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淨‧個人

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勇者與魔王(一)

讓我們把時間回到十五年前。
 
山洞——
 
嗯,沒錯,這是一個山洞。
 
雖然是一個山洞,卻有別於一般人對於山洞陰暗潮濕的刻板印象。這裡空氣流通、窗明几淨——欸,你不要懷疑,作者沒寫錯,這座山洞裡的確有窗戶有桌椅,非但如此,窗戶還是時髦的天窗設計,由山洞上方鑿空一處山壁,引入明亮的光線,兼具通風及採光的功能,如此高明的樣式,相當少見。
 
桌椅則是由數種高級礦材所結合,華麗又精緻,而且還鑲有一顆顆五顏六色的寶石,就是皇城之中最有錢的貴族所能得到最精美最昂貴的桌椅也不過如此了。
 
除此之外,山洞裡頭各式家具應有盡有,一樣不缺,而且還相當有志一同地全是最奢華的高級品。鋪在地上的是由少見的猛獸皮草所製成的地毯,牆壁上一串串懸掛起來當裝飾的竟然是閃亮亮的各式珠寶;比黃金還要珍貴幾百倍的星水晶所研磨出來的酒壺與酒杯隨意擺在桌子上,許多金線銀線縫製成的燈罩,透著燭光看起來十分美麗,還有鑲在山壁上面一顆顆用以照明的夜光珠……這些無一不是極為難得一見的珍稀寶物。如此豪華的「山洞」,就是猜測是屬於什麼當代的尊貴人物,甚至是一國的國王所擁有的秘密基地都不誇張。
 
這樣一個高貴的地方,普通人家見了恐怕都要當成寶窟一樣供起來珍惜,就算拿來收門票開放參觀也是極有可能的,但現在卻充滿著一連串「嗯嗯啊啊」的淫聲穢語,即使不是什麼聰明人來聽了也知道正在進行著某項兒童不宜的勾當。
 
「啊、啊哈……太猛了……亞維諾,你這樣子太猛了,快要把我弄死了,啊哈……啊……再來……再來,不要停……」
 
一張大得不可思議的床上,容貌妖饒的女子赤裸著身軀騎坐在男人腹上又搖又扭,她用力甩動一頭暗紅色的大卷髮,間或發出高亢的叫聲,胸前一對雪白豐盈的豪乳隨著她的動作上下彈動,激情的景象教人血脈賁張。
 
「烏麗娜娜……啊,妳這魔女……」
 
男人不甘屈於被動的地位,就著結合的姿態將女子推倒在床墊上,下身猛力戳刺,力道毫不留情,讓對方一時之間又是哀嚎又是呻吟,痛並快樂著。
 
「啊啊、啊哈……啊……亞維諾……啊……」
 
「嗯哼……嗯……」
 
這是一場雙方皆盡興的歡愛,床鋪因為受到外力不停搖動而發出劇烈的聲響,兩人的動作大得幾乎要壓垮了這張可憐的床,驚人的聲勢喚醒了山洞裡另一頭原本熟睡的小東西。
 
「咿?」
 
不起眼的角落裡,有處堆成小山高的皮草堆,乍看之下還以為只是擺放雜物的地方,卻是驀地從中伸出一隻小小的手臂,嫩白的肌膚上帶著牛奶般溫潤的色澤,一根根精緻玲瓏的指頭十分可愛;那小手兒辛苦地扒開覆蓋在自己身上的層層皮草,費了好番功夫,好不容易才總算鑽出一顆琥珀金的毛茸茸腦袋來。
 
咦,原來是個小娃娃呀?
 
「咿呀?」
 
圓圓小臉上滿是睡意朦朧的樣子,大大的綠眼兒裡還浮著淺淺的水光,昏暗的光線下,小小娃兒什麼都看不清楚,歪著頭往四周打量了片刻,好不容易尋到了目標。他邁起短手短腿爬出「小窩」,一路上跌跌撞撞地往發出奇怪聲音的地方爬去——
 
「啊、啊哈……啊哈、亞維諾,快點、快點……」
 
「烏麗娜娜……妳……客氣點……嗯……」
 
「快點,我要到了,啊啊……要到了……噢……」
 
「……咿呀?」
 
一道嬌軟的娃娃聲音乍然驚醒沉溺於性愛歡愉中的男人,他愣了一愣,停下了動作……還不得滿足的女子不滿於他的舉動,手腳纏住他往下扯,教他頓時整張臉全埋入一對豐滿的豪乳裡,差點沒被悶得窒息。
 
罪魁禍首嬌喘著抗議道:
 
「亞維諾?玩得好好的,做什麼停下呢?人家就快要滿足了呀!」
 
「烏麗娜娜,先讓我看一下……」
 
「看什麼呀?先做完再看嘛!」
 
「好了,妳乖,別鬧了。」
 
這欲求不滿的魔女,悶不吭聲地爬到他床上來,胡來了大半夜還不知足,真要榨乾他不成?沒好氣地推開貼在臉上的滑膩女體,亞維諾撐著身子往床下一看,便對上了一雙綠湖般的瞳眸,好奇地望著自己瞧……唉呀……
 
「欸,果然吵醒你了呀?」
 
「你在跟誰說話?讓我看看。」
 
從旁橫出一隻光溜溜的手臂推開亞維諾的俊臉,一絲不掛的烏麗娜娜搶了亞維諾的位置。她攀在床邊,歪著頭看著趴在地上嘴巴發出噗噗噗可愛聲音的小東西,露出相當好奇的神情。
 
「這是什麼東西呀?是亞維諾你養來當消夜吃的嗎……咦?這該不會是人族的娃兒?你從哪裡弄來的?」
 
渾身上下感覺不到任何一絲的魔力、獸元,甚至就連靈魂的力量都薄弱到讓人嘆息,不是人族是什麼?
 
好奇地拉拉小娃兒的手臂,軟軟嫩嫩的觸感,十分惹人憐愛。烏麗娜娜索性伸手將娃兒抱上了床,一邊捏著他紅撲撲的臉頰一邊笑道:
 
「白白嫩嫩呢,看起來就很好吃的樣子,把他燙熟了直接沾醬料食用肯定很不錯。」
 
「喂,魔女,把他還給我。」沒好氣地自女人手上搶回小肉球,亞維諾橫她一眼。「這不是養來吃的,是別人寄放在我這裡的。」
 
烏麗娜娜聽了詫異地喊:「不是吃的?」
 
「不是。」
 
「你是腦袋壞了嗎?亞維諾?養著食物不吃,難不成還能供起來當寶貝?」
 
身為上等魔女的烏麗娜娜掩著鮮豔的紅唇咯咯笑了一陣,滿是有趣地瞅著難得露出苦惱神情的老友,欣賞了片刻,才又繼續猜測道:
 
「還是你準備養來當寵物?但我不得不提醒你,人族的娃兒實在嬌弱到了一個極致,不能打不能摔,若是沒時時刻刻仔細照料,一個不小心還會生病死去,那樣多掃興呀!」
 
寵物當然要找耐操耐用的啦,就像是她心愛的獅虎,外表看起來又強壯又威武,只要有人敢找她麻煩,小獅獅第一時間就會衝出來把那不長眼的東西咬碎了吞下,多麼可靠呀!哪像這隻嬌弱的小小生物?
 
烏麗娜娜瞅了瞅窩在男人懷中已經開始打起呼嚕來的人族娃娃,不屑地哼了哼。瞧他短手短腿的模樣兒,別說想要靠他來保護,就算將來養大了也無法有多了不起的作用吧?要拿來洩慾都怕一個不小心力道太大會把他給弄死了。
 
這個世界向來以強者為尊,烏麗娜娜身為東大陸第一魔女,魔力高強難遇敵手,身為強者的驕傲讓她不屑選擇太柔弱的對象作為伴侶,亞維諾是她少數能瞧得上眼的男人,一身強大而充沛的魔力她難望項背,並且同樣在性慾上不懂節制,兩人因而一拍即合,很快便成了彼此洩慾的對象之一,長年下來倒也十分和諧融洽。
 
而人族,在烏麗娜娜眼中,簡直就是活生生沒用生物的代表,即使腦子裡面有些小聰明,但面對強大的力量時,人族除了數量多到殺不完之外,與其他種族相比幾乎沒啥優勢可言,弱到甚至就連精靈一族都比不上。而這娃兒全身上下不管怎麼看也沒有成長為超越種族之變異者的能耐,既然如此,還留著做什麼?
 
「我看還是趁這時口感正鮮嫩,吃了吧?」她大方提議:「我不久前才得到了幾瓶精靈族的百果酒,用來配這娃娃肯定很搭,我馬上回去取了,晚上過來一起消夜如何?」
 
烏麗娜娜想像著娃兒的口感有多美味,就忍不住快要流口水了。
 
亞維諾對她的提議不予置評。
 
先別說這是那位公主寄放的,這麼可愛的生物,吃掉了多可惜?
 
垂眼看著乖乖窩在自己懷中吸吮著姆指的小娃兒,一雙湖水綠的眸子清澈美麗,從不同的角度看進去,依稀還能瞧見紫色的光影……那眸子宛如帶有魔力般,讓人一望便要失神,忘了身處何處,只能傻傻地隨著他的嗔喜而情緒起伏。
 
若不是確定他身上沒有任何一絲精靈的味道,亞維諾還以為這娃兒是精靈族的孩子,才帶著如此的魅惑天性。
 
烏麗娜娜說這麼瘦弱的娃娃沒有用處,可雖然不夠強壯,這樣幼小的身子也是很惹人憐惜的呀。又柔軟,又香甜,可以輕易地抱坐在自己的手臂上疼愛……就是要將他擺弄出各種姿勢也是輕而易舉的吧?
 
而且,他身上一抹淡淡的奶香實在討人喜歡。
 
「咦,你不準備先燙熟了,單單這樣生吃不嫌太單調嗎?」看著低頭頻頻在小東西身上輕嗅的男人,烏麗娜娜詫異地問道。
 
亞維諾只得沒好氣地再次聲明:「都說了這不是拿來吃的,我準備要養大他。」
 
「養大?你真的要拿這小娃娃來當寵物啊?」因為老友的沒眼光,烏麗娜娜嫌惡地皺起眉頭。
 
在她所認識的人裡頭,也不乏有喜歡豢養小動物的,像是住在極北之境的那個血腥傢伙不就是嗎?但亞維諾從來就不是這樣的人呀!他是懶得出名的,從不做任何麻煩的事情,就是別人已經打到了眼前,他也要先睡飽了才動手驅趕,要養育這娃兒?無論真實的理由是什麼,總之都不像是他會做的事情。
 
烏麗娜娜實在好奇極了,當下又想將那娃娃拎回眼前好好研究清楚。娃兒究竟有什麼魅力,竟然讓一向懶惰出了名的亞維諾興起想豢養的念頭?
 
可亞維諾才不理她,光著身子便抱起娃兒步下床,已經沒了性致的他以行動對烏麗娜娜下著逐客令,扔下她後逕自帶著娃兒來到山洞後半段的一處湧泉,準備清潔自己滿是汗水的身軀,還有懷中這隻爬得一身灰的小東西。
 
「咿呀?」
 
這麼多的水,實在看得娃兒滿心興奮,小手兒緊揪著男人的長髮,大大的綠眸望著那池溫泉,嘴裡咿呀呀呀叫著不停。
 
「小東西還沒見過溫泉吧?瞧你興奮成這樣子。」亞維諾不禁嘴角含笑,輕手把懷中的娃娃脫得精光後,將他放進了水中。
 
「你去玩吧。」
 
「呀呀!」
 
娃兒在溫熱的池水裡載浮載沉,短手短腳開心地拍著水花。池水裡有許多黑色的影子支撐著娃兒的身軀,由他自在玩水,也不怕不小心會沉入水底。
 
「咯咯咯……」清脆的笑聲聽得人都要跟著揚起笑容,那雙碧綠的美麗瞳眸裡面滿滿都是快樂的光影。
 
「小東西,過來我這裡。」
 
他招招手,水底下形狀細長的黑影隨即撐著娃娃將他送到自己面前,亞維諾看著開懷的小東西,手指往他鼻子捏捏,看他一怔,眨了眨眼,才相當慢半拍地癟起嘴巴,伸出小短手來抵抗自己的逗弄。
 
可亞維諾怎麼會願意放棄逗這小東西的樂趣呢?不住地往他臉頰上、鼻子上捏捏搔搔,壞心眼地欺負著小娃娃,承受他小拳頭嬌軟無力的反抗,一來一往間,心中竟覺得十分有趣。
 
不懂情趣的烏麗娜娜怎麼會明白,寵物嘛,最大的任務當然就是賣弄可愛來讓主人開心,然後負責接受主人的寵愛就行,若還要拿來當護身獸使用,多麼煞風景呢,不是嗎?就像這娃兒,如此可愛,光是看著他露出各種表情心裡頭就覺得開心,花點時間跟心力來養著打發時間有什麼不好?
 
「咿——」
 
娃兒忽然發出一陣軟軟的驚喊。
 
原來竟是被欺負得過頭了,還沒能保持平衡的小身子滑了一下便翻進了水中,噗噗吃了幾口水,亞維諾及時長臂一伸,便將那可憐的小東西攬進了懷中拍撫安慰。
 
他皺著眉道:「乖乖,你別哭啊,我可是不懂要怎麼哄你的。」弄昏娃兒讓他不哭是很容易,但要哄他不哭?這技能他可從來沒學過。
 
「咳咳,呀?」娃娃也乖,當真不哭,自己難過地咳了好一陣,然後吸吸鼻子,接著又是愛嬌地同他蹭著臉頰。
 
亞維諾總算放心,又是微笑起來。
 
「小東西真乖,對了,既然決定要養著你了,我得先給你取個名字才好,總不能一直叫你小東西……噢,差點都忘了,你啊,可是有名字的……」
 
自己也真是迷糊,這小東西的名字,那位公主不是早早指定好了嗎?亞維諾沉吟著,記得她當時說要給這娃兒取什麼名字去了呢?
 
 
 
 
「珈里希斯,我想叫他珈里希斯,你覺得呢?」
 
形似月牙狀的湖畔,紅髮紫眸的絕美少女歪著腦袋,神情既是可愛又十分天真地如此詢問著黑髮的男人。
 
珈里希斯,在神秘的精靈語中,這是帶著自由奔放的涵義,有如一陣清風揚起似的灑脫,也是傳說裡風之神的名字……嗯,聽起來似乎是個不錯的名字啦,但重點中的重點是,這娃兒妳又不準備抱回去養,自顧自地取了個名字究竟是如何來著?
 
即便心下這般嘀咕,懷中硬被塞了個嬰娃的男人仍是無可奈何地道:「珈里希斯便珈里希斯吧,我可不敢在妳面前發表任何意見。」
 
「那就好。」少女滿意地點點頭。
 
妳是高高在上的「那位公主」,自然是說什麼都是好的。他暗忖。
 
紫眸又往他眨眨,她揚起笑容,問道:「所以,你要照顧他嗎?」
 
「如果這是妳的希望,我也只得將他帶回去了,我尊貴的公主。」手臂橫在胸前,他優雅地恭身行禮。
 
雖然,他是想破了頭都想不明白,自己怎麼會如此恰巧就撞見了抱著娃兒尋找飼主的這位公主,然後直接被她施法轉移到這裡來「談判」?或許,這是大神的旨意吧?
 
唔,說到大神……大神跟眼前這名尊貴的少女不就關係匪淺嗎?似乎怎麼說都是自己倒楣,怪也只能怪自己今天哪條路不走,偏偏就往這裡來,活生生自己送上門來找麻煩的悲慘例子,亞維諾就是心中再為難都不得不認命。
 
偏偏那位公主卻還過分對他要求:「會好好照顧他嗎?」
 
聳肩,他道:「或許會吧,如果他足夠有趣的話。」
 
將但書提在前頭,他收了這娃兒,卻不願做過多的保證,若是覺得不好玩了,也許回頭就扔了娃娃,或是直接煮了吃掉。手臂上這隻沒多少肉的小不點,即使成不了正餐,當當點心應該也是足夠的吧。
 
身帶異色的美麗少女聽了也不氣惱,咯咯直笑:「那當然,瞧,他是這麼可愛,一定是很有趣的啊!」
 
噢,偉大的,大神的公主,妳這是哪來的自信呢?
 
當時,亞維諾心下頗不以為然,但如今,已經幾天過去了,他也不得不承認,這娃兒的確有趣至極。
 
不像他印象中的人族娃兒那般動輒哭鬧不止,無法溝通,吵雜得教人想乾脆扔去餵食野獸或是當成點心啃了下肚;娃兒大部分時間裡都像隻貓仔似的乖乖窩在為他準備的皮草堆中呼呼大睡,尿布濕時便嚎兩聲喚人為他清理,餓的時候也會爬出來討東西吃,就是生性怕麻煩的亞維諾,也不得不為娃兒的無比識相感到萬分滿意。
 
如果他能一直都這麼乖巧可愛,或許自己真能如了那位公主的希望,將這娃兒留在身邊作伴……嗯,那或許是個不錯的主意,對吧?
 
「唔……吶呢……呼呼……」
 
溫泉中,小娃兒趴在他的肩膀上,認真訴說著沒人能聽懂的話語,搖頭晃腦的可愛模樣,讓亞維諾呵呵地笑了出來。



                        (第一章完)


我很喜歡烏麗娜娜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