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7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新年快樂(9)完結篇


第九章




  凌晨四點半,天才濛濛亮,月亮都還懸在半空中沒落下,昏暗的睡房內,卻兀地傳出一句沙啞的哀嚎:

  「唉唷喂啊我的媽……這是哪兒啊?」

  一道人影從棉被裡艱難地爬了起來,怔愣了會兒,然後他轉頭左右瞧瞧,抬頭上下瞧瞧,終於忍不住低聲罵了一句髒話。

  腰臀間陣陣的酸痛讓他青慘著臉,他瞪著一旁睡死的傢伙,心想要不是還需要他的幫忙,真想就這麼直接掐死他算了!

  「死楊奕,你到底對我的身體做了什麼啊……」

  低頭一瞧,床邊地毯上隨意扔了三四個保險套的包裝袋,男人墨眸一瞠,差點沒當場揪人起來打。

  「你媽的,你該不會一個晚上做了四次吧?這到底還給不給人活?而且什麼不用,偏挑我最討厭的牌子,掯!八成是故意的!」

  唰地掀被下床,他大手大腳的,也不怕會吵醒另外一個人。兩個人從小混到大,早知道那死宅男一但睡死了就很難吵得醒,也因此他大咧咧地跳下床,但下場卻是在一聲悶響後,跌得頭昏眼花。

  幸虧地毯厚厚一層,要不然這一下肯定兩條腿又要摔出二次傷害來。

  「媽呀,我的腳怎麼了……」兩手摸摸摸,從腳指摸到大腿,手下盡是石膏粗糙的觸感,他愣了愣,好一陣子,才似恍然大悟地喃喃道:「啊,我忘了,那場爆炸……」本來還以為身體想必炸成丸子絞肉了,想不到居然只斷了兩條腿?這該說什麼好呢?人長得帥,就連老天爺也會多保佑,哇哈哈——

  呃,不對,都這個時候了他還在自嗨個什麼勁?他在「那邊」可是落海啦,再不快點回去,萬一就這麼死翹翹了怎麼辦?

  不行,他得想想辦法!

  大男人立馬轉頭便往床上喊:「死宅……」不過才喊了兩個字,隨即轉念又想,叫醒楊奕豈不是還得跟他解釋很久?萬一這陣子的經歷又被這傢伙恥笑,那他還不如死了算了!

  死要面子的大男人幾乎沒什麼掙扎,就立刻更改了決定。

  他在床邊找到了兩支柺杖撐起自己,歪歪倒倒地走出了房間,在電腦桌上找到了一張廣告紙,翻到背後空白處,刷刷刷寫了起來……

 


  ◎  ◎  ◎  ◎  ◎

 

  「扶霄?扶霄?小鬼你躲哪去了?」

  奇怪,跑哪去了?該不會又偷跑出門結果給困在什麼地方了吧?

  楊奕一覺好眠到午後,直到肚子餓了才掙扎起床,沒想到原本該睡在身邊的傢伙不見人影,就連房子裡也找不到人。

  他整個屋子繞了一圈,越想越不對勁。

  衣櫥似乎被翻過了,有幾件衣服隨意扔在一旁地毯上,像被挑揀剩下的?冰箱裡也不見了部分即時的微波食物,殘渣則出現在客廳的垃圾桶裡;電視忘了關,客廳桌上擺著幾個空啤酒罐……

  他盯著一旁留有兩根煙屁股的煙灰缸,心想扶霄小朋友可還沒機會學抽煙,這東西到底哪來的?

  門鈴聲響起,楊奕開了門卻不見人影,低頭一瞧,卻發現地上擱著一份文件夾,封面上的落款是樓下的徵信社?

  幹什麼神神秘祕……拆了文件夾,首先看到一張收據:

==========================

  客戶名稱:楊奕 先生

  委託內容:代送機密文件

  金  額:二千元。

  備  註:需要發票請告知。

  小本生意,請勿殺價。

  經 手 人:向立言(日信徵信社)

==========================

 

  有沒有搞錯?只不過從樓下搭電梯拿份文件到上一樓,這樣也要兩千元?他怎麼不乾脆去搶還比較快?更何況,這是什麼見鬼的機密文件,就這麼丟在他家門口?嘖……

  對這群古里古怪的鄰居楊奕早成習慣,誰管他要多少錢,先拆了再說。

 

  一個普通的標準信封裡裝著一張全彩的亮面A4紙,上面用非常喜氣洋洋的字體寫著「XX池上便當新開幕買一送一限量供應」……

  楊奕嘴角抽搐,正打算拿起電話撥到樓下去罵人,但是突然間,他福至心靈,翻過去背面一看,熟悉的字體洋洋灑灑寫了一大篇:

 

  給楊奕死宅男:

  知道你是除了電腦和做愛,腦子裡就沒料的???,所以我把這封信交給樓下開徵信社的向立言,讓他轉交給你,免得你當它是衛生紙拿去擤鼻涕!

  你這死豬頭,送那個什麼鬼東西!沒事把「太衡古玦」缺的那角拿來送我當鍊子,還說什麼可以護身……屁啦!害我莫名其妙跑到不知啥時代的鬼地方,跑進一個叫扶霄的男人身體裡,還遇上一堆倒楣事,被糟蹋得體無完膚。

  不過,也讓我在這裡認識了一個男人。他叫司空鐸,比你好千百倍不止。所以,我大人有大量決定原諒你,你也不用跪下謝恩,我瞭你有多感激我。

  但是——見鬼了,我又莫名其妙回到這裡來,難不成又是你送的爛東西惹的禍?媽的!讓我又想扁你!

  不過,為什麼我會在你的床上?而且還這麼悽慘的模樣?好你個死宅男,你該不會趁我動彈不得的情況下對我幹了什麼天理不容的壞事吧?還是你有戀屍癖?或者……那個叫扶霄的傢伙真的來到了這裡,住進我的身體裡?

  算了,這些都已經不關我的事。

  告訴你,我要回去,因為我的男人在那裡等我,不回去不行。在我找到回去的方法前,身體我就拿回來用了,哪天你在新聞上看見我的棄屍案,如果不是被人尋仇砍死,就是我已經找到回去的方法離開這裡,到時,你想領就去,領回來隨你怎麼用,我沒意見。

  別太想我,我到哪都能活得很好;不像你,沒電腦就會掛點。你要慶幸、要感恩,那個被惡搞、穿越時空的人是我不是你。

  P.S. 那台Mazda RX-8就送你了,要幫我好好照顧它,不要太感謝我,反正那還有二十期的款子沒付,一併交給你,不准讓它被拍賣!

  P.S.後的P.S. 去年用的保險套是和你家隔壁小齊那口子姜智雲一起團購的,款子一直沒給,記得去還,不要拖過年。今年順便找樓下的向立言,問他要不要一起團購,量大比較好講價,正所謂「辦事要戴套,安全有一套」,就這樣。

 

 

  汪笨蛋回來了?

  楊奕看著手上的留言愣住,腦子裡第一個念頭不是汪笨蛋去哪裡了,而是扶霄呢?

  回家去了?


  一百個人只有十個人會成功?機會好小啊,這樣豈不代表假如我元宵過後也能順利回去,那簡直就是古往今來最了不起的人物了?

  百分之十的機率他會回到家;百分之九十的機率他會迷失在時空的洪流中?

  你們不要對我太生氣啦……我搞不好回不去耶,這樣我自己也得到報應了,嘿……

  表面上嘻皮笑臉的樣子,背地裡竟是如此不將自己的生命當作一回事……

  ……反正也沒差啦,回不回去也無所謂……我死了,除了胖大媽,大概也不會有人難過吧……

  還記得他那時帶著倔強的口吻,就好像要引起大人注意的孩子,卻又嘴硬地不肯承認。

  ……有時覺得你這個人老是臭著臉不好親近,心腸又壞,愛使喚人還愛記恨,但如果我走了,也一定會想你的……其實你,人還不錯。

  昨天晚上,聽他這般彆扭地說著彷彿遺言一樣的話語,心頭無端不爽,現在想想,也許那便是在意的表現?

  跟扶霄在遊樂場贏回來的布娃娃都還塞在塑膠袋裡沒拿出來,今天主人卻已經不在這個時空了,要是順利回去了倒還好,問題是他根本無法確定他是否平安?

  萬一他現在已經好好回到原本的時空裡,而汪靖翔卻又強行穿越回去,那麼扶霄是否又會被強制移轉出那個時空?又得被迫賭過一次那百分之十的平安機率?

  有可能連續三次都賭到那百分之十嗎?

  楊奕信的是邏輯與方程式,他從不認為一個人的運氣可能好到這種地步。

  所以,他絕不能讓汪靖翔回去。

  雖然說,扶霄也許已經……回不去了,但如果他已好好回了家,怎麼能讓你再去「破壞」?

  哼,汪笨蛋!你既然對我不仁(那台車我一直以為你早付清底款!),就別怪我對你不義!(所以你也不用回去古代找新姘頭了!)

  楊奕開了電腦連上網路,直接進入地下駭客網站,輸入象徵自己特A級駭客的身分資料後,開始登陸一筆高額懸賞。他打算動用自己的影響力,將汪靖翔逮回來。

  這裡的瀏覽戶來自全球各行各業、黑白兩道,無論是殺手還是企業總裁,只要你想得到的身分,都有可能在此出沒。只不過是要逮一個前不久才從他家走出去的人,相信花不了多少時間。

  尖銳的門鈴聲一直響,沒完沒了彷彿毫無止境,但他沒空去搭理,他得趕在那傢伙找到方法前阻止他!

  雖然古人說過破壞別人的姻緣會被馬踢死,但汪笨蛋自己也常掛在嘴上的一句是: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所以他相信汪笨蛋絕對可以體諒他的苦處。

  不管怎樣,他無法放任扶霄的靈魂迷失在時空的洪流中,就這麼死去。接下來只要按下確定鈕,很快就能掌握那傢伙的行蹤——

  說時遲那時快,一陣巨響之後,他家房門再一次粗魯被踢開。

  他媽的!這些鄰居究竟怎麼回事?人人都把他家當成自家的「灶咖」?

  「去你的死宅男,你幹嘛又把小汪丟在門口?糟糠妻不可棄,就算小汪腦子撞壞了你也不能把他丟在資源回收車旁邊淋雨啊!再說,今天又不是資源回收日,就算要丟你好歹也看看日期!我每個月繳的管理費可不是拿來幫你付罰款的!」

  隔壁那個講話沒水準的鄰居拎著濕淋淋的龐然大物朝他吼道,那音量,估計能讓整棟大樓都知道他幹下什麼天理不容的醜事。

  但,小……小汪?

  楊奕瞪著那名看來狼狽不堪的男人,表情有些吃驚,有點呆滯,反應動作才一緩,來不及躲避,整個人竟已被那個全身濕的傢伙給抱著正著。

  汪笨蛋?……呃,也不是,這好像是……

  「楊奕,嗚……」

  男人的臉埋進他頸間啜泣,抱怨著莫名其妙的事情:「楊奕你一定不相信,司空那臭蠻子說汪靖翔比我好,就把我踢到海裡,還叫我滾,別再回去了……嗚,我被拋棄了欸,怎麼辦,我無家可歸了,會不會像電視上演的一樣,被衛生局抓走關到籠子裡?」完全不同於先前在另一個時空對眾人撂下狠話的囂張姿態,扶霄可憐兮兮地說道,然後悄悄覷他,深怕這人狠下心來不收留他。

  他猜想汪靖翔一定回來過了,萬一這人比較後還是覺得這副身體原本的主人較好,那他該怎麼辦?扶霄真是苦惱。

  雖然對於感情之事還懵懵懂懂,但他也並非真正的笨蛋,多多少少還是能揣摩出一些的。就好像,他覺得與其待在原先的時空中,不如乾脆拿命駁那小小的機會來這裡與他瞎纏;就好像,雖然這個人總是不給好臉色看,但還是可以從一些小地方發覺出他的好與體貼……

  扶霄突然覺得,自己好像倒貼過來的,萬一他不賞臉,該怎麼辦好?

  驚訝的情緒一過,楊奕隨即哭笑不得。

  「扶霄小朋友,只有流浪狗才會被衛生局抓走,如果你被我丟掉,那就只會被垃圾車載去掩埋場……」驚覺貼在身上的傢伙全身冰得嚇人,楊奕抬頭一瞧,才發現他竟已凍得嘴唇發紫,全身抖顫,身上的衣服還沾滿污漬,就好像剛在泥水裡打滾過一圈。

  「這怎麼回事?你淋了多久的雨?怎麼身上這麼冰?」忙將人帶進浴室裡,手腳俐落地剝光他那身髒兮兮的外皮,拿來乾布幫他擦拭腳上有些潮濕的石膏,再用吹風機細細吹乾。

  見他回來,楊奕沒說什麼,動作裡,卻明顯多了幾分不同以往的溫情。

  扶霄小心瞧著,忍了半晌終於還是鼓起勇氣問:「楊奕,那個汪靖翔跟司空好像兩情相悅欸,應該以後也不會想回來這裡了,那我可不可以留下來?我這個人天資聰穎,可愛又迷人,還貼心聽話,等腳傷好了,說不定我還能假裝那個汪靖翔去工作賺錢養你喔!你別把我趕出去吧?」

  「你想被我扔出門?」楊奕挑眉。都讓他踏進屋裡了,還問這什麼廢話?而且他說的,怎麼聽都好像奇怪的徵婚詞?

  還有,工作?

  這小朋友該不會以為自己真能取代汪靖翔去當警察?別鬧了,這社會已經足夠動盪不安,再讓他拿槍出去當合法流氓,真不知道要增加多少社會成本。

  「待著吧,汪笨蛋早把離職申請書簽好給我了,用不著你出去拋頭露面,養你一個花不了我多少錢,你乖乖在家裡,每天把身體洗乾淨等我寵幸你,明白嗎?」

  「楊奕——」扶霄興奮得整個人往他撲去。

  雖然他嘴巴還是很壞,一段話硬是充滿著低級的戲謔,可扶霄明白,這人已經是允了他留下。

  未來的事情不見得一定會按照希望的方向走,但兩人間初萌的情芽,卻是已經有了成長的機會。

 


  對了,還有個傢伙……

  楊奕冷眼瞥向客廳沙發上,已經自行翻出他家的報紙,翹著腿悠哉看著的鄰居。

  「喔,你們繼續啊,繼續說些噁心的甜言蜜語沒關係,不用特別招呼我,唉唷都那麼熟了,我不會客氣的。」他揮揮手。「你們先忙,忙完叫我一聲。」

  「齊軒毅……人都送回來了,你還留著幹什麼?」這個死不要臉的傢伙,難不成還想留下來一起吃飯?他家那個眼鏡男怎麼沒黏在一旁,逕自放他出來擾人安寧?

  「喔,對了,你不說我倒差點忘了,晚上我跟姜智雲想摸兩圈,問你們兩個要不要來湊一桌?」他看看頻打噴嚏的「汪靖翔」,跟臉上彷彿寫著「還不快滾」四個字的楊奕,自行接話道:「不過我看你們大概沒空吧?算了,我找樓下那對問去,掰啦,喔對了,新年快樂啦!」

  「新年快樂,不送。」

  雕花合金外門不客氣地摔在他鼻子前面不到五公分的位置,齊軒毅聳聳肩,一點也不介意,床頭吵床尾合,今晚隔壁大概又要鬧通宵了吧?

  手指拎著剛剛從楊奕的冰箱裡「借」來的啤酒,齊軒毅哼著歌兒,準備到樓下去找「牌咖」。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