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淨‧個人
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5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誘惑者‧2

------------------------ <第二章> 我期待著,他還會以什麼樣的面貌出現在我面前? 「啊……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闖下大禍青年慌慌亂亂的放下手裡的可樂、紙袋、零食和一堆的課本,隨便從口袋裡翻出一條手帕便要往受害者身上抹去…… 也幸得歐陽動作快,搶先一步擋住那偷●龍爪手,咳了一聲後才道:「呃,我自己來就好。」可樂的水漬剛好就倒在男人的重點部位上,實在是尷尬得不方便讓人幫忙。 「先生對不起,是我不對,我會負擔您衣服的乾洗費,請您不要生氣。」 九十度大彎身,戴著眼鏡的青年像個日本人般慎重地鞠躬道歉,極度有禮到令人發噱,要不是他低頭時額上那頻頻閃動的一抹銀彩,歐陽還真差點教他給騙了去。 這麼快?他才從酒館裡走出來不到五分鐘哪!瞧他,竟又換成了另一個面孔? 「沒關係,衣服讓你弄濕了,剛好可以讓我躲過一樁討厭的應酬工作。」溫言安慰他,同時也是讓他再也沒有藉口接近自己。 「這怎麼可以!」 就像個正經而拘謹的人,青年眉頭不贊同的攢緊,彷彿他方才所說的是多麼不負責任的事情。「我住的地方就在附近,隔壁剛好就是全日無休的乾洗店,如果先生您不介意,請到我的住處將溼衣服換下,我馬上幫您拿去清洗……怎麼能因為我的疏失誤了您的正事呢!」 說的是很好,只是當褲子真讓他剝下,他的「清白」還守得住嗎?呵……歐陽低頭輕笑,莫名其妙的態度,讓青年摸不著腦袋。 「先生?」 「不,沒事……給我你的電話吧,如果你堅持要負責,我會把衣服的處理費用告訴你。」 「這……好吧。」他也只好妥協的在筆記本上寫下自己的姓名跟電話號碼,然後撕下來交給他。「請您一定要通知我,不然我會良心不安的。」 「好的,那麼,後會有期了。」 坐進一旁等待許久的高級房車中,歐陽朝他點點頭。離去前,還轉頭看了他一眼。 「真可惜,他的型還不錯,可惜看起來還是太纖細些……」 刻意的自言自語,在車窗搖起之前,隨著夜裡的輕風,傳進了青年的耳裡。 ◎ ◎ ◎ ◎ ◎ ◎ ◎ 續攤,比歐陽想像中來得輕鬆。 雖然是被祕書半迫半拉的拖來這間酒店,但他幾乎沒說到話。非常好運的,對方公司那個老小姐,一雙眼珠子打一開始就直盯著張秘書不放,眼中的暗示,火辣到應該打上兒童不宜的標語。 ——難怪怎麼都要拖著他來,看來是把他當做保命符來著。 歐陽亂沒良心的端著酒杯閃到吧檯邊,把難得吃鱉的張秘書丟給饑渴難耐的老小姐,自己的年終獎金自己賺,讓人摸個幾把也是他自找。 一杯葡萄酒順著長長的吧檯滑到了他桌前,酒保神色曖昧的朝他眨眨眼。 「旁邊那位先生請你的。」 請他喝酒?怎麼今天他的豔遇數都數不完?該不會又是那個?挑眉的好奇看去…… 「咳、咳咳。」歐陽險險叫含在嘴裡的一口酒給嗆死。 一個男人、一個大男人、一個目測約有一百九,高大帥氣,前額上還亮著一撮銀白色澤的大男人,正舉杯朝他遙遙一敬,那雙深邃的眼裡,盡是對他的欣賞。 「……」有一點笑不出來,歐陽覺得「他」肯定是誤會了什麼……怎麼會突然「改變」這麼大呢?先前來的明明都是可愛漂亮到讓人流口水的小東西啊…… 「嗨,可以認識你嗎?」 「……可以。」 「怎麼稱呼?」對方坐了過來,咧開一口整齊健康的白牙,饒是外表條件高人一等的歐陽也不得不承認,他也是個帥哥。 「叫我歐陽就好,你呢?」 「洛。」 洛? 兩個人併肩坐一塊兒,身高差距便明顯的表現了出來,看著對方「孔武有力」的本錢,歐陽不禁有些難言的壓力……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他希望,是他想錯了…… 「喜歡喝葡萄酒嗎?這酒果香濃厚,入喉順口,酒精成分也不高,喝再多也不怕醉。」倒酒的手,恰恰蓋住酒精濃度的標示。 這人想灌醉他的涵意不言自明,手更是毫不客氣的在他大腿上磨磨蹭蹭,極具煽情的舉止,讓那個大腿在今天特別受到歡迎的歐陽,嘴角忍不住微微顫抖。 我的老天爺,他全身上下究竟是哪一點,讓人覺得是被壓的那一個? 究竟是他誤會,還是自己誤會了?也或許,這樣一個人高馬大的大男人,其實是來當O號的那個…… 呃,不過,他的胃口,可沒這麼寬廣。 沒多久,一瓶陳年美酒見了底,理所當然的又開了一瓶——同樣的一瓶,陌生男人口中酒精成分不高的昂貴烈酒。 「換一種酒吧,都三瓶了,膩也膩了。」歐陽帶著笑意,婉轉推拒。雖然說要將計就計,但總不能真的就這麼不醒人事,莫名其妙被他吃乾抹淨,丟了他想保留一輩子的,某方面的第一次吧。 「換……換酒?」 瞧見男人握著酒瓶的手微微一抖,歐陽好奇地試探:「怎麼,喝不得別的酒?」 「怎麼會喝不得?你想喝什麼,我們便點什麼。」男人硬著頭皮,故作瀟灑地擺擺手,頸背瞬間淌出了冷汗,不復方才一口氣乾杯的豪爽模樣。 喔喔,肯定有鬼。 帶著微笑,這一次,主動倒酒的是「被釣」的歐陽。 「剛才都讓你請客,實在不好意思,這一次,就算我的吧。」仰頭乾了杯,歐陽拎著空酒杯朝下搖搖,俊朗的眉峰一挑,笑容裡很有挑戰的意味。 「可別不給我面子。」 「呵呵、呵……」冷汗加乾笑,男人的緊張,只要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來。 「嗯?」 「不……沒……事……」喝就喝嘛,不過小小一杯,酒精濃度又都差不多,應該是沒問題……從不肯認輸的個性讓他低不了頭,不過是三十年的烈酒,他的年紀都不知道是這瓶酒的幾十倍大了,難不成還會讓它給打倒? 心裡如此一番自我建設完,他便氣勢磅礡的舉杯乾了它…… 「……喂?」歐陽懷疑的用腳尖踢踢倒在地上死了一樣的大傢伙。 ……真的還假的? ◎ ◎ ◎ ◎ ◎ ◎ ◎ 真的是醉了嗎? 打從跟張秘書將這傢伙搬回來起,他就呈現完全昏迷狀態,完全沒清醒的跡象。 真是讓人好氣又好笑。 之前的高純度葡萄酒兩個人份量一半一半地解決後都還能好好地站著,足見他的好酒量與自己不遑多讓,想都沒想到最後竟是一小杯普通的水果酒就讓他倒下了? 這怎麼行呢?他該是演獵人的那個人哪,怎麼可以自己落入陷阱當中?怎麼可以這麼輕易就讓他給扛回家裡來? 歐陽輕輕搖晃他,但沒反應。 湊近一瞧,才發現對方正發出鼾聲,睡得可好了。他甚至還抱住沙發上的小抱枕,縮起長腿,換了個姿勢,整個人都窩到沙發上…… 歐陽簡直哭笑不得,這麼高大的一隻傢伙,居然睡得像個孩子似,手裡還緊緊抓著小抱枕不放,還真是裝可愛裝到了極點哩,忍不住伸手撥亂他頭髮,壞心要騷擾他的好眠。 「別鬧……」不堪其擾的男人像是打蒼蠅一樣搧掉他的手。 「你醒了嗎?」歐陽試探地輕聲喚。 「還沒有……」不耐煩地嘟噥。 「喂?真的還沒醒?」 「不、不要……吵……我……還沒醒……」呼嚕。 還沒醒?沒醒又怎麼聽到他的聲音?大概真是醉昏頭了,不過嘛……歐陽咧嘴無聲一笑,難得遇上對方如此願意「配合」,不做些什麼好像說不過去? 輕輕拉起他的襯衫,小心翼翼地解開一整排鈕釦,三兩下便將他剝了個半裸。反正人都睡死了,八成打雷打鼓都醒不了,此時不動手還等什麼?他一直很好奇呀,他是怎麼樣能「變」成這麼多種樣貌? 是像武俠小說裡頭那種人皮面具嗎?還是像電影科技般在衣服下藏了什麼道具? 「咦?」赤裸的胸膛藏不住任何東西,一眼望去除了光滑溜溜的麥色皮膚外,再無其他。歐陽轉移目標,兩手探向他的褲腰上,毫不彆扭——事實上他也不需要有什麼彆扭,別說他有的自己也有,就是不是自己的他也看過不少…… 手指熟稔地挑開皮帶扣頭,拉下拉鍊的時候卻被另外一雙大手輕輕包覆上。 「你……做什麼……」 歐陽抬眼,對上男人一雙醉眼迷濛,只思考了短短一秒鐘,立刻露出誘惑的微笑。 「我把你的衣服脫掉,讓你舒服些,不好嗎?」 「喔,好。」傻呼呼地笑,他八成不知道回答了什麼,一副矬得被賣了都還會幫著數錢的傻樣。 「那你現在乖乖的呵,讓我把你的衣服脫了,等等就讓你舒服了。」隨口便把平常哄枕邊人的台詞拿來說上一遍,倒是忘了現下這局勢可不太適合用上這些。 歐陽只聽見他嘟噥了一些聽不出是什麼的言語,接著便莫名其妙硬是被拖上沙發,頃刻間,男人翻身往他壓下,那大上他一號的體型,差點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呃……請、等一下……」一時片刻反應不過來的歐陽直到身上那死豬重的高大男人竟然毫不客地氣拉起他的襯衫,把手伸進他的褲襠裡,甚至還妄想翻過他的身子——臉色瞬間一青。 慘了。 「這位……你冷靜點……呃,失禮了……」肘拐子抵上男人的腹部,借力使力脫離他的桎梏,他身形俐落的滾下地毯,三兩下便迅速遠離沙發跟那個危險的男人。 「你、不喜歡?」 癟著嘴,似醉似醒,一雙深邃的眸瞳裡盡是堪稱可愛的不解光芒。 望著眼前那張不輸自己俊美的面孔,歐陽有點頭痛。 怎麼會讓自己陷入這種奇怪的情形當中呢?要是讓張秘書知道肯定給笑死…… 屈居人下這檔子事,別說他沒做過,更是想都不曾想過。 「我喜歡的是另一種方式……」他暗示道:「不是目前這樣子的……你明白嗎?」 男人歪著頭,皺著眉,勉強想了好一會兒,然後咧嘴一笑,拉過他的手,顛顛倒倒地走向一旁的特大水床。 「我知道,在床上,感覺、感覺……呃,比較好……」 滿身酒氣的男人砰地又將他摔上床,二話不說疊上他,衝著自己力氣大制他動彈不得之際,朝他便是一陣毛手毛腳…… 瞬間,歐陽一身上下的雞皮疙瘩全都爬起來排排站。 「等……等一下。」 兩個巴掌拍住男人英俊的臉蛋,使盡吃奶的力氣將那張正在身上使亂的嘴巴抬離自己的胸口,歐陽有些氣息不穩。 「聽、聽我說……」 「唔?」一樣醉眼茫茫。 「那個……我不是O號!」失了一貫的瀟灑,他簡直就是氣急敗壞的低吼。這輩子還是第一次這麼狼狽——在床上。 「不、不是?」 醉態難掩的面容,表現出一副認真思索的神情。好半晌,他終於下了結論: 「你騙人。」 「我、我騙人?」歐陽瞠目結舌,他何必騙人這個? 「不要以為我醉了就隨便唬嚨我,呃,我還、還清醒得很……你明明,不喜歡纖瘦美少年還對外放話說喜歡……我換了那麼多、那麼多樣子接近你,你都看不上眼……哼!」拎著歐陽的領口,他眼神突地一亮,醉醺醺的神態頓時好似清醒不少,傻傻地笑道:「我那麼聰明你才騙不了我……你肯定、你肯定……只是不好意思讓人家知道你是下面的那一個……呃!」 很好、很好,真的很好! 他總算可以確定前面那些個美人兒都是他所扮成,但唯一不好的一點就是,他的警覺心竟然造成了對方這麼大的誤會…… 上帝啊,今天肯定是他有生以來遇過最大的危機。 一邊拍開頻頻來襲的毛手毛腳,一邊腦子裡飛快繞轉著思緒,危機時刻,歐陽卻還在猶疑,要乾脆一腳踢開他抑或跟他繼續周旋下去。 「呃……我、我……」 「你……怎樣?」歐陽瞪著身上的男人,一滴冷汗從額際滑落。 「我忍不住了,我要……」男人漲紅著臉,一副痛苦萬分的模樣。 老天,他該不會是想…… 「我想吐。」 ……我就知道! 「給我起來!」連忙將男人趕下床,連拖帶拉的扭進浴室裡,然後幾乎是以非常粗魯力道把他的直接壓在洗手檯上,任他吐到昏天暗地,彷彿要將心肝脾肺全噁出來般。 鬆了一大口氣。 好險,心愛的水床差點就要死於非命…… ◎ ◎ ◎ ◎ ◎ ◎ ◎ 「嘔嘔……」 頃刻間,整間豪華浴室充滿令人作噁的酸臭味。 歐陽擰緊眉宇,手還緊緊壓著他的後腦勺,不讓他抬頭。 「討、討厭……沒良心的小齊……我吐完了、快放開我……」伏在洗手檯前的男人掙扎了起來。 小齊?是誰? 但比起這個小問題,更讓歐陽感到吃驚的是他的聲音。 清亮的嗓音不再混喃不清,感覺得出方才那一陣嘔吐已經讓他清醒不少,只是他的聲音卻「變了調」。 「臭小齊臭小齊,我要跟妍妍說你又欺負我啦!」 這與……男人原本渾厚的聲音完全不相同哪,清脆中帶著些甜呢,慵懶可愛的嗓音裡含著一絲嬌氣,歐陽怔了怔。 他聯想到科幻電影中帶著人皮面具的主角們只要在脖子上貼著一片電子晶片就能改變聲音,這男人身上該不會也帶著這樣一個神奇的電子產品? 「臭小齊,豬頭!教你放開沒聽到喔,這樣人家脖子很酸啦!」哇啦哇啦地喊了一頓,也許是還醉著吧?他竟然完全沒發覺自己並非是在跟「小齊」對談,驀地,他咯咯輕笑了起來,像是想到了什麼。 「呵呵,你一定忌妒我現在身材比你好,才這樣欺負我……算了,我決定要原諒你的小心眼。」 慢慢、慢慢地彎下腰,男人搖著頭坐到了地上,自言自語地說道:「我要變回來了,小齊我要吃海鮮濃湯跟炸雞塊……」 然後,歐陽只能瞪大著眼,錯愕地張著嘴巴,看著滿面紅暈未退的男人,身上那不可思議的「變化」。 個性的短髮逐漸變長,彷彿有生命般逕自生長至肩膀的長度,柔軟滑順的半長髮輕輕圍繞突然變小了些且細緻許多的臉蛋;原本帥氣有型的五官緩緩趨向柔和,深邃的眼眸變細長柔媚些許,雙眼皮讓他乍看之下有種獨特的風情,鼻子變得更精巧挺俏,薄軟的嘴唇也更小更豐潤了。原本高大的身形,甚至在極短的時間之內,縮小了好幾號……一個高大帥氣的大男人竟在瞬間「轉變」成一位中性風采的纖細少年,饒是從不信怪力亂神的歐陽,也不免要瞪直了眼。 老天,就是看著電影中的特效鏡頭也沒這般震撼! 現在的他看起來,有點像是先前那落難的美少年,卻又少了幾分女態,多了一絲中性獨特的美感。 「你……到底是什麼東西……」歐陽不由得這般傻氣地問著。 「我是洛艷啊,笨小齊,你醉昏頭了嗎……呃、就跟你說、說不要老是跟烏烈躲在吧檯底下偷喝我的酒……呼嚕……」說罷,雙眼一閉,竟睡著了。 <第二章。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