫了衣服,楊奕壓了上來,還順手拿上保險套跟潤滑油,準備開動,他才開始生出危機意識。

  「楊、楊奕……」

  「幹嘛?」

  「那個、我們……要、那個嗎……」

  「對。」斬釘截鐵。

  睡覺時間不睡覺,楊奕除了工作,就只會進行這項活動。

  誰讓他來打斷自己工作?主動吻得人心思浮動,還故意說些讓人不太愉快的話題?總而言之,言而總之,楊奕告訴自己,拿他充數,也不算過分。

  見小鬼一副驚慌失措的模樣,楊奕搶先開口問了句:

  「上次感覺不錯吧?」

  他愣了下,誠實點頭。「但……」

  楊奕立刻又接問:

  「所以禮尚往來是禮貌吧?」

  呃、這樣的嗎?他吶吶道:「這種事好像不……」不是這樣說的吧?

  「我相信你不是一個不懂禮貌的孩子,親愛的扶霄小朋友。」楊奕磨著牙用表情警告他,最好別在這時候忤逆他的決定,免得他心一狠給他強來!

  「可是、那個、這個、我我我……」

  扶霄手擋腳擋只差沒把柺杖也一併拿過來當武器,連連碰不了人得不了手的楊奕沒一會兒就宣告耐性用罄,冷著聲低吼:「你到底要說什麼?給我一口氣說完!」

  「可是你上次看起來很痛欸……」扶霄抖啊抖。

  「那是因為你技術很差好嗎!」說到這個就讓人生氣!這小鬼光有體力沒實力,就是一逕地往前衝,也不顧他感覺到了沒,就自己先上了頂峰。遇到這種沒禮貌的傢伙不找機會好好教訓……哦不,是教導一番,怎麼對得起天地良心!

  他眼一瞇,鴨霸的氣勢頓生,指著一旁的枕頭道:

  「所以現在,扶霄小朋友,給我乖乖趴過去,讓我好好示範一次給你看,什麼才是身為一個模範的TOP該做的!」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