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7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愛唷(P.22 ~ P.35)




  「小翔,你不去跟小少爺道別嗎?或許你可以問他的學校收件地址,以後彼此還能寫信聯絡感情?」

  「不用了,凱莉媽媽,我已經有留紙條給他了。」

  簡單寫著「給笨蛋,我走了,掰掰。」幾個大字的紙條,他昨天已經交給他們家裡的警衛,估計等他晚點從大學回來後,應該就會看到了吧?

  「凱莉媽媽,您別逞強,讓我來拿。」

  走在前方拎著兩個大皮箱的凱莉,笑呵呵地躲過幫手,「砰砰」兩聲就輕鬆把行李拋上車,她朝養子風趣地展現了下手臂上的肌肉,笑著說:「不用了,小寶貝,你拿自己的行李就好!要是拿不動就放著,等一下讓媽媽來。」

  「凱莉媽媽,我是個男人,才不會拿不動這點小東西!」

  「你在媽媽眼中始終都像隻小貓咪,小寶貝……媽媽的餵養大法,在你身上成效不佳,讓媽媽實在很失望。」

  跟在後頭的少年聽了這話實在哭笑不得,忍不住抗議道:「我確實有長大也長壯了,您總不能因為我長得不像一頭豬就說我是小貓咪呀。」

  個性幽默的凱莉總愛拿這點來消遣他。

  「哈哈,但小寶貝你的確是媽媽養過最瘦小的一個寶寶啊!看看你那些嬸嬸們的孩子,哪個不是到我家幾天就長胖了不少回去?」

  「凱莉媽媽呀……」

  這一年來受到精心照顧的沈翔,已經從當初小男孩的瘦小體態,迅速拉高長壯,原本稚氣的五官也逐漸長開,如今已是個街坊鄰居無人不誇讚的俊秀美少年,只是這樣穠纖合度的身材在西方人眼中仍然屬於袖珍,在凱莉看來更是達不到合格標準。

  也之所以她總是無時不變著法子哄他多吃點東西,好多長些肉,希望他這顆瘦弱的小樹苗有一天能被她種得像大樹一樣強壯,卻不料寶貝的確是迅速拉高了身型,但肥肉卻是全補到了她身上來。

  「走吧,凱莉媽媽,別讓司機先生等太久了。」

  「真的不用載你去小少爺家等等嗎?如果小少爺回來之後發現自己沒來得及跟你道別,肯定會很難過的。」

  「他應該沒空難過吧?上週我在路上遇到了他們家裡的管家先生,聽他說了,小少爺剛換的那位今年第七任的女朋友,是位胸部很大的法國美少女,成天黏著小少爺捨不得離開一秒,或許這回也跟回倫敦來過暑假呢!到時候他應付女朋友都來不及,怎麼還有時間難過?」瞧他這麼晚了都還沒回到家,就知道肯定又不知道跟女友玩到哪裡去了。

  沈翔生平最討厭兩種人,一種是有錢人,另一種就是輕浮的人。而威利恰巧就集這兩者之大成,也難怪他從不給他好臉色看。

  凱莉摸摸他的頭髮,實在無奈他的口是心非。

  雖然平日看見的總是小少爺跟在他屁股後面跑,而他在趕著人的畫面,但她其實知道,這孩子並不討厭這樣,甚至如果小少爺一陣子沒出現了,他還會主動詢問起來呢!

  即使他的問法大概都是:「那笨蛋沒來嗎?真好,今天我總算可以安靜把書看完。」或是:「可以告訴我傻瓜威利下次什麼時候要來?我想先把事情做完,免得讓他影響了我的計畫。」諸如此類嘴硬的問話,但他眼中因為看到小少爺而出現喜悅的情緒,又怎麼瞞得過見多識廣的她?

  凱莉想再說些什麼,但沈翔卻已經拉著她上了計程車,催促司機踩下油門。

  「不用了,走吧,飛機不等人的,噢,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看看蘿菈嬸嬸家剛出生的娃娃,我想她將來一定會是個跟蘿菈嬸嬸一樣漂亮的小姐!」

  「再漂亮也沒有我家翔翔漂亮呀!呵!」

  「凱莉媽媽!我是男人,不需要漂亮的……」

  只有沒格調的男人才會重視外表,就像那隻老愛跟他說些不三不四的腦殘追求詞、見色忘友的笨蛋富家子一樣!他心裡嘀咕著,仍然忍不住暗暗惱怒某個沒趕得及為自己送行的傢伙。

 

 


    F淨  說:
    咦咦?你搬家啦?
      
    翔翔  說:
    是啊,凱莉媽媽的大姐生了小孩,卻因為身體太虛弱沒辦法親自照顧,她的丈夫又遠在國外
    工作,所以凱莉媽媽乾脆就辦了退休,帶著我回英國鄉下的老家去幫忙養小孩了。

      
    F淨  說:
    那……難不成你們接下來的情節就是傳說中的小別勝新婚?
  
    翔翔  說:
    小別?嗯……我想,這應該不只是「小」別吧……至少那之後我隔了相當久的一段日子都沒
    再見到他。

  
    F淨  說:
    唔唔,不是小別啊?那讓我想想這樣該用什麼成語比較適當……大……大……大別勝新婚?
    大喇督督督?嘟嚕嘟嚕大大大?

    
    翔翔  說:
    那不是成語,是「印度F4」的主打歌吧?


 

  沈翔從沒想到會再次見到那個輕浮的傢伙。

  畢竟只是一段幼時的回憶,在已經離開倫敦這麼多年之後,說實在的,早對他的形象忘得差不多,會在美國遇到他,的確是相當教人感到意外的緣分。

 

 

  從英國鄉下的高中畢業後,沈翔憑藉優異的成績,順利申請到世界排名中名列前矛的美國BKL加州大學。

  就在新生慶祝會上,熱鬧喧騰的舞池中,身後一陣男人的低聲歉語,引起了沈翔的注意。

  「……美麗的女士,我想,拒絕妳肯定是我人生中最大的遺憾,只可惜……」

  傳統英式腔調的英語,使用有禮卻略帶著距離感的敬語,彷彿讓人置身古歐洲的電影場景,而且那說話之人聲音低沉厚實,相當迷人。

  沈翔好奇地想回頭看看,誰知一個不小心讓身邊某個冒失鬼碰了下肩膀,轉到一半的身子立時平衡頓失,一晃一倒,竟直接靠上身後出聲那人的胸前。

  男人是名紳士,攙扶他的動作優雅自然;男人也是名帥哥,近距離之下,就連身為同性的他,都險些看傻眼。

  可他看傻眼的原因,並不只是因為他長得像雜誌上的模特兒一樣英俊。

  「翔?還好嗎?」不遠處的同伴連忙過來表達關切,而附近的女同學也認出了眼前這名英國帥哥原來是姊妹校的明星人物,同屬美國當地知名學府的HV大學裡,前任學生會副會長群的其中一人,霎時紅了臉頰忙著打招呼。

  個頭足足比沈翔高上一大截的金髮帥哥沒放開摟著他的手臂,盯在他臉上的視線也沒離開一瞬,直到沈翔被盯得頭冒冷汗,帥哥才試探地一喚:

  「翔?沈翔?翔翔?」

  方才教他讚賞的醇厚嗓音此刻摻著一絲異樣的情緒,仔細聽音調似乎還微微抖著。

  沈翔還在掙扎是要裝傻還是怎麼樣,男人扶在他腰間的手臂已經收攏,將他旋了半個圈,轉進自己懷中。

  看著眼前那雙迷人的銀眸,在盯了自己足足三十秒後,突然綻出驚喜的光芒……沈翔隱隱有些頭痛。

  該不會是……他吧?

  那個興趣是研究各國美食的英國笨蛋闊少爺?那隻總是追著他跑的跟屁蟲?那條甩不掉的金魚大便?

  噢,事情有沒有這麼剛好?

  他明明記得這個世界是很大的,怎麼隨便跑都會遇上這白痴——他不好好待在英國,跑來美國做什麼呢?為什麼不去法國、不去西班牙、不去印度、不去新幾內亞、不去馬里亞那海溝——

  好吧,是他超過了。

  沈翔默默反省了一下。

  要去哪裡是屬於個人的自由意志,他無權規範任何人的行動,他只是心情微妙了一點……想從前可都是這白痴跟在自己屁股後頭跑,沒想到過了這麼多年後,再相逢時卻是自己如同眼前這票花癡一樣地撞入他懷中。

  「翔,原來你認識懷特同學?噢,這真是太巧了,不如我們大家一起玩吧!」

  一起玩?看妳臉色潮紅,兩眼直冒粉紅愛心光芒,人家都還沒講話妳雙手就已經攀了上來,就讓人忍不住懷疑,妳想玩樂的場所恐怕不是這個舞池,而是某張雙人床上吧?

  「咦,這位是HV大學前屆學生會的副會長嗎?翔同學,你怎麼不順便為我們大家介紹一下?」

  都還沒認識妳的胸部就先貼到人家身上去了,而且還貼得這麼緊這麼密恐怕不費點力氣都拔不開,搞不好他連妳的罩杯尺碼都已經能夠揣摩出來,妳還需要我幫忙介紹什麼?

  「咦,這不是HV的威廉嗎?我是你系上教授的鄰居的同學的姪女,我叫薇薇安,你三年前到我們學校打大學盃籃球賽時,我還去幫你加油呢!那時候我坐在體育館A區第三排右邊數過來第28個座位,帶了頂黃色的帽子,你應該還記得我吧?」

  這位薇薇安同學使的是裝熟套關係的老招數,只不過妳的關係未免也套得……太遠了吧?再說體育館那麼大一座,座位成千上萬個,就算妳頭頂上開了朵大紅花,他要從那麼多的觀眾中注意到妳恐怕也是很困難。

  「威廉同學,我哥穿的是PN大學14號球衣,他上次聯賽輸給你們之後,回家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還瘦了五公斤,我發誓有生之年一定要代替我哥哥在球場上打敗你,沒想到你居然畢業了,嗚。」

  學分拿完後自然就畢業了,不然還能怎麼辦?更何況江山代有才人出,我說同學你不需要遺憾成這樣吧?居然都哭了……

  「威廉同學我……#$$%&%#%&*……」

  「我是那個@#&%#%$&*!~……」

  「那個那個*$&#(%&#*@……」

  可惜遭受諸位同學覬覦的男主角目不斜視,滿腔熱情全在他身上。

  「翔翔!」聽聽,這是多麼快樂又多麼興奮的呼喊!

  威利簡直不敢相信,他居然在今天這個差勁的日子裡、在被學校裡那位只有長得漂亮可惜一肚子壞水的華裔學生會長拐來的舞會上、在遭受眾多新生糾纏到快求饒的時候,恰巧遇上了自己初戀的對象……

  噢,他錯了,今天才不是什麼差勁的日子,是個超級幸運的好日子才對,他回去之後一定要好好感謝那個擺明將自己扔到舞會上當公關舞男的傢伙——

  姜智雲,你好樣的,算我欠你一次!

  抓著意外重逢的初戀對象,他已經迫不及待地喊:「翔翔、翔翔我——」

  「停,先閉嘴,OK?」為了不引起騷動,沈翔改說起中文來:「現在,把你的爪子給我放開,腳站好、不准講話、眼神正經點、嘴巴不要笑得那麼白痴……天,你到底到這裡幹什麼?這可是我在BKL的大學新生活動,搞什麼破壞啊你……」

  他看著身旁那一圈早已豎起耳朵來,等著發掘事實真相的同學,忍不住頭疼了起來。

  如果放任這傢伙在眾人面前胡言亂語,可以想見今後他期盼許久的大學生涯,肯定會跟他所設想的平靜相隔十萬八千里遠。

  威利有些委屈地喚道:「翔翔……」

  沈翔彷彿可以瞧見他頭上有對因為沮喪而垂下的狗耳朵。

  撇撇唇,他心裡實在不平衡。為什麼在這笨蛋面前,自己永遠是扮演壞人的角色?

  旁邊的同學們已經竊竊私語,就算聽不懂他在講什麼,也還是有搞不清楚狀況的人開始幫忙打抱不平起來——

  幾個女同學同時雙手叉腰當起了拯救王子的女英雄:「沈翔,你做什麼對懷特同學這麼兇呢?」

  嘖!妳們又懂什麼?

  沈翔忍住翻白眼的衝動,擠出微笑,跟一旁的同學們解釋著:「抱歉了,各位同學,我剛好遇到許久不見的遠房表哥,先讓我們說說話,敘舊一下好嗎?」

  「遠房表哥?」周圍的同學們都瞪大了眼,就連HV大學的新生們也靠了過來。

  原來懷特同學有位東方血統的表弟啊?不過也是啦,聽說懷特家族的男人們共同的志向就是娶個異國太太,經過好幾代下來整個家族中已經宛如一個小聯合國,所以懷特同學有個東方血統的遠房表弟,也不是什麼讓人覺得意外的事。

  「遠房表哥?」聽到這個稱呼的威利也跟著瞪大了眼。他什麼時候成了翔翔的遠房表哥?就算翔翔的養母凱莉曾經是他的奶媽,他們頂多也只能稱作乳兄弟,更何況翔翔根本沒吃過凱莉的奶——

  「翔翔你明明就是我的初……」

  「表哥。」雙眉一挑,改口又說起中文的沈翔目光森冷地將威利未來得及說出口的話給瞪了回去。「你要說什麼呢?還有,請說中文……如果你不想我直接給你難看,最好配合些,OK?」

  威利雖然不是很樂見他如此撇清的態度,但也只得順著他的意思朝眾人心虛地介紹道:「呃,這是我的……那個……遠房表弟沒錯。」這麼久不見,翔翔不但變得更漂亮,也變得更有威嚴了,尤其那雙黑亮的眼瞳,靜靜瞪著人看時,彷彿要把對方的靈魂都沉溺進去一般,威利被他看得整個人從頭到腳從裡到外都要軟了,哪還有出言抗辯的餘裕?

  改用起在西方人耳中,彷彿神秘語言一樣艱澀難讀的中文,輕聲問起:「翔翔……我有些話想跟你說,可以撥點時間給我嗎?」

  沈翔瞥他一眼。

  「好,下次看什麼時候有空,我會通知你。」

  相較起數年前的印象,這笨蛋的中文又更加流利了,奇異的語調修正了不少,想必這些年來多有練習吧?沈翔有些厭惡地瞪住扣在自己手腕上的大掌,腦海裡想像著他曾經牽過無數個女孩子小手,也許其中有個中國女孩,陪著他練習中文對話。

  「翔翔?」威利不明白沈翔為什麼突然間生氣指數極速攀高,但他怎麼也不肯放開箝制他的手,深恐他跑了似的。

  「不要改天,就今天。」好不容易遇上了,怎麼可能又讓他給逃了?威利一想到這麼多年來,他居然當真沒良心到極點,整個人就跟消失了一樣連個消息都不肯給,就不禁有些氣惱起來。「如果你忙也沒關係,我只有一點事情,就在這裡,當著眾人的面前問你,不需要很久的時間。」

  他吃了熊心豹子膽不成,居然敢威脅他?

  沈翔暗自掙了兩掙卻仍然甩不掉他的手掌,雖然很想給他難看,但如何都還是不願意在同學的面前引起騷動。

  墨眸與銀眸僵持不下,兩道視線在半空中交擊出旁人看不見的火花,霹靂啪啦。在不怕丟臉的那方擺明怎麼都不肯退讓的情況下,力圖追求平靜生活的那方最後只得屈服。

  樹不要皮必死無疑,人不要臉天下無敵。

  他是生性謙遜低調的華夏子弟,怎麼敵得過這臉皮忒厚的番邦人?

  沈翔在眾人面前不露聲色,但背地裡卻已是氣得差點要咬碎一口牙。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