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7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猜拳(2)



Ch2.
故事之前(補全)
 
 
 
  讓我們把時間回到一個月前——
 
  酒吧。
 
  「呃!」姜智雲一怔,差點翻了手上的杯。
 
  「咦?」齊軒毅一驚,險些嗆了喉裡的酒。
 
  兩個人大眼瞪小眼,誰都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遇到彼此,而且好死不死還坐在臨座——
 
  「咳,真巧。」眼看裝傻也沒用,姜智雲索幸先開了口。
 
  「是……很巧……」齊軒毅僵硬地回答。
 
  巧?巧你媽個頭!
 
  究竟是怎樣機緣巧合讓他在「同‧志‧酒‧吧」也能遇見才剛大打一架的同事?
 
  齊軒毅忍不住暗罵一聲幹,真是倒楣!白天會議上因為一言不合「失手把拳頭貼到他臉上」,以至後來兩個人扭打成一團,還因此讓上司碎唸了整個下午,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正想放鬆心情到GAY吧找隻可口小羔羊黑皮一下,沒想到這樣也能遇到他!
 
  有道是:不是冤家不聚頭。姜智雲對此「巧合」也感到非常吃驚。
 
  但他吃驚的方向顯然跟齊軒毅不太一樣。
 
  鏡片下精明的眼神從吧台後方閃啊閃不停的霓紅裝飾移到另一側正激狂熱吻的同性情侶,再轉回身旁這張性格英俊的臉上,姜智雲不著痕跡地克制住上揚的嘴角,先是試探一問:
 
  「咳,你的傷,還好吧?」見對方臉色一沉,姜智雲忙端起安撫的笑容,「慌亂之間下手難免過當,希望齊經理不要介意。」斯文的臉上還有兩處瘀青大範圍地分佈,顯示著白天那一戰,他可也沒佔多少便宜。
 
  「我……」咬著牙,齊軒毅艱難地吐出虛假的言辭。「也……也有不……對……希……望姜經理也不要介意……」你媽勒!
 
  他的拳頭向來往人臉上招呼,可這豬頭卻是專挑身體打,外表看來好像沒什麼的人,其實才是傷勢最慘重的一方——媽的算你狠,居然使出這種賤招讓全公司的人都以為你吃了大虧?就只有挨打的他才知道這傢伙出拳這麼重,一下一下都像要打爆他的肚子……哼!
 
  噁心客套話一說完他起身便走,沒料到還擱在桌上的手卻讓人牢牢按住——
 
  「幹嘛?」他瞪眼。笑成這麼諂媚他是想怎樣?
 
  「齊經理,既然這麼巧都碰著了,不妨一起喝杯酒再走?」斯文的面容溫和地微笑,銀邊眼鏡下一雙細長的雙眼皮輕輕瞇起,那神情彷若人畜無害,善良的就好像賣蘋果的巫婆……
 
  喝酒?還怕被你下藥洗劫勒!說不定明天我醒來就發現被剝個精光躺在馬路上丟人現眼——跟他作對這麼久,他很明白這傢伙的劣根性,他黑心的程度恐怕就連最奸巧的商人都得對他甘拜下風,同行口中的吸血鬼可不是叫假的!
 
  「你覺得如何呢?」細長的手指磨蹭著底下麥色的手背肌膚,輕柔的力道徐緩地帶著曖昧的調調,齊軒毅頸背的汗毛一根一根站了起來。
 
  媽的,他到底想怎樣?
 
  「姜經理你……」究竟是哪根神經接錯線?
 
  「我想私底下就別那麼生疏吧,經理來經理去的,未免繞口,嗯?」
 
  「你醉了。」直覺反應。
 
  「不,我不會喝酒,怎麼會醉?」
 
  齊軒毅冷眼瞥向他桌上幾個空無一物的烈酒杯,別說裡面本來是裝白開水的。
 
  八成是醉了……大概是醉了……肯定是醉了……在對方的手直接貼上自己的大腿時,齊軒毅冷不防抖落一地雞皮疙瘩。
 
  「同事這麼久,一直沒機會好好跟你喝杯酒、聊聊天,現在想想實在是件很可惜的事情,你說是嗎?」
 
  是嗎?是嗎?是……媽的,這該不會是在……釣我吧?
 
  齊軒毅倒抽一大口氣。
 
  這個眼睛跟鼻子同時長在頭頂上,從來就不安好心眼加上冷血沒良心的死男人居然釣我?更別提我們早上還狠狠大幹了一場架,現在我肚子上的瘀青都還一抽一抽地疼著,他居然釣我?
 
  齊軒毅瞪著自己大腿上那隻揉蹭個沒完,屬於男人的手,正想著紅燒好還是油炸好,該死的手指已經往上爬呀爬地,輕覆上生人勿近的「禁區」上。
 
  「幹!」黑著臉痛罵,不敢相信他居然在大庭廣眾之下性騷擾他!
 
  「這麼直接?不好吧?」姜智雲皺了皺眉,這傢伙還是一樣口無遮攔。「雖然那是一定要做的,但是我的習慣是擺在最後才來比較優雅。」
 
  愣。
 
  什麼鬼什麼鬼什麼鬼!
 
  「姜、姜……姜……」結結巴巴的,面對有可能吃了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導致性情大變的同事,齊軒毅短暫呈現腦筋短路的情況。
 
  「姜?比起我的名字,你更想要這樣喊我嗎?」他微微笑,從善如流,「那以後私底下我也只叫你的姓吧,齊?其實這樣感覺也還不錯,挺浪漫的,是不是?」
 
  「浪、浪漫你個……痛啊!」
 
  一時不察被捏住後頸,齊軒毅忍不住呼痛,還來不及反應,膝蓋已經被人用力一踢,整個人被迫傾身向前,撲進那個與自己幾乎體格相當的男人懷裡。
 
  鼻子被撞疼的齊軒毅狼狽不堪地怒吼:
 
  「SHIT,搞什麼鬼?」
 
  「齊,親愛的。」他溫存地輕喃,熾熱的呼息帶著辛辣的酒味隨著兩人的體溫散開來。「別罵髒話,我不喜歡。」
 
  媽的,關你屁事!
 
  喪失反抗先機的齊軒毅整張臉被緊緊壓在對方胸口,手腳全被鎖住,後頸被扣緊,一時之間竟是動彈不得……這個扮豬吃老虎的傢伙,手勁居然這麼大?
 
  他實在想不透這傢伙到底想幹什麼?兩個人彼此作對的時間已經長到他無法聯想也許這個男人正在輕薄自己,直到後腦一疼,頭髮被粗魯的手勁往外拉開,他被迫仰起頭,驚恐地看著那張從來就只會對自己發出諷刺言語的嘴巴一步步慢慢逼近,shit、shit、shit……他要是敢、真的敢……我一定會殺了他……
 
  「唔、唔唔……」
 
  兩唇相貼,身旁響起一陣叫囂似的歡呼,看熱鬧的人群裡甚至還擠著兩個人今晚原本的伴兒,那是兩個年紀相仿的美少年,正肩並著肩一副瞧得有趣的模樣——
 
  看來這兩個正「親熱著」的傢伙喜好似乎也差不多?
 
  捏在齊軒毅後頸的指頭一用力,他便疼得張開了嘴,濃郁的酒臭味順著鼻腔湧入喉間,嗆得他差點吐了出來。
 
  無力去感覺侵入嘴裡恣意翻攪的舌頭,心裡面除了滿滿的「幹」字之外,齊軒毅只想著——
 
  他媽的這傢伙真的醉了!
 
 
 
◎   ◎   ◎   ◎   ◎   ◎   ◎
 
 
  究竟是怎麼搞到這種地步?齊軒毅認真思考。
 
  被強吻的頭昏眼花之際,肚子上依稀彷彿似乎好像被K了一拳?或者被踹了一腳?總之很痛,突然其來的劇痛幾乎讓他當場喪失了反應能力,等到回過神,人已經躺在這張床上……
 
  「姜經理。」他對著那個正試圖解開他襯衫鈕釦的男人問道:「這裡是?」
 
  「親愛的齊,如果你沒有也叫我親愛的姜,我就聽不到你的話喔。」
 
  「親愛的……」豬頭。已經冷靜不少的齊軒毅強裝鎮定地開口:「請回答我這裡是哪裡;還有你很重,請不要壓在我身上。」不是第一次被男人壓住,但是讓一個身高一八五、七十公斤左右的大男人壓在身上,和被纖細嬌小可口美少年壓倒,那是完全不同的兩回事。
 
  齊軒毅等著他回答,儘管上身僅存的遮蔽物越來越少,他依舊秉持著難得的耐性等待著。
 
  「齊,親愛的。」
 
  「請說。」
 
  「這裡是酒吧的二樓,酒保先生特別出借他的房間讓我們好好『休息』一下。」姜智雲朝他露出安撫的笑容,手下動作不停,轉瞬間已經剝光他的上身,坦露出精壯的麥色胸膛。
 
  「換句話說,他們就任由你把我打昏,然後扛上來?」
 
  齊軒毅腦袋一陣昏眩,現在的社會已經冷漠到這種地步?眼見無辜人士被帶走也沒人吭一聲?
 
  「你誤會了,親愛的。是好心的酒保先生見你『醉得不醒人事』,才建議我帶你上來躺一下。」
 
  「醉得不醒人事?」屁!那群人是瞎了眼?他明明就是被一拳打昏!「那請問,你脫我這個醉鬼的衣服做什麼?」
 
  「幫你發發汗,這樣比較容易酒醒。」
 
  齊軒毅冷靜的在心裡將所有知道的髒話都複習過一遍,現在這個表裡不一的男人就算再幹出什麼事、說出什麼話他也不會感到意外了。
 
  總而言之一句話:「你想上床?」
 
  其實也不是不行,反正自己喜歡男人,而他長得也不錯,雖然大隻了一點,不可愛了一點,看起來似乎不太好入口也不太容易享用,但是眼睛一閉,磨磨蹭蹭還是可以上。
 
  沒想到他卻說:
 
  「不是床,我想上的是你。」
 
  「幹。」
 
  「不要這麼迫不及待呀,一點情趣都沒有了。」
 
  「呿!」
 
  「會讓你『去』的,說了別急啊!」
 
  「……」
 
  齊軒毅黑著一張俊臉,怎麼也沒想到這隻成了精的狐狸竟然也有想強姦自己的一天?
 
  他一直以為自己雖然長得還不錯,但未免也大隻了一點、不可愛了一點,看起來不太可口也不太容易享用,就算閉著眼睛應該也很難上……這傢伙是不是太不挑?
 
  重點是,他長這麼大,還沒想過會有被男人上的一天。
 
  「我以為我們是敵人,姜經理?」他試圖使對方回想起兩人長久以來的立場。
 
  「世界上沒有永遠的敵人,親愛的。」姜智雲撫著他的肌肉結實,卻不過分發達的胸口,表情看來似乎很滿意。「如果我早知道你也是『同道中人』,我不會跟你做對那麼久。」
 
  他是什麼意思?
 
  齊軒毅的臉黑了又青,青了又白,白了又黑。
 
  別告訴他這死人頭很久以前就肖想他的肉體,因為得不到所以才處處跟他作對?可憐他的研究預算,可悲他的研發計畫,原來都是因為自己的魅力無邊無辜遭受牽連。
 
  「齊,親愛的。」這種噁心死的稱呼,姜智雲短短的時間之內已經叫得非常順口。「別擔心,我的技巧還不錯,被我上過的沒有不說好的。」
 
  他輕聲安撫著,齊軒毅一聽,卻駭得差點跳了起來……要不是這傢伙的膝蓋就跪在他的肚子上,他肯定可以跳個半天高!
 
  「你……你在開玩笑?」
 
  「這麼慎重的事情怎麼可以開玩笑?」姜智雲看著他的目光,就好像看著一位不長進的孩子,只不過他的舉動,「稍嫌」粗魯了些。「親愛的,你要自己脫還是讓我來?」跪在他肚子上的膝蓋一用力,當場將意欲脫逃的齊軒毅壓得動彈不得。
 
  「咳、咳……你輕、輕一點……」
 
  差、差點讓他壓死……他難道不知道這樣也會死人的嗎?
 
  「看樣子你是想要我幫忙了?」修長的手指攀上了身下人的褲頭,優雅輕巧地解開皮帶扣頭,然後霍地一聲大力抽起,長長的皮帶尾端順勢在半空中甩出一個小圓,發出啪地一聲清脆響音。
 
  媽的,他是認真的……齊軒毅膽戰心驚,終於認清了事實。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