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7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誘惑者‧4

(第四章) 他居然以為躲得過我?呵呵…… 千年CLUB。 招牌很大,但是能「看見」的人不多。 名聲很響,可沒人介紹,根本找不到這一間店。 秘密很多,聽說有許多政商名流、名聲大得壓死人的人物全都是這裡的會員。 千年CLUB,說穿了,不過是一間不對外開放的私人俱樂部。 在這裡,可以放縱自己、狂歡熱鬧;可以僻靜思慮、享受獨處時的自在,只要你願意,甚至可以在裡面待上十天半個月,這裡彷彿是另一個次元,只要不踏出大門,不會有人找得到你。 這裡最大的特色即為百無禁忌。 這裡唯一的規定就是不允許對非會員提起這裡所發生的任何事情,無論是多離奇詭誕之事。 除了各國美食佳釀,「千年」本身亦提供男男女女的特殊服務員,以滿足需要的客人各種「特殊需求」。只要你出得起價,俊男美女、小家碧玉、少年少女……在這裡都可以像普通物品一樣以金錢購得,當然,「使用」的地點僅限在俱樂部裡…… 「星期一是酒館,星期三是俱樂部,很高興再次見到您,您可以在午夜十二點左右看到俱樂部的負責人……不,感謝您的大方,但我們不收小費,這種『東西』,我們沒機會使用到的。」 同樣恭敬的門房,同樣古樸的雕花木門,但推開之後,裡面卻是截然不同的場景。 杯觥交錯,衣香鬢影,入眼盡是奢靡華麗的景象。 極盡奢華的暗紅色長毛地毯撲滿整個大廳,由無數尖角水晶組成的大型燈飾就吊在正中央,反射出七彩絢目的光芒。 幾條手臂粗的銀色鐵鏈從天花板一路垂下,底端懸掛著精美的圓型大鳥籠,就在賓客頭部上方盪啊盪,鳥籠裡頭各具風情的絕色少年少女或倚或趴,神態慵懶自得,偶爾會有賓客好奇的把手伸進籠裡逗弄,讓他們發出銀鈴般誘人的笑聲。 大廳旁靠牆處還有個小型的舞臺,現正吸引著現場大部分人的眼光,兩名有著沉魚落雁般美貌的少年,赤身裸體卻毫不扭捏地併肩坐在舞台邊,兩雙光潔的腳丫子還一起在半空中蕩啊蕩地踢著,自顧自地聊著天,他們手上都拿著一塊牌子,牌上寫著幾乎等同天價的金額,那是他們的起標價。 容貌標緻的男女侍者穿梭在賓客間,妙語如珠,言笑晏晏,酒酣耳熱之際,欲拒還迎的摟抱也不在少數,偶爾在陰暗處撞見一些活色生香的羞人場景,更是見怪不怪。 「叮鈴鈴……」 開啟的門板晃動了上頭的鐵鈴噹,發出一陣輕響。 「大家晚安,我來晚了。」清脆帶甜的嗓音語調是懶洋洋的,與現場的客人打著招呼。 進門的,是個約莫十七八九歲的少年,微長的墨髮看似隨意地披散在頸後,一張清麗的臉蛋兒上盡是淺淺笑意。他的五官細緻精巧,是種純然東方味獨特的美感,纖瘦輕盈的身子裹著一襲大紅的改良式旗袍,露出兩條白皙的手臂。 少年的美是屬於中性的美,不剛亦不過柔,介於兩種性別之間美麗在他身上非但不突兀,反而還有種說不出的和諧感。 尤其那雙深不可測的烏瞳總似有若無地傳送著誘人的秋波,瑩瑩流轉的眸光,風情萬種、嬌媚難言,人才一出現,便吸引去現場十之八九的目光。 忽然間,喧鬧的大廳安靜了下來,眾人舉起手中的酒杯,朝他作了個敬酒的動作。 這少年,便是千年CLUB的負責人,洛艷。 若問神秘的千年,究竟有什麼好神秘的? 在這裡,洛艷便足以當個代表。 年紀輕輕要如何主持這樣大規模的俱樂部,這沒什麼好探究,眾人更好奇的是他的年紀。許多從年輕便來到此處的會員,一直到經歷了結婚生子,甚至又帶了兒子加入俱樂部,在他們印象中,這美麗而獨特的少年,自始至終一直沒變過,時間的女神彷彿特別眷顧他,分毫沒在他身上留下一絲歲月的痕跡。 但好奇歸好奇,沒人有心去打探。 對這裡的會員來說,千年是個可以完全放鬆身心的好地方,某些似是而非、神秘詭譎的事情,其實,倒也不是那麼重要。 「嗨,小艷。」 一個窈窕的女子扭腰擺臀靠了過來,妝點得美麗無瑕的臉上有些暈紅,看來是喝了點酒。洛艷笑著在她臉上輕啄了下,還親暱地攬上她的腰枝。 「呵,陳議員,好久不見,近來好嗎?」 「沒看到你怎麼會好?今晚陪我吧?」 「有何不可?能陪號稱政壇第一名花的陳議員可是洛艷的榮幸。」 「小艷總是嘴甜得教人不知如何是好哩。」女子被逗得樂不可支。 突然間,洛艷的屁股被摸了一把。 「今天穿得真漂亮,小艷。」 一個高大的男人貼上了洛艷的背,曖昧的在他耳邊呢喃:「怎麼這麼久沒來?很想你呢!」說著說著,唇舌便含上了洛艷小巧圓潤的耳珠子,無視旁人存在地對他調情起來。 洛艷發出一串愉悅的笑聲。 「張總裁,陳議員在旁邊看著呢!」 「沒關係,就讓她看……何時我們的小艷也變得害羞起來了?記得不久前,我們甚至在飯店停車場裡來過一回,那時可沒見你臉紅一分?」呵呵咭笑,他一點也不在意說出兩人間的風流韻事。 這洛艷,像這「千年」般,百無禁忌。 已經有了幾分醉意的女子抱住洛艷的手臂不放。 「張大老闆,小艷今晚的時間要陪我的,你可別不識相。」 「陳議員,妳不是上星期才剛訂婚?怎地今天還是到這兒來報到?莫非妳那新任未婚夫某方面的表現不讓人滿意吧?所以才又回來找我們小艷?」無狀地出言譏諷,全為了贏得今晚佳人的所有權。 「您不也是?同一日與兩女開房的消息可是傳得眾人皆知哪!嘖嘖,新歡舊愛兩手抱,肯定快活得很……昨個兒水果日報上您大老闆的照片拍得還挺不賴。」雖然腦子已不如平日來得清晰,但「職業本能」使然,女子的伶牙俐齒仍舊教人招架不住。 外人看來三個人彷彿相見歡似的說笑,誰知道實際上卻是如此夾槍帶棒的言詞交鋒。 洛艷做出莫可奈何的表情,天生麗質難自棄,他早習慣了這樣的場景。招手喚來兩名男性服務員,一位俊帥有型,一位柔媚嬌慵。兩名別具特色的服務員舌粲蓮花,妙語如珠,很快便哄著方才還氣呼呼的兩人露了笑,一人一個分別帶開了去。 旁邊的沙發上,獨酌的男人轉頭看了看洛艷。 「怎麼了,小艷?你臉色不太好的樣子。」西裝筆挺的冷面男人眼神凌厲,一語便道破他的偽裝。 「鳳!」瞅了對方一眼,洛艷放軟了身子跌進沙發裡,有點賴皮地將全身的力量都交給了那人,軟綿綿地告狀: 「鳳,有人欺負我,嗚嗚,你吃不吃人?你去把他吃掉好不好?最好啃得屍骨無存,連血都喝光光一滴不剩!人家好生氣哪!」 男人身邊,一名身著俐落套裝的長髮女子倚了過來,那張與男人幾乎是相差無幾的美麗面容,有些破壞氣質地冷哼了聲。 「小狐狸,我不知道你是遇到了什麼事,但請別拐騙我的另一半去幫你惹麻煩。」 說的是什麼話嘛! 「凰,妳忍心看我受人欺侮?」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雖屬不同物種用上這句話是牽強了些,但面對愚劣的人類,他們該要與他一起同仇敵愾的啊! 凰連想也不想地回答他:「總比讓鳳去做傻事來得好。」 說罷,很沒良心的拉著雙生哥哥走了,才不理他一臉像被人倒了很多會的苦瓜臉。 沒良心的凰!肯定還在記恨去年他打破了她心愛的紅茶杯。身為中國傳統吉祥象徵的靈獸心眼怎恁般狹小! 噘了噘唇,洛艷在客人的邀請下繞進了舞池,分別在幾個男男女女的懷中轉了幾圈,還差點讓壞心的女吸血鬼在脖子上咬了一口,最後香汗淋漓地轉進一名高大的男子懷裡。 因為剛好換成了慢舞,也因為這個客人的胸膛靠起來好舒服,他決定先攀住他就地休息一下,順便想想要怎麼把紙牌拿回來,當然重點是,想想還有誰可以幫他報仇雪恨? 他認為他遇到了生平最大的挑戰哪! 那個男人分明就是在欺負他,他卻不能恣意將之搓圓踩扁,甚至打成肉沫做成肉丸子炸熟當下酒菜……真是叫人情何以堪?他洛艷,向來就不是個懂得忍耐的人啊! 真是氣煞人……不,狐也! 還好在這裡不會遇到他,這裡可是他的天堂,只要沒有他的許可,那種惡靈般的人物就是再有能耐也絕對進不來!哼哼哼。 一曲舞盡,男人自經過的侍者手中拿了杯酒,擁著他離開舞池,見到角落一組沙發正空著,便順勢入了座。 洛艷懶洋洋的,低頭就著男人的杯子,啜了一口葡萄酒含在口中。 「不怕又醉?」 又?「呵呵,你剛來呀?不知道我洛艷可是千杯不醉的好酒量?」說到拼酒,整個千年可能沒人比得過他……當然,那些不是人的,自然不在此列。 是是,他當然知道,這個小可愛可是曾經與他兩個人一起幹掉三瓶陳年烈酒,後來卻敗在一口水果酒上。 男人想了想,突然問道:「千杯不醉的前提難不成是不跟其他酒類混著喝?」他是聽說過有人有這種怪癖。 「咦,你怎麼知道?」所以俱樂部裡一天只提供一種酒類,就怕他這負責人玩過了頭,樂極生悲。 「你說呢,小可愛?」 真是可愛的孩子,就連慢半拍都慢得比別人可愛。 歐陽愛不釋手地摸摸他的頭,有趣地欣賞小傢伙一臉乍青乍紅的臉色。 ◎ ◎ ◎ ◎ ◎ ◎ ◎ 洛艷面無表情地站起身,往後退了一步……一步……又一步、再一步,然後轉頭就跑。 「小齊,救我,有壞人,嗚嗚嗚。」 方才媚惑眾人的美少年,正不顧形象地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奔向大廳的另一邊,目標是一名正在沙發椅上與男人擁吻的俊秀青年—— 他先是撞開壓住青年上下其手的高大男人,然後以一計惡狼撲羊的狠勁,將搞不清楚狀況的青年再直接壓倒在沙發,再緊緊攀住他不放。 剛才說要將他怎麼樣怎麼樣的血腥狂語全數忘得精光,這會兒,洛艷直覺就是要躲得他遠遠,簡直將他當成了凶神惡煞…… 「該死的小笨狗。」啐了聲,讓人撞得七葷八素,正牌的凶神惡煞神色冷峻地「拔開」貼在自己身上的傢伙,出聲警告:「還有別的客人在,你給我莊重點,要是壞了形象少了我的營收,皮就給我繃緊一點!」這擅長招風引蝶小笨狗可是俱樂部裡的活招牌,他一向非常注意這傢伙形象的經營。 好狠的小齊,都這個時候了還只顧著他的營收,嗚嗚。 「小齊,嗚嗚,薇娜佩兒沉睡前明明交待你要照顧我們的,你怎麼可以置我的生死於度外,好狠心喔,你都不會愧疚喔,你都不怕薇娜佩兒晚上入你的夢教訓你嗎?」 不顧形象翻了個白眼,俊美青年——藺齊萬般無奈的再次「拔開」跳到自己身上的黏皮糖。 就是小媽的交代才讓他擺脫不了這群「奇珍異獸」!尤其是這隻號稱已有七百多歲卻還是像個小孩子一樣愛撒嬌的狐狸,從小到大真不知道帶給他多少麻煩! 試想,有哪個正常的高中生,得每天中午趕回家煮飯餵食一個年紀看起來與自己相差無幾的少年,就為了擔心他太超過的偏食壞習慣會讓他營養不良,教自己對小媽沒法交待? ——縱使這傢伙年紀其實已經大到尋常人絕對無法想像的地步。 一回想起自己沒時間交小女朋友、慘淡無光的學生生活,藺齊更是沒好臉色。 「小齊,嗚,只剩下你可以救我了,你千萬不能對我始亂終棄,不能有了新人忘舊人啊,嗚嗚嗚。」 去他的新人舊人,他藺齊肯定是倒了八輩子的楣才會遇上這些人!總有一天拔了他的毛煮狐狸湯!藺齊又瞪了他一眼,抬頭發現其他人居然全都在看熱鬧,沒有任何一個打算好心出來表現正義的一面,不得已,他只好責無旁貸地開口: 「好了好了,只不過是小倆口吵架,沒什麼好看的。音樂繼續、跳舞繼續、節目繼續、喝酒的繼續、在角落『辦事』的也都給我繼續,沒什麼好看的,散戲了。」說罷,拉起高大的長髮男人就要往角落閃去,繼續他們方才未完成的「要事」。 洛艷大力跳起來,忙地又想躲到誰的背後,這回,拎住他頸子的是歐陽。 「這裡那麼多人,別想耍什麼詭異的法術,否則會被抓到實驗室解剖當狐狸標本喔,小可愛。」 歐陽笑得好和善,和善到看見的人都以為他正在跟情人細心叮嚀什麼,洛艷氣得全身發抖,這個可惡卑劣的雙面人,總是抓著他的弱點威脅他! 只有尚沒走遠的藺齊瞥了一眼過來。 「那個姓歐陽的男人,警告你,別這樣威脅他,他雖然很欠扁,但好歹也是我家的孩子,受了外人欺負,我們也不會不吭一聲。」淺淡的語氣有著極深的力道,不容人忽視。 啊啊,好感動,小齊果然還是疼愛他的啊…… 但下一秒,洛艷的下巴卻驚得差點掉下來。 藺齊接著說:「要吵你們到樓上去吵……小艷你帶他到樓上房間去,別在這邊丟人現眼。」這兩個人在這邊吵吵鬧鬧叫生意是要怎麼做?「千年」什麼都有,就是不鬧笑話給別人看。 如果可以他也想躲上去啊!洛艷哇哇大叫: 「我才不要跟他上去,我跟他才沒有關係,要是跟他單獨在一起被他怎麼樣了怎麼辦?而且我根本上不去啊,我的紙牌被他……」 歐陽適時插口:「小艷怕把紙牌弄丟,早就交給我收著了。」 「去去去!兩個冤家要吵到樓上去吵,回你的房間去吵,別在這裡讓人看笑話!」藺齊朝他們兩個揮揮手,活像趕蒼蠅一樣。 冤家? 能有這麼可愛的小冤家也不錯! 歐陽接受提議,快樂地將小可愛拋到自己肩上,仗著自己人高馬大,駝了個人還能靈活地穿梭在人群當中,時不時地接受大家或祝福、或讚賞的眼光,當然絕大多數是嫉妒的視線,腳步穩健地邁向旋轉階梯。 「走了,小艷,我們上去『聊聊天』,培養培養我們的感情,別在這邊打擾別人作生意。」大手親暱地拍了拍他的小屁股,呵呵笑。 什麼打擾別人作生意?這明明,明明就是他的生意啊—— 「嗚嗚嗚,還有誰可以救我……」 欲哭無淚的洛艷,只得到逐漸遠去的藺齊一記冷視,警告他別太囂張吵到了客人。 ◎ ◎ ◎ ◎ ◎ ◎ ◎ 一路扛著他上樓,爬上樓梯,經過十幾個房門,歐陽往前一望,前面卻還有千百個房間綿延彷彿毫無止境。 這是個奇怪的地方,樓上樓下就像兩個不同的世界。 四面八通的走道旁盡是數不盡的房間,沒看到一盞燈泡的空間卻是異常明亮,所有的房門都是緊閉著,不時會有腳步聲或是談話聲傳出。 他前後左右看了一圈,發現每個房門上都懸掛著小小的木牌,牌上烙著黑色的字體,每塊木牌的文字都不太一樣。他認不出那是什麼文字,有點像英文,有點像西班牙文,但更像地球人看不懂的火星文。 他突然聯想到洛艷擁有的那張牌,上面的字,跟這種木牌上的字體有點類似。 洛艷在他肩上扭了一扭。 「可不可以換個姿勢?這樣子不太好看。」 愛漂亮的洛艷很注意形象。在隨時可能有人出現的走道上,他一點都不想讓人瞧見這丟臉的樣子。 「小可愛,你告訴我怎麼找到你的房間,然後我們趕快躲進去,不就不會被看見了?」 ……裝傻不知道有沒有用? 「小齊說不能帶陌生人回家。」 「如果小齊就是剛剛那個人的話,我記得他明明建議我們進房好好『溝通』不是?」 洛艷嘟嘴,不理他。 兩個人在走道上僵持了很久,大概有三分又四十秒……期間有不少人經過他們身邊,像是穿著歐式低胸蓬蓬裙晚禮服,梳著繁覆髮式,彷彿走錯了時代的歐洲皇室公主;有一個光著上半身,長著一對大翅膀,一頭亂糟糟像剛起床的男人,甚至有一個用飄著前進,半透明的身子完全看不出是男是女的「東西」從他們身邊飄過……但不管是誰,看到他們都是一臉辛苦忍笑的模樣。 洛艷終於忍不住的投降:「隨便找扇門拿紙牌晃一下就可以了。」再這樣下去他可真的顏面無存。 就這麼容易? 歐陽扛著人走到最靠近的門前,掏出紙牌,在門板上隨意一晃。木牌上頭的文字彷彿受到感應般,逐漸起了變化……雖然在歐陽的眼中也只不過是從火星文轉變成水星文,仍然是一段段教人完全看不懂的線條組合。 門突然自己打開了。 他老實不客氣地踢門進去,再反腳把門踢上。 「放下我啦——啊!」 毫沒心裡準備地被拋在床上,亂扭亂蹭的小傢伙一時力道收不住,竟然在床上連滾了好多圈,還順道捲起了一整條被單,將自己的手腳纏了個結結實實,瞬間成了一顆狐狸粽子。 「啊啊啊,放開我……」嗚。 「你是笨蛋嗎?」從頭看到尾的歐陽,除了這個結論,也想不到還有什麼更適合的形容詞。 「我才不是笨蛋,明明是你陷害我——」怒目大吼,只是個愚蠢的人類居然也敢罵他笨蛋?可惡! 「若不是笨蛋,怎麼會弄成這樣?」 「放開我放開我啦……」 「這是有求於人的態度嗎,小可愛?」歐陽真是又好氣又好笑,這隻小傢伙實在囂張到教人忍不住想欺負他。「嘴巴再不客氣點,我就把你當球一樣拎起來滾。」 他一說完,倒真的兩手抱起那顆狐狸粽子,一副躍躍欲試的神情,嚇得洛艷臉色發青,連忙開口求饒。 「不要丟我不要丟我……嗚嗚,請你放我下來啦……」眼角邊含著兩滴可愛的淚水,態度簡直謙卑到了極點,就怕這卑劣的壞人類真將他丟下去撞地板。他最愛漂亮了呢,這一撞下去肯定要鼻青臉腫好久好久,他才不要。 被欺負成要哭不哭模樣的小傢伙著實我見猶憐,歐陽看得好心花怒放,愛極他這般可憐兮兮的模樣,忍不住將整顆狐狸粽子抱在懷裡,溫聲哄著: 「乖乖,那你跟著我說一次:以我洛艷的名,我許下誓言,今後每隔三天都要與眼前的男子見上一面,並且直到他同意我才離去;除非對方拒絕,要不然我洛艷風雨無阻,絕不失約。」 ……瞎米? 洛艷頓時眼淚收了,一雙璃亮的眼兒瞪得比什麼都大。 「說呀,小可愛,你說了我就放開你。」細語呢喃,像是情人間的愛語,語氣是那般溫柔,那般親暱,若非他的要求是如此不同尋常,說不準洛艷就這樣傻傻地跟著他複誦了一遍。 對「他們」來說,誓言是一種禁制的力量,嵌入真名的誓言更是絕對不可違逆的制約,也之所以「他們」不輕易許諾,就怕會讓自己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你、你你……怎麼會這一招?」洛艷不敢置信,天啊天啊天啊……他只是個低等愚劣卑鄙的人類,怎麼會知道要使這一招? 誰、是誰出賣了他?他一定要將那沒有同伴情義的傢伙剝皮刨肉剃骨燉湯……「唔?」這隻奸險的人類幹嘛突然哺他一口酒?他又不渴。 愣愣地看著對方在自己唇上啾了一啾,然後又從小瓶子裡含了一口酒,帶著壞笑的薄唇,再度往他輕輕貼了上來…… 入口的酒醇厚甘甜,還有一股淡淡的清香,老實說倒是挺不賴的,但唯一不好的一點就是,跟剛剛那口味道不一樣。 總算慢半拍的發覺對方的意圖,但情況已經回天乏術,眼前的一切開始旋轉,那個壞心眼人類的臉也像草履蟲一樣開始無限增殖……變成兩個、變成三個、變成四個…… 慘,他要醉了…… 「你……卑……鄙……」 「好說。」他難得謙虛。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