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7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天使‧4

<第四章> 原本我就不是多話的人,自從到了這屋子以後,因為某種「不明原因」使我無法流利的說話,更是教我懶得開口,往往一整天也不見我發出一個聲音。 反倒是他,總是愛找話題跟我聊,就算我不回應他也不在意,而聊的內容,多是與我相關的主題。 「你……滿十八了嗎?」 可惜話不投機半句多,通常說不到幾句,我就轉開頭不願看他。 他瞎了嗎?我哪一點看起來像不滿十八? 「怎麼了?我是不是說了什麼令你不開心的話?」 我的臭臉不曾影響他溫柔的面容,無辜的神情更是令欺負他的人感到愧疚。忍不住瞪了他一眼,隨手從筆筒裡拿了一隻油性奇異筆,惡劣地在一看就知道很昂貴的原木書桌上寫上兩個大大的數字: 24。 「啊……」 這下子,他總算知道我在不爽什麼。 哪個成年的男人願意一直被人當成小鬼看待?至少我就很不喜歡。 「對不起。」他老實地道歉。 「唔。」胡亂點了下頭,當是不介意。那兩道過於清澈的目光讓我就算生氣也氣不了多久,一向不算平和的脾氣全數消弭在他的笑容裡,覺得自己像是一隻被撫順了毛的貓,野性全被馴服了。 「安雅。」 才短短幾天,他已經將那個連我自己都不是很熟悉的名字喚得非常順口。 「唔。」 而我也是,才短短幾天,就已經非常習慣聽他這麼喚著我。 他摸摸我枕在書桌上的腦袋。 ——我甚至已經習慣,讓他這樣隨便摸頭,而沒折掉那隻手。 「下午我有客人來,嗯,如果你不喜歡陌生人的話,可以看看電視……」他似乎想到從沒見我看過電視,立刻改口:「看看漫畫……」他又想到屋裡根本沒這類藏書,一頓,又換了個提議:「出去走走……唔,不行,附近的路又陡又多階梯,你自己出去我不放心……」一時詞窮了,他只能尷尬地停頓住。 傻瓜。 我忍不住嘆氣。 擺擺手,對他表示沒關係。 這是他的房子、他的地盤,我總不能限制他不許客人來訪,他也沒必要對我這麼戰戰兢兢。 下午,果然有個男人來按電鈴,是他的編輯,嘴上說是催稿來著,手裡卻是拎著啤酒與小菜,擺明是假公濟私,來這裡摸魚的。 我第一次看到他跟其他人的互動,原來並不像跟我在一起時那般笨拙與傻氣。他們談天談地,說古說今,兩個人都是學富五車的人,一聊起來便沒完沒了。 有一種被忽略了的感受,細微的,刺痛了心。 「軒。」 出聲喚他,我走過去,一屁股坐上他的大腿,兩條胳臂攀上了他的脖子,親暱地摟著。 他受寵若驚,那個編輯則是一臉驚艷地看著我。 「明軒,這、這位是?」 「是我……呃……親戚的孩子。」 親戚的孩子啊。 我看著他,巧笑嫣然,在一旁編輯連連發出「長得真漂亮,可以當廣告模特兒。」的讚美聲中,拉下他的頭,輕輕地將唇貼上他的唇,啾了一下。 他石化了。 編輯也石化了。 而我滿意了。 帶著微笑爬下他的大腿,飄進書房裡。 因為心情大好,我連把刀架到別人脖子上的動作都輕巧許多。 「嗨,天使。」 天使? 我微笑不語,刀尖抵著說話人喉頭的皮膚,輕輕劃開一小道淺痕。 滿頭褐色卷髮的男人僵硬著表情,再也笑不出來。 「同、同志……」他冒著冷汗識相地改口。 我最討厭別人叫我天使,偏偏這些人老愛戳我痛腳。 「哼!」 收回短刀,視線往他一掃,意示他有話快說。 這人名叫艾瑪仕,比照希臘神話裡的角色,一向出現就只是為宙斯傳達旨意——當然現在的宙斯,已經不是先前那個惡魔。 「咳咳,老大問你什麼時候歸隊?他心裡有個底,才知道需不需要幫你清掉一些沒長眼的蜂蜂蝶蝶。」 他安安分分地說完,甚至還怪里怪氣地行個禮,不敢再隨便放肆。 我卻是因為他的話,微微皺了眉。 「……蝶?」 「喔喔喔,我的天啊地啊,有人跟著你,你不知道嗎?」很誇張的表情,好像我錯過了什麼天大的事情。 我只是簡簡單單在手上拋了拋我的短刀,就打斷了他的「表演」。 「咳,事情是這樣的……上週末『如夫人拍賣會』上有人出價五千萬美金懸賞你的屍體,還要求要完整無缺,除了身上本來就有的舊傷痕外,肌膚上不能增加新的傷口,否則視毀損狀況減少懸賞金。」 所以說,我現在就像是古代身負高額賞金的江洋大盜一般,任何人都有可能宰了我去領賞?而且那人要我的屍體……是想作什麼啊? 越想越是直起一身雞皮疙瘩,忍不住罵了句: 「變態!」 究竟是怎樣的命運讓我才離開一個變態之後,又被另一個變態看上? 我認真考慮著,宰了這個變態之後,我要親手將他的屍體風乾,然後用一根漂亮的木棍串起來,找片風水好視野佳的大樓外牆叉著,好來警惕那些妄想打我主意的其他人。 艾瑪仕抖了一抖,好像看穿我心裡的想法,極小聲地咕噥了句:「說人變態,你現在心裡想的,肯定也不遑多讓……」剩下沒說的,全讓我冷眼給瞪得吞了回去。 入夜,明軒的編輯依依不捨地回去了,留下一個精緻的小蛋糕,說要當作給我的見面禮,要不是我臉色實在冷得令他不敢輕舉妄動,看得出來他也很想來個外國人的見面禮,熱情的擁抱我順便吃吃小豆腐。 蛋糕很漂亮,看起來也很好吃,香甜的味道光是聞著,就讓人食指大動。我挖了一小塊給讓養在鳥籠裡的小白鼠先吃下,過了一會兒見它沒事,才一刀對切成兩大塊,打算與明軒一人一半。 他皺著眉頭,對我的「晚餐」有點意見。 「光吃這個怎麼會夠營養?我下點麵,蛋糕留著當點心?」 搖搖頭,叉起一小塊蛋糕放在鼻下嗅著,會喜歡上這種甜滋滋的東西,連我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議。 我將蛋糕盤往他面前一推,催促他陪我一起吃。 他似乎還在想著,要去煮麵煮飯煮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來均衡我的營養,我已經將自己叉子上的蛋糕餵到他嘴裡。 「啊?」 他一怔。 我也跟著有些怔住。 突然驚覺這是一個多麼曖昧的舉動,神情難免有些不自在。倒是他,先回過神來,像要跟我證實什麼似地做了明顯吞嚥的動作,然後伸手摸摸我的頭。 「沒事的,乖,可以吃了。」 就好像每回要求他先試吃拿給我的食物那般,他一樣掛著溫柔的笑,沒由地就是讓我安心。 但,不是的。 不是要讓他試毒,我只是想他陪我一起享用這看起來很美味的蛋糕。 莫名生起惱意,這個男人,竟是不解風情至此! 「在氣什麼?」 他不懂。 事實上我也不懂。 就為了這一點小事生氣了,連自己都覺得像是小孩子在無理取鬧。 「乖。」 厚實的大手輕輕摩挲我的頭,他嘆氣地微笑,沉靜的眸光溫柔地看著我,視線裡淨是對於我的包容。 軟軟「唔」一聲,我放鬆一直緊抿的雙唇,更甚至得寸進尺地爬到他腿上,窩進他懷裡。 他的胸膛雖然單薄了些,卻很溫暖……就算是他此時此刻緊張得全身肌肉緊繃,心臟亂七八糟地亂跳也一樣。 我想,我真的被馴服了呵。 就好像在大雨裡被人撿回家的流浪狗,只要一點點關懷就能滿足,奉獻出自己一輩子的忠心。我仍然想不透他為什麼要對我這個身分不明的陌生人這麼好,卻很喜歡這樣被人寵著的感覺。 去而復返的艾瑪仕攀在窗邊,睜大了眼睛萬分不敢相信。 那種像是看到鬼一樣的神情惹惱了我。 我趁著明軒不注意,順手射出手中的叉子,將那不知道有什麼事又折回來的討厭傢伙直接逼出視線之外。 心裡莫名煩躁,難得心情好的時候,卻有人來搗亂。 「安雅……」 「唔?」 「安雅你為何,吻我?」 咦?我從他懷中抬起頭,望著他略顯不自在的神情。 我哪有吻他? 「下午……啊?」他輕聲提點,臉龐已暈上一點紅。 喔,下午那個啊……那哪是吻呢? 輕輕啾一下,就連小朋友都知道那算不上什麼。 我忍不住笑笑。 「安雅……」 他攬我輕輕搖晃,催促著我。 耳朵貼著他胸膛,聽見他心跳的速度有些失控,再瞧他臉上卻看不出一絲不對勁……這個過度有禮的男人啊,就算與我如此親密地接近,在沒確定我的意思前,絕不敢輕易妄動。 這樣可是很吃虧的呢!若對方被動了些,他豈不要等到天荒地老也嘗不到甜頭? 幸好我不是。 不是被動。 「軒。」我湊近他的臉,在他耳邊極小聲地,以著不需費力的音量緩聲道:「你、吻不吻我?」 「啊?」他似乎不確定我說了什麼,看著我的目光裡有驚訝,也含有一絲壓抑的、喜悅的期待…… 呵。 我怎麼可能看不出來? 微微笑著,輕閉起眼,我等他……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