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6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沒用的男人(楔)



楔子

  「碰碰碰……」

  風雨交加的夜裡,雷聲隆隆,間雜著一連串輕弱無力的拍門聲。

  「小鄭、小鄭!」渾身溼透,看來約莫五十來歲的鄉下婦人,在大雨裡艱難地撐著傘,拼了命地拍門,頭上響雷陣陣,時不時閃過白亮的光芒,照出她臉上著急的神情。

  「小鄭,我是阿來嫂啊,小鄭!小鄭!……啊呀--」

  毫無預警突然向內敞開的門扉,嚇著了反應不及的婦人,拍門的手還舉在半空中,整個人已經順勢跌了進去,幸好在摔到地板的前一刻,讓雙有力的手臂攙起。

  驚甫未定的婦人緊抓著來人的手臂,半晌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小鄭……」

  「嗯?」

  回應的,也是出手扶持的,是名身型高大的男人,他伸直的臂膀上肌肉分明,古銅色的肌膚滿是陽光的痕跡,臉龐隱在黑暗之中,雖然僅是低應一語便不再出聲,卻隱隱有股說不出的氣勢。

  微暗的燈光下,可見他身上隨意披著一件上衣,衣服雖然乾淨,但泛黃的衣布和邊角的補丁,看得出已是多年的舊衣,再加上他身後那些許簡單到近乎缺乏的擺設,已經足見他的生活並不寬裕,甚至可以說是貧窮了。

  天上白光閃閃瞬現,轟轟的雷鳴震耳欲聾,阿來嫂嚇得差點跳了起來,一回神想起來意,又對著男人嚶嚶地啜泣起來。

  「剛剛醫院來了電話,說我家大妞已經痛了兩天還生不下孩子,要先付清手術費醫生才肯幫大妞剖腹……偏她那沒良心的夫家捨不得幾萬塊,說什麼自然產對孩子好,怎麼也不肯拿錢簽同意書,怎麼辦啊!護士說再這樣下去大妞可能會撐不下去,跟孩子比起來,現在是大人危險得多……求求你,小鄭,幫忙跑一趟醫院,把錢送去,這是我的印章、戶口名簿,所有的證件都在這裡,你看醫院要簽什麼文件,都幫我簽了吧,……我家那口子還在的時候,老是背著我給你送雞送肉……我……我知道自己瞧不起你,平時也少給你好臉色看,你不喜歡我也是應該的,但大妞……大妞……我家那口子從小最疼她了呀,你能不能看這分上,跑一趟?……嗚,我就只剩這一個女兒了,萬一也沒了,叫我怎麼辦好……」

  颱風夜裡風大雨大,雷聲隆隆彷彿天都要裂了一般,整座山頭烏漆抹黑,她這個不會開車的農村婦女,捨不得嫁去都市的寶貝女兒獨自受苦受難,但又求助無門。

  「小鄭,求求你,跑一趟吧,你送了錢去就好,阿來嫂實在不知道要找誰了,好不好?我知道現在下山危險,但……但……你就跑一趟吧,以後阿來嫂給你做牛做馬……」

  她攀著男人的手臂,就好像抓著水中唯一的浮木那般,用力得幾乎要在對方肌膚上留下五道指痕。

  雖然男人木訥少言,孤僻成性,平素裡也少與鄰居往來,但是這麼多年來,鄰里鄉坊間,對他的評價除了不好相處之外,也沒再有什麼壞話了,偶爾大家有需要時,向他尋求幫助,或多或少也會得到回應,仔細想來,倒也算是可讓人信任的。

  沒想太久,男人便一點頭,允了。雖然仍舊是凝著萬年不變的一張冷表情,卻能看出一絲安撫的意味。

  簡單套上雨衣,拿了鑰匙出門。雨衣後領陳年的破洞,讓他才踏入雨中便濕了後背一片,阿來嫂連忙抹乾眼淚,拿著傘追上他,多少幫他擋些雨水。

  小屋旁的老貨車,是男人平時用來載貨的,車齡不小,但勉強能上山下山運送農產品,雖然又破又舊,看起來幾乎已經在報銷邊緣,卻是男人賴以維生的重要生財器具。

  從車窗裡看見婦人一臉又是淚又是雨的,全身冷得打顫,他不禁微微皺了眉。「妳……回去,等我到了再打電話給妳。」他家裡沒有電話,就是留了婦人下來,萬一有什麼狀況也不知該如何通知她。

  「好,好,我馬上回家去等你電話……小鄭,真的,真的謝謝你……」

  「嗯。」他點點頭,扭動鑰匙發動車子加油檔一打,老貨車在傾盆大雨中緩緩駛出。

  視線難辨的暴雨裡,只見兩盞車後燈逐漸遠去。

  婦人遠望著,眼神中滿懷著感激,也萬分期盼女兒能夠平安產子,卻不知道,男人這一離去,將再無回到此地的機會。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