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6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誘惑者‧5

---------------------------------------------------------------------------- <第五章> 他的反應,一切都讓我感到新鮮。 「總裁大人,您真是……真是……」一貫的伶牙利齒像是突然失靈,嘴巴張了半天還說不全心裡的震驚。 歐陽體貼的拍拍他的肩膀。 「親愛的張秘書,不必太感動,你知道的,我偶爾也是會有認真工作的時候,以後我會盡量準時上工,不再讓你難做人。」 「您能這樣想我真的很高興,但是……」微微揚高了音量:「那是什麼東西——」修長的指尖遙遙指向辦公室的另一頭,躺在沙發倚上翹著腿看漫畫的少年。 「您平常怎麼玩我都不會干涉,畢竟那是您下班之後的私人行程,只要不影響正事我都可以睜隻眼閉隻眼,但是,您今天居然把……把私生子都帶進辦公室裡來了?」他簡直不敢相信,他的老闆腦袋到底是用什麼東西做的啊? ……私生子? 洛艷懶懶瞥了一眼過來,語氣非常嫌棄:「我才沒他那麼討人厭的私生子。」 那個人類真是太失禮了,怎麼可以隨便誣賴他?他每次跟雌性在一塊兒時,都很小心的。 「噗哧!」 「總裁大人!」還笑! 「是,我聽見了,親愛的張秘書,請不要那麼大聲,壞了你冰山美人的形象我就罪過了。」歐陽咳了一聲,假裝沒看見自個兒秘書的白眼,又接下去説道:「你誤會了,那不是我的私生子……」 那廂,又傳來一聲冷哼。洛艷滿臉不屑,這「年幼無知」的人類怎麼可能生得出像他這種高尚有氣質的狐?想也知道好嗎!但歐陽的下一句,卻差點教他讓口水給嗆死。 「他是我的親親小情人啊!」 「……情……人?」張秘書結巴得差點咬到舌頭。那麼小、那麼小的孩子? 「對呀,他叫洛艷,洛陽的洛,左豐右色的艷,你瞧,長得很漂亮又很可愛吧?我們兩個相知相守,相親相愛,好不容易突破萬難決定要在一塊了,張秘書,你身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你一定會支持我的吧?」 張秘書,真不愧是張秘書,能夠擔任全世界最沒職業道德的總裁貼身秘書那麼多年,不是沒有原因的。雖然他的臉色有點發白,嘴角有點抽搐,甚至花了很多力氣才制止自己的雙手沒舉起來掐死眼前的白目人士,表現還算冷靜的頂了頂臉上的眼鏡,冷聲道: 「總裁大人……」 「是。」 「不管那是從哪裡找來的,總而言之,只要您認真認分的工作,我就當作沒看見。還有,您確定與那孩子的事情不會讓您的玉照登上報章雜誌頭版吧?他成年了嗎?還有家人嗎?您確定不會惹上麻煩嗎……好吧,但副總裁問起,我會推說不知道,您得自己去跟他解釋。」張祕書點點頭,然後走了出去。 他承認自己的良心被狗啃了,聽說有的秘書還得負責幫老闆拉皮條,他只是對老闆將男寵帶進公司一事睜隻眼閉隻眼,算不上什麼。 輕鬆解決障礙者一名! 歐陽嘿笑一聲,走到了沙發邊,摟住那嚇傻了的小美人。「小艷,你也很高興吧,以後你可以待在辦公室裡陪我上班了耶!」 猛地回過神,洛艷推了推他。「誰要陪你上班?」幹嘛摟摟抱抱的呀。 「你現在不就在陪我上班嗎?小艷你幹嘛不好意思?」 「厚!那是你……你害我每三天就得找你報到一次,你還敢說!」居然卑鄙的弄醉他,還、還趁他醉得神智不清時拐他許下這種奇怪的承諾……真是超想扁他的!還有……「誰是你的小情人?」不要臉! 「你啊。」歐陽理所當然地回答:「我剛剛才決定這件事,你有沒有很開心?」 開心個頭!「這種事是你決定就可以的嗎?」 「通常很多事情都是我決定就可以。」微笑。 他瞪他。「……至少禮貌上你要問一下我的意見吧?」雖然他不管再怎麼禮貌法自己也不會答應他。 歐陽受教的點點頭,開口問:「小艷你想不想逛蝴蝶博物館?小艷你要不要拿回你的紙牌?小艷你要不要跟我交往?」 「不想、要、不要。」雖然聽得暈頭轉向,但洛艷還算腦筋清楚,想矇他?門兒都沒有! 「小艷你如果不跟我交往我就不還你紙牌而且還架你去蝴蝶博物館野餐喔!」一段話喘也不喘地說完,歐陽微微一笑。 「……」 「那就這樣決定了吧,唉,小艷也真是的,明明就想要,還害羞成這樣。」愛憐的摸摸他的頭,對於小傢伙乍青乍白的臉色,他感到很有趣。「你乖乖的看漫畫,我也乖乖辦公去,天母有一間新餐廳剛開幕,等我下了班,晚上我們兩個去嘗嘗鮮。」 他說完,還真的安分守己的回到桌子前,認真的看起公文來,沒再搭理洛豔一句,氣得洛艷七竅生煙,差點沒降下兩道雷來劈死他! ◎ ◎ ◎ ◎ ◎ ◎ ◎ 「咳咳。」 看完一本文件,往右邊那堆丟去。 「咳咳。」 再看完一本卷宗,又往右邊那堆丟去。 「咳咳咳……」 咳個不停,就是好脾氣的歐陽,也不免微微攢緊了眉,有些不耐煩了起來。抬頭看看牆上的時鐘,心中暗數了下時間,然後從抽屜裡抓出兩瓶藥罐,各數了七八顆,一口氣往嘴裡丟去,再拿過桌上的茶杯,隨便吞一口了事。 「噗……咳咳咳咳……」 ——我的天,什麼時候杯子裡的茶竟然變成了可樂? 「好吵……」在沙發上睡得不醒人事的洛艷迷迷糊糊地出聲抗議,身子翻了半圈,把整張小小的臉蛋埋入沙發椅的夾縫中,企圖阻去擾人的噪音。 誰在一直咳一直咳的?吵死了…… 「咳咳咳……」 彷彿在與他作對似的,越是覺得吵,那咳便越是沒完沒了,睡夢中的洛艷攏起了眉頭,一張美美的臉蛋皺得像包子。 「咳咳……」 「唔、唔……」掙扎著不願醒來,小手摀著耳朵閉緊雙眼在沙發上滾來滾去,他還想再睡一下下……再一下下就好…… 可那擾人的咳嗽聲硬是不停。 「咳……咳咳咳咳咳……」 「可惡,吵死了啦!」唬地坐起身子,怒髮衝冠瞪大眼,到底是誰這般擾狐安寧!「是你!又是你,你故意的是不是!明明知道我在睡覺還一直咳嗽!臭歐陽!」 回他的,仍然是一串咳嗽聲,就好像要把心臟也咳出來一樣,他甚至有些喘不過氣來。 洛艷突然間,有點看不下去。 「喂……你還好嗎?」 試探地問一下,就可惜對方專心在咳,實在沒空搭理他。他也只好勞駕雙腿走過去,先是偷看了好一會兒,然後才不甚情願地伸手往他背上拍拍。 沒辦法,誰叫他是一隻高尚善良的狐呢,雖然這人討厭到了極點,也狠不下心就這麼眼睜睜看他咳死在自己面前。 晌久,咳著的人才順過氣,呼息慢慢的平緩下來。待回過神,發現原本睡著的人正挾著不解的眼光湊在自己面前,一愣。 「你好了嗎?不咳了嗎?」洛艷又幫他拍拍。 「不是在睡嗎?」他溫聲地問,激烈的咳嗽讓他的嗓音還有些啞,但語氣卻是一貫地平靜,彷彿剛剛那咳得半死的模樣,全是洛艷想像出的。 洛艷歪著眉毛瞧他,覺得疑惑;不過一會兒,他便決定放棄打探。 雖然不知道這個男人在矜持些什麼,但如果他要這樣假仙,他也只能順他的意,反正人類就是這樣彆彆扭扭的,習慣就好,他才懶得花力氣去思考這些事情。 他只是一隻狐啊,只要有得玩,有得吃就好。 「我肚子餓了,你要帶我去吃東西了嗎?」仰著頭朝他要求道,全然無覺自己正像隻朝主人討食的小寵物。「你下午說的那間好吃的餐廳,會帶我去吃吧?」 歐陽舒了心,對他展露笑意,神情是連他自己也不曾見過的寵溺。 ◎ ◎ ◎ ◎ ◎ ◎ ◎ 「好吃嗎?」 「全部都很好吃。」洛艷含著他給的巧克力糖,模糊不清的回答。 今天晚上他吃了好多好吃的東西;壽司、巧克力火鍋、法國料理、東北酸菜火鍋,完全搭嘎不上的各式料裡,歐陽偏偏帶他整個天母繞上一回全部吃了個透。 他的大食量讓歐陽吃驚,他們甚至才吃完正餐,又開車繞到士林夜市吃了好幾樣甜點。 「接下來去吃什麼?」又剝了一顆巧克力糖,洛艷吃得很滿足也很快樂。 「還吃?」歐陽失笑。轉了下方向盤,腳踩油門,車子爬上快速道路。「吃這麼多東西不怕吃壞肚子呀?看你小不點兒一個,到底東西都吃到哪裡去了?剛剛還買了些水果放在後座,你要真吃不夠,就自己拿吧。」 這是第一次兩個人一起用餐,天差地別的食量,讓彼此都留下深刻的印象。 「喔。」洛艷還真的爬到了後座,拿了一包糖醃芭樂開始啃食起來。邊吃,還不忘邊幫自己辯解:「我才沒有吃很多,是你吃得太少,什麼都吃一兩口,我怕浪費才幫你吃完的。」怎麼可以不明白他的苦心呢。 「是是,真是感謝你了。」 「不客氣。」洛艷笑咪咪的回答。 今天晚上這個人對他好好,沒有再故意惹他跳腳,也沒有說一些讓他想砍人的討厭話,說話的聲音都溫溫柔柔的,而且整個晚餐時間都帶著微笑,還不時的幫他舀湯佈菜,與先前那個討厭的個性簡直就是判若兩人。 這樣子的他相處起來好輕鬆,感覺好好,如果他是人類的小女生,一定會把他當作白馬王子一樣崇拜。 又吃了一片芭樂,洛艷突然想到:「等一下別去太遠好嗎?太晚回去小齊會給我臉色看。」這些日子「因故」進不了房門全賴藺齊收留他,但藺齊訂下的門禁規則也硬梆梆的,稍有不對就把他瞪到全身發麻。 趁紅燈的時候,歐陽屈指彈了他額頭一下。 「你這個不良的小子還想去哪裡玩?你沒發現我正要把你送回家嗎?晚了,我也得回去睡了,明天還得上班呢。」 「咦?」 怎麼?他那個不相信的表情很讓人傷心喔!「你該不會以為我像你一樣每天玩到天亮吧?」 「可是……我們不是應該要去旅館的嗎?」大餐也吃了,甜點也吃了,接下去照慣例他不就是應該快車把他載到旅館裡,然後OOXX到天亮? 「為什麼這麼說?」歐陽好奇問。「我表現的很猴急?或是我一副想把你拆解入腹的豬哥樣?」 他是很喜歡這娃兒沒錯,但他心裡可沒想——至少今天還沒想到要啃了他當餐後甜點,怎麼反而是他先提起了? 「但是你今天晚上對我那麼好,又給好吃的、又給好臉色看,人類只要有所付出,就算只是一點點算不上什麼的付出,也要索取回報的,你真的不是因為想跟我上床嗎?」 歐陽朗聲笑了出來。 他說得真好,人類的確就是這樣的生物。就連他,不也是因為有所求才會想盡方法將他留在身邊? 「小艷比我想像中還要聰明呢!」 「這是讚美嗎?」他瞪他一眼。「哼,很遺憾我聽了一點都不高興!」真是太瞧不起狐了! 「小艷別生氣。」摸摸他的頭,又摸摸他的臉,歐陽見安撫下他的怒氣,才又問:「小艷剛剛真的打算要跟我上床啊?」 「嗯,因為你請我吃東西又對我好。」 真是一隻隨便的狐狸呵!笑嘆著拍拍他的頭,明知道這話題該就此打住,免得無意中又探出更多會讓自己感到不對勁的答案,可嘴巴卻自有意識地開開閤閤,繼續接下去問:「小艷比較喜歡男人還是女人?跟男人女人都有經驗嗎?」 先前在俱樂部裡曾見他周遊在男男女女之間還一副游刃有餘的模樣,他因此猜想這小東西或許是男女不拘? 果然,洛艷回答: 「都喜歡。」 也許是吃得飽飽心情好,再加上身邊的男人今晚意外的好相處,洛艷也不隱瞞,大大方方地跟他聊了起來。「嗯,女人又香又軟,很好抱;男人有點硬但也很溫暖,抱著一樣很舒服。」 這種聽起來就很沒節操的答案恐怕也只有他回答得出來了。 歐陽仍然是笑著的,並時不時地伸手摸摸他的臉。小傢伙有一身無瑕嫩白的肌膚,摸起來很舒服。 「小艷喜歡做那種……呃,上床嗎?」 「喜歡啊,感覺很好。」 順著他的撫弄將整張臉全貼到了他手上磨蹭,隨時都像沾著水光的濕潤大眸微微瞇起,臉上一副非常滿足的表情。他也喜歡讓人這樣撫摸著臉。 沒多久,車子千年門口停妥。今晚的千年,招牌卻是:占卜館。 「咦,又換營業項目了?」 「每天都不一樣啊,只有我在的那天,才是俱樂部,今晚是絲蒂雅的班喔。」絲蒂雅是一隻可惡的吸血鬼,老是偷吸上門客戶的血,惡劣極了。「你千萬別進去,以後要是看到絲蒂雅也要遠遠離開,她不是人,很可怕喔。」 他不也不是人?歐陽幾乎要失笑出聲,小東西肯定是忘了自己的身分吧 「可愛的小艷。」忍不住又往他頭上拍拍,直到他不滿地扭著腦袋瓜子東閃西躲,終於忍不住低低笑了出來。 他瞪他。可惡,又欺負人!這人的壞心根本就是根深蒂固改不了的,北京的牛不管牽到哪裡都還是牛! 「小艷你喜不喜歡我呀?」 「不喜歡,因為你很討厭,總是欺負我,讓我生氣!」 「那我以後對你好,不惹你生氣,你會喜歡我嗎?」 「你還老是威脅我!使卑鄙的手段叫我允諾要定期去找你!真壞!要不,你撤了我那個承諾吧!」 「那可不行!」 「你看你看!我討厭你!」 「可是,那是我喜歡你,才想要你常常來找我,來讓我看的呀。要不然,以後你來我都準備好吃的給你吃、帶你到處玩……就算上班時間,我也幫你準備有趣的東西。小艷喜歡打電動嗎?我妹妹在軟體公司工作,她可以拿到很多未上市的遊戲軟體喔!很好玩哩,而且外面絕對買不到的呢!小艷有沒有興趣?」 「唔……」心裡好掙扎。 「好啦,別想了,就這麼決定了,小艷下次去找我,我帶遊戲片給你玩。」 「那……」他再掙扎一下。「……還要給我備零食喔!」 「好。」 「還有小被子,你辦公室的冷氣好強,睡起來有點冷。」 「好。」 「還有你們討論不要太大聲,我會睡不好。」 「好。」他笑咪咪。 (第五章,完,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