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淨‧個人

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53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勇者與魔王(三)

「啪搭!」
 
在一張大得驚人的床上,三個正在「忙碌」的人,因為突如其來的攻擊而同時停下了動作。
 
一隻靴子。
 
相當意外的,他們竟是受到了天外飛來一隻靴子的攻擊。
 
認清了攻擊己方的「武器」,兩個小的馬上瞠大了眸子怔住,一時之間不知該如何反應;而大的那個,卻是無奈地搖了搖頭。
 
高級的靴子。
 
這隻被當成武器使用的靴子,靴身是由珍貴又稀有的皮草所製成,讓人穿起來既輕薄又保暖,靴底則是使用最柔韌的獸皮縫製,無論行走在多麼崎嶇的土地上,也會有如履平地般的舒適感受。
 
毫無疑問的,這絕對是一隻造價昂貴的高檔皮靴,穿著這隻靴子的人,身分恐怕非富即貴,要不然是穿不起這靴子的。
 
而方才,這隻漂亮又高級的靴子,竟然神準無比地擊打在男人的光屁股上,並且在上頭印下了一個灰撲撲的鞋印子……
 
「小東西?」
 
屁股被人用靴子給扔了的男人,臉上也沒生起惱意,只是似笑非笑地回頭瞧著頑皮的小傢伙,露出一副雖然不明白他的舉動為何,卻仍然包容的神情。
 
「哼!」
 
容貌美麗的少年擁有一雙碧綠的瞳眸,他雙手插腰,對著自己腳上的鞋子少了一隻這個事實,一點也不感到心虛。
 
很明顯的,他便是對男人「發出暗器」的罪魁禍首。
 
只是,又何必費心猜測呢?這世上除了他之外,還有誰敢對自己如此無禮?亞維諾暗忖。
 
已經年滿十四足歲的人族少年出落得十分美麗,標緻的模樣兒就連向來以容貌見長的精靈一族都難能與之匹敵,氣惱的神態不僅沒消減他任何一分魅力,反而看來朝氣勃勃,別有一番風情。
 
原來這便是傳聞裡讓亞維諾大人親自養育的人族娃兒?
 
男人懷中一對銀髮銀眸的雙生精靈,看著眼前這氣呼呼的人族少年,心中不約而同默默道。
 
「小東西怎麼了?是誰惹著你,讓你生氣成這樣?」亞維諾慵懶地笑問。
 
「誰生氣了?」少年反駁道,綠眸閃爍著火光,翻湧著無比惱怒的情緒,明明該是氣急敗壞的姿態,臉上卻又反常地表現得極端冷靜。
 
亞維諾看了實在覺得有趣,這孩子究竟打哪兒學來如此彆扭的模樣?
 
「亞維諾……」珈里希斯咬咬唇,用力忍住心中想將那兩名光溜溜的男孩踢下床的衝動,低聲道:「亞維諾,人家玩累了,想要睡午覺。」
 
睡午覺?
 
方才這孩子的氣勢騰騰,說是準備要去殺人放火都有可能了,哪裡像是要睡午覺的樣子?亞維諾故意朝他挑挑眉,嘴裡回應道:「午覺?那怎麼還不去呢?」
 
「好冷,人家想跟你一起睡呢。」
 
想跟他一起睡?
 
他的眉毛挑得又更高了。
 
小東西難道沒瞧見,自己懷中都還摟著兩個,床上哪來多餘的空位能睡得下他?更何況,他雖然在床上,可不打算睡吶!自己跟孩子們都還光著身子,若不是他來打擾,早已經直接進入重點了……
 
「小東西,你自己睡吧,晚些我忙完了,再去看你。」
 
考量到年紀漸長的他可能需要保有一些屬於自己的隱私,亞維諾早在山洞裡另外準備一處給他專有的小空間,無論是床鋪還是櫃子,甚至是書桌、家具都相當完善……雖然使用的頻率著實不高。
 
這孩子總愛黏著自己,白天膩著他,晚上也老是窩在他床上睡,雖然自己也喜歡讓他黏著啦,但長期下來不免也會有些困擾。
 
今天好不容易趁著他出去玩耍,招喚了兩個玩具來紓解需求,誰知道他突然跑了回來,還露出一副被踩著貓尾巴的炸毛表情?
 
他承認自己的壞心眼,根本不打算安撫他,因為看他這樣氣沖沖的樣子還挺好玩的。
 
「亞維諾……」
 
貝齒咬著下唇,被拒絕得直接的珈里希斯吸了吸鼻子,正想再說些什麼,怎料一抬眸,卻是瞧見那兩個精靈少年對自己露出毫不掩飾的嘲笑神情。一想到男人居然如此寶貝地抱著那兩個傢伙,也不來安撫自己,龐大的怒火便熊熊燃起,讓他差點沒從眼睛裡噴出火焰來將那兩個精靈少年燃燒殆盡。
 
老羞成怒的珈里希斯揮出纖細的手臂,瞬間一道弧形的光影夾帶著極大的風勁往床上的男人直掃而去——
 
「笨蛋亞維諾!你以後一定會頭髮掉光光變成禿老頭子啦!大笨蛋!」珈里希斯衝著他這般大喊,然後頭也不回地跑了出去。
 
禿……禿老頭子?
 
這又是跟誰學來的奇怪罵人話呀?
 
輕鬆化去疾至面前的攻擊,一方面驕傲於小東西對於魔法的使用越來越流暢,一方面卻又像許多的父母般嘆息著孩子肯定是在外面讓朋友給帶壞了,這種具有強大攻擊意味的招數也能隨便使出來的嗎?若是他在外頭也這般暴躁,惹來了麻煩可怎麼辦好?真是讓人越想越擔心。
 
「咦,你把那個人族的孩子氣跑了呢,亞維諾大人?」
 
趴在他胸口上,精靈少年望著遠遠跑出去的瘦小身影,似真似假地關心道。
 
尊貴的亞維諾大人多年來疼愛著那名人族的孩子,早早引起許多崇拜者的不滿了,他們得費盡許多心思才接近得了大人,就連今日的親近都是求了許久才得到的機會,憑什麼那個卑微的人族能一天到晚纏著大人身旁呢?明明那只是個低賤的,垃圾一般存在的人族啊!
 
另一名容貌相同的精靈少年也黏了過來,赤身裸體偎在亞維諾身旁,神情無辜地問:「亞維諾大人,你不去追那個孩子回來嗎?他看起來相當傷心呢!」如果大人對那人族的孩子膩味了,他一定會很慘呢,呵呵,因為對他虎視眈眈的人可多得是!他相當壞心眼地暗忖。
 
亞維諾冷眼一暼,便看清了這些精靈們的不安好心,輕哼一句:「這可不是你們管得著的。」
 
這些小寵們有什麼資格管得他的事情?只不過是拿來打發時間的玩物而已。
 
一會兒,見他們著實讓自己嚇得狠了,才又散去渾身冷氣,重新揚起慵懶的微笑,朝哆嗦不已的精靈少年們輕喚:「好了,過來,乖孩子們……別浪費了時間吶,現在明明是這麼舒服的天氣,我們不做些快樂的事情,不是挺可惜的?」
 
俊美邪媚的面容說著溫緩的嗓調,亞維諾輕易便將精靈少年們迷得昏頭轉向,忘了方才他釋放出來的驚人冷氣,傻呼呼地接近了來,任由他恣意妄為,將自己擺弄出各種羞恥的姿態,進行著難以對外人道的行為。
 
在各族人心目中擅於魅惑的淫亂魔王,怎麼會是兩名稚嫩的精靈少年抵抗得的人物?
 
「亞維諾大人……」
 
「啊,亞維諾大人……」
 
即便是飛蛾撲火也心甘情願對眼前這魔力強大的男人奉獻出所有的一切,沉溺在慾望中的精靈少年,就算受到粗暴對待也不感覺痛苦,失神地任由男人予取予求,放肆的呻吟一聲高過一聲,毫不隱瞞地傳了出去。
 
簡直可惡至極!
 
根本沒走遠的珈里希斯一直都在洞口處徘徊,等不到男人追出來的他,唯一等到的只有這些讓人生氣的聲音。
 
他們在玩些什麼遊戲呢?
 
那些精靈們一直發出這樣讓人奇怪又討厭的聲音,簡直就向在對他耀武揚威一樣!
 
珈里希斯忍不住起腳猛踹洞口的山壁,碰碰碰碰發出一陣巨響,可卻沒在山壁上踹出任何一點凹痕,當然也沒遮蓋過任何一聲激昂的呻吟。
 
他簡直要氣炸了,可任憑他就是踢斷了腿,也踢不垮這給下了重重守護結界的山洞。
 
討厭鬼亞維諾!
 
珈里希斯一張漂亮的小臉蛋都氣得發白了,心裡頭實在不明白,那些人究竟有什麼好的?值得他拋下自己,成日與他們在床上摟摟抱抱,做著那些奇奇怪怪的行為?
 
自己從學院裡回來的時候,亞維諾明明表現出很開心的樣子呀,為什麼又總是趁他不在的時候找些他不認識的人到家裡來呢?
 
年幼的他並不明白心裡頭那股強烈的獨占心思因何而來,只知道他一向是自己的唯一,可自己對他而言,卻不是同樣的唯一;這樣的認知對他來說是多麼生氣的一件事!
 
為什麼,竟然有這麼多,這麼多莫名其妙的人來同自己搶奪他的關注?
 
魔女烏麗娜娜、人馬族的皇子、鳳羽族的祭司……還有,現在正在裡頭的那對精靈族的雙生少年……男男女女,老老幼幼,各種不同族群的對象,都曾經出現在亞維諾的床鋪上……除此之外,當自己還在人族的學院裡頭學習時,亞維諾身旁還有多少人是自己所不知道的呢?還有誰呢?數量根本是數也數不清吧?他越想越火大,一時忍不住低聲罵道:
 
「可惡的亞維諾!全身上下根本就沒有節操啦!」
 
節操究竟是什麼東西他也不知道,只是有次聽見烏麗娜娜這般調侃了亞維諾,他便暗暗記了住,知道那是可以拿來罵亞維諾的話。
 
「珈里希斯,在生氣什麼呢?瞧你,嘴巴這樣翹嘟嘟的,讓人看著都要跟著心疼了。」
 
帶著笑的嗓音,來自一名高大帥氣的男人。
 
華麗的紫紅色長袍上鑲繡著許多繁複而神秘的花紋,寬大的帽緣底下是一張深刻俊朗的容顏,平日裡邪氣四逸的眸子,如今發散著的卻是有如陽光般溫暖的笑意。
 
 

 
  
大床上,正與一對雙生精靈翻雲覆雨的亞維諾動作頓時停下,他推開身上的孩子們,漆黑的眸底閃過一絲亮芒。
 
不速之客吶……
 
 

 
  
衛爾,北大陸的魔神,性情殘酷,愛好血腥,是奧申大陸上相當出名的肉食性惡魔,人族的小孩子只要晚上不乖乖睡覺,母親都會用:「北方那個衛爾會把不乖的小孩抓去吃掉喔!」這種話來恐嚇孩子,並且效果十分卓越。
 
會讓小孩子停止哭鬧的血色惡魔,就是人族對他的別稱。
 
而如今,這個滿手血腥的惡魔,卻是對著眼前嬌小可愛的人族少年,表現得如同鄰家大哥哥般的和藹可親。
 
「衛爾?」迅速眨掉眼中的水氣,珈里希斯疑惑地道:「你怎麼來了?」
 
他記得衛爾居住在很遙遠的北方,平日是很難得過來找亞維諾的。
 
「好久不見了,珈里希斯,你又成長得更可愛了。」
 
沒心情與他瞎聊,珈里希斯直接說道:「你找亞維諾嗎?他在裡面,你直接進去吧!」他很壞心地想要讓人去打斷某人的好事。
 
彎起薄唇,衛爾露出一笑。「我是來找你的,珈里希斯。」
 
珈里希斯眨了眨眼。「我?」
 
「是的,就是專程來看看你,問你是否——」
 
突來一道男性嗓音,打斷了衛爾的發言:
 
「欸,衛爾,你找我家的孩子什麼事呢?」
 
是亞維諾。
 
他單手撐在山壁上,散著髮、赤著腳,渾身光裸不著一物,就這樣大咧咧地站在洞口處,光天化日之下,神色自然地彷彿正穿著什麼豪華大禮服,任人觀看也無半分不自在。
 
珈里希斯瞧見他這般模樣,頓時一瞪眼,不敢置信這傢伙居然光著屁股跑出來?他不要臉,也不怕惹得別人害臊!
 
「笨蛋,你的衣服呢?」
 
吼完,跺跺腳,連忙奔進山洞裡,給他拿東西蔽身去了。
 
他討厭亞維諾的身體被別人看去,即使是與他相交多年的衛爾也不可以!
 
亞維諾雙手叉在胸前,似笑非笑地問:「衛爾,北方的老朋友,你還沒說明來找我們家的孩子究竟有何事呢?」
 
「也沒什麼,相信你也聽說了,我有個小寵才剛死去,讓我近來心裡頭十分寂寞,一想起你身邊有個珈里希斯,便不由得羨慕了起來……今天剛好到附近,繞過來瞧瞧他,一方面慰藉我失去心愛小寵的傷痛,另一方面,也想問問珈里希斯有沒有興趣到我城堡裡頭玩幾天?」
 
亞維諾一句句聽著,深沉的眸底也跟著疊起一層層不明的神色。
 
他怎會不知道衛爾口中那名剛死去的小寵?那是一名飛龍族的小孩,向來讓他當成性奴看待;像那樣的性奴在衛爾的城堡裡多的是,喜歡血腥的衛爾唯有透過恐懼與鮮血才能滿足自身變態的慾望,因為那小寵的死去而感到寂寞?這種聽起來很有感情的話語亞維諾恐怕是打死也不信的。
 
全大陸的人都知道衛爾的城堡裡面性奴何其多?相信少了哪一個對他而言都沒有差別。若問那名近年來特別受他關照的飛龍族小寵有何特殊,或許,就是那雙與珈里希斯類似顏色的眸子吧?
 
當初衛爾一得知他收養了珈里希斯之後,也跟著去尋了個綠眸的孩子來養著,直到日前,才聽說那孩子因為承受不住衛爾在性事上的粗暴對待而死去了,屍體還被封入了水晶棺裡頭,成了衛爾城堡中的收藏品之一。
 
這些事情原本亞維諾只當八卦聽來打發時間,但此刻回想起來,才發覺事情並不單純。
 
珈里希斯抱著一條毯子咚咚咚地跑出來了,亞維諾卻是把他連人帶毯子給整個摟進了懷中,玩笑似的將他捆得像個大包袱,遮頭遮臉地,惹得小傢伙哇哇叫得沒完。
 
衛爾因為看出了他動作中帶著不想讓珈里希斯接觸到自己的涵意,笑得更是開懷了。
 
什麼都沒瞧見的小珈里希斯還在毯子裡撲騰著,笨蛋什麼的罵個沒完,忒的可愛。
 
亞維諾在心中悄悄嘆氣。
 
  這小孩怎麼不明白,眼前那是一個多麼危險的人物呢?



                                  (第三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