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7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誘惑者‧6

------------------------ <第六章> 我想,我是真的,喜歡他。 每三天要找那個討厭的人類報到一次。從開始的不情不願,到今天的興奮期待,洛艷簡直兩極化的反應,藺齊看了,直接嘲笑他是被馴服了。 洛艷才不管別人的冷嘲熱諷,今天歐陽的「老大」啊……嗯,就是那個神龍不見首尾的副總裁龍心大悅,說歐陽最近表現很好,所以準了歐陽一天假,所以他們要開車出去玩喔,唷呼! 洛艷好開心。他很難得有這種機會可以跟別人一起出去郊遊喔!在千年裡,大家的年紀都很「德高望重」,對遊樂這種事情早沒了新鮮感,別說是陪他出去玩,就是打打撲克牌都一副懶洋洋的樣子,讓人看了就倒胃口! 但是今天不一樣,他要去郊遊喔,郊遊喔!就是帶著一大堆好吃的東西到很遠的地方去大吃一頓喔!耶耶! 就像第一次遠足的小學生,他前一天晚上興奮得睡不著覺,天還沒亮就爬起來換裝等待出發,然後上了車就開始學豬睡,一路打呼到目的地。 司機……嗯,也就是歐陽,實在是哭笑不得,這隻笨狐狸睡了一路也就算了,到了休息站還得勞動別人叫他起來上廁所,簡直就是欠他的。 甚至到了遊樂場,這沒良心的狐狸一見現場那麼多稀奇新鮮的遊樂設施,立刻雙眼閃閃發亮,完全不顧念他「老人家」心臟是否能夠負荷,抓著他玩過一樣又一樣。 自由落體、海盜船、雲霄飛車、極速衝浪……然後歐陽終於忍不住出聲求饒。 「饒了我吧,親愛的小艷,讓我陣亡對你並沒有好處,你不想自己搭車回去吧?」 嘟著嘴,洛艷被拉離大型的遊樂設施園區,一路上還依依不捨的回頭看了好幾次。 「你真是沒用。」洛艷瞧不起他。 歐陽嘆氣。跟精力旺盛的他比起來,任何人都是沒用的。 「先休息一下,讓我們吃吃東西再去玩。」 與他一同坐在草皮上,洛艷懶洋洋的讓他抱著曬太陽。平時上班日的風景區沒什麼遊客,僅有的寥寥數人全集中在遊樂設施附近,像這種離主要風景路線有些遙遠的草坪,幾乎看不到其他人,所以歐陽對洛艷幾近於毛手毛腳的肢體語言,沒嚇壞什麼無辜路人。 洛艷翻開大得可以裝進他半個人的野餐籃,把頭埋進去。 「你要不要吃東西?我帶了泡芙、果凍、漢堡、薯條、飯糰、三明治……」他一連數了十來種食物名稱。「還有蘋果汁、可樂、橘子汽水、冰……」然後又點了七八樣飲品名稱。 歐陽光聽就飽了。 「看你吃我就很高興了。」 「喔。」洛艷老大不客氣地翻出所有吃食,正打算一一處決。 歐陽乾脆躺了下來,把頭枕上洛艷的大腿,由下往上看著那張豐潤可愛的嘴巴不停地消滅不同的食物,偶爾他也會拉下他的手從中阻撓某樣即將送死的食物,然後把那樣東西自己吃掉,惹得他哇哇大叫。 「笨蛋!」他大罵。 「傻瓜。」歐陽笑。 「可惡!」 「別鬧……小心,果汁要翻了!」 手忙腳亂地承接下他的飛拳攻擊,歐陽翻了一圈反壓住他,笑著吻住了那張還哇啦哇啦大叫的唇。 一股洛艷身上特有的甜膩香氣撲鼻而來,薰得歐陽腦子有些昏昏然,那奇異的香氣從鼻間吸入,或延上大腦,或漫入血液當中,逐漸逐漸地在他身體裡面產生了某種衝動,他覺得全身都熱了起來,屬於情欲的激流,匯流至四肢百骸。 小小的輕啄逐漸加重成肉欲的深吻,粗重的喘息聲分不出是由誰傳出,風光明媚的午後,遊樂場少人的一隅,正上演著兒童不宜的煽情鏡頭。 「唔唔……」頭好昏。 洛豔茫茫然,完全臣服在對手熟練高超的技巧之下,甚至乖順的張開嘴兒,迎入男人帶著淡淡煙草味的舌尖,被動地承受著他的侵略,由得他在自己口中探巡繞圈兒,廝磨著曖昧的舉動。 唔……快不行了。洛豔渾身發軟,腦袋頓成一片漿糊,身為誘惑者的開山始祖,非常丟臉得讓個「小小的吻」給擺平。 什麼時候人類已經進化成如此可怕的等級?他想他應該是火星移民來的,才有這般超A級技巧,就連「閱人無數」的自己都要甘敗下風。 「唔唔唔……」喔,真的不行了,嘴裡鼻裡吸到的全是男人霸道的氣息……他覺得喘不過氣來,胸腔辣辣地脹疼著,雙手成拳抗議地搥著身前放肆的男人,想推開他,卻不如願…… 這火星來的該死男人該不會想就這麼悶死他吧? 水媚的眸兒,微微迷濛了起來,不知是因為難受還是其它原因,倒是喘息的姿態越見妖媚,原本推拒的手兒,也改拒為迎,扯住男人胸前的衣服,深怕他離去似的。 好半晌,兩個人才分開,洛艷像是剛跑完百米般喘個不停,只能軟綿綿地趴在歐陽的胸前,靜待呼吸平息。 突然間,他有些不滿。 不服輸的性子教他嚥不下這一口氣。 「別動,這一次換我!」 「怎麼?呀!」 洛艷像一隻小獸般撲在他的身上,大力壓住他,先是用那雙隨時都像盈著水光的墨瞳盯了他好一會兒,彷彿在確認著自己的所有物,然後,他驕傲地低下頭,勢在必得地享用了那兩片笑得彎彎的薄唇。 「別笑,笨蛋。」多少有點「受害者」的表現吧?真沒不懂情調! 「呵……」 兩張唇彼此貼上,兩個人之間像是遊戲般,又像在挑戰著什麼,他們彼此確認,彼此取悅對方,他們分享對方熾熱的呼息,或輕咬,或舔舐,或傳出細小的笑聲,溫熱的呼息重複地在彼此間來回傳送,這個溫柔而富有技巧性的吻,兩個人都游刃有餘。 「慢、慢些,你別動,我來……」 他的味道很不錯,這回有機會重新回味,洛艷刻意放慢了節奏,緩慢而慎重地品嚐著他的滋味。他一向喜歡親吻的感覺,他總是覺得很舒服。 「啊!你作什麼……」 視線裡突如其來地一陣天旋地轉,待洛艷反應過來,他已經被翻過身子。原本壓在自己身下的男人,開始不滿於洛艷過於緩慢而平穩的舉止,化被動為主動地奪回主導權,猛烈而強勢地展開攻擊。 「唔、嗯……」洛艷抓著他的衣服,只能被動地由著他擺弄。 他的舌頭在自己的口腔內放肆的舞動,甚至過分侵入至接近喉頭處的嫩肉,輕輕擠壓,重重舔舐……胸口好痛,他的呼吸紊亂急促,無法吸入一點空氣,胸膛裡好像有什麼東西正要爆發,他想大口吸氣,但卻被他堵得死死的,只能從他口中吸取一點點微薄的空氣。 明明是痛苦,卻又伴隨著細微得說不出是什麼的快樂,身體裡的慾熱被挑了起來,彷彿窒息前的快感讓他無法思考。 ◎ ◎ ◎ ◎ ◎ ◎ ◎ 洛艷推開他,饜足得舔舔腫紅的唇瓣,突然又意猶未止地傾過身去,啄了啄歐陽下巴,兩個人都喘息未止。 「不玩了,我們去旅館,好不?」 「發情了?」歐陽嘿嘿地笑。 「有點。」洛艷誠實地點點頭。突然間,他嗅到了一股香香的味道,注意力霎時被引誘了開。 「你在看什麼,小可愛?」 「那些個女孩兒很香,應該還是處女吧……嘗起來味道肯定很好。」舔著唇,洛艷近乎著迷地看著不遠處花叢旁跟朋友鬧成一團的女學生,青春窈窕的身段煞是動人,隨著風兒傳來一陣陣銀鈴般笑聲,叫人不禁將視線投注在她們身上。 洛艷真不愧身為誘惑者的開山祖師,只是幾個眨眼的時間,腦子裡便轉出百八十條的伎倆,要做些什麼、要怎麼笑、要說些什麼話兒才能誘得那些女孩把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來? 「欸,瞧見那些女孩兒了嗎?很可愛,是吧?尤其長頭髮的那個,笑起來又甜又美。」他甚至,還大方地跟歐陽分享起自己的看法。 歐陽無言注視著那雙因為發現了可口的獵物而熠熠發亮的狐狸眼兒,身體裡,有一股說不出的酸味隱隱發酵。 這個,剛剛才讓自己吻得喘不過氣來的小傢伙,竟然就這麼迅速確實毫不給面子地轉移目標?當他死了不成? 洛艷突然一股腦地坐起身子,先是撥撥頭髮,順順衣服的摺皺,然後右手往臉上一抹霎時便幻化成另一張不同的容顏。 現在的洛艷看來大約二十四、五歲的模樣,生得是斯文俊秀,臉上一副銀邊眼鏡讓他看起來帶著濃濃的書卷氣質,溫柔微笑的模樣怎麼看都是百分百的學生王子。 「嘻嘻。」照著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來的鏡子,他一副帥氣地撥著瀏海,萬分滿意,心裡想著:看他這模樣還怕那些單純女孩不手到擒來嗎?真是太完美了!嘿嘿。 只不過出師未捷身先死。 「啊呀,幹嘛!」 氣呼呼地瞪他,洛艷滿頭滿身的草屑。 「你把我的頭髮跟衣服弄亂了!」做什麼把他拋在草堆裡?很壞心耶!他獵豔前的準備全泡湯了! 「沒有美美的外表叫我怎麼去拐那些小女生?」 還……想……著……這該死的事?心裡一股說不出的惱怒騰騰地滾動著,歐陽真的有種想要當場掐死他的衝動。 「變回來。」他眼睛裡燃起的怒焰,饒是神經大條到有剩的洛艷,也看得一清二楚。 「你在生氣?為什麼?」他突然怪叫:「難道你喜歡的也是那個長頭髮的女孩?」凡事總有個先來後到,那是他先看到的啊,他怎麼可以這樣! 「變回來!」他又說。不願他用這張打算要去拐女人的臉面對他! 他的臉色好難看哪,從來他就沒這麼兇地對待他呢。一向欺善怕惡的洛艷嘟了嘟唇,好勉強地回復了原來的模樣兒,委屈的嘟噥: 「我想要那個女孩。」 就好像在說著:我想要那個氣球,或是我想要那包餅乾一樣。 方才被挑起的慾熱正在體內叫囂竄動著,那些甜美的女孩,就像是消炎去火的冰棒,可以用來平息他體內的欲望。 「我不行?」 「你說……什麼?」眼睛還巴巴地看著不遠處的女孩兒,呀,她就要離開了……那個看起來很好吃的長髮女孩兒…… 大手捧住不專心的小臉蛋轉過來,歐陽低吼: 「我就不行?」 「你……你要讓我做?」洛艷好驚訝。「可是如果要我抱男人,我希望那人至少是長得可愛一些的,你未免也太大隻了吧?」 吸……吸……他努力用深呼吸來平緩想殺狐的衝動。 有時候,這小東西的遲鈍,真是已經到達某種人神共憤的程度。 突然間,對於自己竄燒的火氣,就連自己都覺得愚蠢而無意義。 跟一個小孩子計較作什麼? ——縱使這小孩子,其實是隻七百多歲的狐。 翻了翻白眼,歐陽決定自食其力。 「過來!」 他喊了句,伸手把洛艷一股腦地自草堆中拉起,仗恃著兩人體型上的差別,輕易便將他摟進懷裡,背貼著自己的胸膛,將他整個人往一旁的大樹壓上。 「做什麼?」他的動作雖然強勢,卻沒一絲令他難受,所以也只是任他擺弄著,有些傻氣地問他。 「還能做什麼呢?小笨蛋。」溫熱的嘴唇含住圓潤的耳珠,濕滑的舌頭順勢舔入小巧的耳洞裡,帶給他一陣奇妙的感覺。 洛艷輕輕一顫。 「想你八成也忍不到飯店,給你點甜頭嚐嚐先。」 飽暖思淫欲,小傢伙剛吃飽,又讓午後的太陽曬得暖洋洋,也難怪他滿腦袋黃色思想,甚至看著他心裡卻想著別的女人?哼,敢情是他這玩伴當得太失職?不過不怕,他決定要好好補救一下。 熟練地解開他的褲頭,歐陽的手滑溜地鑽了進去,彷若識途老馬輕易便尋著那敏感的小東西,溫柔的握住它,安慰撫弄,用手指細細描繪出那精美的形狀。 「都變成這樣子了,小艷好色呀。」 「放開我啦,會被看到……啊……哈……」 長指包圍著秀直挺起的欲望,或輕或重地逗弄著,溫熱的嘴唇貼在他的脖子上,吻著耳下一片柔軟的肌膚,張口,便咬下一圈齒痕…… 「啊!」 突然的痛覺促使他仰起脖子,跟著伸展開來的上身讓人輕輕往前一堆,貼向凹凸不平的樹幹,粗糙的樹皮磨擦在衣襟盡敞的胸前,細嫩的肌膚不堪如此刺激,逐漸泛成一片誘人的粉紅色。 初次噴洩過後意識一片朦朧,感覺到他濕答答的指尖探到了身後,繞著自己小小緊閉的入口,似試探,又似逗弄般,要進不進的,惹人心煩…… 洛艷腦子裡迷迷糊糊地想著,光天化日之下,他跟他要是真這麼靠著樹幹就做了起來,豈不就跟隻猴子沒兩樣? ……猴子? 這個怪異的聯想讓他蹙起眉來,他可是一隻高尚有格調的狐,怎麼能跟那種毛毛躁躁的動物相比?忍不住分神抗議:「喂……別在這裡……」 「都這樣子了還在說什麼廢話?」歐陽氣息已有些不穩,長指略帶點力道迫入那緊窒的花口,刻意地揉鬆那處,好讓自己待會兒能順利些。 他哄著:「乖乖的,別亂動,不然我不好進去……」 「唔、歐陽……」 早識情欲的身子哪堪得住如此的撩撥?洛艷早就軟趴趴地任人擺弄,猴子與狐狸的差別,在這一刻被扔到九霄雲外。 忽然間,擱在野餐籃裡,埋在一堆垃圾中的手機響了。 來電鈴聲是歌劇名伶拔高響亮的歌聲,可怕的女高音唱了很久很久,漫無止盡、沒完沒了,以一副沒人理會便要唱到天荒地老的氣勢持續高亢地拉著嗓子。 歐陽被嚇到了,這是什麼鬼來電鈴聲?讓人想忽略都難。 洛艷也被嚇到了,但他被嚇到的原因是另一個。 「糟,是小齊找我!」完蛋了,沒在三秒鐘之內把電話接起來,等一下肯定要被罵到臭頭……手忙腳亂地拉好褲子,他轉身便要撲向野餐籃,可惜右腳踩了個空,左腿又被來不及躲開的歐陽絆了一下,整個人便以一記完美到不行的滑壘姿勢「溜」到目的地。 「嗚,好痛。」欲哭無淚的洛艷捧著摔疼的臉蛋,就怕美美的容貌不小心給摔壞了。 來不及接起的手機卻自行傳出猶如地獄使者般教人渾身發顫的聲音: 「小笨狗,什麼時候膽子養得這麼大了?居然敢不接我的電話,嗯?今天晚上你顧店,最好別給我遲到,要不然……哼哼哼。」 嗚嗚嗚,他才不敢遲到,生氣中的藺齊是全世界最可怕的生物,他就是生了八個膽子也不敢故意招惹他…… 「嗚嗚,對不起,我要先回去了,不然小齊會生氣。」討好的啾啾他抿得緊緊的唇,洛艷不敢看他可能在生氣的臉,喚來一陣輕煙裹身,才剎那間便將自己變不見。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