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6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誘惑者‧9

--------------------- <第九章> 我沒有時間了。 「唔……」 「醒了?還好嗎?」 「才……不好……我好痛喔……」 洛艷一睜開眼瞧見的是熟悉的人,再回想起昏迷之前可怕的遭遇,就忍不住淚眼汪汪,撒嬌喊疼。 「真可憐,乖乖不哭,等等要藺妍買好吃的給你吃。」 「嗯。」像是與主人討寵的小動物般蹭蹭歐陽的手,他乖巧地點頭,還不忘提醒:「要給我買漢堡跟可樂。」 「好。」 「還要找遊戲片給我玩。」 「好。」 「以後不可以欺負我。」 「好。」 「你上來陪我躺一下下,我想靠著你。」 「好。」 洛艷突然想到昏迷前的最後一個想法。 「你可不可以讓我抱一次看看?」 歐陽一瞪。 「你找死。」真以為他腦子壞了? 洛艷委屈地癟起嘴,整個人縮到他懷中,胸口的傷疼得他難受,一陣一陣辣辣的抽疼彷彿永無止盡般,讓他身體怎麼躺、手腳怎麼放都不是。一個不小心,傷口撞到了歐陽的手肘,瞬間疼得他皺起了一張小臉蛋,可憐兮兮的。 「喔,好痛,嗚。」 真是愛撒嬌的小狐狸,唉。 有些無奈地摸摸他的頭,歐陽難得好脾氣地哄他。 「勇敢一點,藺妍說你只要乖乖躺個一兩天,你體內的本命珠會讓傷口自動癒合。」 他知道啊,只不過痛還是痛,難受就是難受啊。 「對了,這是哪裡?」不像原來那間房間,也不是他家。 「是副總裁辦公室裡相通的套房,因為我那間有些亂……」停頓了一下,他才又說:「紙牌讓藺妍收了去,我沒辦法帶你回千年,我住的地方距離又有點遠,怕你的傷禁不起折騰,就先讓你待在這裡了。」 原來是妍妍,難怪本命珠回來了,還以為,這個人居然連怎麼使用他的本命珠都會,未免也太了不得了! 洛艷突然想到一件事,差點從他身上跳了起來! 「你那辦公室一定亂七八糟了,怎麼辦!你快帶我過去整理整理。要是讓人看見了肯定很難解釋那些奇怪的現象。」 「藺妍處理好了。」無奈地嘆息。「你可不可以安安分分地躺好?都傷成這樣子了還蹦蹦跳跳,穩重點。」 「我很穩重,就是很穩重才想到這件事,今天要是沒責任感的吸血鬼族,肯定弄得你整屋子被血淹過也當作不知道地放著嚇人……」癟著嘴,他唉唷唉唷地躺回他懷裡,咬著牙忍受身子的不適,猛地又想到一件事:「對了,你還沒有問我發生什麼事了。」 真是個沒神經的傢伙。歐陽忍不住地大力翻了個白眼。 「小笨蛋,你到底可不可以安靜、安分、安心、安穩地好好休息?你就算不休息我也要休息,你有七顆心……就算是現在,你也還有六顆心在身體裡,可是我只有一顆,勞心勞力了一整天,還要聽你聒噪,總有一天會因為你而得到心臟病。」 好沒良心,他受傷了耶,他是病人,沒有被「惜惜」就算了,竟然還被嫌棄,嗚嗚,好可憐喔,他是全天下最可憐的狐。 一雙漂亮上挑的墨眼兒好無辜地看著他,微微的水光在眼瞳裡流轉,閃動著惹人疼愛的澤光。他沒說話,但是一臉渴求憐愛的表情已經足夠讓人明白他的意思。 ……就是在撒嬌就是了。 「唉。」張開雙臂,將那隻假裝自己很可憐的狐狸小心翼翼地擁入懷裡,為了不碰著他的傷口,整個人幾乎讓他當成了肉墊子,教他安穩地壓在床上。 「乖乖。」 毫無意義的哄言隨著輕柔的手勁一下一下輕輕拍撫,歐陽難得如此的耐性,連自己也覺得了不起…… 突然間,有些理解為什麼藺齊討厭他愛撒嬌的個性,這種可憐兮兮的眼神,真的讓人抗拒不得。 究竟為什麼一隻七百多歲的狐狸,卻老愛把自己弄得像是七個月大的小狗兒呢…… 「可不可以說說話?傷口好痛,我躺不住。」 「說,說什麼?」打了個呵欠,歐陽看來好像真的有點累了。不過都已經凌晨三點,今天又發生了那麼多事,要不累也真的是很難。 「都可以啊。」 洛艷沒睡意,非也要弄得別人跟他一樣醒著不可。 歐陽嘆口氣,念在今天他是病人的份上沒給他腦袋瓜一巴掌下去。 「那你說說本命珠是什麼東西吧,為什麼那種東西會跟你的紙牌放在一起?」隨便找了個話題哄他自己說得開心。 「本命珠就是本命珠啊,就像古代愚蠢的精怪故事裡面寫的一樣啊,奇奇怪怪的東西活得久了自然就會產生那種東西了,平常放在身體裡,萬一發生什麼事情就可以拿來救急,活得越久的東西本命珠的效用也越大,輕則可回復體力,重則可治毒療傷,就好像……十全大補丹吧,嘻嘻。」大概覺得自己的比喻很不倫不類,洛艷自己忍不住也笑了出來。 不要忘了你自己也是屬於那精怪一流,怎麼自己說是「奇怪的東西」?歐陽稍稍給了他一點面子好心沒提醒,卻也跟著笑了出來。 這小笨狐,老是忘了自己的身分! 「既是這麼重要的東西怎麼又隨便跟牌放在一起,讓我拿到手?」歐陽忽然靈機一動:「這該不會就是上次你不敢說出來的,那個跟牌連結在一塊的東西?」 洛艷臉蛋一紅,有點不好意思。 「對我這樣年紀的狐來講,本命珠其實放那兒都一樣了,收在身體裡反而不舒服,那種靈動總是讓我睡不好覺,又不能隨便亂放,但隨身攜帶一定會被我弄丟的,因為我常常把東西搞丟啊……所以只好收在牌裡,然後再把牌收進身體裡;隔著牌,比較沒感覺……但就是沒想到當牌換了主人,珠子也會跟著過去……」他訕訕一笑,想來也是覺得很不聰明。 「你是笨蛋。」歐陽只有這個結論。 「嗚。」就說他一定會笑的嘛。 「不過幸好老天爺總是比較疼愛笨蛋的,幸好我在附近,幸好你還有本命珠可以續命,若今天我也受了這樣的傷,肯定是活不了。」 是啊,人類是很短命的,而且又脆弱得緊,隨便喝個水嗆到或是走路跌一跤,搞不好就這樣不小心嗚呼哀哉回了老家賣鴨蛋…… 洛艷想起他老是咳啊咳,常常生病,抽屜裡又滿滿地擺了那麼多五顏六色的藥丸,猛然意會到身邊這個溫熱的人體,極有可能隨時就失了性命,再也不能陪他玩陪他鬥嘴,再也不會讓他氣得想咬人,突然間,整個人覺得怪怪的。說不上來的感覺,但心裡就是不舒服。 甩甩頭,他決定不想了。 他是一隻自由無憂的狐,才不讓這種奇怪的思緒壞了好心情呢! 抱著尾巴把自己捲進他溫暖的懷中,他決定要好好睡一覺,醒來後才有精神吃好吃的。 ◎ ◎ ◎ ◎ ◎ ◎ ◎ 躺了兩天,洛艷又是蹦蹦跳跳一條活龍。兩處比碗大的傷口硬是神奇地沒留下一點疤痕,先前那樣血肉模糊的可怖情況就彷彿一場夢,什麼證據都沒留下,歐陽不只一次感嘆造物者的奇蹟,更是打從心底佩服這些「非人哉」的了不起。 但相比起回復健康的洛艷,歐陽「又」生病了。 「咳……咳咳……」 「為什麼你又生病了?你明明就不是什麼好人,怎麼能老是生病?」禍害遺千年耶,他怎麼可以不遵照古人的教誨? 沒搭理那可惡沒良心的小傢伙,歐陽兀自咳得難受。 「咳咳咳……」他掏心掏肺也似地咳著,好一陣都沒停歇,咳得像快要沒氣了,甚至臉色都發白了起來。 看起來好難過的樣子喔。 洛艷在旁邊皺著眉頭瞧了一會兒,有一點點擔心,那樣咳得厲害,就好像要咳出血來一樣哩,好可怕。 「對了。」他想起了一件事。 抬起手貼在自己的胸口處再往外拉開,慢慢地引出了一顆泛著金光流華的珠子,洛艷頑皮一笑,張了嘴便吞下那顆金珠子含在嘴裡,然後拉開他捂著口的大手,彎下身吻住了他的嘴巴…… 一股清涼的氣體進入歐陽,在體內環繞了一圈之後又從喉嚨離去,那是一種奇妙的、不曾經歷過的感覺,身體的不適彷彿也讓那氣體給帶了出去。 「瞧,這樣就不咳了吧,嘿嘿。」 洛艷退開一步瞧他,一雙大大的媚眼兒裡,帶著些些惡作劇似的笑意,覺得他肯定讓自己給嚇到了,忍不住就有點得意。 「那是什麼?」歐陽好奇問道,胸口竟意外地舒爽了許多,既不再悶疼,也沒了想咳嗽的感覺。 「是我的本命珠。」洛艷毫無防備地說道:「如果能在你體內多留一段日子會比較好,但是現在我需要它,沒法子借你太久,就只能這樣一下下。」見他怔愣,以為他在擔心什麼,洛艷又補充道:「不過不怕,如果改天你真的病得很重,借給你也沒關係,我頂多難受些,應該死不了……應該是吧?」 應該是吧?洛艷聳了聳肩,表示自己也不是很了解。 他平常是很難得受重傷的,算算也就這麼兩次,而且還都是栽在同一個人手中。既然沒什麼重傷的經驗當然也就沒什麼用本命珠療傷的概念……他真的覺得,現在傷口都已經好得七七八八,過幾天就拿出本命珠應該也死不了。 真是個小笨蛋,總有一天被賣了都不知道…… 「我沒事幹嘛病得很重?做什麼詛咒我?小狐狸你又皮癢了?」 歐陽一記爆栗敲得他哇哇大叫。 「討厭,你又欺負我!我要回去了啦!」難得自己跑來找他玩,又這麼好心地幫他治病,這傢伙竟然還敲他的頭?壞人就是壞人!火星的牛牽到地球來還是牛啦!哼哼!再也不相信他了! 「不准。」壞心地拎起小傢伙的後領提到眼前,歐陽看著比自己矮上一截的小傢伙掛在半空中踢腿打拳,氣得臉紅撲撲的,多可愛哩。 「臭歐陽!」 「笨小艷,幹嘛?靠這麼近難不成是想偷親我?唉呀,我就知道你對我不懷好意,別有企圖。」 「哼!」 懸在半空中的洛艷突然出腳踩住他的大腿,借力使力地一蹬,身形頓時輕巧一翻……原本按照原訂計畫打算躍過他的頭跳到另一邊去,誰知這卑鄙的人類竟然使出賤招——他只是拉住他的衣擺就教自己整個人撲進他懷裡…… 「唔、好痛……」結結實實的一撞,撞得他昏頭轉向,頓時分不清天南地北。 那卑鄙人居然還有臉敢說: 「撞疼了吧?就叫你不要這麼心急嘛,你只要隨便暗示一下我就會屈服了呀。」 「笨蛋啊……啊,別手來腳來……你……唔……」連聲咒罵逐漸變了調,轉成令人臉紅心跳的低吟,洛艷直接就被放倒在寬大的辦公桌上,桌上的文件甚至連收都沒收。 對於連連慘遭「不明意外」打斷的情事,歐陽不死心,阻礙越多越是教他躍躍欲試,找著了機會便想捲土重來,一點也不感到挫折。 他呀,只是個正常的男人呀。 整天放任這可愛的小東西在自己面前晃來晃去而不動口,多不像他? 「叩叩。」 敲門聲響起,但沒給裡頭的人足夠時間反應,大門就被打了開。 「……呵、呵……親愛的張祕書……」 「總裁大人好興致,居然在辦公桌上也玩起來?」 「呃,不,你誤會了,親愛的張祕書,我們只是在研究……」 「研究?」 「嗯……研究……在某些特別的時刻進行某些特別的活動會有什麼特別的下場……」 下場?張祕書鏡片後的目光一閃,象徵冷情的薄唇微微上揚。 歐陽當下挫敗地垂下了肩膀。 下場還用說嗎?魔鬼張祕書一聲令下分開他們兩個,小狐狸被丟到沙發上的零食堆裡,他則被埋到看到死也看不完的公文山中。 天啊……總得要讓我嘗點甜頭呀,才不會讓妳占走太多便宜…… 他無聲的在心裡呼喊著,一陣叮鈴響在腦海裡,還伴著輕輕的笑聲。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