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6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猜拳(5)

----------------------- Ch 5. 所謂的公平。 「……以目前我們擁有的一百三十台伺服器,預計挪出其中二十台作為新遊戲第一波的測試,時程的安排就如——」 「哎呀,老公,他們什麼時候打起來呀?」 「噓,小聲些,寶貝。」 「啊哈、哈哈哈……」站在發言台旁邊的副總裁流著冷汗,死死揪著今天的發言人,研發部的負責人,小聲地安撫:「齊、齊經理,總裁夫人年紀小不懂事,你別介意……」汗啊,會議室裡這麼多分公司的主管在,要是再讓這兩個傢伙上演一次全武行叫他的臉往哪裡放?都已經把他們的位置隔得這麼開了呀…… 副總裁小心翼翼地瞄著遠在角落的業務部一行人,對於他們今天這麼安分守己不鬧事,心裡總有些不踏實的感覺。 該不會是在醞釀什麼作亂的計畫? 「副總裁,你放開我。」 深呼吸三次,齊軒毅勉強壓下不滿的情緒。 反正人就在那裡,現場又是這麼多人擋著他,諒他插翅也難飛……難得好心接受副總裁的請求,不在會議室裡鬧事,他決定把怒火延到會議結束,再好好跟那隻孔雀算清楚。 不過話又說回來,副總裁也未免太看不起人,公私分明這四個字,他基本上還是懂的,好嗎? 掯! 齊軒毅繃著一張俊臉,清了清嗓子,繼續他的報告。 傍晚的會議室裡,窗外曳進橘黃的夕照掩蓋著和平的假象,一部分的人搞不清楚狀況,一部分的人失望於「主角們」的無動於衷,剩下一部分的人則是滿心期待著有什麼事情會發生。 忽然間,空氣裡突然飄起一股醇厚香濃的咖啡香,教人無法忽視。 咖啡?哪來的? 正在台上說得口乾舌噪的齊軒毅愣了愣,不解的視線在會議室裡繞了一圈,最後對上角落裡與自己隔了兩張會議桌、四把椅子、五個人的男人。 「啊,齊經理。」姜智雲朝他露出兩排潔白的牙齒,反射出燦亮燦亮的光芒。「齊經理也想來一杯嗎?」詢問的口氣親切到極點,堪稱溫和的目光,上上下下在齊軒毅身上繞了一圈,最後停在下身臀部上。「這種刺激性的飲品對傷口不太好,我看……還是幫齊經理倒杯牛奶吧。」 「@#$%$……」粗話含在嘴巴裡,齊軒毅的額上「剝剝剝」地蹦出數條青筋,可惜沒給他機會發作,百來吋的液晶螢幕中,列席參觀的總裁夫人一副「天真單蠢」地開口問道: 「齊經理受傷啦?傷那兒?怎麼看不出來。」嬌柔的語氣裡顯見關心,隱隱約約還夾雜著一私不明的興奮。 「總裁夫人。」姜智雲微微笑。「您這樣問,齊經理會害羞的呀。」 「喔喔喔,害羞——?」聲音揚高了三度不只,「為什麼害羞?難以啟口嗎?傷在不好意思被人看到的地方嗎?大家都是同事不會介——」 「咳,寶貝,矜持一點。」螢幕裡,大老闆拍拍偎在身邊的嬌妻,制止道:「我們還在開會呢。」說是這樣說,但是一雙炯炯目光,仍然帶著好奇地往臉色已經很難看的齊某人看去。 「齊經理,請好好保重,員工的健康是我的幸福。」 長相帥氣英挺,身材壯碩健美,在齊軒毅眼中只有這副外表贏別人家老闆的自家老闆,用著一把磁性誘人的嗓音,以試圖感人熱淚的關懷口吻吩咐道: 「雖然你的工作模式需要長時間坐著,但有機會還是多起來走動,免得越來越嚴重,要知道雖然大多數的男人都有這種毛病,但嚴重起來可是很可怕的……多喝點水多吃點青菜水果,如果需要的話,我介紹一個這方面專精的醫生給你。」 不用多吃青菜齊軒毅的臉色就已經很菜,菜到副總裁在一旁跟著冷汗直流,就怕他一時忍不住以下犯上,當場砸了映著總裁夫婦面孔的液晶螢幕。 「謝……謝……總裁……」 真虧他還忍得住,但眾人懷疑的目光,還是悄悄往那「患部」瞄了瞄—— 齊軒毅手上的光筆,發出「劈」一聲細響,當成由一根腰折成兩根。 他等著,誰腦殘問出不該問的,他會把那個人的脖子,像折這支筆一樣折掉。 靜…… 偌大的會議室裡,靜得就連一根針,不,是連一根頭髮掉到地上都聽得到,大家就連呼吸都小心翼翼,只有一個人有勇氣問出口,或者說只有一個人不知死活地開口: 「老大你犯痔瘡喔……噢!」好痛。 含著兩泡淚水縮著頭,齊軒毅手下第一大將張小毛,在大家無言的哀悼視線中,頂著後腦杓一個腫包退場。 「齊、齊經理。」副總裁抹著額上的冷汗,顫顫地提議:「如果真的很不舒服可以請假先回……」後面的話,在對方殺人的目光中,自動消失。 偏偏一旁還有人不懂看人臉色: 「我說,冷靜點,齊……」溫和的嗓音一頓,在某人發出咆哮前一秒補足後面的稱謂:「經理。」 姜智雲露出微笑,試圖安撫他的惱怒,但齊軒毅記得非常清楚,他當初是怎麼以這樣無害而溫和的神情,對自己做出那樣不可饒恕而該死的事。 越想,越火。 深色的眼眸裡火光熾熾地冒,本來還可以忍到會議結束的脾氣,因為某個欠扁傢伙的搧風點火提早爆發—— 幹!他決定要先痛扁這該死的傢伙一頓,止了拳頭的渴望,再來討論其他後續的事情。 滿臉大汗的下屬們讓他一肘拐開,就連起身勸架的副總裁也給一拳打回椅子上,遠距會議系統上,偌大的液晶營幕裡,那遠在國外的總裁跟總裁夫人,瞠目結舌的模樣,也沒能阻止他拖人離場的衝動。 「齊經理、齊經裡,現在還在開會呀,你要把姜經理帶到哪——啊——」花容失色的女祕書差點就讓門板迎面打上,嚇得癱倒在地說不出話來。 從門縫裡看出去,被挾持拖走的「受害者」卻是一臉輕鬆地朝大家做了一個「不要緊,請繼續會議」的手勢…… ◎   ◎   ◎   ◎   ◎   ◎   ◎ 「唔!溫柔點,親愛的。」 陰暗的樓梯間裡,被推倒在階梯上的姜智雲揉著肩膀,還來不及抱怨他的粗魯,一股拳風已經往胸口襲來—— 呼,好險! 往旁滾了一圈半,姜智雲總算及時閃避。 要是這樣硬生生被打到,肋骨不斷個幾根才怪,他沒忘,這傢伙可是有練過的。 「雖然說打是情罵是愛,但親愛的你這麼用力我會害怕的啊。」 「親愛你個頭!不准那樣叫我!」 左腳踩完右腳踩,右腳踩完左腳踩,落空的機率是百分之九十八,那個該死傢伙的身上始終只有衣角印上腳印。 「幹!」就知道他藏私,這麼敏捷的身手上次怎麼可能讓自己打成那樣? 齊軒毅吼: 「他媽的給我站起來,在地上滾來滾去算什麼男人!」 「哎呀親愛的,我是不是男人……你上次不是很明白了嗎?欸、欸,別火嘛,這麼大動作的,真都怕你又弄開了傷口。」 技巧地挺腰爬起的姜智雲伸手往齊軒毅屁股摸了一把,果不其然又引發對方熊熊怒火。 手上腳下更是凶狠了,一陣拳風呼呼地,倒也真讓他打到了幾下——姜智雲不禁苦笑,對這人真是使不來苦肉計,繼續這麼挨打下去肯定不死也剩半條命……看準了時機放空防備結結實實捱了他兩拳,這下子,倒教出手的齊軒毅著實愣住。 「都老夫老妻了,還害羞什麼勁?」真是不留情,這麼重的拳,如果不是看清了出拳的方向,少說也要斷根骨頭不可。 「呿!誰跟你老夫老妻?」 居然是這麼理所當然的口氣?姜智雲皺眉。 「親愛的你想不認帳?」這怎麼行?縮手擋下一計肘拐,姜智雲身一個傾身往他貼去。「做都做了還不認帳你算不算男人?」 媽的,認這筆帳他才不是男人好嗎! 「說話就說話,幹嘛毛手毛腳的……靠,我警告你不要亂摸!」剛才痛扁他兩拳的驚喜還未散去,一時沒警覺竟然被逼到了牆邊,繃緊了肌肉等待挨打的疼痛,沒想到貼上來的卻是他一整個人。 「你……」裝什麼噁心這傢伙!這麼大一隻竟然也想要「依偎」在他胸前? 齊軒毅像隻壁虎一樣用力貼在牆壁上,瞪著他的眼神就像看到外星人。 「別生氣嘛,你每天都在生氣,不覺得累嗎?」 「滾……你沒出現的這一個月,我每天心情都很好。」 「唉。」誇張的嘆氣,姜智雲一副非常理解地拍拍他的臉……然後俐落地閃過他一記巴掌,接著重新將他整個人壓在牆上。「原來你是在氣這個?親愛的,我怎麼知道總裁臨時來電話把我叫到美國總公司去?那天早上你又睡得特別熟,只要一想到是因為我太努力讓你累到,就捨不得叫醒你呀!」 親暱地在他臉頰上親一口,自故自地繼續說道:「真是小家子氣,小別勝新婚嘛,這樣子也要生氣……啊呀……」 天旋地轉,姜智雲只覺眼前一花,被個突如其來的過肩摔拋了出去,直接跟地板親密接觸的後腦杓發出「叩」地一聲脆響,劇烈的疼痛伴隨著嚴重的昏眩,教他一時之間分不清東南西北。 「唔,老天……」他不禁呻吟。真是有夠痛的,這個粗魯人還真是一點也不知道留情啊! 躺了好一會兒,好不容易總算舒服些的姜智雲睜開眼,卻是看到齊軒毅這罪魁禍首正雙膝分開,跨跪在自己的腰腹兩旁,兩隻手臂甚至還掐著自己的脖子,臉紅氣粗的可怕模樣…… 「噗!」 姜智雲非常欠扁的居然笑了出來。 當他不知死活好了,在對方擺出一副對他除之後快的神情,他卻是滿腦子情色地想著這種姿勢「做」起來感覺肯定也不賴? 啊……一個月沒有過了,只要是身心正常的男人,都會有發洩的慾求,他當然也是。 懶洋洋地仰躺在地,他「一點也不介意」這樣讓人壓著,甚至面帶微笑地任對方俯下頭,將象徵威脅的呼息噴灑在臉上。 可悲的齊某人渾然不覺自己早已成為別人意淫的對象,心裡還懷疑地上的男人是喀藥發癲了,還是哪根神經接錯,怎麼會看著人發起呆來,還傻笑個沒完?直到臀下感覺到某種奇怪的硬物,好奇往下看去—— 小小的帳棚搭在姜某人的下身,囂張地頂上了齊軒毅的臀部……經過五秒鐘象徵震驚的沉默,除了當場掐死他,齊軒毅想來想去也就只有這麼一個字可以準確地傳達出內心的感受: 「幹!」 這隻豬居然在這種時候勃起了? 「親愛的齊,我說過的,想要的話就動動腰,給我一個眼神,我就會明白,別老說這麼粗魯的話,會教壞小孩……唔!」碎嘴的下場是肚子上又吃了一記。 「去死——」 重拳不留情地砸在肚子上,這下子,姜智雲當真是連假笑都沒力氣,只能捧著肚子縮著身體癱在地上。 他並不像這個傢伙皮粗肉厚一看就是很耐打的樣子,練武只當運動,哪像他沒事就拿人練拳頭?基本的招式一向只能攻其不備,真正打起來齊軒毅的贏面自然大些。 「喂!」死了嗎?不會吧?殺人哪這麼容易?齊軒毅懷疑地看著身下一動也不動的男人,想著這人陰險的本性,搞不好又會是什麼奇怪的陷阱? 「喂,姜智雲?」 沒反應。 「你死了沒?」 還是沒反應。 齊軒毅皺眉,蹲到他身邊:「真的很痛嗎?」 「有一點。」姜智雲總算發出虛弱的回應,口氣半死不活似的:「我才剛幻想到要用後背位進入你就遭受重創,心靈的傷害遠大於身體的疼痛,唔——」姜智雲發出誇張的哀嚎,因為話沒說完又被踩了一腳。 「哼。」 「欸,別走,親愛的,我們都還沒能好好談談。」 他跟他之間有什麼好談的?他們一向水火不容,從「那次」起,更是! 齊軒毅冷聲冷氣警告他:「放開我的腳。」 「你蹲下來讓我抱著我就放開你的腳,如何?」抱著人家小腿不放的姜智雲提出條件交換。 「……去你的!幹,放開我!你不要臉我還要!」 一個大男人衣衫凌亂地躺在地上還拉著另一個男人的腳,要是讓人看見了成何體統?甩了半天還是甩不掉黏皮糖的齊軒毅忍不住放聲咆哮: 「媽的你不要以為這樣裝可憐我會輕易原諒你!是男人就不要這樣耍白痴,給我放手!」 姜智雲坐了起來,一副非常受不了地攤手搖頭。 「唉,說到底你就是小腸小肚,只是一件小事也要斤斤計較,大男人的這樣要怎麼成就大事?」 「最好只是小、事……」 齊軒毅又踢了他一腳,雖然知道這傢伙其實暗地卸掉了不少力氣,但聽見他「哎呀哎呀」誇張至極的痛呼聲,以及一身又是泥又是腳印的狼狽樣,心裡多少還是有點受用。 「是小事沒錯啊。」 至少在他眼裡,這是一件不必浪費力氣思考的小事。 姜智雲撥撥瀏海,毫不在意地提議:「既然親愛的你這麼介意,大不了你也上我一次以示公平吧。」 公平個鬼! 齊軒毅當場讓自己的口水嗆到。 說得跟真的一樣,但—— 誰在跟你講公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