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7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誘惑者‧10 (完)

------------------------ 第十章 我幾乎是已經認命了,但…… 那時,她說要告訴他一個秘密,是他所不知道的秘密。 然後,他便知道了那所謂的秘密。 其實,他應該要懷疑,不該這麼容易輕信了她。 可卻詭異得對她產生不了任何疑慮,身體的本能知道,她所透露的一切,都是真的。 隔了不久接到的體檢報告更是證實了她的話,說的簡單明瞭些,他的生命已經被癌症打敗,僅剩不到三個月的時間。 ◎ ◎ ◎ ◎ ◎ ◎ ◎ 開車停在千年門口,歐陽先行一步下車,繞過了車頭為洛艷開車門,小傢伙還瞇著一雙睡眼惺忪,就連什麼時候被牽下車都不知道。 今天一整天玩累了吧?呵。 「把耳朵尾巴收起來,小笨蛋,要是被別人看到會被抓去煮湯喔。」 「喔。」 他始終笑得一如往常,那種有些壞心的,冷靜的,彷彿在算計著什麼的眼神也都跟以前一模一樣,但現在卻讓洛艷有種說不出奇怪的感覺,只得勉強打起了精神,細聽他的聲音。 歐陽低頭在他髮上一啄,柔聲道: 「明天開始不用每隔三天來找我,我有些事情要處理,你乖乖的,可別亂跑,免得又像上次一樣被仇家遇上,把小命給玩丟了,知道嗎?」 細聲的叮囑有淡淡離別的味道,洛艷不明白,為什麼不讓他去找他玩了?之前,他明明想盡辦法,就是威脅也要教自己陪在他身邊的,甚至誘他許下那樣奇怪的諾言,硬要自己每三天找他報到一次,可現在卻解除了他的承諾? 「我在旁邊不吵你,也不行嗎?」聲音乾乾的,他想,自己是不太高興的。心裡有一種說不出來被拋棄的感覺。 「你會無聊的……而且有些情況也不方便帶著你。」 將怔楞著,反應不過來的小傢伙推入門裡。由於紙牌已經交付藺妍,不再具備紙牌所有者身分的他,既不是千年的會員,也沒取得負責人正式的邀請,他無法進入千年,更甚者,在俱樂部的大門在他眼前關上的同時,視線一花,方才眼前富麗堂皇的俱樂部建築,竟硬生生消失;如同朝陽升起後的海市蜃樓再不復見。 「就這樣吧……」 他輕喃著,閉了閉眼,然後頭也不回的離去。 ◎ ◎ ◎ ◎ ◎ ◎ ◎ 利用這僅剩不到三個月的壽命,夢中那女子與他打了個賭,只要他能讓洛艷心甘情願交出本命珠為他續命,他便能安享天年,無病無痛活到老;若不行,歐陽的靈魂便自願送給她,永世不得轉生。 她說,他的靈魂,原就屬她所有的一張紙牌幻化而成;收回他的靈魂是勢在必得,縱使他能順利活到老,死後靈魂也不會進入輪迴,因為他原本便不是屬於這世上該存在的靈魂之一。 但她願意給他一個機會,只要他能贏了這個賭約。 對歐陽而言,這賭約根本是有利無害。 事實就同她所說的,他的生命已經所剩無幾,那麼賭這個約,不過是為自己爭取一個續命的希望,不同意的是傻子。 他不是傻子,這種保證不賠錢的生意不接就是對不起他縱橫商場十數載的成就。 雙方同意,口說無憑,在鳳凰的見證之下,契約正式成立。 不成功便成仁,歐陽原本很有把握,不管洛艷的真實身分為何,在他眼中都不過是一個心性單純的娃兒,要勾引他,是多麼容易? 只不過千算萬算沒算到,他竟然會真正在意起這小傢伙。 更沒料到的是,那神秘女子口中所謂的續命,到最後竟是必須用他的生命來交換。 本命珠啊,得在他體內存在至少百年方可取出,若是他沒受傷還能自信就算被識破了也能哄得他不生氣,乖乖拿出東西來讓他使用,搞不好耍個苦肉計還能騙到他幾滴不捨的眼淚。 可現在,他變成得選擇要自己的命還是他的命? 她說過,洛艷他們不比人類,隨口一個答應都是允諾。 他既已同意在他病重時「出借」他的本命珠,從那刻起,他便已有了那顆本命珠的使用權利。因為,他現在的確是身處「病重」時期呵。 那小笨蛋或許不知,他先前那幾句話,已在無意中將自己的生命許給他了呀! ◎ ◎ ◎ ◎ ◎ ◎ ◎ 「總裁,您還好嗎?」 瞧著老闆難看的神色,饒是平時冷血的張祕書也不禁要反省是否最近給他太多工作了?這幾天來,他慘白的臉色看起來就像是久未進食的吸血鬼,或是生了什麼大病也似。 「沒什麼,只是沒睡好,讓我就這樣趴著休息一下,兩個鐘頭後你記得進來叫我,我要跟天擎的老闆出去吃飯。」 他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您若真是身體不舒服就說一聲,最近看您這麼認真辦公,實在很不習慣。」該不是不小心撞到頭,傷了腦子吧,反常的讓遠在另一層樓的副總裁都覺得奇怪了。 歐陽笑笑。「沒事,我希望儘快將手上的東西告一段落……我想休假一陣子。」時間來得太快,他有些措手不及,只能儘快將所有能交代的都交代出去。 「您沒事就好,也不是小孩子了,要是自己不舒服就自己找時間休息……您應該很懂怎麼找時間休息的,您一向就摸魚摸到很有訣竅了不是?」 半開玩笑地說完,張祕書抱起了一疊文件正要出去,卻突然被叫住。 「張祕書。」 「什麼事?」 「這些年,真是謝謝你。」歐陽真心地感謝他。 莫名其妙地看了老闆一眼,張祕書滿臉懷疑的點點頭,回了句:「不客氣,是我該做的。」希望他不是是又惹了什麼奇怪的麻煩才好。他這老闆啊,只有在對人有所愧疚時才會特別出聲道謝…… ◎ ◎ ◎ ◎ ◎ ◎ ◎ 罷了。 若是命中注定如此,違抗又有什麼意義?何況他也不願真拿那小傢伙的命來續自己的。 只要小傢伙能繼續長壽下去,下輩子,或許自己還能找到他——唉,差點又忘記,他的靈魂既是那女子擁有的物品之一,又怎能轉生,又怎有下輩子這回事? 「唔……」 歐陽掙扎著,想撐起身子,卻使不出力氣;想邁出腳步,卻無能為力;想再見他一面,卻辦不到。 或許,這便是這輩子最遺憾的事了。 生命到了終結,卻無法見得心愛的人兒最後一面。 那可愛的小傢伙若是知道他死了,不知道,會不會為他掉一滴眼淚? 應該不會……那傢伙肯定會氣瘋吧? 歐陽勉強地揚起嘴角,想著一向驕傲的小傢伙要是知道被他騙了,肯定氣得跳腳,說不準還會把他從墳墓裡挖出來鞭屍一頓好洩憤。 而且說不定,他還是唯一一個甩了他的人。 呵呵呵,因為這個小小的猜測,他甚至沒良心地暗自竊喜,小傢伙搞不好會為了這一點記住他久一些,是吧? 在意識陷入黑暗之際,彷彿見到有張哭得淅哩嘩啦的漂亮臉蛋湊到眼前,那雙無時都濕潤著,閃動著誘人水光的墨眸,更是淹了大水似的眼淚冒個沒完沒了,濡濕了滿臉……真的好久,沒見這小傢伙哭成這副德性。 如果還有力氣開口,他會好好告訴他: 哭成這樣真的好醜哇…… 呵、呵…… 他總算,心滿意足地笑開了。 ◎ ◎ ◎ ◎ ◎ ◎ ◎ 叮鈴。 熟悉的鈴聲喚醒了他的意識,但緊接而來的強烈頭疼,卻幾乎讓他再度昏厥過去……粗重地喘息了一陣子,靜待身子的不適略為舒緩,勉強地睜開眼睛,才發現自己身處一片漆黑的空間裡,伸手不見五指, 叮鈴…… 是妳嗎?薇娜佩兒? (是我,你還好嗎?) 不好,我什麼都看不見……為什麼這麼暗?人死後便是這樣什麼都看不見嗎? (嘻嘻,你可還沒死。) 沒死?為何? 他甚至還有著醫生對他施以電擊意圖搶救的記憶……該死的,那真的很痛,痛到他想乾脆睜開眼睛對醫生破口大罵三字經,問候他祖宗八代加老母;而且他還記得很多人撲在他身上大哭特哭的感覺哩……甚至還聽見了醫生宣布急救無效,要大家節哀順變諸如此類的公式用語。 (感覺上你還挺自得其樂的嘛!) 沒辦法,日子還是要過啊,如果注定了生命就是這樣,我再如何也沒辦法,就只好認了……事實證明,我並不後悔。 (你該把這豁達的想法也教給那小笨狐。) 女子語中,有著輕輕的嘆意,聽來像是莫可奈何,又似含著一絲寵溺。 (他強留下你了。) 強留? (是的,你該死的,但他卻違抗天命強留下你。) 我不懂。 (知道嗎?生命的輪迴自有其一套規範依循,若要是違背天命而為,就得付出什麼去換得……一個換一個,這個世界一向很公平。) 那麼,那隻笨蛋究竟付出了什麼才來換回他的生命? 他……是否還活在這世上做亂造反?是否還手腳具備、完整無缺地好好活著? 心裡惶惶然,一股恐懼感壓得他幾乎無法思考。 很害怕,自己是否還有機會能當面痛罵他一聲小笨蛋。 ◎ ◎ ◎ ◎ ◎ ◎ ◎ 「笨……狐……狸……」 事實證明,老天還是給面子的。 至少,他總算是如願以償地向小傢伙表達出內心最沉重的呼喚: 「笨……狐、狐狸……給我……滾過來……」 萬分辛苦地把話說完,人也險些喘不過氣來。 房間的另一頭,正抱著一隻比人高的泰迪熊打瞌睡的狐狸聽見這虛弱有餘、力道不足的叫罵,忙不迭地跑了過來,甚至還因為太過興奮,竟然在接近床邊時,絆著了自己的腳,整個人往床上撲去……動彈不得的某人理所當然地成了人肉墊。 可憐的歐陽,才剛醒來,內傷程度瞬間又往上攀升了幾級。 「歐陽歐陽,你怎麼樣?」 「很……痛……你、咳……你要我死就直接講……」 「嗚嗚嗚,我又不是故意的,誰叫你突然倒下吐了一身血,嚇死大家了,幸好妍妍跑回來問了小齊,小齊又問了烏烈和若華,雁魅與拉拉雅,幾乎大家都問過一圈了,後來是鳳凰主動說起,我們才知道原來又是跟薇娜佩兒有關……嗚嗚嗚,那個女人的話是不能信的哇,我活了那麼久那麼久那麼久,從來沒見過比她更無聊更白目更會騙人的女巫了,平常沒事根本沒人敢隨便靠近她,你怎麼會跟她碰上呢?還一直跟她有聯絡,還被她欺騙玩弄了感情,嗚嗚。」 一大串拗口難唸的人名轉得歐陽頭痛,最後奇怪的結論則讓他哭笑不得。 洛艷從桌上捧來了一堆東西,興致勃勃問: 「你會不會餓?我買了炸雞可樂漢堡薯條汽水牛肉乾……」 ——這些都不是適合探病的東西吧? 見病人不賞光,洛艷又從床邊的地上提了一個大塑膠袋上來: 「怕你躺著無聊我還帶了漫畫小說雜誌電視遊樂器,還有電子雞喔!」 ——那是你自己要玩的吧? 洛艷想了想,靈機一動: 「我還從俱樂部裡叫了兩個男孩過來,他們都長得漂亮,很會服侍人,聲音也很好聽,如果你有需要,只要按服務鈴他們就會出現了……還是你現在就想看看他們?我去幫你叫人。」 歐陽嘆息,握住他的手不讓他離去。「小艷別生氣。」 「沒有生氣。」 「真的不氣?」 「真的不氣,因為已經不能光用生氣兩個字來表示……」 歐陽輕笑:「那又為什麼要救我?薇娜佩兒告訴我,你付出了某樣東西才換回我的生命……當我知道時,真的很害怕,比我明白自己即將死去還害怕,就怕睜開眼看見你斷手斷腳,少了眼睛或是耳朵。」 拉近他細細審視,歐陽看著專注,一分不漏,就怕少瞧了什麼,沒注意到什麼。但小傢伙仍舊完好無缺,似乎就臉色蒼白了些,嘴唇蒼白了些,再加上透支了體力頻頻張嘴打著呵欠。 什麼也看不出來,他終舊是掩不住擔憂地問道: 「那是什麼,你究竟換了什麼?」 「沒什麼。」顯然就是因為想到了什麼,他開始生起氣來,但又捨不得離剛清醒過來的他太遠,只得坐在床沿背過身子,兩個人明明靠得極近,卻賭氣不願看著他。 他甚至打開了一包餅乾,喀吱喀吱吃了起來。 狐媚的墨眸裡,除了那水波般流繞閃動的光澤,還多了一絲明顯的怒火。 打定主意不理他,至少在他火光正熾時不理他。 但歐陽,也不是省油的燈。 「小艷,我是病人,太傷腦不好,你不告訴我,我就會這樣一直想,一直想頭就會痛……你故意要讓我頭痛的嗎?」 他哪還是病人? 打從這該死的人類一口吞下自己寶貴至極的五片心葉起,就不再是個病人了!癌症算什麼?只要佐配與正確的東西一同入藥,就是攻無不克的AIDS也要向他屈服。可以想見這傢伙以後到死都會身強體健、頭好壯壯、無痛無病、百毒不侵!現在他的不適只是傷癒後的疲憊,還在那邊裝什麼可憐! 歐陽輕輕咳了聲,洛艷終是不捨地回過頭察看。 真是沒用!就連他也要看不起自己了……唉,八成是見著了他那副要死不活模樣的後遺症,雖然理智上知道他已經沒什麼事,腦子裡還是充塞著人類只不過是個脆弱的生命體,不小心就會死掉這種想法。 讓歐陽難得出現的懇求目光看著,從來就是吃軟不吃硬的洛艷只遲疑了一下下,便把事實告訴他了。 以他所能給予的最大部分——五片心葉,拯救了他體內遭受癌細胞侵蝕的五樣主要臟器……也幸好他報廢的只有這五樣臟器,再多他也不行了,目前僅存一片拿來維持性命的心,要是也得刨給他,就跟把本命珠吐給他是一樣的下場,都是死命一條。 道行七百五十八年的狐狸精,現在只剩下基本維持人形的能耐了,他目前的身體已經無法承受運用法術的反衝力,就好像武俠小說裡被廢了功力的武林高手,除了身形動作靈敏些,今後他恐怕得像尋常人一般安分守己無法作亂。 歐陽看著他,眼中盡是深深不捨的嘆息。 「笨啊你。」笨狐狸,為什麼他能這樣輕易地為人犧牲?活那麼久是只長年紀不長腦袋嗎?看來真的得養著他一輩子了,免得放出去被壞人騙了可怎麼辦好? 終是忍不住地告訴他: 「你知不知道我騙了你?其實我一直在算計著你呢。」算計著如何讓他留在自己身邊,與薇娜佩兒狼狽為奸地交換訊息,拿他當作賭注的籌碼。 「有嗎?」洛艷好驚訝,隨後一想,立刻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你不要難過,你只是被薇娜佩兒的花言巧語給騙了,我不會怪你笨,那女人滑溜得緊,能識破她的人不多,你不要傷心,以後她再欺負你,你就告訴我,我會好好保護你。」 薇娜佩兒也太過分了,不隨意侵擾人類的生活是不成文的公約呀,怎麼可以這樣欺負他?他雖然不太討人喜歡,但畢竟只是個脆弱的人類啊。 「呀?」唇上一熱,一時不察竟被人竊了個香,洛艷不敢相信,這色狼才剛醒來就不老實! 「每次只要看著你的眼睛,就會很想做……」 歐陽輕輕在他耳邊說著,那雙無時無刻都濕潤著的美眸,總是叫人不自覺生起一股想讓他哭泣的惡劣想法。 「小豔有沒有背著我跟別人亂來?」 洛艷瞪他。 「你不要我了還管我有沒有跟別人亂來?」 「可是那是我開玩笑的。」歐陽聳聳肩,一副就是這樣沒錯的態度。 「開玩笑?豬頭啊!這種事情可以開玩笑嗎!」 「為什麼不行?」 哪還有為什麼?因為他為了這個難過了很久啊!笨蛋笨蛋笨蛋!平常兩個人就打打鬧鬧的,他老是來招惹他生氣,他也習慣了讓他惹到生氣,生活中早就荒唐地習慣了他的存在,也當真弔詭地默認了他「正在交往」的說法,而他,這個豬頭,居然叫他不要再去找他! 孩子氣地想推他一把,沒料到卻反將自己送進對方的懷抱中,洛艷頓時讓他緊緊鎖在懷裡,動彈不得。 歐陽的吻憐惜地停在他眼皮上,輕啄著。 「小艷別氣,這樣眼睛紅紅的好難看。」 「不理你了,我要回去。」抽抽鼻子,他難堪揉著發紅的眼眶,手卻被抓下,輕輕包裹在另外一雙大手中。 「別氣,你明知道我只是嘴巴壞,小艷不要拋棄我,我會傷心的。」 「可惡,說得好像我才是壞人!」瞪他一眼,其實心裡的氣早消得差不多,雖然洛艷嘴巴不說,其實也知道這人……對自己也是有情的,畢竟他沒真取了他的本命珠去續命,寧願就這樣……想到他當時咳得一身是血,可怕至極的模樣,就忍不住又……哼了一聲。 愛逞強沒腦袋! 又不是一定要本命珠才能救他!當他是誰?他可是洛艷耶!可是七百多歲的狐狸耶,老實跟他講清楚不就不用白受那麼多罪了嘛! 小腦袋瓜在他的頸窩處蹭蹭,洛艷聲音酥軟綿綿地要求: 「那你要彌補我。」 歐陽一怔。彌補? 「彌補什麼?」 「你讓我做一次好了,我就原諒你。」 「我是病人耶,你打算用這種方式操勞我?」歐陽臉上苦笑,心裡卻是百感交集;這可惡的小東西,居然直到現在還想著要壓倒他? 「我救了你一命呢!可我慈悲為懷天真善良,所以也不要求你什麼,就讓你用身體來報答吧!」 洛艷暗暗算計著,打算趁他還虛弱沒什麼體力時,攻其不備—— 「呀呀呀,你幹嘛啊?」才轉瞬間,原本打算「好好享用」的人竟然壓到了自己身上來,洛艷深深吸口氣,大吼:「放開我啦,你不要亂來,明明說好要給我的!」 「誰跟你說好?」歐陽笑得好賊。 隨隨便便就被人壓到身下,變不了身的小狐狸,在「壞人」的眼中,完全造成不了威脅,就算那壞人現在因故發揮不出平時的戰力也一樣。 「小笨蛋,我最大的優點就是有所堅持,尤其在這方面。」真要讓他這樣就隨便得逞了去,他歐陽,也不用姓歐陽了。 「我、我、我也要堅持啊!」 「那你就好好堅持吧,別太快軟了腳,撐久點才能讓我得到快樂……」 真好,剛醒來就有「豪華大餐」等著他。歐陽滿意的露出微笑,手口並用地開始享用。這次他打定主意,不管怎麼樣都要把他吃得乾乾淨淨,裡外不留! 房門無聲地打開…… 前來探視好友的副總裁站在門口,莫可奈何地歎息。 這個精蟲上腦的傢伙! 「我想這傢伙應該是沒什麼大礙了,張祕書你記得通知他明天給我準時上班……」他絕對會準備一堆看到死也看不完的企劃案,作為恭喜他大病初癒的禮物。 關上門,走在張祕書後面的副總裁,順便拉走一同前來的那個,想要趁人不注意偷偷躲到衣櫃裡的女人。 「妍妍,別亂看,這種東西看太多對身體不好。」 真搞不懂這女人的腦子到底是什麼東西做的,怎麼老作出這種奇怪的舉動?能者多勞,他決定要帶回家好好再教育一番。 這副總裁與神祕小秘書之間,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EN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