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7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天使‧2

------------------------------------------------------- 下午。 我神清氣爽地醒來,那個男人卻累攤在椅子上打瞌睡。 他坐在沙發椅上腦袋向後仰,嘴巴微張睡得極沉,脆弱的脖子毫無遮掩地暴露在我眼前,我只要用刀片輕輕一劃,就能割斷他的氣管,取他一條小命……又或是隨便拿點什麼有的沒的偷偷餵進他嘴裡,也能輕易讓他一命嗚呼……若一刀往他胸膛插下去,肯定要他連掙扎也來不及…… 躺在床上,我靜靜看著他,才一會兒工夫,隨隨便便就想出幾十條能了結他又不必太費力的方法。唔,這種睡法真是危險,我可要好好引以為鑑。 輕手拔掉點滴,不出聲音地下了床,刻意沒驚醒男人,帶著我的短刀,獨自走了出去。 一開門就是客廳,開放式的設計,採用大量原木裝潢讓整個屋子看起來很溫暖,天花板上垂下兩座竹鈴結成的簾子,隔開玄關、客廳與廚房,我好奇地走過去摸了摸,竹鈴發出叮叮咚咚的響聲,很有趣。 玩了一會兒,我分別藏了短刀到兩座竹簾當中。 逛完小廚房跟客廳,爬上樓中樓的隔間,發現一間書店……不,應該是書房…… 眼前滿坑滿谷的書簡直嚇壞了我。 從地上一直接到天花板的書櫃四面八方都是,還裡裡外外分了好多層,光是上面這些書,就夠讓人頭昏眼花了,更別提地上還堆了一疊疊擺不上去的大大小小書籍,佔滿了地板上大部分的空間,只留下小小一條僅供一人通過的「道路」…… 我的天,要是不小心在裡面跌倒了或是怎麼樣,搞不好瞬間就會被無數本書給掩埋……我懷疑這個人錢多到只能買書來浪費,或者說不定他家是開印刷廠的? 帶著虔誠的心情在裡面逛了一圈,順便也把自己慣用的武器找個隱密的角落小心藏好。 就這樣餐廳藏幾把、廚房藏幾把;門邊也藏、地墊也藏,很快就把所有的短刀平均分布在這間屋子裡。我滿意地看著自己的成果,有把握就是屋子的主人也察覺不出那些武器所在。 拍拍手彈去灰塵,這才覺得有點累了,坐在樓梯上休息了一會兒,突然喉嚨發癢,咳了幾聲,男人已經出現在我面前,臉上盡是掩飾不住的心急。 「怎麼起來了?也不跟我說一聲?」他很緊張,卻仍是盡量保持語氣和緩,深怕嚇著我似的。 我看著他的小心翼翼,將我當成個玻璃娃娃般看待,但他怎麼知道,剛剛我甚至還認真想過怎麼「料理」他呢!一想到此,忍不住就笑了出來。 「你……真像個天使……」 他愣愣的,著迷似的神情,幾近傻氣的喃語,令我皺起了眉頭。 我深知自身的美麗,承襲自母親英國血統的容顏,再加上一頭及腰的金髮令我男女莫辨,但……天使? 這個詞兒,除了幾個「同事」之外,一向就只有在那惡魔拖我上床時,才會如此甜蜜地喚我。 「啊……抱、抱歉……」肯定是我不佳的臉色讓他不自在,斯文的臉龐紅了紅,對自己的失態顯得很不好意思。「我扶你回床上吧?如果你餓了,等我煮粥好嗎?」 寬厚的大手朝我高高舉著,我看著,遲疑了會兒,最後仍是將手交到了他手上,任他輕柔地攙我回房。 窗簾被拉了開,清晨的陽光透過毛玻璃曳灑進房內,郊區特有的蟲鳴鳥叫聲從屋外傳了進來,氣氛平和得不可思議。在他的協助之下我躺回床上,被餵食完一碗粥,然後拒絕他再度在我手臂上插靜脈注射用的軟針。 怎麼可能讓他將不知名的藥品打進我身體裡? 他為難地看著我。 「乖,不會很疼的,我雖然不是醫生,但也學過幾年護理,這種基本的注射對我來說不是問題……」 這人……還真當我是孩子了…… 一時之間,還真不知道該氣還是該笑。 「說……你跟……醫生……誰?」喉嚨仍是無法順利說出完整的句子,我只能簡潔地表達意思。 他想了一下,才明白我的問題。 「你是問醫生跟我的關係嗎?」 我點頭。 「醫生是我學長。」 學長? 「嗯,」他解釋道:「因為工作的關係,我到醫學院旁聽過幾門護理專業課程,那時候認識的,後來有些工作上需要的專業資料也都陸陸續續麻煩學長,他是個很好的人。」 很好的人?我挑眉。 這個單純的男人還真是被騙得徹底了,要是他知道那傢伙殺人時的狠勁,不知道會不會大受打擊? 「工作?」他是做什麼的?為什麼會需要麻煩到那個冷血醫生? 「嗯,我幫出版社翻譯,偶爾空閒也寫一些稿子。」 原來如此。難怪今天是平常日,他卻不用出門上班;難怪他會有那樣一間像出版社倉庫一樣的書房…… 「再幫你打一瓶點滴好嗎?可以補充一點體力。」 搖搖頭,我不願意,他也拿我沒有辦法,溫和的面容上盡是莫可奈何的神情,想必我的表現在他的認知裡,是任性而孩子氣的吧。 既然如此,就讓我更任性一點吧。 「要洗……澡……」我拉拉他的袖子,接著比比自己,睜著一雙翠綠的大眼睛,直直望著他看。 兩天沒好好沖洗一下,身上總感覺黏黏癢癢的,像是有蟲在爬一樣,極不舒服。 「這……」 他又是露出為難的神情,看在我眼裡,只覺他是怕麻煩,不願意協助我沐浴。 算了。 掀了被子就要踏下床,剛剛「參觀屋子」時也一併弄清了浴室的方位,自己過去不是問題,哪需要依靠別人? 只不過,腳一滑,身子落空。 還來不及反應過來,整個人已經跌入某人的懷抱當中,脆弱的腦袋瓜子險些就與地板直接相親相愛,碰撞出愛的火花。 「痛……」我低呼。 「哪、哪裡痛?撞到哪裡了?」 我整個人立刻從脅下被撐高,像著娃娃般任人擺左擺右地察看。 「胸……」 「胸痛?胸口嗎?是不是剛剛摔到了?」 沒摔到,是你剛好抓在我傷著的部位了,笨蛋! 大力翻了個白眼,無法正常出聲讓我就是想罵人也沒法流利,該死的阿帝米斯,這筆帳肯定要算在你頭上。 幸好這傢伙也懂得看人臉色,沒多久就發現自己才是真正的罪魁禍首,尷尬又迅速地鬆開手……這會兒,我變成是直接坐在他腿上了。 他的手極其自然地擱在我腰上,我跨開雙腿,面對他坐著,還因為胸前的疼痛微微縮著身子,兩個人距離極近,就連呼吸的空氣都像共享固定的那一些。在他的眼中,我看到自己迷離的綠眼倒映在其中。 他愣了一下,驚覺不對,趕緊又把我抱回床上。 我沒去注意他脹紅著像要燒起來似的臉皮,只是瞪著他雙腿間無從遮掩,也無法忍耐的鼓起…… 「……」 我深深嘆了口氣。 阿帝米斯、阿帝米斯,打死我也不相信你會不知道,這絕對又是你故意在開我玩笑?就算再沒「同事情誼」也用不著這麼放心地把我交到一個同性戀手上照顧吧! 我不妄自菲薄,我知道自己有能引人犯罪的外貌。 十分鐘後,羞愧的男人將我扶入浴室裡,手腳笨拙地一一在我傷口上貼著防水薄膜,許是因為方才的尷尬,他緊張得連手都不知道該怎麼擺,有好幾次差點又要把我的傷口弄得繃開,險象環生,我不生氣,反而還覺得有點無奈的好笑。 傻瓜。 我知道,他想起我「性侵害受虐兒」的身分,擔心勾起我不好的回憶。 「你、啊,小心……輕手些,會流血啊……啊……」 我吃力地搓洗身體,他在一旁緊張地頻喊,想幫忙,又不知道該如何下手;叫他出去等,他又怕我體力不支倒在裡面沒人發現。最後也只能面紅耳赤地呆在門口,除了重點部位用了塊小毛巾聊剩於無地遮著,我從頭到腳幾乎全被他看光光。 「你……」 他的聲音陡然低了幾分,卻非情慾使然,我偏頭瞧他眼裡滿滿的心疼,有些不了解。 「怎麼……那兩道傷痕……」溫和的嗓音裡帶著細細的顫抖,受了多大的刺激一樣。 順著他的視線望去,霧氣濛濛的鏡子上,正映著我不著寸縷的背部,兩道又深又長的刀痕,剛好就落在突起的背骨上,相較於其他細碎的傷痕,這兩道舊傷特別顯眼,也特別猙獰。 我撇撇嘴,走到沾滿霧氣的全身鏡前,指尖沾水寫道: 他說那是翅膀脫落的傷痕。如何?有像嗎? 他的表情,就好像聽見全世界最不可思議的事情。 「他……是誰?就、就為了這個原因,把你、把你……」張著嘴巴好像一隻錯愕的青蛙,半晌接不下話。 死了。 牛頭不對馬嘴地寫下這兩個字,只因為那不是像他這樣的「正常人」該知道的惡魔。 「所以你就……離開家?」 「唔。」 似真似假地應了,不承認也不否認,任他在腦海裡想像我的「悲慘遭遇」,舉一反三地編撰屬於我的故事。 他的臉色變了又變,一會兒蒼白一會兒慘青,很是有趣。 「如果、如果……」不知為何的,他又緊張了起來,說起話來有些結巴,一向溫和的眸裡,卻是再也認真不過的神情。「如果你……願意的話,可以留下來,我只有一個人,住這麼大的屋子有點空曠……我、呃、我不會對你……不禮貌……你如果願意留下來,我會很高興……」說完,臉都紅透了。 怎麼聽起來,像是某種奇怪的求婚詞? 我一臉奇怪地看著他。 他讓我看到不好意思,突然間像想到什麼地說著:「我去幫你找更換的衣服,你、你等一下……」然後轉身逃了。 「你……」想叫住他,一個不小心,腰間的小毛巾卻被我過大的動作弄掉了,下身一涼,春光外洩。我「啊」了一聲,他回頭一望,只見他在門口不知怎麼的竟跌了一大跤,乒乒乓乓,恐怕就連屋外都能聽得到。 肯定是鼻青臉腫了啊,可惜了那張很討我喜歡的溫柔面孔。 我沒良心地為他的手忙腳亂咯咯笑出聲,心裡想著,這實在是個有趣的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