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6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天使‧6

--------------------------------------------------------------------------- 糟,我忘了。 我看著兩手的汙血,微微皺緊了眉。 不理會趴在腳下的一票入侵者——喔,現在已經變一堆屍體了——有些煩躁地往屋子的方向走著。 鼠輩的屍體自然有人會來收,讓我困擾的是染在身上的血腥味……從前,都得使用特別的沐浴乳才能全部清除的討厭味道,現在要處理恐怕得費些心力了,再說這陣子晚上都跟明軒窩著睡,也擔心讓他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 上回只殺了一個人,染上那麼些微的血味就讓他發現了,更別提今天「失手」宰了這麼一大票人…… 站在小階梯的頂端,我想了半晌……然後嘆了口氣,索性閉起眼睛就這麼斜身倒下。 唉,好煩。 總不能每次都使這招,看來得找機會回去帶些專用的沐浴乳過來。 「唔。」我吃疼地悶哼一聲。 大腿處先著地,梯角在我皮膚上撞出了一片瘀青,本能地收起手腳避開身體脆弱的地方,接著撞上梯角的是後背,然後換肩膀……待我一路非常豪爽地從階梯的最上面滾到最下面,身上的衣服也早換了個顏色,褲管還讓路上的樹枝給劃破了一道。 多虧長年的訓練,優於常人的反射神經沒讓我摔出什麼大傷口,身上有的全是一些看起來很嚴重實際卻不然的瘀青,跟幾處的小皮肉傷,但乍看之下,也夠讓人怵目驚心的了。 這樣……應該夠說服力了吧?而且剛好也能掩飾因為方才的打鬥而得來的傷口。 甩甩手、拍拍衣服,故意讓衣服上的泥水汙血暈染得更平均些,這才放心的回到明軒的別墅—— 老實說,我一直很困惑,一個譯者兼作家的人,可以有錢到住得起陽明山上的高級別墅?當時不看「閒書」的我並不知道,別墅的主人可是文藝界中非常有名氣的神秘作家,等到終於明白自己有眼不識泰山時,已經是很久以後的事了。 「安雅,怎麼搞成這樣?」 呃,他、什麼時候回來的?我愣在門口,任他僵著一張臉,把我抱進浴室裡,打理我一身狼狽。 他不是去市區了嗎?說要去出版社討論事情直到晚上?沒想到竟然這麼早就回來了,我甚至還沒仔細想妥台詞呢…… 「腳抬起來……怎麼會摔成這樣?安雅你說,究竟是發生什麼事?」 「呃。」 頭一次讓他吼了,我呆了呆,一時竟說不出「我到附近散步,不小心滑了腳在階梯上跌倒」諸如此類的預設台詞。 「怎麼不說話?」 他的眼睛裡冰冰冷冷的,不怒而威的臉色,簡直就跟那個不良醫生阿帝米斯的撲克臉有得比。 遲疑地看著他,霎時間,我心惶惶了,從來在我面前就是小心翼翼的人,何曾這般怒火騰騰過? 「安雅?」 他催促著,我卻是低垂著頭,心下斟酌著用字遣詞。要擠出眼淚裝可憐這種幼稚的手段我是做不出來,但是這樣繼續教他惱怒著,我也不喜歡…… 冷怒的視線瞬也不瞬地盯著我,我悄悄咬著唇,心裡隱隱約約說不出的,彷彿類似酸澀的感覺正一點一點發酵,那樣陌生的神情,不是我熟悉的,一向溫柔的明軒會有的表現。 心慌了。 不安了。 一向自認在兩人之間處於優勢地位的我,頭一次體會到感情的制約是相對的,並不是誰可以主導誰。 「唉……安雅……」 或許我真的表現的很明顯吧?他也知道嚇著了我,遂緩了神色,輕手將我抱入浴缸中。臉色雖然還是不太好看,但語氣已經是刻意地放柔。 「手跟右腳都抬起來別泡到水,有傷口。」 「嗯。」 「除了身上我能看得到的之外,還有撞著哪裡了?」 擔心的視線在我身上來來回回地巡視著,我難得老實地搖頭,表示已經沒有別的傷口。 「頭呢?有沒有撞到?」 我仍然搖頭。 他嘆了口氣,伸手摸摸我的頭髮,就好像每一次拿我沒辦法只得隨我任性的反應。 我猜想,警報解除了? 「軒……不、氣……了……?」拉著他的袖子,我問。 「我不是生氣。」 騙人,就算隨便一隻狗也能察覺出他的惱意。 「我只是嚇壞了。」他看著我,「你怎麼能又把自己弄得一身傷?我會擔心的啊!」 「跌倒……」 「那就別再跌倒了!答應我。」 跌不跌倒,要怎麼答應?可他的神情卻又是認真的過分,一點也不知道自己在要求著什麼不尋常的允諾。心下一點懷疑突生,他是否知道了什麼?抑或是發覺了什麼? 仔細想想,他什麼時候回到家的,我竟然毫無所知。頸背一陣寒涼,我怎麼能無防備至此?後山離房子只有十來分鐘的腳程,若是他站在遠處看著我的一舉一動,並非不可能。 我仔細的觀察他臉上的表情,但卻只看到單純的著惱、單純的擔憂,絲毫無一絲心虛或是其他。 「我不喜歡看你身上再多出傷口了,安雅。」他低下頭,額頭頂著我的,難得如此強勢地說道,全然不知我心中的計較。「我一直告訴自己,你留在我身邊是安全的,是自由的,如果在我的照顧之下還是令你渾身是傷,我怎還有理由將你藏在我身邊?我是真心的喜愛你,別讓我太過擔心,好嗎?答應我,不管是什麼原因,都別再讓自己受傷。」 眼前的男人單膝跪著,幾近懇求的語氣,讓我的心,情不自禁地疼痛了起來。 我怎麼能,不好好珍惜他對我的感情?忍不住對他點了點頭,在心裡默默答應他,要好好珍惜自己,不再這般胡來。 他傾身親親我的額頭,開始幫我清洗身子,柔聲道: 「嚇著你了嗎?我只是讓你嚇壞了呀,本來趕著回來跟你一塊吃飯,我還帶了蛋糕,沒想到卻看到你一身是傷……疼嗎?山裡霧氣重,地面總是濕滑,出去散步要小心,看天色晚了就趕緊回來,如果天候不好也別……」叨叨唸唸的,全是對我的關懷。 我綻開一抹微笑,勾惑住他的目光。 方才的疑惑不再,心裡豁然開朗。 要是連自己選擇的人都不能信任,活在世上還有什麼意思? 如果我再一次的人生將從他身邊開始,那麼,將生命交付給他,也是理所當然。 只是沒料到,才短短幾天,我便意外在書房中察覺了他的秘密。 粉紫的書籤結著銀色的緞帶,光滑的紙面上俊秀的筆跡,是他親手所寫。 ———— 折了翼的天使自神殿逃出,棲息在我懷裡。 短暫或永久? ———— 我怔怔看著上面的短句,一時間竟不知該如何反應,心中百味雜陳。原來事實並非如他所說,只在阿帝米斯的住處見過我一面—— 他怎麼知道,我來自「神殿」? 或許,他隱瞞的部分,比他說出的部分,還要更多。 午後的陽光穿過窗帘,溜進了屋內,斜斜映上了桌面那本主人忘記收起的筆記本,攤開的書面滿滿的,都是他隨手記下的心情絮語,時不時還可見到我的名字出現在其中。 將遺落在地板上的紫色書籤拾回桌上,我拿起巴掌大小的筆記本,靜靜翻閱著。 今天,我看到他了。 一身是傷,滿是遭受凌虐的痕跡…… 究竟是誰忍心這樣傷他?我尋找許久的天使啊,原來一直處在可怕的地獄當中。我情何以堪,如果早知道他身處那般難堪的環境,我不會同意等到現在才接回他。 學長說,想留下我的天使,就必須控制他的手腳、他的聲音、他的視線、他的思考、他的一切。 當他明白自己非我不可,便會成為我的。 可, 那樣子,跟他之前的遭遇有何不同? 我不願成為他的痛苦。 可怕的夢魘每晚都折磨著他。 我的天使究竟是夢到了什麼,哭喊成那樣,恐懼成那樣? 世上最沉痛的沉痛,一定就是這種感覺吧? 看著他難過,卻無法可使。 天使告訴我他的名字,我知道這是信任的第一步,我興奮得簡直想當場跳起來舉手歡呼。 安雅安雅安雅安雅安雅…… 我的天使,擁有最美好的名字。 夢魘仍然困擾他。 但他似乎不知道,或是不願讓我知道。 於是,我便當作沒發現。 只是每晚因他夢中的呼喊而醒來,不知不覺已經成為我的習慣。 今天學長偷偷來看我,並且不准我告訴他。 學長說怕我少根筋得罪殘忍的天使,已經死無全屍, 他並不明白他的好,不然不會理所當然這樣想。 在他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吻了我的那天晚上, 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我得到了他…… 我感動的,快樂的心情,就算是得到諾貝爾文學獎都比不上。 他的好,遠遠超過任何一座文學獎,和任何一本我喜歡的書。 我猜是因為天氣熱,他心情很不好。 連他喜歡的蛋糕,都沒吃完。 今天,他因為想跟我說什麼,不小心卻嗆著,咳了很久。 我好難過。 他不知道,是我持續在茶水中添了藥,讓他的喉嚨不能順利發聲。 我怕, 他好了,全部好了,便會走了。 畢竟他只是留在我身邊養傷的。 榛果蛋糕,非常喜歡。 藍莓蛋糕,只吃了一口。 咖啡蛋糕,討厭? 牛奶,不太喜歡。 紅羅蔔汁,非常討厭。 汽水,感覺還好。 醬油口味的菜色,意外地受到歡迎。 唔…… 餘下的,全是我對各種日常事物的喜好記錄,他甚至還用分數來表示我喜歡或厭惡的程度,例如蘋果是六十分,天氣熱是負三十分,賴床八十分,洗碗二十分……不得不承認,他簡直將我的喜好捉了個九成九。 看著手上神奇的筆記書,我無言了。 原本心中端著的暗惱瞬間消散而去,我不知道該如何反應,捧著筆記本心裡盡是哭笑不得。 應該要生氣的,畢竟他不老實,違背了我對他的信任,但整個心裡卻是暖呼呼、甜滋滋……甜蜜的彷彿塞滿了無數個蛋糕。 「天使。」 應該只有我在的屋子裡,出現了另外一個低沉的聲音,瞬間緊繃了我的神經。 是誰? 我轉身,書房門邊,一具高大的身影背光而立,臉上的面具遮住了他大半的面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