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6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新年快樂(2)






  「下車。」

  「不要。」

  「下……車。」

  「不……要!」哼!他大少爺也是有脾氣的,哪能這樣讓人隨便使喚?更別提,這冷面男剛剛還跟他在那個叫「醫院」的地方動手動腳!扶霄撇頭,不想鳥他。請人下車也不會好聲好氣喔!

  見狀,楊奕回道:「不要就算了。」然後砰地摔上車門,叉著手用一副看好戲的姿態等著他怎麼反應。

  過不了一分鐘,車裡頭的男人由鎮定到驚慌,初時還能強裝鎮靜,到最後已經是滿臉惶恐地扳動毫無反應的門鎖,表情就好像被關在什麼恐怖的地方一樣,叫見者不勝同情。

  天!楊奕簡直想流淚。

  一向愛車如命,號稱車子比女人還要美麗的汪靖翔,居然「忘了」怎麼開車門?這究竟是怎麼回事了?

  失憶?

  當他是三歲小孩嗎?

  不會有一個失憶的人像他一樣悠閒自若,把醫院當作度假勝地,他們臨走前全體護士醫生還列隊在大門口含淚相送……

  他不知道汪靖翔的腦子究竟是哪裡壞了,醫生說也許是外在強烈的撞擊造成記憶混亂,也或許是臨死前的恐懼讓他產生自我認知上的混淆;但不管原因如何,他卻是明確知道,眼前的汪靖翔不是汪靖翔,或者身體是,但內在卻已不再是他所熟悉的那個大男人……這麼說實在很不可思議,他從來也不是那種會相信玄妙傳說的人,只是事實擺在眼前,他根本無法將「這傢伙」當作是相處二十幾年的那個哥兒們。

  在回家的路上,楊奕真的有股衝動想這樣直接把他載到垃圾場丟掉……

  「放我出去……喂!該死的你,放我出去……」

  被關在車裡面的大男人已經開始用力拍擊起車窗來,楊奕閉了閉眼,竭力忍住出腳踹車的衝動——

  「砰!」

  但他根本忍不住!待回過神來,已經一腳用力踹在車輪上,強大的撞擊伴隨著劇烈的聲響,驚得臨近的轎車也跟著發出鬼哭神嚎似的警報音。

  「啊、什麼聲音……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看著「汪靖翔」嚇得在車子裡驚慌失措地亂拍亂打,一點也不怕他「從前」心愛的Mazda RX- 8有什麼損傷,楊奕內心更是生起一股說不出的煩躁。

  「該死!」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罵些什麼,楊奕看著「汪靖翔」不合常理的反應,莫名的憤怒更是直衝而上,突然,他又是一腳踹上車輪,震得裡頭的人呆滯了幾秒,然後便頭也不回的離去,毫沒良心的將人連車就這麼扔在空無一人的大樓地下停車場。


  ◎  ◎  ◎  ◎  ◎


  天黑了,肚子餓了,剛洗完澡好不容易心情好了些,楊奕順手泡了一碗滿漢大餐,還打了個蛋花。客廳裡的電視新聞正撥放著衣索比亞的紀錄片,難民小朋友挺著不合比例的圓肚子,睜著漆黑的大眼珠,眼神無望地面對鏡頭。

  ……那個笨蛋不知道餓了沒?

  他一邊看電視一邊吃泡麵一邊聽歌一邊盯螢幕一邊打鍵盤一邊喝飲料,膝蓋上還抱著一本厚重的原文書時不時地翻動,一心多用還要努力排擠掉腦子裡那一咪咪微不足道的愧疚感。

  剛剛他入侵了M國情報局的資料庫,過濾完一批最新資訊,臨走前還破天荒地留了個比基尼女郎的寫真照片表示他曾到此一遊。想著那些「阿逗啊」現在臉上可能出現的黑線,就忍不住自己一個人吃吃笑了出來。

  很久沒幹這麼愚蠢的事情了,但是這對於消除莫名的煩悶的確有相當大的幫助。

  楊奕在他所熟悉的網海中搜尋著,接下來去「哪裡」玩好呢?

  對了,聽說F國官方情報局剛跟T國交換了一些跨國毒販資料,乾脆就進去逛逛好了,看看有什麼有用的資料「順便」拿點出來。禿頭男上個月才因為汪笨蛋搞錯了線民的暗示狠唸了他一頓,這回如果幫汪笨蛋扳回一成,最少也能拗到一頓高級飯店的晚餐——

  不過汪笨蛋現在的情況已經不只是個笨蛋的程度了……

  一想到被自己扔在地下室的那人,楊奕臉色又沉。

  「叮咚叮咚。」

  門鈴聲,當作沒聽見。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皺了眉,覺得吵,但楊奕還是懶得離開位置去開門。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究竟是誰?怎麼還不死心……

  「死宅男,站在外頭都聞得到你泡麵的味道了,還給我裝什麼不在家!」門板砰地撞開,一名西裝筆挺的大男人手裡抓著鑰匙,劈頭就罵:

  「靠!你們兩個這次又在吵什麼雞毛蒜皮的大事?小汪都已經傷成這樣了,你是不會讓他一次?把他關在車子裡那麼久,也不怕他的腿傷血液循環不良廢了怎麼辦?你養他一輩子?」要不是他們下班回家剛好在停車場裡撞見,還不知道這件可憐的慘案還要發生多久?

  楊奕頭也沒回,眼睛盯著電腦,嘴裡咬著麵條,懶洋洋回道:「車門根本沒鎖,他自己不出來,我有什麼辦法?」

  「我聽你在放屁!他兩條腿全裹了石膏,你要不扛他,他下得了車?上得了樓來?嘖,真是欠你們的了,呿呿,人我跟姜智雲弄上來了,要什麼事你們自己去解決,別給我鬧出人命來,同一棟樓要是發生兇殺案,會影響房價!」很沒良心地說完,男人把順道撿上來的傷者往門口一扔,偕同另一名帶著眼鏡的斯文西裝男,進了同一層樓的另一門戶。

  咕嚕喝下最後一口湯,楊奕的視線始終盯在電腦螢幕上,頭都沒回一下。

  耳邊細微的,斷斷續續的啜泣聲從隔壁那個粗暴的鄰居出現起便沒停過。壓抑的,可憐兮兮的,很有毅力的,拖了半個鐘頭都沒消失……讓人就算有心想當作沒聽見都有困難。

  「哈啾!」嗚,好冷。

  杵著柺杖倚在牆邊的大男人眼角泛著淚光,巴巴看著溫暖的屋裡,神情就像是一個被無良媽媽拋棄的可憐小孤兒。

  至於那個吃飽喝足,腳邊還擺著一個電暖爐的無良媽媽——楊奕,神情依舊冷淡,看也不看他一眼,盯著螢幕上迅速閃過的一段段程式碼,語氣毫無起伏地道:

  「覺得冷還不進來,你還想站在門口多久?打算讓整棟大樓的人都以為我欺負你是不是?」

  哪需要「以為」?根本就是!

  扶霄嘟著嘴,吶吶道:「你又沒說我可以進去,我怕你裡面有什麼機關……」被關在會跑的鐵盒子裡那麼久,剛剛又被那個叫「電梯」的機關嚇得半死,他現在根本一步也不敢亂動,誰知道走過了這道門,還會發生什麼事?

  被「欺負」了一整個下午的扶霄,初時張狂的氣焰全消了。如果現在跟他說,他只要隨便亂動一下就會被雷劈,他恐怕也會相信。

  「你如果不想進來就幫我把門關起來。」

  嗚,沒良心,冷面鬼!這個時代的人都是這樣的嗎?忌妒他人見人愛所以故意打壓他欺負他?

  扶霄吸了下鼻涕,喊道:「要啦要啦,我要進去啦!」

  但說歸說,小心翼翼打量了下門檻的高度,試著將腳抬了抬,一連換了幾個角度,包裹著厚重石膏的雙腿,卻還是怎麼都無法順利橫過去。他試了幾回都不如願,抬眼瞧瞧落地窗旁的冷面鬼,屁股黏在奇怪的椅子上,視線盯在奇怪的盒子上,看來一點都沒有打算過來幫忙的預備動作,忍不住垮下肩膀,抽噎地說:

  「嗚,我進不去……」

  那副悽慘兮兮的模樣,說有多可憐,就有多可憐。

  只可惜楊奕鐵石心腸,硬是不肯轉頭看上一眼,僅是冷冰冰地說道:「你喜歡裝就自己在門口裝到天亮吧,記得幫我把門關好,我會冷。」

  「嗚嗚。」壞人。

  知道在對方面前討不了好,頻頻吃鱉的扶霄只好認命當個乖寶寶,只見他杵著柺杖也不知怎麼做的,輕輕鬆鬆便躍過了門檻,脅下的柺杖點地接連兩三下跳躍,腳底完全沒碰著地板一下,便這麼輕輕巧巧落到了客廳的沙發上,這一連串動作甚至沒發出多大的聲響!

  他連汪靖翔身上有幾根毛都算得出來,怎會不知道那傢伙練就了這樣一身特技也似的身手?

  從櫃子上玻璃的反射瞧見這一切的楊奕,內心那股莫名的火氣又再度竄起,敲打鍵盤的力道瞬間加重了三倍有餘,喀噠喀噠的聲音,彷彿能聽出隱約殺氣。

  饒是距離相隔有五步遠的扶霄,也能感受到他身遭瞬間又降下的溫度,而且那顯然還是針對他來著……

  嗚嗚,他究竟又做錯了什麼呀?明明就是他叫人家進來的,甚至還怕吵到這個脾氣陰晴不定的人,刻意放輕了腳步,這又錯了嗎?真是莫名其妙……扶霄縮在沙發上抖啊抖,已經開始懷疑這個人是不是巫子姑姑算出來的「嚮導」?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換成剛剛那兩個帶他上來的大哥啊?雖然那一個是滿嘴粗口,一個則是讓他本能地生起防備,但是人家好歹也把他救出那個會跑的鐵盒子,才不像這個沒良心的冷面鬼,把他這個傷患丟在那邊挨餓受凍,現在讓他進門了還光顧著擺臉色給他看……

  嗚嗚,我的命運怎麼這麼坎坷哪!就算我老是忘了初一十五要準時燒香拜拜,老天爺祢也不必這麼玩我吧!

  扶霄簡直欲哭無淚。

  好不容易將一切丟給那個只會用鼻子看人的司空鐸順利跑到這裡來,打算渡個美滋滋的長假,回去還能跟巫子姑姑吹噓他的驚奇異界之旅,沒想到才來到就發現自己選的這個身體居然可惡到挑在他「來」的時候受傷,而且什麼地方不傷,偏偏是雙腿骨折,這簡直就是可恨到極點,這叫他要怎麼出去玩?怎麼去看那些「癲事」裡面出現的漂亮姑娘?

  可惡!一定是故意的!陰謀、這絕對是天大的陰謀!

  雖然巫子姑姑說過,非自然的存在一定會受到自然之力的抵制,但是他只是想走走逛逛玩玩,不準備幹出什麼天大地大的事件啊!而且他原本就只打算來玩十五天!十五天!小氣巴啦的神明,連這點樂趣也不肯施捨嗎?

  而且最讓人生氣的是,為什麼他的「嚮導」不是穿得少少的漂亮小姑娘,而是這個冷面孔又壞心眼的大哥?嗚嗚。

  如果不是雙腳行動不便,扶霄真想倒到地上去亂滾一番來表達出內心的悲憤。

  「你幹什麼?」楊奕站在他面前,不知道已經看了多久。「幹什麼一個人在這邊發神經?」一下子咬牙切齒,一下子又皺眉哀怨的,真不知道他到底在演哪齣大戲?

  「嗚,肚子餓。」扶霄抽噎著說。

  「餓就說一聲,哭什麼哭?」嘖。

  沒因為他是傷患就有特殊待遇,楊奕照舊泡了碗滿漢大餐給他,還以為這個一向挑食的傢伙肯定要出聲嫌棄個幾句,沒料到他卻只是睜大了眼睛,專注地瞧著他的動作,眸光裡彷彿藏著些許驚訝的神情,就好像看見了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

  雖然他有意掩飾,但這一切怎麼瞞得過早分心注意的楊奕?

  楊奕目光一閃,抿了抿唇,道:「看什麼?又不是沒看過泡麵。」

  他怎麼可能看過這種東西?麵就這樣滾水泡一泡就能吃,說出去都沒人信。扶霄嘟著嘴,說道:「泡麵啊……當然看過了,只是忘了嘛,大哥,都說我失憶了,很多以前知道的東西現在都忘了啊。」

  還裝嗎?

  一挑眉,楊奕沒接話,將手上的泡麵擱到了他桌上,看著他手忙腳亂的,好不容易才將一頭黏在一起的筷子分開,稀哩呼嚕地吃光了「他」從前打死也不肯屈就的沒營養垃圾食物排行榜第一名的泡麵。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