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淨‧個人

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4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寵(5)

第五章


   時間回到現在,距離陽陽簽下那紙寵物合約,已經過了十年。
  
  這十年來,每年總有一個月,他會放下手邊的一切,來到衛靖辰身邊,成為他的寵物,隨他吃喝,受他豢養。
 
  或許是因為他總待在屋裡,極少與衛靖辰一同外出,所以衛靖辰身邊的人,知道他存在的,並且有過接觸的,並不多。
 
  其中,有兩個人,陽陽的印象最為深刻。
 
  那是他的保鑣,最不像保鑣的保鑣。
 
  丁一跟張二。
 
  丁一沉穩,張二活潑;丁一安靜,張二聒噪;丁一擅槍法,張二拳法了得。這兩人對比反差之大,讓陽陽每每看了就覺得有趣。
 
  當然,最有趣的尤其是,這兩人對衛靖辰的態度並不似其他人那般唯唯諾諾,就如同張二經常會對著衛靖辰脫口而出的稱呼:老闆,他們似乎真把衛靖辰當成雇主,而非以生命守護的老大——
 
  「喂,你這傢伙,可惡!別汙辱我崇高的職業道德!」張二絕不允許任何人試圖懷疑他的專業,他對著賴在床上滾動一直不肯起床的金髮青年熱血沸騰地申明:「既然老闆每個月付了那麼多錢包養我,如果有遇到緊急萬分的時刻,我絕對也會付出我的生命,不顧一切保護他!」
 
  握緊拳頭誇張地向上一揮,他神情嚴肅,說得義正辭嚴,但陽陽很懷疑,他所謂的那「緊急萬分的時刻」,究竟要由誰來認定?
 
  「總而言之,拿錢辦事,我那死掉的老頭以前常跟我說,當一天和尚撞一天鐘,所以我每天都有認真工作,絕對不偷懶的,你不要以為我不能動手揍你就可以這樣隨便懷疑我高尚的人格,知不知道,哼哼!」
 
  話匣子一開,張二索性就在床沿坐了下來,單手撐在床面上,對著陽陽問:
 
  「欸,小男寵,你等一下想去哪裡玩呀?我家老闆今天派給我的工作,就是要我跟著你到處走走,不讓你瞎跑……你想不想吃大餐?不管你想吃世界上東西南北哪個國家的料理都隨便你喔!想不想亂花飼主的財產?東區新開幕的百貨公司規模挺大附近還有很多高檔精品店,應該不錯花錢吧?還是你想看電影?最近有一部剛上映的動作片好像很好看……欸,說真的,看電影你有沒有興趣?我們一起去看電影怎麼樣?看完還可以去陽明山上看夜景喝咖啡,你有去過嗎?」
 
  這傢伙一點也沒自覺,自己正邀著老闆的小寵一起去看電影,甚至去看夜景喝咖啡?接下去是不是乾脆上賓館開房間了?處在角落裡,另一個始終沉默不語的保鑣,聽著聽著忍不住就當場翻起了個白眼。
 
  「衛靖辰今天不回來了嗎?要不怎麼只留下你們兩個?」一早睡醒便不見他人影,只剩這兩個常在他身邊出現的男人守在房裡。陽陽好奇問:「該不是他對我膩了吧?他準備換人了嗎?」
 
  「換你個頭!」張二馬上從床上彈起來,那速度之快,就像是屁股上裝了個彈簧,只見他一下就彈了個半天高,嘴裡嚷嚷道:「喂!你發神經啊,突然說這什麼鬼話?要是老闆懷疑是我對你胡言亂語,讓你因此有了什麼誤會,我還不被他親手扒掉一層皮!」
 
  「……」你這傢伙難道還少說了什麼胡言亂語嗎?角落裡的丁一撇了下嘴,十分不以為然。
 
  張二滿頭大汗,對著陽陽猛搖手,十分著急地解釋:「老闆今天去辦事情了,只是個小場面嘛,用不著出動我們兩個,所以只帶著陳三賀四,把我們留下來守著你,免得你又亂亂跑把自己弄丟了,我告訴你,老闆明天一早就回來了,你千萬給我忍著點,別亂發情,我們老闆翻臉是很恐怖的,你知不知道上次你跑掉了,他讓我們去找找不到,居然——噢!誰打我?」
 
  不知何時走近的丁一狠狠一掌就拍在張二的後腦杓上。再讓這笨蛋胡扯下去,什麼該說的不該說的全讓他交代得一清二楚了。
 
  陽陽在床上滾了幾圈,悶著頭偷笑,原本遮在身上的薄被全踢開了,露出大片青淤斑斑的肌膚。非禮勿視,丁一微微別開了視線,張二卻是吹了聲口哨,毫不客氣地靠過去欣賞了起來。
 
  「嘖嘖,你身材還不錯嘛!腰是腰,屁股是屁股,難怪我老闆愛不釋手了!」
 
  丁一又想嘆氣了。愛不釋手是這樣用的嗎?沒知識也要懂得掩飾,偏偏這人就是不明白藏拙的藝術。
 
  陽陽光著身子趴在床上,手肘撐著床面,手掌托著下巴,一臉頗有興致地與他胡扯:「你說,又有誰的腰不是腰,誰的屁股不是屁股呢?」要是誰的腰跟屁股換了個位置放,那可就希奇了。
  
  「欸,我也沒看過幾顆光屁股,沒辦法弄個排行榜出來,不過你的屁股肯定是很不錯的,如果不是怕被老闆砍,我也想摸摸……對了,小男寵,你從哪兒來的?你是什麼國籍的啊,皮膚這麼白這麼漂亮,我看電視上那些什麼名模的都比不上你了。」
 
  張二開始亂猜:
 
  「你是法國人嗎?還是英國人?說真的,我其實也搞不清楚不同國籍的白種人到底要怎麼分別?」
 
  這人看來粗枝大葉,心眼兒可半點不缺,居然不著痕跡地想探問他的來歷?
 
  陽陽看著他嘿嘿直笑,也不回答。
 
  張二讓他看得心虛,摸摸鼻子,也跟著嘿嘿傻笑一陣。
 
  「幹嘛這樣看人?我不就問問嘛,看你可愛,想跟你做個朋友也不成?」張二無辜至極地嘟噥。
 
  這是什麼話?他居然想跟老闆房裡的小寵做朋友?丁一都要替他的藉口感到羞愧了。
 
  「做朋友?」陽陽歪頭,笑得十分可愛。
 
  「是啊,我們中國人說,做朋友就要先坦誠相待——啊,我想你的確是夠『坦承』了,屁股光光的,我看得非常清楚……呃,我是說,我想多了解你的內在啊,而且像我們這種優秀的年輕人交往重交心——」
 
  陽陽道:「我記得你們有句話是這麼說的:有往有來?那你是不是也該光著屁股讓我看一下?」
 
  「哎唷,你這孩子,嘎嘎,老哥哥我年紀都一把了,怎麼好意思光著屁股亂跑?」剛剛還自詡是優秀年輕人的張二,也才一句話的時間,馬上又成了年紀一把了,他話題轉得飛快:「今天天氣真好,我們來玩國王遊戲好了,你知道要怎麼玩嗎?那是現在臺灣最潮最棒最受歡迎的遊戲了,沒玩一下是多跟不上時代呀,你肯定很有興趣吧?」
 
  「好啊,要怎麼玩呢?雖然我自己沒玩過,但曾經看過別人玩,是不是應該要先抽撲克牌?你不知道,玩抽牌,我從小到大沒輸過一次,呵,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看你們兩個脫光光在大馬路上情歌對唱,我想那應該挺逗。」
 
  「……」丁一用一種十分冷冽的眼神,將張二瞪得渾身發毛。他無聲地表示,你要是敢把老子牽扯進去,哪怕我們「同事」多年,我照樣一槍斃了你這禍害!
 
  「……咳,那個那個,陽陽小少爺,剛剛我家祖先托夢給我,說今天不宜玩國王遊戲,這樣好了,我們改玩別的……」
 
  「玩什麼?丟骰子,我也挺會丟的,還是紙牌遊戲呢?我在俱樂部裡的賭場待過好一陣子,負責人都稱讚我很有賭博的天分唷,雖然沒有百賭百贏啦,不過很難輸倒是真的。」
 
  張二聽得一個頭兩個大,脫口而出:「不然我們來拼酒?」將他灌醉不就方便自己為所欲為了嗎?
 
  掩嘴打了個呵欠,陽陽道:「如果你老闆同意的話。」
 
  他真的是腦袋壞了,居然邀自家老闆的男寵拼酒?丁一替他嘆氣了。上天安排他跟這枚天兵同組搭檔,真是拉低了他的智商水平。
 
  兩人牽來扯去,太極拳法廝殺了好一陣,張二什麼都沒問到,陽陽有一搭沒一搭的與他閒扯淡,打發著時間。
 
  整一個鐘頭後,在東南亞國家赫赫有名的黑社會組織,精星會臺灣分會的頭兒衛靖辰,身邊排名第二的保鑣,張二,終於忍不住摔了枕頭,老羞成怒:「你到底要不要出去?」既然問也問不出個所以然,繼續跟他扯下去,徒浪費生命而已,他這麼個大好青年卻跟個小男寵窩在床上浪費時間這是成什麼樣子了?簡直讓人生氣!張二直接忽略掉最初可是他自己去找人家抬槓這個事實。
 
  陽陽抱著棉被,像條毛毛蟲一樣在床上悠閒地滾動,張二越看越覺得扎眼,鼻子裡哼哼個沒完。
 
  「外頭冷,我不想出去。」暖氣房裡多舒適啊,這種寒流天能夠躲在被窩裡頭賴床實是人生一大樂事,傻瓜才出門去吹風呢。
 
  聊天聊夠了,陽陽隨意找了個藉口,便打發丁一張二出門去守著,他賴在床上準備睡個美美的回籠覺,好好補充一下前不久被衛靖辰消耗掉的體力,至少也要再睡個半天不可,睡飽了後乖乖等著飼主下工回來拎他去吃大餐,接著再來一陣兒童不宜的運動……嗯嗯啊啊,想想,這般美好的米蟲生活,就是當了神仙肯定也沒他快活的,嘿嘿。
 
  只可惜天不從人願,他也才瞇了半個鐘頭,就給叫了出去,一時片刻裡恐怕還回不來。比原本預定還要提早回來的衛靖辰意外撲了個空,心裡頭已經夠不痛快了,看見床頭上貼著一張便條,上頭用潦草的英文寫著:「主人,我回『獅子與玫瑰』一下,不用等我吃飯。你最聽話的寵物留。」原本就已經不很好看的臉色,頓時又更加難看了幾分。
 
  最聽話的寵物?
 
  這傢伙究竟是打哪來的自信?
 
  對著老闆的冷面孔,丁一聳肩,無所謂地承認自己把人看丟了。
 
  他一向當自己是名「隨身雇員」,服務的項目是保護衛靖辰,對於其餘拉哩拉雜的命令,他從來就不是很認真在執行,與他相比之下,張二可是老實多了。
 
  張二頭冒冷汗,指天指地跟老闆解釋自己的視線完全有沒離開過房門口一秒,可也不知怎麼搞的,裡頭的青年竟是不打一聲招呼,人間蒸發了去,讓大家半根頭髮也找不著。
 
  「他肯定是什麼魔法師投胎來的,砰一下就可以把自己變不見!」張二信誓旦旦,絕不承認是自己的問題。他可是優質保鑣來著,怎麼可能守不住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男寵?更別提,這事情發生過還不只一次。
 
  衛靖辰原本也不指望能看住這小子,只是才剛來一天,轉眼就讓他跑個不見影子,還是頭一遭。
 
  「老闆去哪兒?」
 
  仍然專心一致地聒噪著拼命強調自己絕對沒有偷懶的張二,這一回神,才發現老闆居然都快走出視線了,差點兒丟了老闆的優質保鑣馬上邁開腳步跟了去。
 
  還能去哪兒?
 
  衛靖辰惱道:「逮人。」
 
  逮人。
 
  多簡單兩個字。
 
  張二還在腹誹,老闆是不是想得太輕鬆了?如果那傢伙能容易就能被找回,他先前也不會吃鱉那麼多次,讓他在自己眼皮底下溜了,他可是優質保鑣耶,如果對方不是外星人投胎,怎麼可能——
 
  可出乎意料的,老闆口中的逮人行動,還真是簡單得令人髮指。
 
  張二只不過跟著老闆去了趟「獅子與玫瑰」,眼睛都還沒能欣賞完那邊各具特色的俊男美女們,才不見一會兒的老闆再次出現時,手裡已經拎著不假外出小寵一枚,準備打道回府。
  
 「啊,丁一,我們老闆其實挺利害的,是吧?不然怎麼會輕輕鬆鬆就把那個外星小子揪回來?」
 
  丁一不屑地看他一眼,懶得理他。
 

 

 
 
 
  「我錯了,主人。」在玄關被粗魯地扔下,金髮藍眸的青年踉蹌了幾步,忙伸手拉住正往屋裡走去的男人,淚眼汪汪。「主人原諒我,嗚嗚。」
 
  衛靖辰也懶得與他演大戲,回頭對他直接問:「剛才纏著你的男人是誰?」
 
  「哪個男人?」藍眼珠轉了圈,他傻笑:「嗯,主人是說,剛剛跟我一起喝酒的男人嗎?想也知道,在『獅子與玫瑰』裡還會有誰跟我喝酒聊天呢?當然是我的——」
 
  陽陽正準備順口說是「恩客」時,衛靖辰已經冷聲警告:「先想好,再回答,要是胡扯,就回去,以後別再過來了。」
 
  這樣的威脅話語,多古怪啊,根本就像偶像劇裡情人間吃醋的台詞似的,今天若是換了個人對他說出這一番話,他肯定當場笑到地上去打滾五十圈,可現在開口的是他的寶貝主人,怎麼也不能不當一回事。
 
  天,他竟然想把自己趕走?這怎麼可以呢!
 
  「唔嗯……」陽陽抓了抓頭髮,湛藍如海的眸子可憐兮兮地瞅著衛靖辰,可衛靖辰的神情始終冷硬得宛如雪山上的千古奇石,任憑他再裝無辜,也敲碎不了對方的鐵石心腸,最後只得鬆口,含糊不清地說了句:「算是我的……同事……啦……唔啊……」
 
  同事? 
 
  衛靖辰看了他半晌,似乎在思考著是否要相信他的坦白?直到陽陽都開始緊張了,站在原地扭起了手指頭,才從鼻子裡哼了聲,轉頭便往裡走。陽陽小媳婦似的拉著他的衣擺,在他後面跟著。「我剛剛沒胡說,主人,你不會是非不分吧?」
 
  衛靖辰皺了眉,回頭瞥了他沒禮貌的寵物一眼。
 
  是非不分?他可是在諷刺自己?這孩子以前明明很可愛的,什麼時候竟然成了這樣子?
 
  「跪下,我允許你站著嗎?」
 
  「啊?」愣著,陽陽眨眨眼睛,見男人已經因為自己的遲疑開始顯得不耐煩,立刻應了聲,往地上一趴,努力用上最標準的姿勢,跟在他腳後爬著。
 
  陽陽邊爬,還邊小心翼翼地問:「主人,你不氣了,不會趕我走了,是不是?」
 
  「閉嘴,寵物。」
 
  衛靖辰心裡暗忖:這麼聒噪,自己當初怎麼會誤以為他性情沉穩可愛?
 
  「哎唷……唔嗯……痛……」
 
  從玄關通過客廳進到浴室,短短一段距離,卻讓他爬得磕磕絆絆,經過茶几旁邊時,還險些不留神把腦袋瓜給撞了上去。
 
  「……小心我的桌子。」衛靖辰嘆息。
 
  陽陽咬著嘴唇啜泣兩聲。「主人好壞,不心疼陽陽會受傷,只擔心桌子會被撞壞。」
 
  當這傢伙開始裝小賣乖時,就會用名字來自稱。
 
  不過,他居然還敢頂嘴?身為主人,衛靖辰聽得都皺眉了。這麼不及格的寵物,要帶出去給人看都嫌丟臉。
 
  「太久沒訓練你,都忘了要怎麼爬了,是嗎?看來最近我應該得花上不短的時間,好好幫你複習一下基本功課……進去浴室,把自己洗乾淨……給你十分鐘,別讓我等太久,寵物,我今天晚上的耐性,已經讓你消磨得差不多。」
 
  衛靖辰語中明顯的不耐,讓陽陽情不自禁緊張起來。
 
  可,才十分鐘呐,怎麼足夠?
 
  主人一離開,他立刻用最快的速度脫了衣服,抹起沐浴精洗頭洗澡洗刷刷,主人愛潔,不喜歡他身上有任何一點人工的味道,所以方才從俱樂部裡帶回來的菸味與香水味可要洗乾淨才好,若是因此遭罪多無辜?
 
 洗完身子後,他從一旁的層櫃上取下浣腸的道具,用不太熟練的動作獨自進行體內的清潔,反覆幾次後,直到排出的水都乾淨了,才起身用大浴巾把自己略略擦乾,就這麼裸著身子爬出浴室。
  
  經過更衣間裡的穿衣鏡時,他不經意地瞧見鏡中的影像,忍不住停下腳步,看著自己的模樣發愣。
 
  赤裸的青年,金髮藍眸,容貌美麗,氣質清雅,卻是像條狗兒一樣四腳著地,臀部高高地翹起,隨著爬行的步伐左右擺動,胸乳上懸著的白金小牌更在動作之間不住擺晃,一舉一動盡是淫媚,姿態十足誘人。
 
  啊,這是他嗎?
 
  湛藍如海的眸子清亮裡卻是含著若有似無的引誘,每個眼神流轉間都散發著無言的慾求,飛著紅暈的臉龐染著勾人的羞怯,讓人見了都不禁要激發出內心隱藏的肆虐心態。
 
  鏡中的人,真是他嗎?
 
  如此妖饒媚惑,如此風騷得令人髮指……
 
  主人曾經說過,他是所有的「主人」都會一眼就喜歡上的「寵物」,或許也是吧?這模樣,就連自己瞧見了,都想要好好虐上一把。
 
  他心裡驕傲地道,自己就連當寵物,都是這麼優秀的寵物,哼哼。
 
  仰頭甩了下頭髮,他對著鏡子擺弄了一陣姿勢,才優雅地爬出房間。
 
  客廳裡,只亮著沙發旁的閱讀燈,昏黃的光線將佇立窗旁的男人身影映照得高大無比。
 
  男人側著臉龐,彷彿沒發覺等待的人兒已經到來,漆黑的眸子靜靜望著窗外的景色,深刻的五官乍看之下似乎帶點異國風情,俊美的臉龐襯著冷厲的氣質,精壯完美的倒三角形身材,讓他渾身上下都散發著一種屬於男性陽剛的魅力。
 
  陽陽的視線盯著他習慣性抿起的薄唇,文人總愛描述那是冷情的象徵,可他知道,那張嘴唇是多麼熱情又甜美,每當男人親吻自己時,全身上下的血液都會為了討好他而沸騰起來。
 
  他的主人,有魅力極了。
 
  能夠成為他的寵物,是多麼棒的一件事!
 
  想到男人對自己的一切作為,陽陽心跳的頻率便不自覺地加快起來。


(第五章結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