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7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新年快樂(1)

 


 

 

  「啦啦啦啦、哩哩哩哩、噹噹噹噹、早睡早起身體好,呀呼……啦啦啦啦、哩哩哩哩、噹噹噹噹、早睡早——」

  沒預警地,羽毛被裡伸出一隻男人的手臂,光溜溜的,不著一物的臂膀,氣勢快狠準地揮向床頭叫囂的鬧鐘,當場讓它一路完美地飛了出去,撞在牆壁上,結束它數來不算長久的生命。

  「兇手」懶洋洋地又縮了回去,繼續大年初一的賴床計畫。

  不過三十秒,又是一陣驚天動地的高分貝Morning Call:

  「低哩答啦剌,早睡早起身體好,關了一個還有一個,哇哈哇哈哇哈哈,低哩答啦剌,早睡早起身……」

  唰地拉開棉被,光裸著身子的俊美男人臭著一張臉下床,從床底下撈出另一個漏網之魚,順手按下開關後,就投進角落的垃圾桶裡。

  床腳地板上幾乎也在同一時間喧鬧起來的另一個鬧鐘,也沒逃過他的火眼金睛,緊接著以同樣的飛行弧度跟隨「前輩」而去。

  該死的汪靖翔,要走也不乾脆點,兩個人從小就是同穿一條開襠褲長大的哥兒們,怎麼會不知道他的夜貓子習性?肯定是挾怨報復,一大清早的就故意鬧得人睡不著覺!

  ——這種奇怪的鬧鈴便是他那個吵人床伴的沒品興趣——喔,對了,已經不是床伴了,是「前床伴」才對。

  一元復始萬象更新,從今天起,大年初一,他,楊奕,又恢復久違七年的單身貴族生活——雖然說來也沒什麼不同,在兩個人還攪和在一起時,他們照樣是帥哥照泡、美弟照把,彼此都是沒什麼道德良知的新時代男男,三P、四P的派對偶爾也會追追流行相約來玩,說他們是對同志情侶倒不如說是哥兒們還比較合適……只不過是有性關係的哥兒們。

  窩回床上的楊奕正打算悶頭又睡,乍然響起的手機鈴聲差點讓他破口大罵。

  「……說,給你三十秒。」冷聲冷語忠實呈現他的起床氣,要不是來電顯示出對方的身分,他根本連接都不會接。本來以為又是沒良心的死黨打來藉虛偽拜年的濫藉口擾人安寧,沒料到卻是如此這般驚天動地的大消息——

  該死的,大年初一、大年初一你他媽的汪靖翔給我挑這黃道吉日出什麼事!

  楊奕抓了衣服拿了證件連忙往醫院奔去。


◎  ◎  ◎  ◎  ◎


  「謝謝姐姐,姐姐人真好,人漂亮手又巧,削著這果子多美多可愛呀,每一瓣兒都不相同,還挺藝術的,吃到嘴巴裡,真是一整個說不上來的絕妙好滋味……還有這位姐姐,妳做的菜真是太美味了,將來誰娶了姐姐真可算是積了八輩子的福氣,唔唔,這果汁真好,可以想見榨果汁的人多麼細心體貼,把籽兒全濾乾淨了……啊!剛走進來的這位姐姐也好,我一定也要說一下,姐姐實在溫柔極了,說起話來都輕聲細語,我醒來時本來很害怕的,幸好這位姐姐安撫我,我頓時都平穩了,姐姐真像個仙女一樣呢!」

  語末微微一頓,加重語氣也似,尤其說罷,還立刻送上一朵甜死人不償命的笑花,露出頰邊兩個小小的酒窩,配上誠懇到不行的晶亮目光,瞬間震得平時粗聲粗氣,別號無敵暴王龍,在病患間就彷彿就是女霸王般存在的資深護理長,整個人當場酥軟了腿,粗厚的大手捧著一個小布丁,臉紅地說道:

  「我給你拿了一個布丁,這可是PK飯店每天限量一百個,要一大早去排隊排三個小時才買得到的喔!你手不方便,我、我餵你吧……」

  「謝謝姐姐,那我就不客氣了。」吃。

  「不、不不不必客氣。」害羞。

  「小霄也吃我的蘋果(柳丁)(香蕉)(鳳梨)(芭樂)吧!」

  「小霄別梗著了,喝口果汁(牛奶)(雞湯)(魚湯)(骨頭湯)吧!」

  一群年輕的小護士擠在護理長旁邊又是熱湯又是果汁又是水果遞個不停,一直沒被帥哥點到名的院長夫人連忙趁著空檔擠了過來,捧了碗甜湯萬分討好地笑道:

  「小霄小霄,吃完來吃這個燕窩吧,這可是好東西喔!吃了養顏美容助消化,對身體可是有莫大的好處呀!尤其小霄受傷這麼嚴重,一定要吃吃我們家藏的頂級燕窩補身體,啊,別動別動,你手傷了,姐姐餵你就好……欸,大家讓讓,別擠啊!」

  「謝謝姐姐,但是這麼好的東西姐姐怎麼不留著自己吃呢?小霄喜歡看姐姐漂漂亮亮的呀。」

  院長夫人笑得花枝亂顫,就連眼角的魚尾紋擠出來了都不介意,拉了人家的手一陣亂摸亂掐。「喔呵呵呵,小霄別客氣啊,這是姐姐特地打電話叫廚子為你做的,醫院的伙食這麼差,簡直跟餿食沒兩樣,叫姐姐怎麼捨得讓你吃那些東西呢!快嚐嚐,裡頭有紅棗花生桂圓蓮子,味道廚子特別調過了,順口潤喉,當餐後甜點剛好!」

  紅棗花生桂圓蓮子?去妳媽的「早生貴子」!虎姑婆!最好妳捨不得讓我吃餿食,就捨得在我身上胡亂非禮!要不是公子我初來乍到都還搞不清楚狀況,豈會對妳們這票死女人這麼客氣?

  扶霄笑容有些僵,卻仍然乖巧張嘴吃下女人餵來甜滋滋的東西,滿嘴噁心甜膩的味道,心中一股實在說不上來的苦悶,教他堂堂一個大男人吃這種娘兒們的東西,簡直就豈有此理!

  到底巫子姑姑說的那位「嚮導」來了沒?再這麼教這群女人給折騰下去,只怕他內心的衝動會化為實際,出手開扁這群光天化日之下不知禮義廉恥的姑娘家!

  真奇怪,這兒的人全都是這樣的嗎?不是見了他就撲騰上來抱著哭的奇怪男人,要不就是死命找藉口瞎纏他不放的大膽女人?

  明明記得「他這個人」既沒家人也沒朋友,除了一個從小到大的哥兒們之外,幾乎不曾跟別人有過太過深入且長久的關係,讓他短期之內取代了,應該不會被發現才對。這也就是他如此放膽前來的最大原因,但目前看來,當初這選擇,似乎有待商榷了?

  雖是心中嘀咕連連,臉上卻仍然掛著完美的甜笑,一咪咪都沒教人看出不對勁。身為族裡唯一的繼承人,能擁有一段教其他相似背景的孩童忌妒得掉淚的愉快童年,甚至是愉快少年時期、更甚至是愉快的成年時期的回憶——沒別的訣竅,他僅就專攻「表裡不一」這門技巧。

  就算懂也要裝不懂,就算會也要當不會;「扶不起的阿斗」這個戲角兒他從小演到大,眾人眼中的他除了傻氣之外,天真善良、一張說起話來像是裹了糖粉一樣的嘴巴更是讓他人見人愛,處處吃得開,整個族裡老老小小、兄弟姊妹、叔伯阿姨,沒一個不將他當個寶貝兒捧在手心寵,巴不得能將他揉到心裡頭呵疼。

  從小到大就受歡迎,換了個地方被一票穿著輕薄的姑娘們團團圍住也不是什麼太令人驚訝的事情……

  只是到底有完沒完?都要撐死人啦!

  眼前一圈仍舊捧著滿手食物,麻雀一樣吱吱喳喳爭寵的小護士們惹人心煩,也幸好沒多久,住院醫生來巡房,見情況混亂出聲說了幾句,娘子軍團頓成鳥獸散,還了他一個耳根清淨的空間。

  「嘖,什麼鬼玩意兒。」白眼一翻,樣貌俊朗的大男人表情誇張地往後一躺,大吁一聲,那種逃出生天的驚恐眼神,有趣得叫人看了不禁發噱。

  「我的天啊,這裡的姑娘全都這麼飢渴嗎?剛剛都不知道趁機偷摸了我多少下……雖然不是我的身體,但這樣被摸也是有感覺的啊……」真是……一整個雞皮疙瘩都不知道要怎麼說!

  摸了桌面上的遙控器,扶霄動作生疏地對準牆上的液晶電視就是一陣亂按。

  這是他今天學會的新鮮事中其中一件,叫做:「看癲事」。

  老實說,這還真有趣。只要拿這個小盒子對準牆上那幅厚厚的「畫框」,然後「啟動機關」,畫裡黑嘛嘛的部分就會五顏六色的閃出各種景象,他想像著巫子姑姑占卜時從水鏡裡看見的情景,差不多也該是這樣吧?

  從第一台按到第一百台,再從第一百台倒著按回第一台,迅速切換的頻道也虧他沒看得眼花撩亂,最後總算選定了一台正在播放泳裝美少女選拔賽的節目,頓時瞧得雙眼放光,他順手拿起一旁的蘋果喀吱喀吱地啃,斜躺在病床上,神情那一整個悠閒啊——

  要不是他兩隻腿還纏著笨重的石膏,這傢伙還以為自己正躺在陽光普照的沙灘上,欣賞滿沙灘的比基尼女郎?

  匆忙趕到醫院的楊奕見了,心裡實在忍不住一股火氣直往頭上衝——長腿一移,毫不客氣就往電視前一站,叉著雙手,冷怒著臉,一言不發。

  說什麼他撞壞了腦子,整個人變了樣?呿!照他看來,一點也沒事嘛,到底是誰想整他,一大早的叫醒人到醫院來看這傢伙啃蘋果?

  「咦,兄臺你哪位啊?借光借光,你擋到我了,請讓讓,靠邊些……靠邊些呀,這位……不知名不知姓的美男子,當我愛看你嗎?你擋到我啦!」

  才想出聲嘲諷幾句的楊奕竟被搶白一陣,獃了半晌,才遲疑開口問:「汪……汪靖翔?」

  扶霄想也不想回了句:「誰啊?你找錯人了。」說罷,眼神還上上下下往他掃視一陣。

  雖說自己長得實在也不夠健壯勇猛,但是他就是最討厭這種身材像女人一樣柔弱的男人……扶霄眼中的嫌棄實在滿到讓人刺目。瞧這傢伙瘦不啦幾的樣子,恐怕連一桶水都提不起來吧?沒用!他手指向門外頭。「出去問那些穿著白短裙露胳臂露大腿的姑娘家,她們會很樂意告訴你的,而且還會給一堆吃的呢,去去,別擋在那邊!」

  對方眼中的陌生明顯而無掩飾,兩個人認識的時間都快超過二十五年了楊奕怎麼會分辨不出?他聽了就只眼神一僵,砰地一聲,頓時摔掉了手上的東西。

  他最開不起玩笑了,汪笨蛋跟他那麼熟了怎麼會不知道?而他現在居然、居然……

  幹什麼?扶霄覷他一眼。

  叫他不要擋住別人「看癲事」,故意摔什麼東西!擺架子哪?脾氣真大!「你到底哪位啊?這位老哥……」

  咦——慢著!他剛剛叫了啥?

  汪什麼的……汪靖翔?

  一時讓電視上「衣衫暴露的小姑娘」給迷得昏頭轉向的扶霄頓時反應過來:「汪靖翔」不就是這個身體的名字?那那……這位看起來一臉就像被欠了很多錢的臭臉老兄難不成就是要來接「他」回去養的人囉?他的嚮導啊!他未來半個月的金主兼飼主啊!差點就讓自己在不知不覺中給得罪了去!好險,真虧他聰明反應得快,及時回想起來——

  扶霄立刻咧出一個笑臉,整張臉笑得像朵花兒,燦爛指數就跟剛才「騙吃騙喝」時一個模樣,甚至還高上許多。

  「這位大哥貴姓大名啊?」他的語氣簡直轉了一百八十度還超過,瞧得楊奕再次愣了住,若論變臉的功力,要找到一個比他行的也不容易。

  「這位大哥坐呀,怎麼站著發愣,多生分!」他笑得實在甜,手還殷勤地往床面拍拍,撣去不存在的灰塵。「大哥坐啊坐啊,這床還挺舒適的,軟得像雲朵一樣,真是新鮮,讓人躺著都不想起來了,不過我也不想這麼躺一輩子就是了!」他挫敗地瞪著雙腿的石膏,嘴角一撇,俊帥陽剛的臉龐上竟出現幾分討憐的味兒,瞧得人忍不住就想陪他一起皺眉,也難怪方才一票大小護士給迷得昏頭轉向,巴不得能幫他受了這身傷。

  扶霄心裡真是哀怨,聰明一世糊塗一時,怎麼也沒料到醒來第一個領悟竟然是自己處在動彈不得的情況下?失算,真是失算!或許這便是巫子姑姑所謂違逆天道必須付出的代價吧?但只要一想到未來幾天新鮮的行程,整個心情又忍不住快活起來。

  「大哥吃蘋果嗎?大哥喝雞湯嗎?大哥你拿來的那些東西肯定是要給我用的吧?快拿來我瞧瞧先,你們這裡的東西樣樣都新鮮,我覺得實在有趣極啦!而且小姑娘們都穿得讓人臉紅心跳……對了,大哥你怎麼稱呼?」

  「你……」面對眼前那張熱情萬分的臉,楊奕的話頭在嘴巴裡轉來轉去,最後也只吐出了這麼一句:「汪靖翔你……你真的撞壞了頭……」面對滿口胡言亂語的青梅竹馬兼前男友,平日冷靜自持的楊奕,也不禁要呈現腦子當機的狀態。

  扶霄暗裡一翻白眼。

  這冷面人說誰撞壞了頭?該不會是拐個彎兒罵人笨吧?沒禮貌!不要以為自己長得比較漂亮就可以亂說話!再說,明明就是他比較聰明!才不信這個叫做汪靖翔的傢伙會比自己好!

  若這傢伙當真這麼利害,怎會輕易就被陷害到,兩個人交換了靈魂,讓自己有機會過來「這裡」玩呢?

  哇哈!哈哈哈!一想到得意處,心裡忍不住一股衝動就想放聲大笑,這麼神奇的計畫都能讓他順利達成,不用別人讚美他就覺得自己實在了不起!

  只不過還來不及得意太久,額上驟然併出一陣劇疼,當場讓扶霄將一張帥帥的臉皮皺成了顆包子。

  楊奕的拳頭就敲在他頭上,準確,而且毫不留情。

  「你、你你……」一向嬌氣的扶霄大少爺何曾受過如此待遇?雙手摀著額頭,深邃的墨眸裡既是吃驚又是委屈,當場浮出了兩泡淚光。但還來不及有所反應,兇手自言自語似的低喃已經傳入耳中:

  「不會痛是不是?我就知道這肯定不是真的,汪靖翔這死傢伙怎麼可能忘記我?就算開玩笑也未免太過分了……」

  喂!什麼叫做太過分?你才真的太過分!

  苦主扶霄當下瞠目結舌。

  這個莫名其妙的人居然打他的頭來確定自己是不是在作夢?有沒有搞錯?要打也應該打他自己的頭吧?扶霄好不容易才找回自己的聲音:「你、你什麼東西居然——」但接下來的話,全讓對方給瞪了回來。

  抖啊抖,兩道懷疑的視線盯在他臉上,冰冷,並且莫名其妙地令人渾身發寒。扶霄不禁一愣,但愣完了,才猛然想起幹嘛本公子作啥怕他?

  怎、怎麼回事?難不成是這個身體存在著對這個男人的記憶?基於人總是記壞不記好的天性,他合理懷疑:「你、這位兄台,我們之間該不會存在著什麼鬼的殺父之仇、奪妻之恨什麼的?」

  搞不好這人不是金主,只是來報復的仇家?不過話又說回來,就算他們兩個之間有什麼深仇大恨,也不關他的事,他只是來玩的,一點也不想惹上什麼恩仇是非,逐開口奉勸:「昨日種種譬如昨日死,這位哥哥,放寬心胸,海闊天空,你會發現這個世界其實沒想像中的……呱啦呱啦……叭啦叭啦……」剩下的一千五百八十二個字全消失在後腦杓一記痛擊之下。

  「噢——」好痛!

  「閉嘴。」

  楊奕依舊冷淡著神情,就算內心極度震驚,眉頭間也才多了幾道皺摺,神情不改,僅用一個冰冷的眼神瞪到對方安安分分閉緊了嘴,才彷彿滿意地哼了一聲。

  他依舊拿著兩道懷疑的視線在對方身上來來回回地巡視,倏地,神情一冷,雙手抬起就往床上受傷的男人脖子上一扣一攏,掐著他可憐的脖子往眼前抓近,語氣森冷地問道:

  「你是誰?」

  「咳、輕、輕手些……」瘦巴巴的樣子,居然力氣這麼大,有沒有搞錯啊?扶霄給掐得嗆到,卻還是皮皮地擠出燦爛的笑容:「我當然是汪靖翔,大哥。」他嘴裡喊得親熱,管他是金主還是仇家,扶霄都決定先賴了他再說。

  楊奕瞇了瞇眼。

  「你連我是誰都不知道,就能證明你不是汪靖翔,要不就是撞壞了腦子!」

  什麼話?有誰規定叫不出他的名字就得當白痴?

  「那還不簡單?」扶霄說得賴皮:「因為我失憶了嘛!什麼都忘光光了呀,自然也是忘了你的,不奇怪,是不是?咳、咳咳,大哥,輕點,你要掐死我了,殺人要償命的呀,大哥……」

  要不是巡房的醫師剛好經過,才到這個世界沒多久的扶霄,只怕又要這麼「被迫」靈魂出竅回老家去了……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