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淨‧個人
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57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猜拳(3)

----------------  Ch3.  交流。 「別緊張呀,這只是男人間的交流。」 「去你媽的交流,放開我!」 話才說完,肚子又捱了一拳,他疼得肌肉緊繃,臂膀突被一扯高,待反應過來時,雙腕已經被緊縛在床頭——媽的死酒保,買這種一看就是玩SM用的古典床體還不承認自己變態?齊軒毅暗暗發誓等他脫身第一件事就是衝到樓下痛扁那個雞婆借出房間的無辜酒保! 大難當前的齊軒毅幾乎是使出渾身解數的掙扎著,卻也總是被一一破解,踢出的腿被狠狠踩住、膝蓋被順勢壓住、一隻大手掐在他脖子上,一隻緊緊扣住他的下巴……他瞪著那張貼在臉前的俊臉,忍不住強烈懷疑這傢伙之前在公司的軟樣兒都是裝出來的,他可是跆拳道黑帶高手,沒道理這麼容易被制住。 全身上下只剩嘴巴還能自由活動,他開口就是一句國罵: 「幹,放開我!」 「冷靜一點,親愛的。一個好男人不該隨時將粗話掛在嘴旁。」 「一個好男人就應該安分守己被強姦?」 姜智雲歪著頭瞧他。 「我怎麼會強姦你?現在或許很像,但是等你開始爽了,就不是強姦了,那就應該是……」他認真想了想,說:「合姦。」 「幹。」 「我會做的,說了你不要急。」 他安撫似拍拍身下的男人,但對方只愣了一秒,又是臉紅氣粗一陣破口大罵: 「去你媽的豬,放開我!誰要跟你做?你這隻豬玀要是對我做什麼下流事我就把你捆起來剝光然後剪掉你的●●煮熟加鹽醃三天再塞進你的●●然後找一打四肢發達的男人把你先姦再殺、殺了再姦,姦過再……姜智雲我叫你放開我你還給我亂摸!」 腰桿突然被抬起,齊軒毅頓時嚇得失了聲音,本能就想踢腿閃開,被壓麻的右腳踝卻是早不知道什麼時候被緊捆在床腳上……當下,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僅存的下半身衣物在瞬間剝光,黑色的緊身內褲遠遠地被丟到了房間的另一頭,當溫潤的指尖代替冰涼的空氣襲上了私密部位,齊軒毅終於忍不住鬼叫起來: 「啊啊……你綁我的腳幹什麼?不要亂摸……當然也不可以舔、啊,叫你不要亂舔……你是聾了還是腦漿太久沒用蒸發光了都叫你放開我你是聽不懂嗎死姜智雲把你的豬嘴離開我身上——」只可惜口頭上的威脅起不了實質的效用,大腦管不住的男性象徵早已微微抬起,顫抖著臣服於敵人的撩撥…… 姜智雲張嘴咬住他小腹上接近臍眼的一塊肌膚,聽見一陣壓抑地喘息,手下碰觸著的男性分身更見硬挺,一時忍不住便輕聲笑了出來。 「你已經站起來了,寶貝。」舌尖繞進細長的臍眼中重重一舔,手裡沉甸甸的玩意兒也跟著彈跳一下,姜智雲覺得,他的身體真是老實的可愛。 「放、放開我……」 廢話,他是個正常的健康大男人,讓他這樣摸摸蹭蹭亂親亂舔的不硬起來才怪!齊軒毅氣得臉紅氣喘,當然有一部分氣喘的原因也是因為對方的肆無忌憚……突然間,腿間脹痛的部位無預警被圈入一個溫熱的軟腔裡,他嚇得整個人繃緊了神經,卻又在下一瞬間,放軟了身體,毫沒節操地發出哼哼啊啊的呻吟。 我的媽啊,這個男人的技巧未免也太好了吧? 腦子頓成一片漿糊的齊軒毅亂七八糟地想著,真不知道要吃過幾個無辜小少年才能練出這樣一般「成就」?也或許他的喜好並不只是清純無辜小少年——他幻想著有一個不斷出現「遭受姜智雲魔手之受害者」姓名的跑馬燈,男女老少、環肥燕瘦,嗶嗶嗶嗶一閃一閃地跑過,數不清自己的名字是第幾個出現的,但肯定是最後一個更新的紀錄。 「專心點,親愛的,這個時候發呆很沒禮貌。」 「豬啊……你別再舔……啊……嗯哼……哈……」 床旁的穿衣鏡中映出兩人淫亂的模樣,雙手被拉過頭綁在床柱上的高大男人一絲不掛著,兩條有力的雙腿左右大大分開,其中一隻腳踝用皮帶和床腳捆在一起,唯一剩下可以活動的那條腿,則是高高跨在另一名身形相當的男人肩上,以一種門戶大開的煽情姿態,接受對方極致色情的服務。 「啊、真是……該死他媽的好……」齊軒毅雙眼微閤,瞪著伏在自己腿間的俊美男人嘟噥著,他可以清楚地看見男人正用那張柔軟又火熱的嘴唇,極富技巧地吞吐著自己早已高高翹起的慾望。 「嗯……」很棒,他不得不承認。 那張平常只會吐出欠扁言語的嘴巴竟然這麼地熱,就好像就要把人給融化一般;那條一向吹牛不打草稿的舌頭該死的靈活,每每滑動都舔上最敏感的部位,他甚至可以輕楚地感覺到對方每一次吞咽口水時,從喉頭帶起的震動,細微的,讓人無法忽視的,撩撥著體內竄動的慾望。 眼見他就要達到頂峰,掌控的人卻是硬生生停下—— 「唔,我說,親愛的……」 姜智雲吐出了嘴裡激昂的男性,圈在手中捋弄。「要嘛動動腰,要嘛出出聲音,別光躺著,要讓我知道你的快樂啊。」 齊軒毅劈頭就罵: 「媽的,把你的臭嘴擺回去原來的位置!」磨蹭什麼?都這個樣子了還端什麼架子?他難道不曉得這樣弄得人不上不下是最不道德的一件事嗎? 姜智雲得意的眼神差點就讓他又得到一頓揍,也還好有先見之名,早將對方捆得動彈不得。 「這麼急?要懂得含蓄吶,親愛的。」 含蓄個屁! 齊軒毅狠瞪一眼,就不信他懂。 「那是什麼鬼?不要把我叫得那麼噁心,我會想吐……快點!」他催著。 壞笑一聲,姜智雲低頭,又舔了上去。這回,力道加重,沒了先前刻意討好的溫存,過分直接甚至帶著粗魯的勁道,卻剛好是此刻的齊軒毅所需要的。 「嗯,對,這樣……好、好……吸我、快……」就好像放棄了般任由快感逐漸累積,齊軒毅甚至沒注意到踝上的禁錮早被放開,讓那個心眼恁多的男人,不著痕跡地以慾望來卸除他的防備,他不知道映在鏡中的自己,那副淫亂而急切討歡的姿態,有多麼誘人多麼教人血脈賁張。 「啊……」壞心的舌尖抵著頂端的小口劃著圈兒,牙齒輕輕地咬合,時不時帶出細微的疼……齊軒毅忍不住發出哼哼唧唧地呻吟,沒多久便繳械投降,熾熱的情液,全數噴進那張溫暖的唇裡…… 「嗯……哈、啊……」 高潮的餘韻讓他腦子有瞬間的空白,半推半就地被攬住腰,姜智雲不知何時竟也躺了下來,曲肘撐著臉頰就貼在他身旁。 「幹什麼。」無力掙扎,只得恨恨瞪他一眼。 「剛剛,感覺很好吧?」他得意地問,咋咋舌,狀似品嘗嘴裡的味道,接著說了:「我也覺得還不錯……不過有點腥,很久沒做了,嗯?也是,之前忙著新機移轉,想必你也沒空出來找樂子。」 頂著一張斯文俊美的書生臉自顧自地說著淫穢的言詞,向來優雅微笑的薄唇旁,還沾有幾滴乳白的稠液,那種淫靡色情的模樣,不知道為什麼,竟讓齊軒毅有種錯覺,會覺得那張平常一看就忍不住冒火的臉居然非常…… 豔麗? 「見鬼了。」齊軒毅不免覺得有些狼狽,他居然會認為這個該死一百次的傢伙……豔麗?他媽的!八成是鬼上身,明天他要找間廟拜拜,順便收收驚。 齊軒毅動動腳,使勁踢他一下。 「你滿足了,可以放開我了吧?」還綁著他作什麼? 「滿足?」鏡片後頭秀麗的黑眸閃爍著惡趣的神采。「滿足的是你,我可還沒有。」笑他的天真,姜智雲翻身往旁一壓,整個人毫不客氣地疊在他身上,頗具份量的大男人,當場壓得齊軒毅一口氣喘不過氣來。 「我都還硬著,你居然想棄我於不顧,真是太自私了太沒道德了呀,親愛的……要是別人知道一定也會覺得你很過分。」 他不敢相信這個人居然卑劣到這種地步? 「你威脅我?」他居然威脅要宣揚出去?卑鄙無恥!同樣都是同性戀的兩個人,他憑什麼成為放話威脅的那個人?他媽的B,他都還沒威脅要去告他妨害性自主! 「我是提醒你。」笑著,然後一挺腰,讓壓在身下的男人直接感受到他急切的慾望。「只不過是提醒你別過河拆橋。剛剛我很努力先讓你發洩了,現在該換你『照顧』我了吧?別想太多,我可沒到處宣揚床事的無聊習慣。」 齊軒毅聽了並沒有鬆口氣,相反的,整個神經又再次緊繃了起來。 差點忘了,這個男人肖想他肉體…… 「不要那麼緊張,親愛的。」姜智雲反應極快地擋住差點踢爆命根子的膝蓋,誇張的呼了一口氣。「再調皮,我又要把你的腳綁起來了喔。」他笑得很壞,也很有警告的意味。「這一次,我會把你的腳跟手綁在一塊,就像那些三流A片裡演的一樣,把腿打開擺成一個M形狀的姿勢,一定很好看吧?」 齊軒毅倒抽一大口氣。「下流!」光想就全身雞皮疙瘩排排站了,更別提這死傢伙有可能真的將他當個淫蕩的女優隨意擺弄。 雖然他也曾經像這樣將身下的小男孩擺成淫亂的模樣,但今天要自己也做出這樣丟臉的姿勢,還真是怎麼也無法想像。 「最後一次警告你放開我,姜智雲!」 「我怎麼會捨得放開你呢,親愛的……我只不過舔舔你,都還沒進去……別緊張嘛,看你臉色白成這樣,真的有這麼可怕嗎?我會作好事前準備動作,潤滑油跟擴張都會好好做,你應該知道只要一開始痛一下下,適應了就會開始爽了……畢竟你看起來也是經驗多多吶!對了,你喜歡用道具嗎?喜歡摻著春藥的潤滑油嗎?嗯,你的肌肉很結實,平常有在跑健身房的吧?我想你那裡的肌肉一定也很緊,光是想像著插在你裡面的感覺,我就快要出來了……」 薄唇輕啓,輕吐著無法想像的、下流至極的言語,姜智雲笑得就好像平常在公司裡翩翩貴公子的模樣,那般人畜無害,那般和善可親,齊軒毅見了卻是不由自主打了個冷顫,難道今天就是他終結「後面處男」的一天?不,他不要!打死也不要! 他驚恐的神情,顯然大大取悅了對方。 「真沒良心,剛剛明明那麼享受的。」 「享受個屁!」像是被戳到了痛腳,齊軒毅終於忍不住,再次破口大罵:「這樣子是你享受還是我享受?他媽的死姜智雲!」 把他綁死在這張變態床上就叫作享受?屁! 「要是你讓我幹我還勉強上上!想上我?去死!」 「喔」了一聲,姜智雲一挑眉。 「原來你介意的是這種小事?」 「小你個頭!」 這怎麼會是小事?他覺得就連外星人統一地球都沒這麼嚴重! 「放開我你這隻豬!是男人就放開我大家靠拳頭決勝負,這樣綁著我算什麼!」 「唉,別激動嘛,親愛的。」姜智雲拍拍他的臉,像是對小孩子說話般安撫著:「你只是還未被開發出後面的樂趣,我很樂意好好引導你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