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淨‧個人

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4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勇者與魔王(四)


    就算珈里希斯知道衛爾感覺不對勁又如何呢?
 
小時候,當珈里希斯還沒跑到人族村落玩耍之前,在亞維諾的山洞裡他平日能見到的人,除了總是在床上跟亞維諾做著奇怪事情的男男女女之外,餘下的便是這些對亞維諾而言亦敵亦友的人物。
 
那些與亞維諾玩奇怪遊戲的同伴他不願去搭理,他們搶走了亞維諾對他的關注,心裡頭討厭都討厭死了,怎麼還可能去親近?至於其他的人,有的瞧不起他人族的血統,有的看他的眼神就像要將他整個人都吃了一樣,他總是忍不住發毛。除了烏麗娜娜之外,也就只有衛爾是能夠說得上幾句話的人。
 
所以當他再次回到洞口,想把被單拿給那不要臉的暴露狂遮醜,卻遭受到無聊的惡作劇對待,當場惱得狠狠咬他一口,又踩了他一腳,然後喚來一陣龍捲風,吹得那沒防備的光屁股臭傢伙動彈不得,只能眼睜睜看著他讓衛爾帶上了飛龍,一路飛回到極北之境衛爾的城堡去。
 
只要想起亞維諾當時氣得整張臉都超難看的,珈里希斯就覺得非常解氣。
 
反正他就喜歡抱著別人,那麼就抱別人去吧!至於自己想到什麼地方玩兒,他哪裡還會在意呢?他十分任性地想著,甚至覺得就這樣離家出走讓他去擔心一陣子或許是個不錯的好主意。
 
可是,萬一他不擔心呢?
 
珈里希斯突然煩惱起來。
 
萬一他根本一點也不介意,馬上又回到山洞裡去同那兩名漂亮的精靈玩脫光衣服邊抱抱邊發出奇怪聲音的遊戲,不想再理會他了,那他要怎麼辦?
 
「小珈里希斯吃味了吧?」
 
「吃味?」那是什麼?
 
「你因為亞維諾將心思放在別人身上,忽略了你,所以難過,所以生氣了?那便是吃味呀,傻孩子。你其實也想要亞維諾那般對待你,是嗎?只專注在你身上,不去瞧別人?」
 
青澀如他,並不懂亞維諾與那些人之間的行為究竟代表什麼,但衛爾說的是對的,他的確希望亞維諾的目光只專注在自己身上,不去看其他的那些傢伙。
 
原來這就是吃味?就像學院裡頭,魔藥學老師喜歡武技課上英俊的代課老師,如果有哪個同學送過情書給代課老師,讓魔法學老師知道了,上課時就會被盯得超慘,「受害」的同學著實不在少數,大家都說那是因為魔藥學老師吃味了。
 
當時的他其實是懵懵懂懂,只是隨著同學瞎起鬧,一同尋著不明白的趣味,直到如今,經過衛爾的解說,他這才總算明白,所謂的「吃味」,竟是這般難受的滋味。
 
「珈里希斯,別露出這樣難過的神情,你還只是個孩子啊。」十來歲的年紀,只是個娃兒,哪懂得什麼喜不喜歡的呢?不過是因為長時間跟在那人的身旁,懵懂中造成的錯覺吧?
 
看著陷入了沉思的人族少年,衛爾眸底閃過一絲異光,他低喃著嗓音,刻意誘哄道:「我有個法子能讓珈里希斯心裡頭不再這般難受,珈里希斯會想聽聽嗎?」
 
「是什麼?」
 
對著人族少年親暱地眨眨眼,衛爾手指在嘴唇上一劃,這個意謂保密的俏皮動作惹笑了少年,也讓原本僵凝的氣氛頓時輕鬆了起來。
 
「珈里希斯靠過來些,我才能偷偷地說,不會讓人給偷聽去了。」
 
「說什麼?」
 
衛爾的眸瞳裡,有著不明的光影在閃動,吸引著珈里希斯鬆懈了防備靠近他,才過一會兒,他望著衛爾,視線竟是再也移不開了。
 
「要不難受還不簡單?只要把他忘了不就成了嗎?我可愛的珈里希斯……聽著我所說的話,好好記住,別遺漏了任何一個字……」衛爾的嗓音,低沉又溫緩,宛如帶著某種奇妙的旋律,讓人情不自禁放鬆了下來,豎直耳朵仔細聆聽他所說的每一個字。
 
「雖然亞維諾是養育你的人,但在你心中,對他的感覺其實是極為不耐的,你真正在意的人只有一個,知道那是誰嗎?」
 
這嗓音,無由地令他感到十分的安心,他慢慢地微笑起來,傻傻地問:「只在意……一個人……那是……誰……?」
 
摸摸少年的頭髮,衛爾眸底閃著詭異的光芒,緊盯少年的眼睛,侵入他的心神,一字一字緩慢地說道:「小傻瓜,還會有誰呢?是你的衛爾主人吶!你在意的從來就只有衛爾主人,對不對?其他的人,都是無關緊要的,你很快都會忘了的。」
 
「衛爾主人?」
 
「對,過來,好孩子。」
 
「嗯,衛爾主人……」
 
腦子裡渾渾沌沌,全身逐漸變得輕鬆起來。啊,好累,好想睡啊……可是又好舒服,好開心……珈里希斯掩起小嘴輕輕打了個呵欠,他把身子歪了過去,乖巧溫馴地靠在衛爾的懷中,讓他攬著。他看起來很疲累,眼皮沉重得都快要闔起來了,臉上的神情有些恍惚,卻露出一種說不出古怪的微笑,十分滿足地窩在男人的懷抱裡。
 
他從來沒有過這般安心的感覺,就連跟養父——那個令他感到厭惡的淫亂魔王——在一起時都不曾有過。
 
不是的,珈里希斯,你在意的那個人,並不是他……
 
心底深處彷彿有道聲音這般對自己辯駁著,但很快地就被忽略過去;身旁的懷抱太過溫暖,男人有力的臂膀,彷彿知道他心中的掙扎也似,更加用力地擁抱他,他宛如在那懷抱當中得到了一個專屬的位置,這個人不會像那淫亂的魔王一樣,讓許多人分去了屬於他的目光。
 
年紀還小的他沒有太多的想法,只是單純地希望那個人,能夠專注地,只看著自己;那懷抱,只為自己展開。
 
他的願望很小,要求也只有這麼簡單,但那淫亂的魔王卻無法給予他,世上唯有衛爾主人,能夠滿足他的想望。
 
衛爾始終緊握的手心,高高地舉起到珈里希斯的腦袋上方,嘴裡喃喃唸著神秘的咒語。他的目光閃爍,心裡想著,只需要再一點時間,他即將得到這個讓亞維諾另眼相待的人族少年——
 
「衛爾!」
 
突如其來拔高的一陣女性嗓音,打破了彷彿冰凝似的奇異氛圍。
 
城堡的大門被粗暴地踢開了,烏麗娜娜風風火火地出現,將滿臉茫然,偎靠在衛爾懷裡的珈里希斯一把拉了出來,直接就往外頭走去,嘴裡還不忘碎碎唸著:
 
「亞維諾找人找得都要發火了,你這小笨蛋居然光顧著在這裡打瞌睡?」
 
被拖著走的珈里希斯雙眼無神,一路上盡是磕磕絆絆,有好幾回都差點整個人要撲到地上去吃灰,烏麗娜娜眼見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於是低頭往他臉上吹了一口氣,解去他受到的暗示,然後伸手在他臉頰上用力一捏——驟然出現的疼痛,使他從失神的狀態裡驚醒過來。
 
「啊……」
 
「小笨蛋,醒了沒?」烏麗娜娜沒好氣地叫喚。
 
「啊?」珈里希斯好不容易才站穩腳步,兩泓綠湖也似的眸子緩慢地眨動著,逐漸恢復原先的燦亮,碧眸不再擁有任何一絲迷茫。他看看週遭的情況,再瞧瞧兩人難辨的神情,當下只是摸不著頭緒地傻著問:「烏麗娜娜?妳怎麼跑來了?」
 
這話才一問出,額頭馬上就被敲了個爆栗。
 
「嗚,好痛喔,幹嘛打我啦!」他無辜地怒叫。
 
「小笨蛋!你都不知道自己惹出了多大的麻煩!」烏麗娜娜捏著他的耳朵吼完,直接推著他往外走,嘴裡仍然嚷嚷:「還不快回去,真想杵在這裡當人柱嗎?亞維諾養了你那麼久,怎麼光給你吃,沒讓你學到一點聰明?是誰都能跟著走的嗎?要是哪天知道你被騙去煮湯喝掉我都不會覺得太驚訝!」
 
在珈里希斯沒注意到的背後,轉過頭去的烏麗娜娜五指朝著衛爾虛空一抓,尖銳的指甲倏地爆長,閃爍著白色的利芒,就像是她眼中忽然射出的狠戾視線般教人心驚,張牙舞爪的可怖模樣,與平日總是嘻笑打鬧的形象判若兩人。
 
她的嘴巴一陣開闔,無聲地說著:「住北方的,這小不點是屬於亞維諾的!」
 
他們幾人皆屬奧申大陸上名氣忒大的魔族強者,雖然沒有明文簽訂,但彼此心中早有一種互不侵擾的約定俗成,幾百年下來,倒也相安無事,亦敵亦友的關係讓大家皆能和平相處,如果衛爾硬是要招惹這人族小娃,挑戰亞維諾的極限,打破不成文的和平協議,造成大家的麻煩,她第一個就會跳出來阻止。
 
好好的日子不過,誰想成日打打殺殺?
 
用力警告完越界的衛爾,她隨即迅速帶著小笨蛋離開了。
 
「就差一點……」衛爾喃喃自語,面無表情地垂下了視線,冰冷的眼神底下,是旁人無法解讀的複雜;緊握的手掌中,滑落了一灑細微的金沙。
 
如果亞維諾瞧見了,必定衝上來對他報以一陣老拳。
 
那是源自大陸上最邪惡、最陰險的魔法所凝聚而成的金色晶體,普通的人族根本無力抵抗,只要中招,恐怕一生到死都只能如同傀儡娃娃般任由施術者使弄,再也沒有辦法恢復神智。
 
珈里希斯還不知道,自己逃過了如何可怕的事情。
 

  

 
  
一路被人粗魯地拖著向前走的珈里希斯怎麼也掙不開對方的手勁,只得出聲嚷道:「放開我啦,妳幹嘛一直拉著我!」這大力女,當是在抓蘿蔔嗎?粗魯得都要把他的手給抓斷啦!
 
烏麗娜娜馬上轉頭瞪他一眼。「噓,小聲點啦,你想找死嗎?」
 
小笨蛋!到現在還不知道自身的處境危險嗎?這麼大聲說話,也不怕會激怒了裡面那個——
 
對了,說到裡面的那個,怎麼都沒聲沒息的?方才不是還挺著急的嗎?
 
一路拖著少年進入山洞中,她張著眼睛四處探望,總算瞧見了不遠處那道渾身散發冷氣的黑影。
 
我的大神呀,這男人哪裡是沒聲沒息?他這個樣子根本就已經是氣瘋了呀——
 
山洞當中,黑髮黑眸的男人,幾乎與身周的黑暗融成一體,冰冷的寒氣從他身上不停地傳出,詭譎的白煙在空氣中緩緩浮動,隱約可見一些半透明的黑影,像煙又像是蛇狀物遊走其中。
 
她抖,情不自禁地渾身發抖,烏麗娜娜往後退了好幾步。
 
已經有許多年不曾見過亞維諾發怒了,而震怒的亞維諾,就是讓她現在馬上多生出八個膽子也不願意去面對。
 
雖然亞維諾平日不喜生事,不是自己一人隱藏身分到處遊玩,便是窩在自己的地盤裡發懶,行事作風低調得可以讓人忘了他的存在;但他們心中都知道,若要論實力,或許神秘而低調亞維諾才是最強的那個,至少幾百年下來,還沒見他打輸過任何一次。說起他的戰績,最知名的一次便是七百多年前,他表示想要個安靜不受打擾的住處,於是便動手「清光」了這處山洞方圓幾百里內所有的魔族……
 
瞧,他是個多麼任性,又多麼大膽的傢伙,不是?
 
從此整個大陸上再也沒有任何人敢正面與他為敵,他也因此得到了個「西方之魔王」的稱號。
 
西方之魔王呢!聽起來多威風。
 
烏麗娜娜心裡嘀咕。
 
雖然,他究竟是來自於什麼種族根本沒人知道,基本上也只能從他釋放力量時的型態去推測他也許來自於魔族,可他那一身彷彿怎麼用也用不完的魔力,又怎麼會是魔族呢?
 
魔力是要以生命力去交換的,就是將自身修練得再強大,受限於生命終有盡頭,魔力的使用上也總有一個極限,這是世間共通的法則。因此世上的強者泰半源自壽命悠長的種族,像是人族那種壽命短暫的脆弱身軀,除非是異變者,否則就算再怎麼修練,也贏不了其他生命力強大的種族。
 
而亞維諾一身變態的魔力,只有一種可能,就是他已經強大到脫離了這個世上的法則……
 
面對眼前不住散發出冰冷氣息的男人,她再度用力地抖了抖。
 
「自作孽不可活,可憐的孩子,你就安息吧,姐姐我十分愛惜小命,就不陪你赴死了!」
 
拋下這串話後,她「咻」的一聲,立馬飛也似的逃了。
 
「呃……」
 
此情此景,就是再沒神經的珈里希斯,也不由得渾身發毛起來,有種大禍臨頭的感覺。腳步偷偷往後退了一點,他小聲地問:
 
「亞、亞維諾?那個……那個……聽說你找我?」
 
靜靜坐在床沿的男人,聽見這試探的一問,眼神瞬時一冷,原本浮在空氣當中游動的條狀黑色影子飛快地往珈里希斯的方向竄了過去,他嚇得只來得及發出一聲尖叫,整個人已經被從四面八方而來,不知名的事物給捆得動彈不得,並且往半空中高高懸起。
 
「啊啊啊——」
 
天吶,那是什麼東西、是什麼東西啊……
 
毫沒任何心理準備的珈里希斯驚慌失措、尖叫連連,縛住全身的黑色影子宛如擁有生命一般,不斷地往身上纏緊,他甚至可以感覺到那東西在肌膚上爬行的感覺……好可怕,嗚嗚。
 
他被捆著往床邊送去,直到靠得近了,透過床柱上鑲著夜光珠透出的光線才瞧清,原來纏緊全身的,還有地上黑壓壓的一片全是如漆似墨的……頭髮?
 
亞維諾的黑髮,不知何時竟然變得爆長,甚至鋪滿了山洞裡的每一處……
 


                                 (第四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