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7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愛唷 (P.46 ~ P.63)


 

翔翔  說:
現在回想起來,雖然那時候好像是我笨笨的在那白痴面前衣衫不整難怪會被吃掉……不過,另一個原因,應該是因為那時我還不認識妳吧?

F淨  說:
你自己笨關我什麼事?@@

翔翔  說:
因為還沒被妳污染啊!當時我聰明歸聰明,但骨子裡可是清純得很,哪裡知道男人也會面臨貞操危機?

F淨  說:
你這傢伙一定要找人牽拖就是了?

 


 

  該死,如果有第二個正常人也遇到像他一樣的事情,不胡亂牽拖身邊人,他頭就砍下來給他當椅子坐!

  沈翔臉色很冷,目光陰森森的,臉色慘白得活似被「魔神仔」附身,而且他印堂發黑、嘴唇上還留有斑斑血跡,看起來簡直就像是剛吃了人那般恐怖。

  只不過他非但沒吃人,反而還讓人給吃了。

  這白痴居然、居然——

  他咬牙啊……切齒啊……如果他現在還有力氣的話,他會毫不遲疑地衝上去撕了他!

  威利站在床邊頻頻搓著手,神情簡直尷尬透了。「翔翔,你是不是還很……很不舒服嗎?」

  廢話!你眼睛瞎了不成?沒看到我連動都動不了了嗎?

  「你,給我過來。」沈翔的嗓音就好像被粗礫磨過一般沙啞,不復原本的悅耳動聽。他有氣無力地瞪去一眼,哼哼一聲:「過來,對,就站在那裡,蹲下來點……好,就這樣,在那個位置不要動,讓我踹一腳……」踢出去的右腿軟綿綿的不帶任何力道,威利看了簡直心疼極了,動手給他將腿擺回床上,還為他蓋好被子。

  「天……超痛……」沈翔趴在床上哀哀呻吟著,剛才的舉動扯痛了後庭的傷口,這一下他可再也不敢亂動。

  「翔翔不要生氣,先好好休息,等你不疼了,我再給你踢。」看著總是對自己兇巴巴的青年如今卻是一臉虛弱趴在床上無法動彈,他忍不住又開口道歉:「對不起,翔翔,下次我會溫柔點。」

  還有下次?

  狠狠瞪去一眼,瞪到床邊那英挺的金髮大男人瞬時一縮,他這才滿意地哼哼。伸手從床底下摸出一瓶礦泉水,他就這麼趴在床上,仰頭喝了一大口,潤了潤喉,才用嘴巴呶呶床邊的椅子,讓那傢伙坐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內接受偵訊。

  「笨蛋,現在我要問話,你給我老實回答,知道不?」

  「翔翔你別太激動,小心,又疼了……」

  這又是誰害的?他惱怒的臉色,總算讓對方再也不敢多說話。「總之你給我老實回答,不然就算讓凱莉媽媽擔心我也絕對不再見你。」

  「噢,我會誠實回答你的問題,請不要那樣威脅我,我會很難過的。」垂頭喪氣的金毛大狗,坐在椅子上,像是犯了錯的小兵,等候聆聽長官的判決結果——

  他這是幹什麼?沈翔看了突然有點覺得好笑。他這個可惡的傢伙明明就是加害者,現在裝得這麼可憐,是想搶他的戲份嗎?真是……他咳了咳,第一個問題:

  「你,是同性戀?」那他以前交那麼多女朋友難不成是掩人耳目?

  「不、不算是的。嚴格來說,我應該是雙性戀吧,男人女人我都能接受,我也曾經交過女朋友,嗯,翔翔你是知道的……但是現在,我跟她們都沒連絡了,我最後一個對象是男的,但也在一個月之前就確實恢復成普通朋友的關係,真的……」他越說越小聲,顯然對自己必須在心儀的對象面前坦承年輕時的荒唐歲月而感到羞愧。

  「所以,你,喜歡我?」方才這笨蛋在對自己「施暴」時,嘴理不停呢喃的就是「喜歡你」三個字。

  「我從小就喜歡你,翔翔為什麼總是不相信我呢?」

  他說得實在委屈,但這要讓人怎麼相信?「我離開倫敦那天,你光顧著陪女友,也沒來給我送行,要我怎麼相信你一天到晚掛在嘴上的喜歡?」說起來他心裡還是介意的。

  威利相當驚訝。「並不是呀,誰跟你說我陪……什麼女友了?那天,我發生車禍了,所以才趕不回去的!」

  「車禍?」沈翔張大嘴,陡地從床上撐起身子來,但下一秒卻又呻吟著趴了回去。喔,都怪這白痴,還真該死的疼……

  「是啊,我在當天接到凱莉的電話,才知道原來你也要跟著凱莉回鄉下去,就急忙推了跟教授的飯局,開車趕回來……沒提早回家是因為在那之前我一直以為你會留在倫敦求學的!畢竟凱莉的老家太鄉下,我想她會希望你留在倫敦唸書!」

  若不是他堅持,原本凱莉媽媽的確是希望他能留在倫敦求學沒錯。沈翔暗忖。

  「而且翔翔,你這麼誤會我,對我來說是相當不公平的,你從來沒跟我講過你也要跟著離開倫敦!還是凱莉偷偷告訴我,我才知道呢!」

  「我又怎麼知道你那天會趕不回來?本來還想說要在最後關頭告訴你,看你有什麼反應啊……」沈翔撇撇嘴。「那你先說說車禍的事吧,那究竟是怎麼回事?」

  「車禍,喔……因為怕你們擔心,另一方面也是因為我實在沒什麼事,所以就沒跟你們講了。不過雖然沒什麼大礙,但在那當下,我足足昏迷了一天……等到我醒來時,你都走了,只留下一張罵人的紙條。」他嘴角往下彎,俊帥的白馬王子形象,當場成了可憐兮兮的委屈樣。

  「呃……」不知道為什麼,趴在床上的沈某人突然覺得有些愧疚。

  「而且翔翔後來完全不跟我連絡,我真的很難過!」

  「這個嘛……」他眨了眨眼,繼續裝傻。

  「雖然我還是能夠從凱莉那邊得知你的近況,但是你玩弄了我的感情之後就一走了之,這肯定就是中文裡面說的『負心漢』吧?」

  負心個頭。

  他瞪眼。

  真沒想到有天會輪到這個輕浮的傢伙將負心漢三個大字掛在自己頭上!



 


 
翔翔  說:

雖然威利看起來大咧咧,但他是個天生的貴族,就是隔了二十層的棉被,也能感覺到底下的那顆豌豆。

F淨  說:
你的意思是他龜毛到極點?

翔翔  說:
我的意思是他其實相當纖細敏感……龜毛是妳說的,跟我無關。
 


 


  那之後的一個星期,威利天天到小公寓裡來噓寒問暖。

  還是開學前的準備時間,沈翔原本就沒什麼事,本來待在屋子裡打算悠哉地看些喜歡的小說什麼的,卻一天到晚被纏得想喊救命。

  不是沒想過要攆他走,但無論在任何地方,他都會相當仔細地提醒你——

  「翔翔,是你自己答應要試著跟我交往的,那一天是1月18號晚上七點十六分,電視上撥放著全美機智問答節目,你光著身體一邊誘惑我一邊很害羞地答應我的要求,後來雖然我粗魯了些,但是我知道你還是有享受到的,而且你還……」

  「行了行了,算我求你,拜託你小聲點……」

  就在超級市場中,他只不過隨口問了那傢伙打算什麼時候回倫敦,那不要臉的東西居然當著旁邊一票正在搶限時特價品的婆婆媽媽們唸了這一長串——眾人驚訝與好奇的眼光幾乎讓沈翔當場想找面牆把自己撞死算了。

 


  如果故意把他關在門外不讓他進來,只會讓事情鬧得更大——

  「哈啾!哈啾!」紅著鼻子的威利站在信箱旁,向下樓拿報紙的沈翔打招呼:「翔翔早安。」

  錯愕。「你怎麼會在這裡?」

  「昨天晚上我按了電鈴,翔翔沒開門,以為你睡了……」

  沒回應是因為不想理你,想說你不得其門而入就會走了。

  「我怕吵了你,不敢再按鈴,就在這裡等著……」

  「你白痴啊!」一向在人前總是帶著真誠的笑容,維持著爽朗有禮好青年形象的沈翔,終於忍不住冒著可能被一堆鄰居聽去的危險破口大罵:「站在我門口一整夜,怕別人不知道我們兩個有一腿嗎?」

  威利嘟嘟囔囔地道:「我們兩個加起來明明就有四條腿。」

  「你是笨蛋!」

  然後再隔一天,凱莉媽媽的電話就來了:「小翔?聽說你跟小少爺吵架了?怎麼回事呢?小少爺回倫敦時還發了高燒,嚇壞了一屋子人,後來老爺問了才知道他惹火了你,自己在冷風裡站了一夜……噢,我說啊,寶貝,情侶間難免有摩擦,小少爺雖然總讓著你,但你也別太任性了……」

  我的天啊!沈翔還沒聽完,就把臉整個埋進手掌裡呻吟著。

  那個八卦放送大王,究竟跟凱莉媽媽說了啥?什麼情侶不情侶的……哎唷,這下該不會他們全家子都知道自己跟他不小心攪和在一起的事了吧……

  

 

  其他的,更是別提了。

  就算自己擺臭臉他大概也已經看習慣了,要是瞪他還會得到「翔翔眼睛真漂亮」諸如此類的讚美。面對這號牛皮糖人物,他真是沒輒了,也許就是在土裡把這傢伙給埋爛了都不會放棄糾纏他吧?

  沈翔實在頭疼。怎麼也想不到當初笨笨好耍的傢伙居然變得這樣棘手,他真是不明白,這笨蛋對自己的熱切究竟從何而來?

  他覺得自己並不是一個好對象,除去客套性的應酬話語之外,他甚至少給他好臉色看。若不是因為從前凱莉媽媽以及自己都曾經受過他家裡的幫助,他想自己恐怕會選擇離這人遠遠,不願跟他牽扯上任何關係。

  他對愛情沒有憧憬,對生活沒有野心,他實事求是,平順的日子,是他唯一追求的目標。威利是個熱情洋溢的人,自己對他來說,未免太過無趣且不解風情。

  有一天下午,沈翔突然問他:

  「你能不能簡單說說,為什麼會喜歡我?」

  呃,真是好問題,短短一個疑問就讓人整個緊繃起來。就是當年那場讓威利申請上名校的面談,都沒現在來得緊張。

  「我……我覺得你很漂亮……」才說完,他便毫不意外看見青年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忙又補充道:「不、不是說你長得漂亮,當然你長得也很漂亮……啊,我是指你的眼睛,唔……很久以前我第一次在病房看到你,你在哭,很安靜……」

  因為看到自己在哭而喜歡上?

  沈翔皺著眉打斷他。「嗯,我猜……你該不是有SM的癖好?所以那一次才把我弄得那樣悽慘?你甚至還咬破了我的嘴巴!在我身上掐滿了印子!」他控訴。

  「才沒有!」威利脹紅了臉大喊。這誤會未免太傷人了!「我、我只是太緊張了!我喜歡你那麼久,好不容易可以親近你,你又光了一半的屁股在我面前晃,我怎麼可能克制得——」

  「停!」沈翔舉手做出一個STOP的動作。「威廉‧懷特同學,請馬上結束這個糟糕的離題,針對原題目作答,謝謝。」

  又重新恢復了面對主考官的緊張感,威利覺得自己就像翔翔喜歡看的益智作答節目中的參賽者,並且已經進行到最後的準決賽。「我打籃球摔斷了手臂那天,順便跑去找凱莉,剛好在病房裡看到你……那時候你在哭,很安靜地流眼淚,看起來好難過……我在門口偷偷看了你很久,你雖然很悲傷,可是眼睛裡面卻又充滿著倔強,彷彿很努力想要堅強起來的樣子,那時候我就認為你很漂亮。」

  他想起剛剛青年感到不滿的地方,立刻更正:「我不是說外表的漂亮,那時候只是覺得你很吸引人,讓人捨無法不看著你……唔,當然翔翔的臉也是很漂亮啦!只是當時你滿臉包得像木乃伊一樣,我其實也看不到啊!」

  想到以前的事情,威利便不自覺微笑起來。

  「後來從爸爸那邊知道你讓凱莉收養了,就喜歡去找你,你總是對大家微笑,只有對我才會生氣……一開始我很難過,可是後來發現,你雖然總是對大家保持笑容,但是眼睛裡並沒有在笑,你雖然對我都在生氣,但眼睛裡面卻都是開心的情緒,發現這個秘密之後,我就不難過了,而且還覺得你……相當可愛……」

  威利猶豫地看看青年,確定他雖然扔出了個白眼,卻不是真正排斥自己對於他可愛的稱讚,便放心地繼續往下說去:

  「其實我還是有一小點點難過的,因為我知道你心裡總是偷偷擔心自己不被喜歡,所以一直表現得像個乖孩子,不敢造成別人的麻煩,但這樣只是更讓人覺得憐……憐惜?……唔,我沒說錯吧?憐惜?……你不相信我喜歡你,一定是因為管家都跟你說我交很多女朋友喔?」揉著鼻子的威利,略帶稚氣的表情,要是擺到女同學面前,大概又要引起一番尖叫。

  他相當認真地說:「但是那些女生其實都只是好朋友。」

  沈翔不屑地嗤一聲。當他笨蛋?

  「唔,好吧,是……『什麼事』都做過了的好朋友。」威利神情好無辜:「我如果身邊沒有女朋友,會被一堆女人煩死的!那些人吵得我完全沒辦法上課,還有別家公司的千金小姐也會故意跑到我的教室旁聽,想要藉機接近我……你也知道,我是家裡最小的孩子,哥哥們全結婚了,只剩下我……所以大家都把主意砸在我頭上……」

  把主意「砸」在頭上會不會痛啊?扔他一個白眼後,他低頭偷笑。

  「交了女朋友,雖然沒辦法完全解決這些問題,但至少會減少一點嘛,只是……你也知道我那時候還年輕,年輕人就是那個衝動嘛……那個,她們又都很主動,我不小心就……」

  一切都怪太年輕,精蟲衝腦沒藥醫。沈翔沒好氣地想。

  威利抓抓頭髮,努力表述真心:「我知道翔翔肯定不喜歡這樣,所以我已經改過了,那個浪子回頭什麼都可以換,我以後會更努力的……」

  浪子回頭什麼都可以換?「噗、唔……」忍住,不能笑。人家這麼認真在告白,當場笑出來實在太不給面子。沈翔努力調整嘴角的弧度,卻還是不小心露了餡。

  「翔翔你不要一直笑好嗎?你這樣子好不給面子……」

  「噗!對、對不起,請繼續。」他不是故意的,只是……「那句浪子回頭說得不錯,誰教的?」他真的好奇是哪個傢伙故意耍他。

  因為被誇獎所以沾沾自喜的威利炫燿道:「小姜教的啊!雖然小姜個性差了點,但還是個不錯的人啦!」大概怕被誤會,他還不忘附註:「小姜自己有很多男友的,已經跟我不是那樣的關係了,真的,你不要想太多!」

  沈翔「嗯哼」一聲,擺擺手,意示他繼續娛樂自己……喔不是,是告白才對。

  但威利方才許多錯誤的修辭已經讓自己遭受不少嘲笑與白眼攻擊了,現在怎麼肯再丟臉下去?萬一表錯情可就糗大了,想了想,便低聲下氣地懇求道:

  「大人,接下來的部分可否允許小的我使用英文?」

  中文畢竟不是他的母語,就算平時對話流暢,但到底無法準確表達出心中的想法。面對眼前這位明顯有找麻煩嫌疑的「主考官」,威利只得訴請更改陳述方式。

  只是他得到的回覆也相當乾脆:

  「不允許。」

  「那……法文呢?」

  「一樣。」

  「德文?」

  「駁回。」

  「日語?」

  沈翔冷眼一瞪。「你諷刺我?嗯?」

  「不不,大人你誤會了……」威利抹了把額上的冷汗,訕訕一笑。

  沈翔精通多國外語,卻惟獨對大多數東方年輕人都能說上幾句的日文頗感挫折;基本對話還能騙騙人,難度高點的句型恐怕就零零落落了,他也知道自己的日文只是個半吊子,偏偏威利又拿起來說嘴,這不是討打是什麼?

  「我上個星期又學了幾句新幾內亞當地土著的語言,不過我想翔翔你那麼小氣巴拉大概也不會同意我使用你聽不懂的語言。」威利很委屈地嘀咕道。

  「知道還說?嗯哼。」

  「唔……總之,」威利臉一紅。「我是真心喜歡你的,會好好珍惜你,愛護你……你或許知道了,我已經跟爸爸講過你的事情,爸爸一向疼我,不僅坦然接受我的性向,而且他對你的印象原本就很好,還警告過我不許……唔,不許負心你……」

  不許負心你……這是哪國的用法啊?意思到底是指你負心還是我負心?

  沈翔說:「可是我最討厭輕浮的人了。」

  「沒有了沒有了!」威利急搖手。「從你搬家之後,我就沒有再亂交女朋友了,那之後我只有跟小姜在一起過,本來一開始只是因為他故意鬧我,誰知道後來不小心就在一起了,我現在跟他只是普通的好朋友,真的!有機會介紹你們兩個認識啊!」

  這傢伙……不小心的地方還真多呀。

  不小心跟拿來當擋箭牌的好朋友上床、不小心交到男朋友、就連上次撲倒自己,也是一時激動太不小心就……嗯哼。

  再說,介紹他們兩個認識做什麼?互相交換經驗嗎?

  沈翔也不知道該笑還是該氣,忍不住又是一個白眼砸去。

  「我也最討厭有錢人。」他說。

  「這……」這下威利倒真傻了眼。家裡有錢也不是他的錯,難不成還要他重新投胎、砍掉重練?

  他苦思了好一會兒,才慎重地說道:「翔翔你聽了可不要生氣,我從前曾經請人調查過你的事情……」銀灰色的眸子看了他一眼,眼底有著藏不住的心疼。

  或者真的擔心說錯話,他接下來改用起了英文:

  「我想你應該是因為以前的事情,所以才討厭……有錢人?是嗎?可是我與你從前家裡的人是不一樣的,我……嗯,我對你一開始是好奇,忍不住想要更了解你,但了解更多,也越是捨不得放棄追求你。你是一個相當獨特的人,你很堅強,但是很怕寂寞;你的心很複雜,有很多的想法,可是也很柔軟很善良,你是一個值得我追求與珍惜的人,我在你面前,從沒隱瞞過什麼不是?……我們國家的詩人這麼說:頭一次產生的愛情是最美妙的,也是最容易的。所以我就是這麼輕易沉溺在你漂亮的墨眸之下吧……」

  聽他把自己說得像會飛天鑽地一樣,但是不是真如他所言的那般真心,又怎麼能證實呢?愛情是人生中當中最大的賭注,只有結束愛情,或是結束生命的那天,才能驗證其中的真偽。

  「最後一段沒用中文,扣分。」

  沈翔像是個刻薄的主考官,怎樣都要抓出毛病來。說完後還撇頭給了一個很不怎麼樣的笑容,但威利卻從他的眼中,看見了一點因為自己而生的,小小的光彩。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