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7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勝負不重要(3)

-------------------------   ch.3   所謂男人的浪漫……   裸體圍裙是男人的浪漫,齊軒毅記不得最早是誰說出這句話,此時此刻卻不得不承認這的確是真知灼見。   浴巾早就不知道被扔到哪個角落了,光著身子岔開腿坐在椅子上,齊軒毅瞇著眼眸,睇瞧那隻平日以惹火人為生活最大樂趣的狐狸,跪坐在他雙腿間,以唇舌及雙手輪番上陣,色情地服侍他硬挺的慾望……   白色的圍裙綴著許多半透明的蕾絲花邊,襯在男人光滑的肌膚上,其實並沒想像中的可笑……至少這麼瞧著,他只覺血氣直往頭上冒,尤其當他彎腰舔弄自己的分身時,拱起那片光潔的背部曲線,還有後腰部蝴蝶結下,整個光溜溜的臀部及大腿,無一不令他開始想像,待會兒讓他繼續穿著那件圍裙趴上餐桌,只是扶著他的腰從背後進入,將是多美好的一片景象。   「嗯……」那靈活的舌尖在冠狀的頂端來回滑動,每當擦過前端的小洞時,齊軒毅就會哼出壓抑的粗喘。濡濕的細吻沿著硬挺的柱體緩緩移下,偶爾加些力道,吸吮起表皮那層薄薄的肌膚,引起他劇烈的顫抖……適當的疼痛總能帶來加倍的快樂,在情事上姜智雲從來不吝嗇與情人分享這種神秘的愉悅。   齊軒毅用力一仰頭,喘息不止:「嗯、哈……哈啊……」   粗重的呼息與濕答答的吮吻聲交織成令人臉紅心跳的二重奏,姜智雲的嘴巴在這方面的技巧就跟他平日顛倒黑白的能力一樣好。軟熱的唇腔仔細地包裹住齊軒毅僨張的慾望,小心收好牙齒,緩緩地往喉間帶去……直到碩大的尖端抵上喉口的嫩肉,他放鬆身體作了幾個吞嚥的動作,齊軒毅的那裡便像被重重的吮吻似的,幾乎要這樣噴了出來。   「嗯、好……」他毫不掩飾身體感受到的愉悅,動情地壓著他的頭往自己的下身撞去。   兩人身型相當,這兒巨大的尺寸同樣也相差不到哪裡去,姜智雲被壓著頭半迫著將他的挺立全部含到底,實在有些辛苦……   嘆息著情人總是不夠貼心,姜智雲暗惱有機會非得好好教育他一次不可。   原本揉弄雙球的手指悄悄往後方滑去一些,輕輕點上緊縮的入口,試探性的按了按。似乎是想偷雞摸狗,趁他興奮得不知天南地北時,悄悄佔點便宜,誰知頭上兀地傳下陰冷的警告:「姜智雲……你再繼續下去,可別怪我不客氣了……」   氣息不穩的齊軒毅惡狠狠地瞪著他。該死的傢伙,就知道隨時都不能對他放鬆!   「呵。」長指重新往前包攏住顫動的火炬,他露出一種安撫式的笑容:「別氣,只是習慣……」彷彿什麼也沒發生過的語氣。   去他媽的習慣!齊軒毅暗罵。要不是當初在同志酒吧裡被他逮到,他哪需要在這種時候跟他討論這個見鬼的習慣問題?在遇到這隻甩不開的狐狸之前,他從來只跟酒吧裡的小男孩滾床單,他們漂亮可愛,乖巧又甜美,身體纖細輕巧,並且韌性極佳,可以輕易配合上各種高難度的體位。而眼前這隻身高一八五的傢伙,在某些時刻可以勉強用得上漂亮兩字,但可愛?恐怕要重新投胎才有機會了!更別提,他還總是將自己壓得喘不過氣來……   「別生氣嘛,這種時候了還要氣呼呼的,真沒情趣。」姜智雲彎身親親他已經開始泌出濕意的大傢伙,頑皮的舌尖,重重在鈴口處一舔,但隨即被人抓著頭髮往後拉開。   齊軒毅喘著吼道:「去拿套子跟潤滑……」他可不想就這麼洩在他嘴裡。   「不必。」   不必?齊軒毅懷疑地瞪他。   向來在情事上就算故意想欺侮他,最後也會找到快感自嗨起來的人,居然想讓他這麼硬上?會不會太委屈自己了?   姜智雲笑得神秘,直起身子,拉著他的手指來到自己身後的秘處,濕潤的入口不但異常柔軟,居然還帶著油滑的觸感?   詫異地以眼神詢問他,沒料到卻得到這樣的答案:   「我洗乾淨了……裡裡外外都洗得很‧乾‧淨……而且還擴張好了,也同時上好潤滑……主人,你說我做得好不好?」   已經被仔細鬆弄過的穴口正一縮一放,親暱地在那造訪的指尖上一吻一啄似的,齊軒毅的手指只是被輕輕往前帶,就給吞近了一節……   很好、簡直他媽的好極了!   男人真是全世界最沒用的生物,齊軒毅再一次用身體印證了這則鐵律。   他懊悔地瞪著地上幾點小濕漬,怎麼也沒想到居然只是聽見他嘴裡玩笑似的一聲「主人」,再加上一個小動作就噴出了一些……   「惱羞成怒嗎?親愛的?」笑得實在壞心,姜智雲毫不抵抗地被甩上了餐桌,任由身後那個粗魯的傢伙將下身的凶器擠進來……   「啊……慢……」   碩大的前端通過入口處環狀的那一圈肌肉,接著就是緊緻的內裏。狹小的甬道一分分地被撐開,裡頭幼嫩的內璧彷彿排拒推擠著,另一方面卻又努力纏繞著侵入的巨大,深恐他離去一樣的挽留。   「唔、慢些……啊……」   彷彿極力想要吞下他的全部,姜智雲伏在桌面上,做出一次又一次的深呼吸,緊緊包裹住入侵者的甬道也跟著放鬆又縮緊,極盡色情的纏綿……齊軒毅滿足地發出低吼,方才被撩撥到極點的熱燥全在此時得到了紓解。   「齊、等、等等……」那個火熱的器官,根本不給他等待的機會,才深入一半,就急著全部抽出,然後又是一口氣插了進來……姜智雲想叫暫停,打算抗議他太過粗魯,沒料到腰上一緊,整個人被抓著往後拉,就這麼狠狠往他下身撞去,半迫的將那火熱的柱身全部吞入。   「啊!」就算咬緊牙關也阻擋不住彷彿從身體深處溢出的呻吟……這個永遠也學不會溫柔的傢伙總是這麼狠地一下子全衝進來……   「我不等。」齊軒毅彎下身子,對著他光溜溜的背就是一陣亂咬,留下一片亂七八糟的紅印子。「你那裡真好,又軟……又熱……比誰都好……」邊說著邊已經大力抽動起來。   最好是比誰都好!   姜智雲哼出了聲,倒也就這麼任他壓在餐桌上野蠻地做了起來。倒是那雙微瞇的眼眸閃著些許算計的光芒,沒了眼鏡的遮掩,簡直讓人一看就渾身發毛的目光,完全沒被後方正舒爽著的傢伙察覺。   正所謂記吃不記打,嘗了甜頭就忘了疼。他此時熱衷快活的模樣,哪還記得一開始的防備為何?   姜智雲想到此,忍不住低聲笑了出來,但半晌卻又皺起了眉頭。   「呼、我說……輕點,親愛的。」   「輕什麼輕?你明明也爽了,嘴巴還客氣什麼?這麼矜持可不像你!」齊軒毅右手往他身前伸去,那兒秀直的分身早已經硬挺舉高,圓頓的前端顫顫抖抖地沁著珠淚,他哼了一聲,將那個無論是尺寸還是體積都不輸自己的東西抓在手上,忽輕忽重地揉弄起來。   只要一想到他就是用這東西對自己……齊軒毅還插在他體內的熱楔,忍不住就是一陣橫衝直撞。   「嗯……啊、哈……嗯、嗯唔……」   齊軒毅惡意的折騰,卻是頂著了姜智雲體內某個敏感點,低低沉沉的呻吟從喉嚨溢出,一如他優雅斯文的形象,動情時的呻吟,也是細細淺淺,彷彿是輕聲的嘆息。   與他那嘴硬的冤家不同,姜智雲一向很能自我調適去接受各種不同型態的歡愉。主導時,他盡情享受征服對方的快感;被動時,他也能放下無謂的自尊去體會其中的樂趣。   「啊、嗯……那裡……唔、唔、好……那裡、再快些……」   一連串鼓舞士氣的吟哦,聽得動作的那人一整個是血氣直往頭上衝。   媽的!真是個妖精!齊軒毅暗罵。   居然隨便都能叫得這麼有職業水準,還給不給人表現呀!   騰手狠狠往那白皙的臀部上用力一拍,突如其來的清脆拍擊聲在偌大的飯廳中顯得無比淫猥……齊軒毅原意是想嚇嚇他,怎料到那無故挨打的人淺淺嚶嚀一聲後,含著男人分身的甬道倏地縮緊了起來,絞得作弄的人忍不住低吼一聲,險些就要這麼繳械投降……   「去你媽的!」齊軒毅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罵些什麼。   那傢伙卻還在出聲點火:   「如果撐不下去了就說一聲,千萬別覺得丟臉呀,親愛的……反正你不行了,剩下沒做足的我能來接棒……」   接、接你個大頭!   說誰不行?今天要是不操得你哇哇叫老子還真讓你給看扁了?   齊軒毅這下還真是被刺激到了,男人的尊嚴怎麼可以如此被污辱?   想都沒想就伸手往姜智雲翹在桌子邊緣的屁股肉上啪啪啪又打了幾巴掌,成功以暴力手段堵住那張專門讓人生氣的嘴巴,只是低頭一瞧,方才挨打的地方,上頭原本白皙的肌膚,已經泛起了一層桃花兒般的粉紅,這樣看下去,彷彿一顆熟透的嫩桃般,誘人極了。   齊軒毅深深一呼吸,他被氣得都忘了這傢伙除了那張長得不錯的臉皮之外,還有一具漂亮的身體,尤其是這兒……   「就這樣別動……」   因為趴伏在桌面的姿勢而拱起圓潤的曲線,恰恰就這麼符合手掌的幅度,兩片泛著可愛粉紅色的臀瓣,微微向外分開,視線沿著中央的細縫看下,那個小巧的入口,原本應該緊澀得就連一根指頭都容納不了,如今卻被撐大到了極限,並填塞著自己粗大的慾望……   他忍不住直盯著那處因為過度摩擦而紅腫的穴口肌膚,沒隔著保險套的接觸,可以清楚地感覺到那完全與自己緊密貼合的柔軟內壁,正因為他一動也不動而難耐地蠕動起來。   他覺得自己恐怕再也無法忍耐下去!   這個可恨的,該死的狐狸精!   明明一點也不可愛,一點也不討人喜歡,卻還是每次都撩撥得他無法自己!   眼睛一紅,埋在熱穴裡的分身猛地又粗了一圈,齊軒毅壓住他沉下腰悶不吭聲就是一陣激烈抽送……那股發狠似的氣勢,就是平常加班趕程式也沒這麼努力……   穴處被人一再用力撞擊,姜智雲忍不住呻吟了起來,整個內臟好像都要被擠上來一般,那種窒息一樣的快感,教他不由自主全身緊繃,一時片刻說不出話來。   「啊……喂、唔……慢點、怎麼……突然……瘋起來……」   ……這傢伙怎麼突然變得這麼熱情?   姜智雲趁著他喘息的空檔,扭過上半身抓著他的頭髮扯過來。   「親愛的,你……」   「閉嘴,趴回去,不然我把你綁起來做!」才吼完,伸手又是給他屁股上來上幾下,每一下都拍打在同樣紅腫的部位上,激得對方再再縮緊內裏絞緊自己,然後才又愛不釋手地揉捏那瓣燙紅的臀肉,又掐又摸的,簡直拿他的屁股當麵團揉。   「腳別踮,大腿放鬆,啊……這樣真好、姜、姜……」而後就是接著一連串啪啪啪的拍擊聲……   被折騰了好一陣的姜智雲總算明白這傢伙在玩什麼,姜智雲心裡實在哭笑不得,但他也不否認,其實自己並不排斥這些「情趣」吶,冤家意外開了竅,對將來只有好處沒有壞處……他腦子裡暗自幻想著許多會嚇壞人的情景,整個人索性就這麼軟趴在桌面上任他索求,甚至扭過上半身,仔細看著情人猛烈衝撞自己的姿態。   姜智雲一雙漂亮細長的眼睛微微瞇著,眸光裡迷離著春情。見情人抬頭與自己對上視線,他突然伸舌舔了舔乾澀的嘴唇,原就斯文秀美的臉龐,此時更是透出幾分艷色——很故意的那種誘惑人的表情。   齊軒毅瞧著,莫名其妙升起一股火。   死狐狸居然這麼樂在其中,心裡難言的滋味就好像是痛扁完敵人,敵人還跟你說好爽再來的挫折感。   「可惡……看你還給我這樣悠哉……」齊軒毅嘟噥一陣,心裡冒了個鬼點子,「嘿」了一聲,趁他溫馴的時候,就著連結的姿勢,這麼便將他身子硬是轉了九十度,在桌上從趴式改擺成了側姿——   幼嫩的內裏彷彿被用力翻攪過一圈,刺激跟痛苦就好像兩道電極般,同一時間擊向四肢百駭。「唔——嗯、啊哈……」姜智雲含著痛苦的呻吟,滿足了施暴者征服的慾望,甚至沒給他任何喘息的時間,深埋在體內的凶器,又開始用力搗弄起來,一下一下毫不留情地全撞在弱點上,敏感的內壁又是不由自主地用力緊縮起來,夾得齊軒毅幾乎要喘不過氣。   「啊,真好,真好……」快意馳聘著,時不時還用力拍打身下人已經紅腫一片的臀部跟大腿,齊軒毅開口要求:「再用力夾緊……對、就是這樣,好……」慾望的中心如願以償感受到一股令人瘋狂的壓力,攀在自己臂上的長指,卻也因為過於激動而用力劃下數條見血的抓痕……   「靠!」   齊軒毅回神咆哮:「說了幾百次不要在我衣服遮不到的地方留下痕跡……」   「……唔、像……這裡就可以?」   被頂著全身抖顫的姜智雲居然還有餘裕使壞,手指移下他的胸膛,就在敏感的乳尖旁,用指甲留下幾道到此一遊的記號。只不過他才作怪完,忽然又呻吟了起來。「嗯、啊……快點,重點……嗯……」   原來是齊軒毅粗厚的手心再度覆到他身下,捋弄那已經漲大成深紅色的柱身,或輕或重地揉捏滑動。   兩個人都是習慣同性間床事的人,如何照顧伴侶的慾望,對他們來說,都是駕輕就熟。   身後的撞擊從沒停歇,前方的刺激又接續不斷,酥麻的快感沿著脊椎攀爬而上,姜智雲忽然身子一顫,眼前一陣白光閃過,熾熱的慾液已經湧到了出口,眼看他就要達到頂點……   「啊——」姜智雲渾身一顫,發出痛苦的呻吟:「齊……放開……」他扭著腰,激烈的掙扎就連惡意作弄的齊軒毅都嚇了一跳。   前端的小孔被人用拇指壓住,下身滿漲著滾燙的熱潮無處宣洩,姜智雲咬牙想踹開身上這個沒道德的傢伙,但這側躺在桌面上的體位令他無從施力,只能全身緊繃著,虛軟地推著他的手,看來倒像是欲拒還迎了。   「該死……快放開、齊!」   齊軒毅根本沒聽他說話,視線忙著在他身體上上下下地溜著。   因為情慾的折磨,他臉色暈紅,漂亮的眼睛裡浮著水氣,扭動著滾燙的身軀,恍若無助地頻頻在餐桌上蹭磨。一身白皙的肌膚淌出一層薄薄的汗水,在客廳裡澄黃的燈光照射下,就好像發著光一樣,反射出一圈金黃的光暈。   這個平常只會讓人氣得牙癢癢的傢伙哪,有別於平日冷靜自持的欠打樣,此時竟彷彿是朵散發著媚香的花朵,實在誘人至極。   齊軒毅看著看著,情不自禁呻吟了聲。剛剛光顧著滅火,哪知他竟是這般好看?   姜智雲虛弱地瞪著他,語氣無力沙啞:「放開……」   放開?齊軒毅看都看傻了,難得見他如此風情,傻瓜才會放他一馬。   更何況,叫他放就放?哼哼,現在當老大的人可不是他!   「不放,哼。」好不容易讓他吃鱉,齊軒毅不免得意。   他的分身還埋在那具令人驚豔的身體裡輕輕重重地進出,雙手在他下體勃發的慾望上轉動套弄,卻仍就堵著前端那個小小的出口,明顯的折騰人,意圖引出他更多反應。   「唔——!」   被撩撥到了頂點的慾火不得紓解,姜智雲簡直難受得想巴人。忽地脖子上突生一陣劇疼,竟逼得他生生抑下了高潮的衝動……   該死……   他閉了閉眼,喘了兩喘,好不容易鬆開緊咬的牙關,才發現這個該死的……居然為了報復自己故意留下爪痕,狠狠在他脖子上咬上一口牙痕……   真是……他究竟去哪裡學來這些惡劣的花招?   從不吃虧的姜智雲,如今不但吃了疼而且還是自找的,心裡簡直一整個悶。   忍不住,硬是暗暗將他記上了一筆。                        (待續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