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7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沒用的男人(5)




第五章

 


  「走開。」用力拍開摸上屁股的大手。

  「……」

  「我今天很累!」奮力捏住襲向下身的手指。

  「……」

  「來福!」潘維黑了臉,轉過頭來,狠狠瞪住那個臉上看不出什麼東西南北,但卻不斷對自己毛手毛腳的大男人。「我今天在醫院忙了一整天……一、整、天!」他還慎重其事地對他豎起了一根手指,語氣非常強調。「所以你自己玩,好不?」說完還拍拍他的頭。

  整個週末被他惡整得渾身酸痛,現在後面那個可憐的小地方都還腫脹不堪的,甚至還緊閉不起來,他打死也不可能再給他得逞一次!

  「我今天也很忙。」羅正則淡淡地道,眼神往他身後一丟。

  潘維懂他的意思,這個被他關在家中的男人,因為自身輕微的潔癖,自動自發幫他整理房子……整整花了一天的時間,可以說是歷盡千辛萬苦,才把他弄亂的環境給恢復原狀,今天下班回到家時,他還差點以為自己走錯了門。

  嘖,雖然就是準備拿他當僕人用,但沒想到自己從這人身上發掘出的第一個優點,居然就是很會整理家務,這簡直真他媽的沒用到極點。

  「咳。」清清喉嚨,潘維盡量讓自己看起來表情誠懇。「既然大家都很忙,那聽醫生叔叔的專業建議,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改天我們看個黃道吉日,先來個焚香祝禱、沐浴更衣……」

  羅正則打斷他:「晚餐好吃?」

  晚餐?潘維腦子裡回想起今天晚上出現在餐桌上那三菜一湯,無論香滑可口的滑蛋牛柳條、軟嫩入味的無錫排骨,還是甜美清脆的三鮮青蔬,全都好吃到讓他想連舌頭都一起吞進去。

  他一口氣扒完兩碗飯,再來上一碗鮮美的深海魚湯,整個人五臟六腑全都滿足了,對於吃了一整個星期的垃圾食物,週末又被狠狠「操勞」了一番的潘維,當下真的有種上了天堂的享受。

  他吸了吸口水。想著想著,肚子好像又有點空了。

  拍了下正默默觀察自己的男人,潘維點點頭。「哪間餐廳叫的外送?明天……喔不不,這個星期都訂他們的餐吧!」

  「不是外送。」羅正則說:「我做的。」

  「你……你做的?」他怪叫。

  「是。」點頭。

  「你……難道很會做菜?」

  「還成。」

  觀察他眉頭挑起的角度,就知道這「還成」兩字大抵是謙虛用詞了。

  噢,這個沒用的男人!

  潘維鄙視他。

  君子遠庖廚,一個大男人的學人家做什麼菜?竟然還做得那麼好,簡直天打雷劈都不足以表達出自己瞧不起他的程度!

  「那就明天再……不不,以後都讓你做吧?」潘維看他似乎準備要開口的樣子,馬上一陣搶白:「我也不會讓你白出力,你說說想要什麼?不如我付你薪水吧……你要紙錢還是蓮花?燒一部保時捷給你吧……啊,不過看你這麼笨,你大概也不知道怎麼使用那些東西,不然這樣,我先幫你固形?反正你的靈體看起來已經頭好壯壯了……」咦,是啊,這笨蛋什麼時候居然靈光這麼強盛了?明明才離身第三天哪!不過一隻菜鳥,又笨得令人發噱,沒道理啊……

  他捏捏他的肩膀,又拍拍他的胸口,手順著身體曲線滑下去,揉了把那具精壯的腰桿,直到男人深沉了目光,發出一聲低吟,才訕訕收回手。

  大概憨人有憨福吧?他想,這世上總不可能有人會有當鬼的天份,要不然未免也太扯。

  「擇期不如撞日,快快,趁我還記得,先幫你固形吧!」固形之後身體便能不畏陽光,這樣明天他就可以上菜市場去買食材,然後在自己回家前,燒好一桌子飯菜等著他回來吃,嘿。潘維幻想得美滋滋,掀了棉被,就跨下床。

  羅正則深深吸一口氣,壓下體內翻湧而起的熱意。

  眼前的美景令人血脈僨張。

  那個習慣裸睡的漂亮男人沒注意到,自己已經成為他人意淫的對象。

  或許是因為生性使然,雖然正值男人的黃金年紀,但他在這方面的慾望並不像一般人那麼強烈;但也或許是因為獨居太久,慾火一但被撩起,便難以輕易降溫。

  更何況,已經讓他嚐到了甜頭……而現在那「甜頭」,正光著膀子,在房裡亂轉,尋找著需要的事物。

  突然潘維抬頭問:「固形需要媒介,你想用什麼當原身?」他露出一個很可惡的笑容,「你也知道我既陰險又小氣,捨不得拿出太有價值的東西送你,反正用來固形的媒介別人也看不到,只有你知我知天知地知,所以……就這些東西,你閉著眼睛隨便選一個去用吧!」他指向小桌子上的——

  枕頭?檯燈?……居然連馬桶刷都出現了?

  他又想做什麼?試圖惹惱他,好讓自己更加不幸?

  羅正則只是淡淡地抬起一道眉毛,輕淺的目光溜過他身上斑斑青痕的肌膚。

  潘維見他沒什麼反應,也跟著挑挑眉,接著彎身從床底下的暗櫃中掏出一個長型的柱狀物。「如果那些你都不喜歡,這個……剛買的新產品,還沒用過,就先給你了,別太感動,我偶爾也是會大方一下的!」他扭開底部開關,粉紅色的柱體開始左右繞圈舞動起來。

  「瞧,還不錯,挺有活力的哩……什麼?不會吧?這麼好的東西你都看不上眼?你只是隻『來福』耶,你還以為自己有資格挑三撿四?」

  用按摩棒當原身,這是多麼酷的一件事啊!這傻瓜是懂不懂?應該是不懂吧?要不然怎麼都沒什麼反應?他自己在心裡自問自答。好歹也怒吼一下,咆哮兩聲來聽聽……

  潘維把手上轉來轉去的東西,戳到了沒什麼反應的男人臉上,碩大圓潤的頂端,在男人麥色的肌膚上轉啊轉,微微扭曲了那張俊朗的臉龐。

  嗡嗡嗡……拼了命的努力扭動的粉紅色成人玩具,在波瀾不興的男人面前,顯得萬分可笑。

  突然覺得逗他真沒意思,嘖……潘維實在很不滿意他的表現。

  「要睡了,真無聊。」虧他還拿出獨家珍藏跟他分享,真沒幽默感耶。「睡吧,明天早上我找找有什麼好東西給你。」哼哼,非要找到一個可以嚇死你的好東西!

  天外橫來一大手,阻止了潘維收拾的動作,他才一頓,手上的低級玩具已經不翼而飛。

  「……」注視著掌中的玩意兒,男人的眸底,點著星星瞧不出意思的光芒。

  潘維一個怔忡。還以為這傢伙當真前衛到可以接受這玩意兒呢,但下一秒他就知道自己想錯了,而且錯得離譜——

  「喂!喂……笨蛋……你幹什麼……喂……你冷靜點……」

  浴巾被用力抽掉,潘維在空中轉體一周半後,以一個相當漂亮的姿勢落到床面上,用力彈了兩三下後,他狼狽地從棉被堆裡爬出來,就見羅正則站在床邊,視線在手上那隻大尺寸的按摩棒和他不著一物的身體上來來回回地轉著。

  精明如潘維,當然知道他在想什麼,瞬間冷汗直流。「你別想……那個太大……」

  「不。」他扯了下唇,難得露出一個類似微笑的神情。「我的比較大。」都可以接受他的了,沒道理會被這個人造物品給難倒。

  噢,讓他死了吧……

  看著男人興致勃勃的模樣,潘維腦海裡不由想起了昨天、不,應該是前天……那種又痛又爽快的感覺,渾身一顫。

  雖然有想過笨來福個頭這麼大一隻,下面那個重點地方大概也不容小覷,只是怎麼也沒料到,那簡直已經超出正常範圍之外……媽啦,那是凶器、是凶器吧!這種可怕的東西,被別的男人看到會哭的啊!這還叫人怎麼活——

  想到自己那可憐的,平日少操勞的隱密小部位,就這麼被這樣那樣去了,潘維就不由得要掬起一把辛酸血淚。

  「笨來福你要是敢……我就把你吊在大樓外一整夜……」結結巴巴地說著空虛的威嚇詞,只有他自己知道,大概是昨天太勞累,打從今天早上醒來起,身上的靈力竟然散失了大半,現在別說要把他吊在大樓外了,大概他想把自己吊上去,恐怕也很困難。

  羅正則看著他,半晌才道:

  「晚餐……」

  「呃?」

  「晚餐,我煮……每天,包含假日。」

  「啊?」潘維一下反應不過來。

  「所以晚上……」

  再接下來,就算他沒說,涵義也不言而喻。

  潘維整張臉囧成一團。

  他是想怎樣?

  笨來福的意思該不會是說,要每天煮飯給他吃,然後晚上叫他陪睡覺?

  這跟「援助交際」有什麼兩樣?

  喂喂,士可殺不可辱,你可以再過分一點喔!

  「我沒看過這個……」

  「啊,那就送給你了,千萬不用客氣,你自己慢慢研究,不用還我了沒關係,如果需要技術指導,客廳電視櫃裡有影碟,你自己放出來看看就知道。」

  潘維抽回棉被,把自己牢牢捆成一顆安全的粽子,沒料到欺身上床的羅正則,輕鬆便將他剝除乾淨——獨自一人生活習慣了,不管是做菜還是「處理食材」,羅正則一向熟練。

  無視潘維乍青乍白的臉色,他將沒說完的話給補足:「我沒看過男人用這個……你試,我想看。」麥色的手掌,將那個令他好奇的東西,送到了臉色很黑的潘維面前,深邃的眸瞳裡,淺淺寫著期待,看起來實在有種……相當天然的……呆。

  無知是最殘酷的體現,潘維終於明白了這句話的道理。

  男人的身型幾乎是他的兩倍大,微微傾身,便將他罩在自己的身影之下,而他卻已經退到了在床上所能找到的最角落處,背貼著牆壁,再也無路可逃。

  如果可以的話,真想一巴掌給他呼下去,問題是他不敢。

  沒了以往憑藉的靈力,就是再生給他多一副膽子,他也沒勇氣跟這隻熊一樣的猛男對打。

  古人說士可殺不可辱,但現代人說生命是光輝燦爛的、是萬般美麗的,只要活下去就有希望,所以他承認自己孬。

  他沒發現自己在他的目光下,秀麗的臉龐已經微微染了一層紅,心臟跳動的頻率也比平常要來得急促。

  這個笨僕人的「勇猛」他才剛親身體驗過,要是再來一次,真的……會死人的……

  真的……

  會死的啦……

  不、不行……真的不行……明天還要上班的欸……

  喂、別這樣……啊啊……你是哪裡學來的手法……這樣……讓人沒辦法拒絕,真是太過分了……

  「啊——!」

  當男人健壯的身軀覆上自己時,微涼的體溫激得他渾身一顫,但手腳卻是反常的纏了上去。

  潘維很悲哀地發現自己根本抗拒不了他,方才腦子裡所有拒絕的理由全在他沉黑的目光之下相當乾脆地被拋諸腦後,已經知道快樂的身體發出陣陣屬於期待的顫抖,下身那處海綿體,只是讓人隨意撥弄幾下,就毫無節操地高高舉起,尖端甚至已經濕潤了起來……

  死在床上,一定是天底下最丟臉的死法吧?

  嗚。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