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新刊《寵》預購中
  • 9163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3

    追蹤人氣

猜拳(4)

--------------------- Ch 4. 混戰 開、開開開發? 他沒事幹嘛被別人開發出後面的樂趣? 一向只有他開發別人的份,哪有輪到他被開發的一天? 「不、不不不……」 這會兒,饒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齊軒毅也真的怕了,不顧形象的亂踹亂踢,可偏偏雙手還被緊綁在床柱上,起身不得,只能像隻突然被甩上岸的魚,在床面上蹦動著身體。 一時之間姜智雲壓制不住,只得退離了床邊,雙手抱著胸帶著微笑倒也從容不迫地看著他。 能不害怕嗎? 齊軒毅曾經很想在會議室裡當著眾人的面給他一頓好打,當然他也這麼做了,但想都沒想到痛快打完的當天晚上,也就是現在,他卻是即將被人狠狠地報復回來。 齊軒毅咬牙切齒地瞪著眼前的「敵人」,想像著將他生吞活剝,當作牛肉乾啃啃吞下肚,但是一想到等會兒有可能被吞下肚的那個其實是自己時,又忍不住頭皮發麻。 「喂、你……」 「怎樣?想開了嘛?」 開、開你媽個頭!當然他沒罵出口,他試著冷靜,冷靜才能面對問題,冷靜才能解決危機,冷靜才能攻無不克,冷靜才能戰勝…… 「啊……放開!」 靠,他的動作這麼快我竟然不知道?齊軒毅佩服……喔不,是驚訝地無從反應。就在他思索退敵大計時,想不到這傢伙已經整個人欺上身來,壓住自己下身的雙腿還剛好制在關節上,他只覺雙腿痠麻,無法再像方才那樣掙動。 「你、你肯定有練過什麼!」剛剛還可說是巧合,一連幾次都這麼死死的制住自己,就肯定有鬼了。 「還好啦,一些些合氣道、一些些柔道、一些些空手道……都是隨便練練而已,搬不上檯面的,不像親愛的你聽說是跆拳道黑帶高手啊?有機會你可要多教教我,要不然改天我被人圍堵,恐怕就只能任人欺負了。」 媽啦!都是他在講,現在又是誰在「欺負」誰? 「好啦,不要鬧脾氣了,難得我們這麼談得來,應該要把握時間,好好培養一下感情……」他當真不再浪費時間,唰唰兩下脫了自己的衣物,這下子,兩個人當真是赤裸裸地相貼在一塊兒了。 不知廉恥!光天化日之下光著身子成何體統!竟然還脫著那麼快那麼順手那麼迫不及待? 齊軒毅頭皮發麻地看他緩緩摘下眼鏡,那雙漂亮狹長的眸裡,此刻正燃著顯見的熊熊慾火,那樣毫不掩飾地,讓人見了心驚膽跳,寒毛直豎—— 媽媽呀,難道我真的逃不過這一劫? ◎   ◎   ◎   ◎   ◎   ◎   ◎ 「別這樣……」 結結巴巴地,齊軒毅在床上左扭右扭,試圖躲避那雙好似無所不在的毛手……「唔!」腿間敏感的分身被個柔軟又火熱的東西碰著了,他嚇了一跳,艱難低頭望去,赫見對方怒張的慾望正貼著自己的……媽媽呀,不會吧……看他斯斯文文溫溫儒儒的樣子,那裡怎麼可以長成這樣—— 乍看清楚對方幾乎就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傢伙」,齊軒毅簡直想像個歇斯底里的女人般放聲大叫。 回想起從前跟小美人們翻滾時,就是頗有經驗的對象要接納下全部的自己也得要費上好番功夫才能適應,更別提他後面清純貞潔的小菊花,怎麼可能塞得進那種SIZE的東西……會死的,肯定會死的…… 「我、我們打個商量、讓我們和平解決這件事情……」 自尊算什麼? 為了保住後面的第一次,要他擠出兩滴男兒淚來表示表示也是可以的。 「商量什麼呢?」姜智雲低頭蹭蹭他的臉頰,沒了眼鏡掩飾的雙眸,閃動著令人不容忽視的邪氣。嘿,他這樣緊張的模樣簡直可愛透了,要知道他也是「同道中人」,早吃了他,哪還讓他消遙這麼久? 「你不喜歡這樣的姿勢嗎?比較喜歡跪著來?或是趴著嗎?但是呀,現在我怎麼敢放開你的手呢,親愛的。我可不想把力氣全花在制服你啊,我們接下來要做的可是很花體力的事情……」 啾啾啾含著誇張水聲的吮吻直接就往他胸前落下,當敏感的乳尖被咬住時,齊軒毅發一聲驚叫,惹得姜智雲又是低笑不停。「叫得這麼可愛,我會忍耐不住的啊……」 「可愛你個頭啦!那兩個字是用來形容男人的嗎?啊、你咬我?靠……會痛、痛痛啊啊……」齊軒毅可以確定這傢伙真的很恨他——幹!不用看就已經可以猜到胸口上大概已經成了一片結實壘壘的草莓園,開放觀光搞不好還能大賺一票。 「乖,就這樣,不要動……」 狡猾的嘴巴沿著肌膚往上移動,輕輕嗅著對方頸間略帶著汗水的味道,姜智雲冷不防含住他的耳垂輕咬一口,便讓他酥軟了身子無力反抗,不由輕聲笑出。 這麼敏感的身體吶,待會兒肯定會有不少樂趣。 他溫聲哄著: 「齊,靠過來點,對……就這樣,腰挺一下,對……」 獎賞似地親親身下的大男人,不意外看到他一副受辱似地表情,姜智雲覺得有趣,勾住他的脖子拉過來,就這樣親了下去,波地好大一聲響。 「別這樣臭著臉,這是一件快樂的事情,你不認為嗎?」 是啊,是很快樂,只要你跟我的位置稍微改變一下,我應該會比現在快樂一百倍不只。 「放開我吧,這樣子也不好做,是不是?你別綁著我,也許我們可以多點樂趣?」擠出微笑放低姿態,齊軒毅試圖瓦解敵人的防心,好攻其不備,逃出生天。 沒料到,姜智雲僅是眉一挑。 「我沒這麼笨的,親愛的,以為這樣子就可以騙過我嗎?真是太可愛了,你讓我又更興奮了,怎麼辦?」壞心地看著身下又開始緊張兮兮的男人,姜智雲簡直要樂壞。也不想想他跟他作對有多久了,難道還會看不出他這一點小心眼? 齊軒毅凶狠一瞪。才想罵兩句髒話表達表達內心的憤怒,誰知全身一個機伶,竟是難以克制地呻吟出聲:「你……放……啊……」真是太卑鄙了居然用這招! 「好好享受吧,親愛的。別掙扎了,留點力氣等一下才能讓我們兩個更快樂。」 挪動小腹更貼近他的,姜智雲修長的手指包攏住兩人下身硬挺的慾根,緊緊相貼著互蹭,讓彼此最敏感又最火熱的器官互相接觸,戰慄的快感,教兩人不約而同發出急促的喘息。 「哈、啊……」 斷斷續續地呻吟愈發混亂,從來就不知道什麼叫做克制慾望的齊某人,毫沒抵抗地再度沉溺在對方極致高超的撩撥當中,臉上那副忍耐不住的痴態,教人見了,更是慾火熊熊。差那麼一點點,姜智雲幾乎想當場翻過他的身體,拉開他的大腿,就這麼埋進他美妙的身體裡好好馳騁一番—— 但不行。 身為一個好情人(?)在床上表現怎能躁進? 他決定要慢慢來,慢慢勾起他的愉悅,等他快樂了——至少再高潮個一次吧,癱了力氣反抗不得,然後再上得他哭爹喊娘、下不了床。 如果齊軒毅抬起頭,就會發現一雙別有企圖的邪氣眼眸正亮晃晃直盯著自己瞧,但可悲的他全然不覺即將到來的可怕情景,喘息著在男人手上達到第二次頂點…… 高潮過後的餘韻都還沒享受完,下身那處沒被人碰觸過的小地方隱隱約約似乎有某什麼異物動啊動地……那是什麼東東? 齊軒毅頸背的雞皮疙瘩突然又一點一點冒了出來。 有一個比體溫還要熱些的東西正不停地碰著後方那個,那個他在別人身上很熟悉,卻從來沒被別人熟悉過的私密部位……飽滿圓鈍的前端,甚至還試圖擠開緊縮的入口般,不安好心地緩緩頂著那裡又輕又重地揉弄畫圓……詭異到極點的感覺,教齊軒毅全身僵硬,慢了兩三拍才反應過來那是什麼。 「不!」齊軒毅臉色慘白。 他想起那個可怕的,幾乎跟自己差不多SIZE的凶器。 瓦斯桶跟老鼠洞、寶特瓶跟通心粉、大黃瓜跟小吸管……比例懸殊的想像,讓他冷汗直流寒毛直豎。 別鬧了!他的那麼大而自己猶然清純(?)可人(?)的處女地(?)怎麼可能塞得下! 「不、不行。」扭了扭腰,齊軒毅危機感重新上身,方才虛軟的左腿突然之間又有了力氣,左蹬右蹬地要踹開身上的危險人物。 但姜智雲是什麼人? 有利可圖絕對吃乾抹淨,有機可乘保證不留一分。拿人絕不手軟、吃人絕不吐骨頭,商場上人稱見縫插針、施一討百、黑心到極點的吸血鬼,怎麼可能放過? 要不趁著他此時雙手招縛戰鬥力大減的情況下吃了他,只怕將來不會再遇到這樣的好機會。 「唔,親愛的,別讓我太費力呀,不然等等可沒力氣做別的了。」姜智雲拉起他沒被綁住的左腿,一勾一晃就將他整個人翻過身去,雙手扣住他的膝蓋左右一拉,白皙結實的臀肉隨著分開的雙腿也張開了條縫兒,微微露出中央羞澀的入口。 連串的動作毫不拖泥帶水一氣呵成,如果現在不是自己扮演被害者的角色,齊軒毅當場就想給他來個愛的鼓勵。 幹! 頗具重量的男人死死地壓在背上,他就只能像隻被踩趴在地上的青蛙一樣光著屁股四腳開開任人宰割。 「別說我不疼你,再跟你耗下去天都要亮了。」姜智雲不再有耐心,一手撐起他的腰,一手往下探去,滑入他的臀縫裡,用手指撐開緊縮的那處。「忍一下,只會痛一下子……你也知道的,是不?」他說。 媽啦,從前這些話都是他在負責說的,曾幾何時也輪到別人來拿哄他?突然後穴口一涼,好像被抹上了什麼,接著一個熱東西在那裡試探地頂了頂…… 「呃、不——」 碩大的頂端,緩緩擠開緊閉的穴口,以一種不知是體貼還是折磨人的速度一吋一吋緩慢地擠進體內,腸道像是被撐開到極限,無法想像的撕裂般的疼痛伴隨著不曾經驗過的恐懼,齊軒毅緊咬著牙,腦子裡還亂七八糟地想著:真的、真的被……上了? 「放鬆一點,親愛的。」 姜智雲顯然也不太好受。「你太緊了,咬得我動彈不得。」 那就退出去啊,還堅持什麼!臉色慘青的齊軒毅已是無力回話,就連瞪他的眼神,也含著一層薄薄的水光。 「——啊!」毫無預警的,淺埋在體內那個火熱的東西,竟然又漲大了幾分。齊軒毅嚇得連連驚呼:「不、真的、不要……」就算他擠了整整半條潤滑油,幫助還是有限,他不是那些經驗豐富的小男孩,從不曾這般「操勞」的部位怎堪得起如此折磨? 痛、痛痛痛……我的媽啊……「不要再進來……會壞的、會壞掉的……」 「不會壞的。」啞著嗓音,姜智雲眼中的慾念又多了幾分,一貫的斯文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邪佞而深沉的目光。 「一直故意說這麼可愛的話來誘惑我,我怎麼會受得了呢!親愛的,你真是口不對心啊!」 「幹你老……啊——」 悽慘的哀嚎發自齊軒毅口中。 他不敢相信這個沒禮貌的死人居然一下子整個插進來! 「幹!你到底有沒有道德良知?這樣子會死人的啊啊啊……好痛、痛痛痛……出去、出去啊,豬!媽的死姜智雲我會把你的頭扭下來沖馬桶……啊啊……不要再進來了……幹你老母,生兒子沒屁眼,我X你全家個BB,雪特、法克優……」一連串精采萬分的髒話,聽得姜智雲連連皺眉。 懲罰地全部抽出再一口氣衝進,滿意地聽到對方重重抽氣的聲音,姜智雲這才輕飄飄地警告:「我不愛聽人罵髒話,別再忘了,親愛的。」 關……你……屁……事…… 想罵人,卻已經痛到再也吐不出一個字來,齊軒毅慘白著臉,捅在身體裡的凶器一點也不知道客氣地重重抽插了起來,橫衝直撞,就連內臟都好像要被擠壞了般,異樣地泛著疼,有點想吐……沒有一絲的快樂,除了羞恥到難以形容的疼楚外,就只有想殺人的衝動。 臉一偏,剛好看到他的手撐在自己頰邊,以男人來說略顯偏白的膚色像帶著象牙色澤般細緻光滑,還淌著閃亮閃亮的汗水,看不出一點瑕疵的肌膚客觀來說,真的很漂亮。 齊軒毅想也不想,嘴巴挪了過去,牙關一張,整口牙就釘上那隻手腕,他讓自己有多痛就還了他多少力量——沒多久,如願以償地嘗到一絲鹹腥味。 誰讓你小看我? 只可惜方聽見身後一聲忍痛的悶哼,沒來得及表現得意,嵌在體內那彷彿才剛停下一會兒的硬杵,突然間又大力衝撞了起來,一下一下都像要擣入最深處,明顯不讓人好生受。齊軒毅當下鬼叫了一陣:「啊……啊……你太用力了……不、啊啊………我會死的……會死掉啊啊啊——」 該死的是這傢伙真他媽的沒天良,居然一點反應都沒有! 齊軒毅只得又恨恨閉上嘴巴,轉頭死狠狠地瞪著仍然「動作頻頻」的加害人。 「媽的!快點作完,還有不要那麼粗魯,也不要在我身上留下痕跡,不然小心我告你妨害性自主!」 痛到已經麻痺的後穴似乎不再那樣難受,所以既然逃不了,乾脆就不逃了。一方面自暴自棄,一方面也是自我建設,齊軒毅告訴自己身為一個男人要有接受磨難的勇氣,免得氣得當場吐出一口血。 姜智雲輕歎。 真是個倔強的傢伙,那樣惡狠狠的目光呀……簡直可愛(?)透了。 微微笑著,無視手腕正鮮血直流,扳過他的下巴低下身子就吻了上去,身下的硬鐵也藉勢更送入他的體內,如意料地又聽見他的痛呼,一張英俊的臉龐皺得像顆難吃的包子。 他當然知道又弄疼他了,也知道自己的確是太過衝動,這樣的開頭對他們之間的發展並沒有什麼幫助——雖然,他想對方百分之兩百不願意跟自己有什麼「發展」。 「齊……齊?」吸吮著他耳下一小片肌膚,這裡似乎是他的敏感帶?只要小小力的輕咬,他就會發出細微的顫抖。他想,那絕不光是因為疼痛。「還好嗎?」停下衝刺的動作卻不抽出,姜智雲手往下探去,抓起他軟厥的慾望,小心翼翼揉捏著,刻意再次撩起他的情慾,至少,別像現在這般要死不活的可憐樣。 「很好。」臉色始終難看的齊軒毅咬牙,一字一字回應:「你出去,相信我會更好。」 「你裡面好舒服,我捨不得。」輕輕抽動一下,感受著那包覆著自己的溫暖不知是因為緊張或是生氣,又更加收緊了幾分,姜智雲滿足地輕歎出聲:「你很棒,親愛的。」這種銷魂的感覺,幾乎讓他想這麼一輩子埋在裡面不願意退出。 齊軒毅咬咬牙。 他是不是該感謝他的讚美?感謝他的不嫌棄、感謝他這麼給面子? 永遠也學不乖的齊某人才打算開口說幾句來問候他老媽,誰知道捉著自己重要部位的爪子居然不打一聲招呼就用力上下捋動起來。 「啊、啊……你……幹什麼……」絲毫談不上溫柔的力道就好像要弄壞那裡一樣,過於直接的接觸很快地激起體內的熱潮,隱隱約約知道自己陷入了對方卑鄙的陷阱(?)當中,卻阻擋不住身體裡逐漸累積的快感,這個時候齊軒毅真的瞧不起自己,男人就是這樣沒用,隨便一撩撥也能氣喘吁吁…… 「啊……嗯、哈……」 呼吸混亂了,緊繃的身體再次放軟了,意識清楚地感覺到埋在體內的男性又順勢往裡推入了幾分—— 他想,那樣可怕的大傢伙八成已經全部擠進來吧……毫無餘裕抵抗,只聽見沙啞的嗓音在自己耳畔輕聲低喃: 「再放鬆一點,親愛的……我們一起舒服,好嗎?」 包覆捋動的手勁驀地變得溫柔,靈動的指尖抵著鈴口中央小小的出口,輕輕的揉弄那處,如電極般的狂喜衝擊著齊軒毅的腦子,慾望的浪潮急切並且一發不可收拾。 「啊……痛……」含在體內的火炬又開始抽動起來,疼痛中卻又帶著某種奇怪的熱意逐漸逐漸地升起,好燙、好脹…… 當疼痛不再只是疼痛,詭異的快感彷彿電流一般迅速在身體裡胡亂竄動,從不曾處於被動地位的齊軒毅有些無所適從,姜智雲察覺出他的慌張,綿密的細吻安撫似地一下一下落在頸背,手下也更細心照料那違背主人意識,已然勃發硬挺的分身。 「別緊張、別拒絕、也別忍著,就這樣……」 突來的快感帶起他內裡一陣收縮,一直蟄伏不敢太過妄動的姜智雲也險要把持不住,手下加快了捋弄的動作,耳邊聽他頻頻喊著事後他自己肯定會羞愧到死地促語:「啊、快、快,就是那裡……」 「哪裡?這裡?這裡?」姜智雲眸裡的精光沉成一片黑,聲音裡帶著情動的嘶啞,下身的凶器頻頻換著不同角度用力撞擊,嘴裡依舊說著有氣死人嫌疑的言話:「究竟是哪裡呀,親愛的你不說清楚,是故意要讓我慢慢試嗎?」 「媽的,你是豬……唔、啊啊……哈、啊……」齊軒毅虛弱地咒罵。是要他動手照顧自己的慾望,不是動那個插在自己身體裡的東西自爽啊! 忽然,被摩擦得火熱地腸道內彷彿有個敏感的點被觸及了,熾熱火炬每每經過時,就會帶起一陣強烈的,教人情不自禁顫抖地痠麻感…… 「嗯——」他仰頭,緊咬的牙關裡溢出一聲甜膩的呻吟。姜智雲發覺了,更是壞心地攻擊那個敏感處,一下一下都精準地頂上腸璧上那個小小的突起,一會兒抽出,然後卻又重重進入,深深淺淺地抽送,齊軒毅只覺四肢百骸都要麻痺了,說不出是愉快還是痛苦的神情看在姜智雲的眼中,簡直就像最強烈的春藥,教人難以忍受。 這個衝動壞脾氣的傢伙這個時候,其實真的挺可愛呀。姜智雲讚嘆著,一邊加快了衝刺的動作,他知道對方以及自己,都將要達到極樂的頂峰—— 「啊、啊……別……這、樣……太進去了、慢、慢一點……」陷入情慾漩渦的齊軒毅只能頻頻喊著難為情的呻吟,對方高超的技巧讓他全然失守,前後夾攻的喜樂衝擊著無力思考的腦漿,強烈的高潮讓他忍不住全身痙孿,祕穴裡湧進一陣滾燙的液體,激得他也跟著噴洩,最後的意識僅是一片空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