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6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猜拳(6)



Ch 6.
這就是所謂他媽的公平?


 

  為什麼情況又會搞成這樣?齊軒毅認真的思考。

  房間是那隻悶騷狐狸的,燈光已經調暗成他所謂「很有氣氛的亮度」;床鋪是那隻悶騷狐狸的,黑色絲質床單加上簡約時尚的床體設計,說實在話感覺很不錯也很有其主人的調調。

  昂貴的高級音響裡傳出輕柔的演奏曲,空氣中飄著淡淡的,那悶騷狐狸身上習慣塗抹的古龍水味道。

  曖昧不明的氛圍讓人不由自主騷動起來,所有一切都該死的很好,只除了躺在床上的那隻光溜溜的悶騷狐狸——

  「唉唷,親愛的你這樣看著我,我會害羞。」

  見鬼的害羞。

  他要是知道害羞兩個字怎麼寫,全世界懂得羞恥心的人大概全死光。

  齊軒毅瞪著床上的男人,全身上下只除了該硬的那塊肉沒硬,其他都僵硬了。

  「你……」

  「怎麼?這樣還不夠?」擺了半天姿勢沒見「效果」,姜智雲的表情有些受到打擊。「難道你也想把我綁起來做?真是太壞了。」

  光溜溜的男人毫不扭捏地坐起,漂亮光滑的肌膚在橙色的燈光下,散發著象牙般溫潤的色澤,沒戴眼鏡的狹長眼眸,微微地瞇起,散發出迷樣的艷麗氣息。

  就算再討厭這個男人,齊軒毅也不能否認,他的確有能驕傲的本錢。

  那張秀美斯文的臉蛋,那副中性柔軟的身體,就算不是「志同道合」的男人,也會不自覺生起想親近他的念頭,合該是天生的公關人員,也難怪會把業務部搞成像俱樂部……

  齊軒毅嚥了嚥口水,卻還是不敢輕舉妄動。

  他骨子裡的奸險,使人無法輕易相信他會心甘情願屈居人下。

  姜智雲嘆了口氣。

  「你到底做不做?親愛的,如果你不會的話,我可以再教你一次。」出差整整一個月沒發洩的身體暗裡叫囂著,他要是再摩蹭下去,也許自己會打破承諾,直接捆了他重演一次上回的戲碼……反正他也不是沒爽到,或許自己急切了些,可也盡責地讓他噴洩了三次。

  姜智雲眼神很壞,帶著情色的目光,激得齊軒毅再度生起想扁人的衝動。

  「你——」回想起上次的情況,忍不住又怒,狠狠往他刨上一眼。那種屈辱的經驗,打死他也不願再經歷一次!

  「該死!給我閉嘴!」

  惱羞成怒的齊軒毅怒氣沖沖爬上了床,卻連他一根手指頭都還沒碰到,就狠狠先吃了一腳,毫無防備之下,一屁股摔在地上——

  「姜——智——雲——」

  這下子,光是怒髮衝冠四個字都不足以形容他的憤怒。該死的豬,要不幹得你哭爹喊娘,老子還真得被你看扁了?

  完全失控早忘了這人的卑鄙陰險可能這是什麼奇怪的陷阱說不定低級愚蠢仙人跳的戲碼就要出現在自己身上,齊軒毅當下一躍上床,粗魯至極地用膝蓋壓制住讓他動彈不得。

  「你要公平還我一次,那我們就來談公平,現在,我是不是應該先打昏你一次,再把你綁起來強暴一次?」

  「欸,我只是想提醒你先脫鞋子……唔,小力點,親愛的,我會害怕……唔、很痛……」

  姜智雲苦笑,任由被激怒的對方完全以牙還牙整弄自己,沒一會兒,雙腕被綁上了床柱,毫不留情的力道甚至立刻在肌膚上勒出了紅痕,眼見雙腿也將要遭受這種不人道的對待,實在忍不住開口建議:

  「別綁我的腳,我會乖乖打開呀——瞧,這個角度好嗎?還是換這個角度?把腳跨這樣好嗎?還是翹這樣?親愛的你喜歡什麼姿勢不要客氣,我都可以配合喔!」語末的音調還微微地上揚,興致勃勃也似。

  「……」

  「親愛的你怎麼不說話?太感動太高興太不知所措?呵,你真是可愛透了,其實做不好我也不會笑你的,不要太緊張。」

  雪白的大腿非常溫馴地張成門戶大開的姿勢,雙手被高縛在頭頂的男人頻頻換了好些個動作,大腿中央柔軟的毛髮裡,白嫩嫩的男性朝著齊軒毅毫不羞恥地抬起,跟著身體的擺動晃來晃去的,看來已經有些硬挺。

  本來要抓他腳踝的手還僵在半空中,齊軒毅瞪著眼,半晌說不出話來。

  這個人簡直就是不知廉恥到讓人無法置信,突然之間,不禁有種不知該如何下手的感覺。

  姜智雲一貫優雅卻又壞心的微笑著,暗示他:

  「親愛的,如果你不介意,可以先幫我服務一下……畢竟等等我得『辛苦』好一會兒,讓我先嚐嚐甜頭,我想應該不算是過分的要求?」露骨的眼神往自己的下身一瞄,隨即讓齊軒毅明白了他的意思。

  這的確也不過分,先讓接受的人達到一次高潮,有助身體放鬆,好讓等會兒的「活動」順利進展。

  齊軒毅沒理由拒絕,將手伸了過去……

  「不不、用嘴……別瞪我,別忘了你要公平哪,親愛的。上回我也幫你含了,那時你看起來還挺快樂的。」

  「……」去他媽的公平,他是要強暴他,不是要讓他爽!

  「如果你不會,我可以再示範一次;如果你需要,連後面的我也可以一併再教你一次,親愛的。」低沉的嗓音帶著笑,對男人而言最大的污辱莫過於此了。

  齊軒毅用眼神狠狠地刨他,正打算忍辱負重低頭下去,沒想到他又說:

  「等、等等,你先脫了衣服吧,只有我光溜溜的,怎麼算公平?」

  反正早脫晚脫,遲早也是要脫。於是齊軒毅三兩下剝去了衣物,重新貼了上來。

  「先摸摸我吧,不要太急躁,我喜歡慢慢地來,花點時間做足前戲,口交是很不錯的選擇,但是請小心點,我想親愛的你應該不會惡劣到利用機會咬我一口吧?」

  齊軒毅臉色冷颼颼。

  「姜智雲,現在誰是主導?你到底要不要做?」

  「呃,主導是你,我要做。」好吧,是他的錯,一時忘記立場反客為主,也難怪傷了對方的自尊心。

  姜智雲重新安分守己地躺好,提醒自己這個脾氣暴躁的男人不是平常那些可愛青澀的小男孩,不用這樣一步一步引導。

  「嗯,好……」溢出一聲輕吟,早已蠢蠢欲動的慾柱緩緩被溫暖的唇腔包裹,齊軒毅的確是仔仔細細地取悅著自己,舔吮與吸含的方式,感覺得出來他並不是第一次為男人做這項服務,在床笫之間或許他也是個好情人。

  可惜姜智雲只猜對了一半。

  床上的表現齊軒毅向來頗受好評,只不過他挑的對象大多是年紀輕輕的小男生,不曾有過像姜智雲這般與自己身型相當的大男人,「關照」的「尺寸」不同以往,偶爾出點差錯也是難免。

  「唔,請收起你的牙齒,親愛的,我想你應該只是不小心。」臉色古怪的姜智雲提醒道。

  但過沒多久,又被咬了一下。

  「親、愛、的,請小力一點……我相信你不是故意的……」

  不是沒看到頻頻出錯的對方尷尬的臉色,姜智雲稍微抬起腰,忍不住配合他的動作動了動身體,出聲引導他:「用舌頭舔那裡、唔,牙齒收起來,你又咬到我了……唔,對,很好,請那裡吸一下……」

  漸入佳境讓姜智雲情不自禁喘著氣,愉悅的浪潮層層疊疊,就快將他推至高峰。

  「啊、對,就這樣,很好……只要小心別咬到我……」

  才剛說完,男根上又傳來一陣銳利的疼痛,這會兒,饒是自認脾氣極佳的姜智雲也不禁要變了臉色。

  「……只不過是口交,你到底是會不會?」

  只不過個頭啦!齊軒毅暗地裡痛罵這個嫌東嫌西的傢伙。

  他可從來沒幫這麼大傢伙的男人舔過,大姑娘頭一遭上花轎,總是需要一點適應期,他懂是不懂?

  媽的,老子不做了!

  呸出他的傢伙,齊軒毅黑著一張臉,粗魯至極地用雙手包著一陣上上下下胡亂套弄,也不管是不是會弄疼對方,反正先幫他打出一砲就算仁至義盡!誰知道居然誤打誤撞地激起了對方的情慾,手裡沉重的男形再次充血堅硬,紫紅色的柱身顫動不已,難耐地直往自己手裡磨蹭過來。

  「啊……唔……嗯嗯、輕一點,那裡……這樣,好……」

  粗重的喘息含著濃濃的媚意,教他聽著聽著全身上下也不禁要跟著一陣騷動。

  老實說心情真的有些微妙,他的原意並不是要讓他爽,想不到他居然自己嗨了起來。

  很快的,碩大的分身在手裡吐出白濁的慾液,濃厚帶腥的味道,激得他也快要把持不住,身下的熱鐵老早一柱擎天,就等著看準時機馳騁一番。

  想像著即將到來的快樂,齊軒毅昂揚抬頭的男形頂端,緩緩沁出淫靡的光澤,形狀也更漲大了些,眼見姜智雲因為高潮而酥軟的身體像是被剃光毛的溫馴小羊兒般安安份份地倒在那裡,齊軒毅不願多等,扳開他的腿便打算要上——

  姜智雲適時叫了出來:

  「喂喂,你不會就想這麼進來吧?保險套、潤滑油……公平一點,上一次我可沒這麼狠心對待你!」真是死沒良心,這樣直接進來他不受傷才怪!

  暗罵一聲,忍著下身就要爆發的痛苦,齊軒毅啞著嗓問:「放哪裡?」

  「抽屜裡,你打開就會看到了。」

  「幹,這種東西不放在床頭藏在抽屜裡難不成還會升值?」

  床頭抽屜一打開,手銬麻繩皮鞭跳蛋按摩棒……齊軒毅心想,這人果然是個狠角色。

  打開第二個抽屜,保險套是有了,只不過紅澄黃綠藍靛紫,有的還長毛,有的有造型,奇形怪狀五顏六色,看得人眼花撩亂。

  齊軒毅神情有些僵硬,直到開了最後一個抽屜,終於找到幾個正常的保險套,和一條KY。

  「喂喂,盡責一點,你綁了我的手,又把潤滑油丟給我算什麼?難不成我還能自己用腳指頭上潤滑?」

  齊軒毅又罵了一聲幹,忍著即將爆發的痛苦,拾回扔給他的KY,在手指上擠出一大陀胡亂地就往他身體裡插進去。

  「喂、親愛的……這樣會不會太過分了一點?」此時此刻姜智雲實在有些後悔讓他奪去主導權。

  如果這豬頭再不讓他上,才真的叫過份!

  教慾望給搞得緊繃到極點的齊軒毅口不擇言:

  「媽的我現在要幹你!不准有意見、不准有建議、不准再囉唆!」

  「你怎……唔、輕一點……」

  饒是自認忍耐力極佳的姜智雲也不禁臉色有些發白。

  粗圓的手指不顧他身體的排拒硬是進進出出,勉勉強強也算是做了擴張的前置作業,雙手撈起他兩條大腿將膝蓋彎起,火熱的鈍端頂著身下祕處的入口,甚至隔著一層塑膠薄膜,都還能感受到那蠢蠢欲動的「傢伙」發出陣陣期待的顫動。

  齊軒毅還算好心的提醒一聲:「我進去了,放鬆。」

  只不過才說罷,姜智雲彷彿聽見細小的「噗」聲,他竟已是全根沒入……

  「啊!」姜智雲臉都白了,下唇也咬了一圈痕。「你就不能慢一點、輕一點嗎?親愛的……我上次有對你這麼狠?」這個死沒良心的,居然一口氣全插了進來!早知他心眼小到這種地步,打死也不輕易交出主導權!

  「別那麼大力,唔,別說你對那些小……男生也……是這麼粗魯……」

  「那些小男生都有過不少經驗,哪裡像你這麼囉囉唆唆!」

  齊軒毅簡直就是惱羞成怒,幾下挺腰的動作整弄得身下人再也說不出話來,接著勾起他的膝蓋往上推,將他整個身體向上折起,方便自己動作,也讓他跟自己都能清楚看見兩人連結的地方。

  姜智雲沒力氣尷尬,這個絲毫不懂體貼的男人帶來的不適遠超乎想像,只見他一會兒全部抽出,又一口氣全部插入,甚至還喃喃抱怨著怎麼自己依舊緊窒得過分?

  瞇著眼瞧去,穴口處的嫩肉已經呈現異樣的豔紅色,似乎還微微地腫起……八成是傷了。姜智雲陰險地暗忖:看他這麼「努力」的份上,等會兒不好好回報他,似乎都說不過去。

  沉溺在情慾當中的齊軒毅不由自主打了個冷顫,怔了怔,停了動作,疑惑地看他一眼,這才發現他臉色難看得緊,好像真的很難受?

  「又不是第一次了,怎麼連放鬆的方式都不會?」呃,看到對方突然變得古怪的神情,不由得小心翼翼問:

  「不會吧,你……他媽的是第一次?」

  「非常感謝親愛的你終於知道要關心我一下……老實說我前面用過很多次,後面這倒還是頭一遭。」

  騙肖ㄟ!這怎麼可能?

  齊軒毅的表情就好像一隻發現自己誤吞下皮蛋的蛇。

  「親愛的,你的表情讓我感到好受傷,還有,你的粗魯也讓我有點難過,可不可以快一點……」

  看著那張一貫冷靜自持的容顏如此慘青青的抱怨,倒真讓他心底升起一絲難得的罪惡感,下身挺動幾下,快快發洩了便抽出來。剛才說要給他好看、要以牙還牙也讓他難受的誓言,這會兒倒是全都忘光。

  這種率直的個性,也是他可愛的地方之一。

  姜智雲默默瞅了他一眼。

  手腕被鬆綁了,彎起的膝蓋被放下了,白皙的小腹上,有兩大片淤痕異常明顯,那是齊軒毅下午在樓梯間打出來的,經過了幾個鐘頭,淤青非旦沒消去,看來還反而更嚴重,又青又紫的,光瞧就覺得很痛。

  這一場情事過程中,除了最早用手幫他之外,他甚至沒再高潮過。

  齊軒毅表情有些扭捏,抽了兩張面紙,胡亂在他腿間抹了抹,沒看到任何類似血跡的顏色,才不著痕跡鬆了口氣。

  才想說幾句做作的話隨便客套一下,只是萬般沒料到,眨眼間,情勢大幅反轉。

  雙眼圓瞠,齊軒毅驚訝地瞪著壓制住自己一臉陰險狡黠的男人。

  「怎、怎麼……」他不是快掛了嗎?怎麼突然之間這麼有力氣?靠,該不會他剛才的可憐樣是裝出來的吧?

  「親愛的,剛剛你的表現實在不好。」

  「的確不好。」因為某種強烈到說不出是什麼的壞預感使他不得不老實道歉。

  「我在想……」

  「想什麼?」

  姜智雲笑得一副人畜無害、親切善良,但是齊軒毅仍然從他眼中看見了令人緊張的陰險光芒。

  「想你可能沒機會遇到好老師,所以才學不到訣竅,難得現在這麼好的機會,為了你我將來的『性福』著想,我想我應該要好好教你一次。」

  不、不不……

  危機感立現,急於脫身的齊軒毅卻突地被大力翻過身去,「砰」地一聲撲倒在床上。

  「忘了嗎?親愛的,『公平』。」

  公……公平?

  壓住他的姜智雲陰惻惻地說:

  「先是我,然後剛剛換你,現在又輪到我,這樣才公平。」

  公平!

  這就是所謂他媽的公平?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