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7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猜拳(7)




Ch 7.
所以他們決定(?)要交往。



  如何對待一個沒經驗的處子,他真的教得很仔細。

  從口交、擴張、耳邊的甜言蜜語、細心溫柔地上潤滑油,不躁進且分次地進入,更甚至進階跳級到情趣小道具的使用。

  如果手邊有號碼牌,齊軒毅絕對會舉個十分給他——只要那個「示範」的人不是自己。

  才剛操勞完,馬上又被別人操勞過的齊軒毅軟倒在床鋪上,全身不管是前面後面上面下面都因為「用力」過度而酸軟不堪,人都已經很累了,想不到還要接受姜某人言語上的疲勞轟炸:

  「親愛的,你乾脆搬過來跟我一起住吧,反正我們不管感情跟身體都相通了,按照正常的步驟也應該要同居了。」

  「去死。」雖然很累,可是他的神志還算清楚。

  這人腦細胞的組合一定是跟平常人不一樣吧?

  齊軒毅很懷疑究竟是他瘋了還是自己不正常?

  「親愛的你難道不想嗎?為什麼?」

  齊軒毅反問他:「難道你會想跟討厭的人同居?還有不要把我叫得那麼噁心!」

  「可是我喜歡你。」

  「看不出來。」懶洋洋地回應,人已經昏昏欲睡。

  「從三年前第一次見到你開始,我就打算把你弄到手了。」姜智雲瞇起眼,回想起當年他們兩個同時被挖到凌智的那一天,他看著這個率性的男人叼著菸隨便穿著襯衫牛仔褲毫不介意地出席新品發表會,那時,他便想著有一天如果能將他壓在身下好好疼愛一番那滋味不知有多美?

  當然後來因為誤會這人是個異性戀,八成一輩子都不可能跟自己有所牽連,導致忍不住老在公事上以阻礙他為樂……這些就不必再提了。

  「更何況我們奪走了彼此的第一次,互相負責也是應該,你覺得呢?」

  「不必這麼慎重其事,你只要付我遮羞費幾十萬上下,外加發誓以後絕不再阻礙我提出的預算案,我就會原諒你。」

  或許是因為都累了,一個沒精神挑釁,一個沒體力回衝,滿身大汗的兩個人並肩躺在床上還算和諧地談著話,在今天之前齊軒毅根本不敢想像跟他會有這麼和平的一天。

  當然要他選,他是極不願得經過前面那段「耗費體力」的過程,才擁有如今短暫的和平。

  「什麼阻礙?想不到親愛的你居然對我誤會這麼深欸!我只是想要引起你的注意啊!」

  充滿著少女情懷的夢幻語氣。

  齊軒毅聽了真的很想打他。

  引起他的注意?最好是這樣啦!你以為自己是十六歲漫畫美少女嗎?

  「說過幾百次了不要那樣叫我。」

  「你不相信?為什麼?我為你守身如玉了一個月!」

  一個月?

  虧他說得出口。

  不過齊軒毅忍不住又想,搞不好對這隻沒節操的悶騷狐狸來說,一個月已經創下有史以來的最高紀錄。

  「你為什麼不喜歡我?」姜智雲蹭了過來問,還淌著汗水的肌膚嫩滑嫩滑的,貼著齊軒毅的手臂又磨又動,齊軒毅迅速拉過棉被將自己捆了一圈,隔絕他的騷擾。

  「我長得好、身材好、體力好、個性好、工作好、收入穩定、有房有車,在GAY圈裡找得到幾個能跟我匹敵的?」

  有人這麼捧自己的嗎?要不要臉啊,這人!更何況……個性好?

  屁!他如果不是認知與常人有異,就是理智讓豬油給矇蔽。

  齊軒毅忍不住開口:

  「嗯哼,怎麼沒有,我就是。」

  「所以我們兩個配成對是上天的安排。」

  「去死。」

  「親愛的,有人說高潮是一次小小的死亡,我們一起死?」

  「……」

  他是學理工的,比不上這個舌燦蓮花的業務經理也沒什麼好丟臉。懶得理他,齊軒毅將自己埋進棉被堆裡打算呼呼大睡,不管是精神或是身體,他都已經累到沒有發火的力氣。

  「齊?齊?」叫了兩聲得不到回應,姜智雲蹭蹭蹭又把他弄醒:「先別火,我們還沒談出結果,怎麼能睡?」

  「談什麼?有屁快放。」打了個呵欠,齊軒毅愛理不理。

  「談你要搬過來跟我同居?」

  齊軒毅沒有第二句話:「去死。」

  「談我們應該要成為人人稱羨的同志愛人?」

  「作夢。」

  「你喜歡男人,我也喜歡男人;你條件不錯,我可也不差;我們的身體無所不契合,再加上你我都不是什麼世紀末純情少年,GAY吧裡通常看對眼就上,發現不合就分開,試試也無妨,我還記得你跟副總說過『one night stand有助身心發展』,我實在看不出有任何我們不應該在一起的原因。」

  姜智雲難得正經對他,低沉和緩的嗓音如沐春風,有條有理的描述則很有說服人的力道。

  齊軒毅仍然不是很明白為何在GAY吧偶遇後,這個傢伙就對自己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但是自己跟他上了兩次床也是事實,按照之前的交往模式,早就脫離one night stand的標準。

  「……如果你要釣我,也該按照一般程序。」有誰是一開始就捆了人上?

  他輕笑一聲:

  「親愛的,你有哪次找情人是按照一般程序?」

  齊軒毅摸著良心想了想——

  的確沒有。

  通常都是床先上了,感覺不錯才會有後續發展。

  好吧,算他有理,但——

  「原因你很明白。」他說得也直接:「兩個一號能搞出什麼譜?」

  一挑眉,姜智雲又是輕笑:「我不信你沒爽到。」

  「上你我也很爽。」

  「既然兩種都很爽,你還計較什麼?」

  「……」

  又被堵住了話,齊軒毅鬱悶。

  商場上人說這傢伙能將死的說成活的,黑的講成白的,他今天總算見識到了。

  不過轉念一想,他說的也有道理。

  他跟他本來就不是走純情路線,要找到一個在床上可以合得來的著實也不容易,就跟他這麼湊合著搞不好也不錯?

  而且這樣一來,說不定公事上相輔相成,以後也免除他那方帶給自己的麻煩……

  媽啦!他居然為了工作上的利益打算出賣自己的屁股?

  這樣子跟援助交際有什麼兩樣?

  齊軒毅轉頭過去,看到那傢伙正笑意盈盈地對著自己直放電,一雙細長的桃花眼眨也不眨的,這樣看著倒也有幾分風情。

  老實說,齊軒毅最討厭這種人,自以為長得不錯就隨便放電。

  重點是——

  一向都是他在放別人電,哪曾這樣被放電?

  不過,他實在長得真不錯。

  齊軒毅仔細端詳他的面容,想想這還是第一次這麼靠近看他。

  如果自己的長相是屬於較為陽剛率性的,那麼他便是完全相反的類型。清俊斯文的五官跟樣貌,符合時下少女喜愛的美男子標準,也難怪他所到之處總是好像什麼偶像出巡一般。光是那雙桃花亂飛的眼睛呀,就不知要拐騙多少愚蠢少女心……

  唔,這樣看著,也有點要被迷昏了的感覺。

  「齊,很累嗎?先別睡,我們還沒討論完哪。」

  姜智雲再一次搖醒身邊的男人,持續對他疲勞轟炸。

  「欸,醒醒,等一下再睡……我們剛剛說到哪兒啦?對啦,你說不想搬過來也沒關係,我們以後就約在外面也可以,好不好?齊,聽話,點一下頭……好不好?好不好?」

  軟言輕語在耳邊哄著,就好比最高明的催眠師,試圖要操作他的想法,尤其人在疲累時意志又特別薄弱,要拐一個人許下些什麼承諾,怕也是最適當的時機。

  「反正試看看也不會少一塊肉,給我們彼此一個機會,至於那個……再研究吧,只要有愛,哪怕什麼困難不能克服呢,親愛的,嗯?這樣好嗎?」

  也是啦,先有個名份,以後的事以後再商量,反正如果真的「僑」不攏還可以分手——結婚都可以離婚了,更何況只是交往?

  骨子裡的阿Q想法凌駕於理智之上,在昏昏欲睡的當下,齊軒毅不是很明白自己究竟答應了什麼。

  直到多年之後,姜智雲偶然間拿出一捲錄影帶,黑白的畫面上清楚錄下了當天兩個人混戰的場景,包括他上了他,他被他上了,全都錄得清清楚楚完完整整,只差沒配上字幕要不然多像是坊間常見的G片!

  那傢伙甚至還囂張地告訴自己,詢問他的意見只不過做做表面功夫,他早就估算好若是那天沒順利拐到他點頭,就要拿出這捲錄影帶威脅他就範。

  是可忍,孰不可忍。

  那之後的隔天,姜智雲頂著一輪黑眼圈上班。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