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6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愛唷(P.35 ~ P.45)



 

  凱莉相當溺愛沈翔這個貼心的養子,從小拉拔到大的寶貝要離開自己身邊到距離遙遠的城市去求學,心中既是驕傲又感到不捨。即使寶貝從來就不貪圖享受,但她總不願見他與其他學生一起擠在環境不佳的學校六人宿舍,不僅瞞著他在學校附近的商城裡給他租了個配備完善的兩房一廳小公寓,還一口氣付清了直到他畢業為止的房租,甚至又偷偷為他買了一輛全新的小汽車當作他申請上知名大學的禮物。

  為此,沈翔還暗自著惱了一小陣子。

  從很小的時候,沈翔就懂得自己上網承接一些翻譯,賺取生活中需要的花費。這一路求學的過程不但沒給凱莉花過任何一分錢,還常常主動為家裡添置一些昂貴的物品,逢年過節也不忘買些高價獨特的禮物讓凱莉開心。

  金錢上,他從來不曾讓養育家庭費心,孰料這回一時不察,居然讓凱莉媽媽破費。

  小翔,你是個小氣的孩子,都捨不得給媽媽一個表現的機會!媽媽也是需要偶爾為小翔花點錢什麼的,來滿足自己的成就感啊!

  在得知他有意退掉小公寓時,凱莉這麼抱怨著,然後把他抓到懷裡將他親得滿臉口水,並且威脅他如果私下去把她送的禮物退掉,以後保證再也不烤瑪芬給他吃了!

  面對賴皮的養母,沈翔既無奈又好笑,只得接受這個充滿愛意的大禮物。

  而如今,威利正站在這個禮物裡,沈翔的小公寓中四處張望。

  兩房一廳一衛浴的空間,是獨居的單身男子相當合適的大小。屋內鋪上大片深色的木質地板,溫暖的色調,簡單卻不失溫馨的布置,讓人感覺相當舒適。

  威利整個房子走過一遭,相當欣喜於自己並未在這屋裡發現任何屬於女性的物品,唯一勉強搆得上邊的,是睡床旁的小几上那張沈翔跟凱莉媽媽的合照。

  「你要說什麼就快說吧!」

  頂著一頭濕漉漉的頭髮,剛從浴室裡走出來的沈翔,相當隨興地僅在腰間圍了條白色的浴巾,他袒露著上身,露出大片的肌膚,赤著腳丫子來到開放式的小廚房中,從冰箱裡拿出一瓶啤酒打開,仰頭咕嚕咕嚕喝了兩口。

  「快快交代完快快離開,我想睡了。」這裡沒有別人在,他不再需要ㄍㄧㄥ住那無謂的禮貌。就連人前必掛上的爽朗笑容都在踏進屋子的那一刻卸下了,如今他滿臉只剩不耐煩的神情。

  只不過他等了半天都沒回應,抬頭一瞧,就見那英國白痴兩顆眼珠子直盯著自己看,沈翔一皺眉,「笨蛋你愣著做什麼?」這話才說完,他想了想,便打開冰箱找出另一瓶啤酒扔過去給他:「要喝就說,幹嘛一副飢渴的樣子望著我?你以為能從我身上看出另一瓶飲料來嗎?」

  飢渴?

  這麼說……也、也是沒錯啦……

  拿著啤酒的威利心裡有些尷尬,逕自往沙發坐下,略略掩飾緊繃的下半身。銀灰色的眸子跟著沈翔的一舉一動轉著。對方用毫無防備的姿態頂著一身漂亮的象牙色肌膚在他面前走來走去,對他來說簡直就是一項大考驗。

  「怎麼了你?」怎麼怪里怪氣的?

  「沒事……我想我大概是有點累了……昨天……不,是今天、開車開了一下午,所以……」威利深深吸一口氣,然後打開啤酒大口大口喝下。只是冰涼的飲料灌了大半,非但沒有消除體內那股不明的燥熱,含酒精性的飲料反而還助長了烈焰高燃。

  「我的母校離這裡有些距離,嗯……」威利耳根有些燒紅,在椅子上雙腳不自在地變換了幾種姿勢。

  沈翔聽了也只得說:「那你就坐一下吧。」既然人家都擺出一副相當累的樣子了,他總不好再拿出一張臭臉色來逼問他到底想幹嘛,再說……他嘟噥了一句:「看在凱莉媽媽的份上……」完全沒察覺那兩道頻頻繞著自己打轉的火熱視線。

  抬頭看看牆上的掛鐘後,他彎腰從威利身前的茶几拾起電視遙控器,胸前兩點茱萸就這麼從他眼前晃過去,距離近得讓他幾乎可以清楚瞧見那白皙的胸膛上,右邊那朵深櫻色的乳蕾,側旁有點小小的黑痣。

  威利「咕嚕」一聲嚥了口唾沫。

  他現在的心跳,大概就跟電視節目裡那位情緒激動的聒噪主持人講話的頻率一樣快。

  「啊,我想看的節目開始了。」

  電視上正撥放著益智作答拿獎金的特別節目,沈翔一向就對動腦的遊戲感興趣。他推了推手長腳長的威利,意示他移過去些,然後一屁股就往他旁邊坐下,漫不經心地問了句:「你喜歡益智節目嗎?」

  「喜歡,尤其是這個節目。」威利同樣心不在焉地回應著。但事實上,就算現在電視上播放的是外星異形發送的侵略地球戰前宣言,他恐怕也分不出心去注意。

  電視機前的雙人座小沙發,同時擠上他們兩個大男人,是稍顯擁擠了點,只要一點小動作,彼此的大腿就會不小心貼在一塊兒。

  青年大腿上的肌膚,細緻而且光滑,還泛著一層溫潤的光澤,像極了東方國家中出了名的高級瓷器一樣,讓人愛不釋手。

  如果能在上面留下點鮮紅色的痕跡,一定就會像是中國古畫裡的雪中紅梅一樣惹人憐愛吧?

  當威利發現自己的理智已經開始不受控制,想起身避開這個對他而言殺傷力太過強烈的誘惑時,身邊的青年卻突不及防地騰手就往他大腿上「啪」一聲拍了下。

  「噢!贏了!」沈翔小小聲地歡呼著,整個人看起來相當進入節目的情境中。

  威利也跟著「噢——」了聲,正要起身的動作讓他這一下當場又拍回了原處。

  老天……你這是故意的嗎……

  身邊的青年跟著節目的高潮起伏時不時做出握拳或是搖晃身軀的舉動,腰間的浴巾已經微微鬆開,露出了一小片臀部的肌膚。

  他顫抖著,不動聲色地往他貼近,低頭在他圓潤的肩膀上,輕輕嗅了嗅。

  東方人身上沒什麼體味,洗完澡之後更是只剩下一股香皂味兒,清清淡淡的相當清爽,但這舒服的味道讓他聞起來,卻跟世界上效果最強烈的春藥沒什麼兩樣,瞬間就讓他下身的小兄弟抬頭挺胸,並且叫囂著想要出來透透氣。

  懊惱地呻吟一聲,威利趁著節目廣告的時段,低聲向青年懇求道:「翔翔,你去把衣服穿好,好嗎?」

  「為什麼要?」沈翔轉過頭來,揚起下巴,桀敖不馴地望著他。「這是我家,小少爺,我高興圍浴巾或是光著屁股亂跑,都是我的自由,好嗎?」

  英國紳士是出了名的知禮重節,就算在沒有人的地方,也會注意自己的舉止是否得宜,尤其是上流社會的孩子,更是從小就受到嚴格的禮儀訓練,因此想必現在他的模樣是極端不適宜的吧?

  但,那又如何?

  他從小就沒把這個輕浮的闊少爺當成一回事,更別提現在對方踩在他的地盤上,自然更不可能理他。

  扔出一記白眼,沈翔回頭繼續欣賞他每週都要看的精采節目,渾然無覺自己方才一席近似挑釁的話語,已經在對方腦海裡造成了多麼巨大的效果——

  光……光著屁股亂跑?

  翔翔光著屁股的樣子,不用多想,肯定也是很漂亮的吧……如果可以、可以恣意撫摸,再好好地親吻那一處,噢……這真是、真是——

  太糟糕了。

  威利狠狠捏了下自己的大腿,為腦中那銷魂的想像感到萬分羞愧。

  翔翔並不是那些只追求身體的快樂,卻不想負責任的性伴侶,他是值得自己好好追求跟珍惜的對象,他怎麼能夠用這些低級的想法來汙辱他?

  真的,太糟糕了。

  「還要啤酒嗎?」趁著廣告時間,沈翔去冰箱裡又拿了幾瓶啤酒出來,順便還微波了一包爆米花。

  「我要,謝謝。」咕嚕咕嚕咕嚕……

  沈翔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又遞給他一罐,同樣見他一口氣灌光光。實在忍不住告訴他:「如果你口很渴的話,我家裡面其實還有另一種飲料,叫做礦泉水,喝起來應該比較止渴些。」

  「不了,謝謝。」他飢渴的是另外一個部位。

  「喔,那吃點爆米花吧。」反正啤酒也醉不了人,就當做招待客人的吧!沈翔一聳肩,不理他了。

  廣告時間過後,緊接著上演的是緊張刺激的準決賽。

  參賽者沒有答對主持人的題目,就算失敗,之前累積的獎金全數歸零,氣氛相當緊張,而沈翔緊張的層級就跟坐在隔壁的威利現在心中的感覺差不多。

  「翔翔……」威利舔舔唇,方才三瓶啤酒下肚,似乎給了他多一點勇氣,讓他能再次說出從前被他拒絕過千百次的告白:「我喜歡你。」

  「嗯?」

  「如果、如果……可以的話,你願意給我一個機會,試著跟我交往看看嗎?」

  「喔?」

  「我知道你對我小時候的印象並不好,那時候我很頑皮,但我對你一直是真心的,那個……你是我的初戀情人,真的!這麼多年我一直沒忘記你。」

  「唔?」

  「翔翔,我是真心喜歡你的,但我不確定你到底能不能接受同性的戀情,唔……你知道嗎?這幾年我很認真學中文,那是因為我知道你還是比較中文的吧?畢竟那是你的母語,在英國沒人跟你一起說中文,你一定很寂寞……唔……」銀灰色的眸子不甚堅定地將視線自那雪白的大腿上移開。青年腰間唯一賴以遮蔽的浴巾,早在不知不覺中鬆開了大半,腿間柔軟的墨色毛髮,已經隱約可見。

  「呀?」回應他的,仍然是不知所謂的單字詞。

  「那個、翔翔現在是單身對吧?小姜說,像我們這樣從小就認識的朋友就叫做長青霉的竹子馬(青梅竹馬),在古時候的東方,有很多夫妻都是因為這個原因才結婚的,所以我想我們是不是也應該像那樣……」

  他很努力在青年不自覺的大腿誘惑當中,使用一些對他來說相當困難的中文詞彙表白,只可惜那被表白的對象,看來並不感動。

  「好好好,你要做什麼就做吧,別一直說話,很吵。」沈翔胡亂答應著,重新拿起遙控器,又把音量調高些,直到蓋過了身邊的「噪音」,這下才總算滿意了。

  「咦——真、真的嗎?」威利相當驚喜地抬頭,萬分不敢相信的樣子。「翔翔答應我了?真的?真的?」

  「真的。」他其實沒仔細聽他到底說了什麼。

  「那、那那,我可不可以……」結結巴巴的,威利熾熱的目光,直直盯著青年光裸的肌膚不放,甚至已經放肆地滑入大腿根部那處不小心露出的蜷曲毛髮。

  看見幼時的初戀情人不僅出落的比想像中還要漂亮好幾倍,而且還這樣不停地誘惑著他……威利簡直飢渴難耐活似初嚐禁忌滋味的小男孩,根本無法控制住下身的衝動,要不是怕太過躁進嚇壞了他,真是恨不得能當場飛撲上去,將他整個人從頭到腳啃食一遍。

  可惜那被緊盯著的青年依舊毫無危機感,眼睛直黏著電視機螢幕不放,嘴上帶著不耐煩的語氣回應:

  「嗯哼,想做什麼就自己動手好嗎?小少爺,我可不是你家裡的僕人。」

  「那……我可以、可以……」威利緊張得幾乎要說不好話:「可以親親你嗎?我、我不會亂來的,只是親、親一下……」

  「好啊。」

  正看到精采之處的青年,一點沒有反應過來自己到底允諾了什麼。

  而當他總算反應過來時,生米已經被翻來覆去硬生生炒成了熟飯。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